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2251【拒拍《活着》】
  几天之后,戛纳影展进入到最后颁奖环节。

  其实不用公布,夏天也能猜到自己可能获得什么奖。

  因为他上次已经得了最佳导演奖及金棕榈大奖,所以这次就不可能蝉联这两个奖项。

  而以他如今在影坛的地位和人气,也唯有评审团大奖才配得上。

  果然,戛纳影展这次就颁给了夏天评审团大奖,并且还颁给了安东尼·霍普金斯男演员奖,一炮双响,也算是对得起夏天了。

  张义谋的《菊豆》也入围了主竞赛单元,并获得了布努埃尔特别奖。而巩利则获得了女演员提名。

  陈恺歌的《边走边唱》也入围了主竞赛单元,可惜的是,最终没有能够获奖。但是能在数百部电影中入围,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值得庆贺。

  ……

  颁奖典礼结束后,大家聚在一起举办庆功宴。

  “夏先生还是您厉害啊!一炮双响,拿下两项大奖,真是太了不起了!”张义谋由衷的称赞道。

  戛纳影展是全球三大影展之一,地位崇高,含金量十足,全世界不知有多少人想得一个奖而不能。夏天却能够连得两奖,如此实力,实在是令人钦佩万分。

  “哎,不必夸我。”夏天笑着摆摆手道,“戛纳影展之所以颁给我两个奖,纯粹是因为我身份的原因。若你也是好莱坞大公司的老板,还是全球知名的传媒大亨,你拿奖也会像我这般容易。”

  戛纳影展虽说是全球顶级的三大影展之一,颁奖看似公正无私,但其实也是看人下菜碟儿的。

  像夏天这种国际知名导演,又是好莱坞的电影大亨,以及影响遍及全球的传媒大亨,它拉拢都还来不及呢。

  可以说,只要夏天肯来,哪怕他拍得是一坨翔,戛纳评委会都会把他这坨翔想办法捧上天,然后再颁给他一个大奖。

  “那就算了吧,对我来说,还是拍好片更容易些。”张义谋一听,摆摆手笑道。

  好莱坞电影大亨,全球传媒大亨,这两个身份比拍电影还难达到。他除非做梦,否则根本不可能。

  夏天也笑了起来。

  ……

  “对了,夏先生,我这有个故事,你听听看能不能拍。”张义谋又向夏天说道。

  “噢,好,你说吧。”夏天点了点头。

  “在民国的时候,有一个叫福贵的人,家里面非常的有钱……”张义谋开始讲起了这个故事。

  夏天一听,顿时一愣,已经猜出张艺谋要讲的故事,正是知名作家余華的那部长篇小说《活着》。

  它讲述的是地主少爷福贵多灾多难,坎坷之极的一生,表达了“生命是无意义的,活着就是活着”的主旨。

  对于这一说法,夏天不敢苟同。

  成书于两千多年前的《易经》就告诉国人,“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道理。

  人这一辈子,不能得过且过,苟活一世,那岂不是白活一场。总要活得有价值,有意义,这才能无悔过一生。没有尊严的活着,比死去更可怕。

  “夏先生,您觉得我这故事怎么样?”张义谋讲完之后,问夏天道。

  夏天摆了摆手,“我劝你还是不要拍这部电影。”

  “……”张义谋一愣,“这是为什么呀?”

  他得到《活着》这个故事的时候,简直如获至宝。因为这个故事对人性的剖析,对生命意义的探索,实在是太到位了,他真是恨不能马上把它拍出来。

  “你要明白你现在的身份,你已经不再是无名小卒,你是国际影坛中的中國代表,你的作品代表着中國的面貌。”夏天微微一笑道,“国外很多人都是通过你的电影对中國进行了解的,你现在拍一部题材如此敏感的电影,你觉得外国人会怎么看,你觉得国人又会怎么看?”

  《活着》这部电影从民国一直拍到文革后,将國共内战、土改运動、大炼钢鉄、自然灾害、三反五反、十年浩劫等都囊括进去了。

  其中有很多是非常敏感的题材,即使九零年代开放初期,國家对这方面约束并不严,但说实话,以张义谋如今的身份去碰触这样的题材,也未免有些冒险。

  要知道他现在已经是国际级的大导演,打个喷嚏都可能引发小规模感冒的,更何况是拍这种敏感题材的电影了,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前世,张义谋的这部《活着》就没能在内地上映,即使他删去了很多敏感的内容,甚至还修改了小说的结局,也一样没能避免被禁的命运。

  而且,他也因为前期总拍这种反应内地封建落后的电影,而被网友们骂是卖国,拿著中国封建社会的裹脚布去取悦老外。

  这种说法虽然对他不公平,但却也反映了一定的民意。

  ……

  张义谋听完夏天的话之后,整个人都懵了。

  他没想到拍一部电影的背后,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学问。

  他只是想拍一部好电影而已,却没想到还要考虑这么多事情,让他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

  “老张,你要清楚你的立身之本,你是中國的导演,你要拍中國的故事,你出去是没有生路的。”夏天笑着拍了拍张义谋的肩膀道,“要想留在中國,要想继续拍戏,你就应该体贴上意,紧跟中央的步伐走。拍一些积极向上的,符合主旋律的电影。”

  张义谋之所以在国际成名,就是因为他代表着中國,是中國赋予了他一个闪亮的光环。他若是离开中國,跑去好莱坞发展的话,他连一部电影都摸不着拍。而他要想在中國混得好,就必须紧跟党的步伐,拍一些主旋律的电影。

  张义谋被夏天说的话吓倒了。

  说实话,他虽然长得粗犷,但其实胆子一向不大。前世二张闹掰的时候,他就差点被人给黑死。

  “那我就不拍这个故事了?”张义谋犹豫道。

  “别拍,千万别拍。我知道这个故事的确是个好故事,但现在不是拍得时候。”夏天摆摆手道,“等你名成利就,赚到了足够的钱,获得了足够高的地位之后,你再冒险也不迟,现在真不是时候。”

  “好吧。”张义谋点了点头。

  “我这倒有个故事,你要不要听听看~”夏天又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