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隐秘娇妻:坏坏老公,真要命 > 3069.第3069章 爸爸
  一切发生的太快,正沉迷在滑雪的欢乐氛围里的小布丁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危险过来……

  小小的身体摆着陆庭川教的姿势,樱花瓣般的小嘴里发出一串串欢快的笑声,专注力加上自己的笑声掩盖了陆夕颜的惊呼声……

  直到她被一双结实的手臂抱住,护在怀里,还没等她回过神,抱住她的双臂已经松开,她坐在雪地里,眼见着刚刚抱住自己的男人又扑向一个吓的尖叫的胖胖小朋友……

  抱住他,一起滚下去。

  前面的坡度不是刚刚他们学习的短坡路,因为小男孩失控的冲力,在雪地里,陆庭川反应再快,也没办法在陡坡里停下来,特别还要护住孩子的情况下。

  小布丁眼见着陆庭川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在消失的那一秒,小布丁被从后过来的陆夕颜抱住:“小布丁,你有没有受伤?”

  小布丁已经懵了,口罩下的小嘴一张一合,没发出声音,在陆夕颜紧张又问了遍的时候摇摇头,小手牵住妈妈的手站起来,抬起手指了指刚刚陆庭川身影消失的方向,仰着脑袋看了一眼自己的妈妈,还是没发出声音,但戴着手套的小手明显在颤抖着……

  陆夕颜确定了小布丁没受伤,牵起她的小手……

  ……

  “陆庭川,你有没有怎么样?”

  陆夕颜和小布丁从上面下来的时候,看着一动不动的陆庭川,好几次,差点软了腿。

  一直强撑着牵紧小布丁,直到两人靠近,看到陆庭川动了动,立刻冲上去,连忙伸手搀扶起他。

  陆庭川大脑短暂的晕眩,被他救了的小胖子被吓坏了,家长后知后觉的赶了过来,还叫来了紧急护理人员。

  被扶起来后,甩了甩刚才被压的手腕以及双腿,做着简单的自我判断。

  隔着厚厚的衣服,陆夕颜的手也是紧张的跟着检查,双手在他身上四处摸着检查,生怕他被撞坏了哪里,摸到他手腕位置时,顿时感觉到了手下异常的滑腻感。

  视线触及,看着猩红:“血……”

  手立刻缩回,不敢再乱碰陆庭川,不确定他究竟伤在了哪里,“你受伤了……”

  他的手套刚刚在过程里掉了,此时鲜血正是从手臂上滑下来的,不知道什么硬物刺进了手臂,有液体凝结的在往下滴落,落在雪地上,他手臂下方的一片雪白很快便成了红色,看得人慎得慌。

  “手臂被划了一下,没事。”

  陆庭川看着陆夕颜,看着她满眼担忧,目光又从她身后落在站着的小布丁,透过护目镜,眼神看的不太明确,可却清楚感觉到女儿小小身体的轻颤。甚至从护目镜里,能够感觉到那一双明亮纯真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恐惧害怕……

  让他心揪成了一团……

  “小夕,别吓到女儿。”

  没受伤的手握住陆夕颜,轻轻的收紧,低声道。

  陆夕颜并非不冷静的人,只是看着最心爱的男人受伤流血,一时间难免情绪无法控制,但想到小布丁,陆夕颜立刻让自己冷静镇定下来,连忙回身去看,小布丁就站在两人身后,黑葡萄的眼睛里都是惶恐,苹果脸上也都是被吓懵了的小表情。

  从看到陆庭川流下来开始,小布丁像只受惊的小鸟。

  “小布丁,大陆没事,别怕,嗯?”

  陆庭川顾不得自己手臂上的痛,只想安抚自己的宝贝女儿,以及,担心女儿,下意识的扫动了身体,把染红的雪坐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并把自己受伤的手臂藏于小布丁视线的死角,用没受伤的手臂对女儿招了招。:“过来,让大陆看看,刚刚有没有受伤。”

  小布丁挪着步子走到陆庭川的身边,在他抬手摸着她身体检查她有没有受伤的时候,靠的近了小布丁鼻息间闻着鲜血的味道,目光触及被陆庭川藏在身后的手臂……

  伤口有些深,鲜血一直在流,因为手臂背到后面,扯动伤口,血流的更猛,鲜血也顺着他的手背和指缝不停往下流淌,像是平时为了节约她开水龙头开的很小时流出来的自来水一样,但颜色很恐怖。

  黑葡萄的眼睛睁的越发大,也越发的惊恐万分。

  小布丁突然想到很久以前,他们家邻居养了一只白色小狗狗,她可喜欢那只白色小狗狗了,每天都会陪着小狗狗玩,她和小狗狗成了很好很好的朋友……

  小狗狗也很喜欢她……

  妈妈不在家的时候,她就和小狗狗玩……

  但是有一天……

  小狗狗的腹部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划破了,她过去的时候,看到小狗狗流了好多的血,白色的毛都染成了红色,就和眼前雪地上的红色一样……

  后来……

  后来小狗狗没等送医院就没气了,她当时蹲在小狗狗身边哭了好久好久……

  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沉浸在失去小狗狗的悲伤里,心口痛痛的,都觉得要痛的死翘翘了……

  记忆与眼前重叠在一起,小布丁把眼前的陆庭川套在了那只后来死翘翘……

  想着闭上双眼的小狗狗,死翘翘就是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黑溜溜的大眼睛看向陆庭川,对上他还睁着的眼睛,想着永远失去的恐惧,便悲从中来:“爸爸,你不要死……呜呜……我不要你死……”

  *********

  医院,急诊室,陆庭川坐在椅子上,受伤的手臂放在治疗桌上,身上厚重的衣服已经脱掉,医生正准备帮他重新止血消毒。

  伤口划的有些深,但却不需要缝合,没有麻药,消毒时难免会痛,但这点疼痛却被陆庭川忽略的彻底。

  他的目光和注意力都放在了怀里的女儿身上,没受伤的手臂抱着怀里嘤嘤哭泣的小布丁,大手没有节奏的轻拍着,试图安抚怀里情绪失控的小萝莉……

  原本在滑雪场临时处理之后,见不到血,小布丁大颗落着的泪珠停下来,但刚刚进了医院,衣服才剪开,看到他的伤口上又在流血开始,本来已经停了的眼泪又开始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大颗大颗的滚下来,一双大眼睛已经被泪水浸肿了,怎么安慰都没用,小嘴里不停的在重复着:“呜呜……爸爸你不要死……”

  小布丁一边哭,吸着鼻子,看着医生处理伤口,一看到棉花球上的红色,就越发的伤心,眼泪又滚出来,哭的不停抽泣……

  陆庭川受阻无粗,一张俊脸看起来平静无波,但一颗心早就被女儿一声又一声爸爸喊的心热乎乎的,被什么东西填满,双脚明明真实的踩在地面上,可他却有一种身体飘在半空的感觉……

  小夕知晓他有多想小布丁开口叫他一声爸爸……

  也是急切的想要引导小布丁,让小布丁把称呼变成爸爸……

  他反过来安抚小夕,不要操之过急,可是如小夕的了解,他又何曾不期待小布丁叫他一声爸爸。

  从知道让他第一眼见到就打心眼里喜欢,一直想要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的小姑娘就是自己女儿的那一秒起,他就已经在心底期待着,她甜甜的喊上自己一声爸爸……

  心愿终于达成……

  ……

  陆夕颜真的第一次见到小布丁情绪失控成这样,听着小姑娘哽咽着抽泣,哑着嗓子一遍遍喊着爸爸……

  前几天还在试图引导,没想到小布丁会这么快叫爸爸……

  听着她哽咽着喊爸爸,陆夕颜无比动容,但是……

  这动容在听到小布丁遍遍喊着不要死的时候,眉头忍不住突突的跳:“小布丁,爸爸只是流血了,等医生伯伯消毒止血后就不会再流血了,不会死的。”

  “呜呜……”

  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布丁,两只眼泪像是泡在水里一样,小手紧紧的抓着陆庭川,目光死死盯着受伤的部位,还是和之前一样,像是听不到陆夕颜说话一样……

  陆夕颜:╮(╯▽╰)╭

  “小布丁,听话,妈妈抱着好不好,就在一边看着,让医生好好帮爸爸处理伤口,嗯?”

  陆夕颜见陆庭川一臂抱着小布丁,多少对医生处理伤口有些不方便。

  便伸手轻轻的握住小布丁的小手臂,试图把她从陆庭川怀里抱出来。

  但是……

  受惊过度还处在惶恐害怕中的小布丁根本就不愿意离开陆庭川,在陆夕颜伸手要抱她的时候,反弹的很厉害,两只手臂紧紧的搂住陆庭川的脖子,哭肿的眼睛转向陆夕颜,小脑袋不停的摇着,瘪着小嘴,声音还没发出来,眼泪先一步,又啪哒啪哒的往下滚,哭宝宝一样……

  与陆庭川就像是生离死别一样,凄凄惨惨的呜咽:“不要……不要……我不要离开爸爸,我不要……呜呜……”

  陆夕颜:-_-|||

  额头三条冷汗……

  “没事,我抱着她。”

  陆庭川见女儿粘着自己,对陆夕颜摇摇头,一臂稳稳搂住小布丁,视线转向医生,身体挪了挪,找了一个能方便医生的角度,让他继续处理伤口……

  再次陷入自我情绪中的小布丁,抱着陆庭川的脖子,小脸埋在他的颈侧,眼泪鼻涕流了他一脖颈,充满戏剧性的哭了一会儿后,把小脑袋抬起来,一边吸着鼻子,一边对着忙碌的医生请求:“医生伯伯,你一定一定要把我爸爸救活,拜托你了……”

  那凝重的语气……

  让双手忙碌着的医生真是哭笑不得……

  站在一边的陆夕颜,看着把真实反应表现的如此戏剧效果,也是没谁了。

  特别是,她刚刚哭的太凶,埋着脑袋她没及时擦掉鼻涕,那粘乎乎的物体就这么粘在陆庭川的衣服上,外面的衣服都脱掉了,那薄薄的一层衣物,都挡不住那粘乎感……

  陆庭川竟然像是没感觉一样……

  正满是宠溺感动的看着怀里的女儿,察觉到陆庭川的目光,小布丁目光又转回来,对上,小手改捧他的脸,含情脉脉的叮咛:“爸爸,你答应我,你不可以像小白一样死掉噢。”

  “嗯,爸爸答应你!”

  虽然没明白她口中的小白是谁,陆庭川现在就是女儿让他做什么都行,别说只是答应一个本来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了,毫不犹豫……

  目睹一切的陆夕颜只想说,真是够了……

  快速处理伤口并上药的医生,看着感情很深的父女俩,一张脸憋的厉害。

  真是……

  他一个当医生的,见多了生离死别的场景,这样亲人之间这样温情又伤感的叮咛嘱托,口头承诺也是见的很多。

  但是……

  不就是手臂滑了一个稍微有点深的口子吗?

  这已经算是急诊里很轻很轻伤的一类了……

  不过,心底的小吐槽在看到漂亮小萝莉满眼的担忧和不安,心里不禁暗叹:这一看就是亲生的啊!

  用最快的速度得理好伤口后,医生叮咛:“病人身体不错,不用打点滴,一会我开点消炎药带回去吃便可!内服外敷的我会写好,注意按时按量服用敷药,还有别碰水!”

  ……

  医生快速的开好药单递给陆夕颜,这边小布丁在包扎好后,看到陆庭川真没事,眼泪总算停了,但还是紧紧抱着陆庭川不放手,哭的红通通的小鼻子可怜兮兮的吸着……

  陆夕颜看了一眼陆庭川和小布丁,拿着手中的药单,“我去取药,你和小布丁就在这等我。”

  “我……”

  陆庭川刚要开口他去拿,便被陆夕颜用眼神定在椅子上:“等我。”

  虽然他手臂上的伤不严重,但流了那么多血,他现在需要休息。

  “好。”

  在陆夕颜的眼神下,陆庭川含笑应允,目送小女人的身影离开。大手还在安抚怀里哭太久,停下却还在抽泣的女儿,温声轻哄着。

  ……

  药房在二楼,和妇产科在同一个楼层。

  陆夕颜很快便从四楼下到二楼,却没想到世界会这么小,她来医院的次数并不多,竟然两次都撞见了许静依,真是,冤家路窄。

  让她吃惊的不是怀了孕的许静依出现在医院,而是小心翼翼搀扶着她,体贴入微的男人竟然是——-欧旭。

  第1,2,3,4更,今天更新结束,明天见。PS: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