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011 客串剪辑师
  readx();

  教训完阿华之后,龅牙炳懒得再跟夏天墨迹,马上催促他去把电影剪出来。

  夏天点了点头,没有再拒绝。陈义信担心他会有事,也跟着一起去了。

  他们这些人一走,楼道里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咦,外面的人好像都走了。”王妈妈将头贴在门上,仔细的往外听了听,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她不禁松了一口气道。

  “好像的确是走了。”邱小姐也点头道。

  正在这时,却听到“啪啪啪”敲门的声音,顿时把屋里的人又给吓了一跳。

  “谁?!”邱小姐奓着胆子问道。

  “是我们啊,太太。开开门吧,那些人已经都走了。”是搬家工人的声音。

  他们刚才见形势不对,早早的就躲到了一边。现在风停雨歇,他们又连忙跑了回来。

  听出是他们的声音,王妈妈长出了一口气,马上将门打了开来,“你们没有什么事吧?”她担心的问道。若是搬家工人受了伤,她估计还要再付一笔医药费呢。

  “我们没什么事啦。”几位搬家师傅一起摇头道,“不过好像有个小子被打惨了。”

  “是吗?”邱小姐眼睛一亮,立刻八卦的问道,“谁,谁被打惨了,是不是刚才帮忙搬家的隔壁的那个小伙子?”

  “不是他,他是打人的那一个啦。”搬家工人摆摆手道,“刚才那帮人好像是来找他算账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动手,反而把自己人毒打了一顿,而且还从楼道口踹了下去,腿都被摔断了,头也被磕破了。”

  “后来好像那个小伙子还嫌打得不够惨,自己又上前去打了他一拳,人都被打得飞了起来,牙都被打掉了好几颗。”搬家工人七嘴八舌的说道,刚才看了那场精彩的好戏,他们到现在都还兴奋不已呢。

  “这就是刚才他打人的地方,你们看,还有几颗牙留在这里呢。”他们又激动的指着地上道。

  王妈妈、王柤贤及邱女士三人好奇的上前看了一眼,果然见到地上留着几颗牙,上面还沾着丝丝的血迹呢。

  “你看,我刚才就告诉你们说了,隔壁的那小子就是个小太保。”邱小姐看向王妈妈和王柤贤,颇有些自得的道。

  “我的天呀,把后槽牙都给打了下来,他出手得有多重呀!”王妈妈吓得咬着手指头道,“邱小姐,你看是不是跟方女士说一声,这个房子我们实在不敢再住了。”

  王柤贤见到地上留得牙齿和血迹,也不禁吃惊非小。打架她当然也见过,在台湾时,学校里有很多男生为了追求她而争风吃醋引起互殴,但最多就是打得鼻青脸肿而已。

  没想到夏天竟然那么狠,不仅打断了人家的腿,而且还打掉了人家半口牙,实在是有些过分了,一时间对他的印象大坏。

  “好吧,好吧,我会向方女士汇报的,你们就安心等消息吧。”邱小姐笑着说道,不过王妈妈却听出了她的敷衍之意,当下心中更担忧了。

  ……

  夏天带着陈义信陪同龅牙炳坐车来到剪辑室。

  “炳哥,这电影我真的没法剪了,看了半天,眼睛都快看花了,但是始终找不到头绪。我看你还是另请高明吧。”一见面,剪辑师就皱着眉头诉苦道。

  一卷400尺的35mm电影胶片只能够录制4.4分钟的影像,昨天晚上夏天拍了近三个小时的素材,用了足足有四十一卷胶片。

  因为没有场记做记录,因此那三个小时的素材现在就完全混为一团,想理出个头绪来真是千难万难,简直就像是大海捞针一般。

  这位剪辑师带着两位助手看了几个小时,眼睛都要看花了,也没有成功,因此实在是剪不了了,“怎么你这次没有请场记做记录么?”他郁闷地问道。

  龅牙炳听他这么说,对阿华的恨意顿时又增加了几分。

  “老王,你不要担心了,我已经找到人来帮忙了。”他指了指站在身边的夏天道。

  “他?!一个后生仔,帮得上什么忙?”剪辑师老王上下打量了夏天一眼,见他不过是个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大男孩,顿时撇撇嘴不屑的说道。

  剪辑师这个职业就像医生一样,是非常讲究经验和技巧的。一般来说,三十岁能出师,独当一面就算是很不错了。而夏天怎么看也就顶多二十多岁,把电影交给他来剪辑,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你就让他试试嘛,他就是这部电影的导演呢。”龅牙炳介绍道。

  “他就是那个导演呀?!那更不行了。”老王脸上的不屑之意更加明显了,“他要是真有本事,就不会连场记都不设了,也就没现在这么多麻烦了。”

  “呃……这个是其他缘由的。”龅牙炳脸色一**,对阿华简直是恨之入骨了,“反正现在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就让他试一试吧。”

  “那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让他来试一试。不过我得在一旁看着才行,免得他弄坏了我吃饭的家伙。”老王点头说道。

  “这没问题。”龅牙炳一口答应道,“好了,阿天,机会给你了,好好干吧。”他用力拍了拍夏天的肩膀道,要是他剪不好的话,龅牙炳保证他受的惩罚比阿华还要重。

  夏天也懂龅牙炳所发出的暗示,点了点头,随后坐在了剪片机跟前。

  剪辑影片,就是将之前拍好的素材经过选材、剪切、贴片等流程,最终形成一段连贯流畅的电影作品。类似于计算机中的“选取、剪切、粘帖”等操作,只不过剪辑是在剪片机中进行的。

  夏天前世在北影上学时,主要学习的是数字编辑,即在电脑上用软件进行操作。因为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胶片拍摄已经逐步退出了舞台,绝大部分导演都已经采用数字拍摄,只有极少量的导演还在坚持用胶片。

  对于胶片剪辑,夏天只是略有涉猎而已,如今已有多年没有实际操练过。因此刚一坐下来,他就觉得有些手生。

  老王在旁边看着,见他笨手笨脚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炳哥,我早说他不行了,你看他毛手毛脚的样子。”

  见到夏天出乖丢丑,龅牙炳心中也是一阵暗爽,“臭小子,这回你可要倒大霉了,看我不把你两条腿都打断了,一嘴牙都给你拔光才解恨。”他心中暗暗发誓道。

  但是爽完之后,龅牙炳却又不免有些着急。现在老王已经帮不上忙了,万一夏天也搞不定的话,那他十万块港币可就打水漂了。更令他忌惮的是,还要得罪香港的地下院线商。

  香港的地下院线商,控制着香港大大小小的地下影院。这些影院白天都是放正经片子,一到晚上时候就开始放映不正经的片子,比如本土产的C级片,日本出产的粉红电影,法国出产的铯情片等等,吸引众多咸湿佬前来欣赏。

  这些地下院线商不消说,自然都是些大有来头的人物,势力比龅牙炳不知要强多少。他之前已经跟他们谈好了档期,要用来上映自己这部《午夜人狼》。

  如今时间眼看就要到了,电影却连剪辑都没剪辑完,到时候没有片子给他们,那些大哥可是饶不了自己的。

  想想自己这两年混得风生水起,就是因为这些大哥肯给面子,让自己的电影可以在院线上映。但要是这些大哥生气翻了脸,那他的电影拍出来也卖不出去,到时候这条财源可就断了。

  “哎呀!”龅牙炳急躁的挠了挠头,用力一拍夏天的肩膀道,“臭小子,你可要加把劲呀,不然我可饶不了你!”他现在的压力很大,当然要让夏天帮忙分担一些。

  “我知道了!”夏天答应道。

  “天哥,你行不行呀,你是真懂剪辑还是假懂呀?”陈义信也忍不住问道。

  虽然在这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里,夏天已经给了他许多的惊喜,让他几乎以为他是全能的了,对他充满了无限的信心。但是现在看到他手忙脚乱的样子,心里还是难免有些忐忑。

  “放心好了,我当然懂了。”夏天自信的笑了笑道,刚才只不过是磨合期而已,现在他已经重新熟悉了剪片机的操作,当然不可能再让别人看笑话了,“你去把上面划有两道指甲印的盘片找来给我。”他悄声告诉陈义信道。

  陈义信点了点头,马上就将那盘胶片翻了出来。

  夏天接过来之后,将胶片放在剪片机上,熟练的剪辑起来。动作如行云流水,再没有刚才那种滞涩的感觉。

  这一下鱼龙变化,可让在场众人都吃了一惊,不禁都有些刮目相看。

  而更令他们惊讶的事还在后面。

  就见夏天如有神助般,竟然将四十一卷胶片整理得妥妥当当。

  老王身为老资格的剪辑师,带着自己的两个学徒,费了好几个小时,眼睛都快看花了,都没有理清头绪,没想到夏天三五下竟然就解决了。

  这简直就是奇迹!

  新书期间,急求各种支持,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