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2154【小动作】
  中东。

  美伊对峙,两国各自屯兵边境,仿佛大战一触即发,形势异常严峻。

  全世界都在关注此事,电视、电台、报纸、杂志等,也都纷纷报道,将气氛渲染的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不过夏天知道,这场仗一时半会儿还打不起来。

  因为美国不傻,没好处的事是不会干的,甚至好处少了都不成。

  它这次出兵中东,动用了十数万大军。如果捞不到足够的好处,岂不是要吃亏么。

  所以它肯定要跟纱特、科维特等国谈好了报酬,有赚头才肯打呢。不然的话,那就慢慢等着吧。

  再者说,美国向来是不肯孤身赴死的,回回打仗都要拉上一些盟友。一则壮声势,二则背黑锅。

  如今,才只有美國单方面出兵,而且又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它肯定要等盟友,以及联合國的决议。

  到时候,报酬谈好,盟友抵达,大义在我,师出有名,美國攻打伊拉勀,才能达到利益最大化。

  所以他不慌不忙,依旧在美国拍戏,同时,在香港搞点小动作。

  ……

  香港。

  连续几天,《明报》、《天天日报》、《星报》等几家报纸都报道了汇丰系富豪在中东投资石油,如今却被伊拉勀军队没收充公,而令他们损失惨重的消息。

  民众本来就在关注中东的战事,对那里的局势都通晓一二,如今看到这些报道马上就信了。

  因为报道中罗列了详细的证据,诸如之前汇丰系自己的通稿,现在全球各大媒体的战况汇报,以及消息人士的爆料等等,汇总在一起,很容易就可得出汇丰系富豪投资失利的结论。

  在八月份之前,也即是在伊拉勀入侵科维特之前,汇丰系富豪都把投资中东石油当做好事来大肆宣传。

  一方面,他们要为自己造势,借宣传投资中东石油的好处来吸引股民,以便募集资金。要知道身为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会讲故事。只要把大饼画好,有的是傻子愿意慷慨解囊。

  一方面,他们还有个坏心思,就是想借此事来气夏天。在中东投资买油井,本来是他先开始的。之后被汇丰系打探到这一“商业机密”后,也纷纷跟风投资,甚至还和夏天抢过好几个油井。

  所以他们每次拿下油井之后,都会发一篇新闻稿给媒体,让它进行报道,以此来庆祝自己的胜利。

  但是如今,他们之前发的那些通稿,却都成了他们脖子上的绞索。因为民众对比战争前后的新闻之后,很容易就会发现,他们之前买下的那些油井,现在几乎都被伊拉勀给吞了。而人们都知道,这些油井一旦被吞,再想吐出来,那是千难万难。

  所以,“汇丰系富豪投资中东石油失利”这一事实,如今就连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也因此在报道出炉之后,汇丰系富豪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都遭遇抛售,股价也是一跌再跌。因为人们都怕万一抛晚了,这些股票就不值钱了。

  就像恒基兆业和新世界发展一样,这两家上市公司的股价经过前些日子的抛售之后,现在还在低位徘徊呢。

  除了股价暴跌之外,汇丰银行也出现了客户大量取款的现象。因为几家媒体都暗示,汇丰系富豪投资所用的资金都是来源于汇丰银行。

  如今近六百亿港币化为乌有,出现还贷危机,那汇丰银行自然要出现大笔的坏账。六百亿港币,占它存款总额的近两成。坏账率如此之高,使得银行随时都有破产倒闭的可能。要知道,一般银行坏账率最多也就到百分之五。

  ……

  股价暴跌、存款流失,让汇丰系也是愁云惨淡。

  “这件事一定是夏天搞得!不然的话,谁能知道咱们这么多事?”李昭基则生气的道。他现在简直恨夏天入骨,感觉什么坏事都是他做得。

  “不错,就是他!”、“全香港除了他,没别人敢跟咱们作对!”、“《明报》、《天天日报》不都是他旗下的媒体么,保准是他指使的没跑了!”众人都义愤填膺的骂道。

  “现在怪谁都没必要,关键是咱们以后怎么办好。如今股价都跌到谷底了,我想融资都融不了了。”凯瑟克摆摆手,郁闷道。

  他上次扶桑楼市亏了好大一笔钱,还被夏天趁机入股,损失惨重。所以就想发行新股融资,填补亏空。可是发行新股的计划刚推出,就遇到这件事。

  现在人们纷纷抛售股票,他的新股自然更加没人买,让他一分钱都没融到,还要再支付券商一大笔钱,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听他这么问,刚刚还骂骂咧咧的众人一下子全都失声了。

  说实话,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伊拉勀立刻撤军,并且把油井完整无缺的还给他们。这样的话,他们才有救。

  不然的话,六百亿港币的亏空,他们怎么填补的起。就算李家诚旗下资产近七百亿港币,也担不起这么大的损失。

  “依我看不如祸水东引,转移焦点。”李家诚忽然提议道。

  “祸水东引?!”众人一听,纷纷看向他。

  “不错!你们想想看,夏天也在中东投资了油井,而且投资远比我们大得多,估计有上百亿美元之巨。”李家诚解释道,“这次战乱,他的油井同样没能幸免,有一大半也被伊拉勀没收了,损失至少也在五六百亿港币左右。可是因为他一直低调从事,所以香港很少有人知道。如果我们把这个消息透漏出去,那他无疑就会成为众矢之的,那我们自然就能脱身了。”

  “啊,有道理!”郑宇彤一听,立刻点头赞同道。

  “哎,没用的。”包裕刚却摆摆手道,“夏天身家近两百亿美元,六七十亿美元的损失,对他而言又算得了什么呢?”

  听他这么说,众人又点点头。的确,六七百亿对他们而言的确是天文数字,根本承担不起。但对夏天而言,貌似也不是那么多。

  李家诚笑了笑,说出一番话来,登时让在座诸位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