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343 不打不闹不热闹
  见他摇头苦笑,台下的观众也都感同身受,毕竟在场大部分人都是平民,自然知道平民生活的难处了。

  “很少,有些时候,甚至唱一晚,连十元钱都挣不到。”蒋至光随后哀伤的说道,“但是我虽然是街头艺人,但我也是有自尊的,所以我都没有去求观众打赏,我只是更用心,更用力的唱。”

  “好!!”听他这么说,黄霑带头鼓起掌来。台下观众也为他送上鼓励的掌声。

  “我们都知道庙街龙蛇混杂,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你在那边卖唱,有没有遇到过有人闹事?”黄霑随后又问道。

  “几乎每晚都有人闹事,”蒋至光点了点头,随后讲了一个古惑仔因为嫌自己唱歌难听,而用酒瓶敲破自己头的事情。

  “现在这边头上还有一块伤疤呢。”他又指着自己的头皮道。

  听他的经历这么惨,受了这么多苦,而收入又如此微薄,现场的观众都忍不住流下同情的眼泪。

  而夏天身旁,王妈妈同样揩了揩眼泪,感慨的道,“没想到他这么不容易呢,还真是让人掬一把辛酸泪啊。”

  夏天见她如此动情,心中不禁暗暗得意,知道自己的策略成功了。

  黄霑之所以这么八卦,蒋至光之所以讲述这个故事,其实事先都是经过排练的。目的就是为了感动观众,让他们对选手付出感情,赢得他们的支持。

  当然为了避免被媒体算后账,这些人所说的故事都是真实的。见他摇头苦笑,台下的观众也都感同身受,毕竟在场大部分人都是平民,自然知道平民生活的难处了。

  “很少,有些时候,甚至唱一晚,连十元钱都挣不到。”蒋至光随后哀伤的说道,“但是我虽然是街头艺人。但我也是有自尊的,所以我都没有去求观众打赏,我只是更用心,更用力的唱。”

  “好!!”听他这么说。黄霑带头鼓起掌来。台下观众也为他送上鼓励的掌声。

  “我们都知道庙街龙蛇混杂,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你在那边卖唱,有没有遇到过有人闹事?”黄霑随后又问道。

  “几乎每晚都有人闹事,”蒋至光点了点头。随后讲了一个古惑仔因为嫌自己唱歌难听,而用酒瓶敲破自己头的事情。

  “现在这边头上还有一块伤疤呢。”他又指着自己的头皮道。

  听他的经历这么惨,受了这么多苦,而收入又如此微薄,现场的观众都忍不住流下同情的眼泪。

  而夏天身旁,王妈妈同样揩了揩眼泪,感慨的道,“没想到他这么不容易呢,还真是让人掬一把辛酸泪啊。”

  夏天见她如此动情,心中不禁暗暗得意。知道自己的策略成功了。

  黄霑之所以这么八卦,蒋至光之所以讲述这个故事,其实事先都是经过排练的。目的就是为了感动观众,让他们对选手付出感情,赢得他们的支持。

  当然为了避免被媒体算后账,这些人所说的故事都是真实的。见他摇头苦笑,台下的观众也都感同身受,毕竟在场大部分人都是平民,自然知道平民生活的难处了。

  “很少,有些时候。甚至唱一晚,连十元钱都挣不到。”蒋至光随后哀伤的说道,“但是我虽然是街头艺人,但我也是有自尊的。所以我都没有去求观众打赏,我只是更用心,更用力的唱。”

  “好!!”听他这么说,黄霑带头鼓起掌来。台下观众也为他送上鼓励的掌声。

  “我们都知道庙街龙蛇混杂,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你在那边卖唱。有没有遇到过有人闹事?”黄霑随后又问道。

  “几乎每晚都有人闹事,”蒋至光点了点头,随后讲了一个古惑仔因为嫌自己唱歌难听,而用酒瓶敲破自己头的事情。

  “现在这边头上还有一块伤疤呢。”他又指着自己的头皮道。

  听他的经历这么惨,受了这么多苦,而收入又如此微薄,现场的观众都忍不住流下同情的眼泪。

  而夏天身旁,王妈妈同样揩了揩眼泪,感慨的道,“没想到他这么不容易呢,还真是让人掬一把辛酸泪啊。”

  夏天见她如此动情,心中不禁暗暗得意,知道自己的策略成功了。

  黄霑之所以这么八卦,蒋至光之所以讲述这个故事,其实事先都是经过排练的。目的就是为了感动观众,让他们对选手付出感情,赢得他们的支持。

  当然为了避免被媒体算后账,这些人所说的故事都是真实的。见他摇头苦笑,台下的观众也都感同身受,毕竟在场大部分人都是平民,自然知道平民生活的难处了。

  “很少,有些时候,甚至唱一晚,连十元钱都挣不到。”蒋至光随后哀伤的说道,“但是我虽然是街头艺人,但我也是有自尊的,所以我都没有去求观众打赏,我只是更用心,更用力的唱。”

  “好!!”听他这么说,黄霑带头鼓起掌来。台下观众也为他送上鼓励的掌声。

  “我们都知道庙街龙蛇混杂,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你在那边卖唱,有没有遇到过有人闹事?”黄霑随后又问道。

  “几乎每晚都有人闹事,”蒋至光点了点头,随后讲了一个古惑仔因为嫌自己唱歌难听,而用酒瓶敲破自己头的事情。

  “现在这边头上还有一块伤疤呢。”他又指着自己的头皮道。

  听他的经历这么惨,受了这么多苦,而收入又如此微薄,现场的观众都忍不住流下同情的眼泪。

  而夏天身旁,王妈妈同样揩了揩眼泪,感慨的道,“没想到他这么不容易呢,还真是让人掬一把辛酸泪啊。”

  夏天见她如此动情,心中不禁暗暗得意,知道自己的策略成功了。

  黄霑之所以这么八卦,蒋至光之所以讲述这个故事,其实事先都是经过排练的。目的就是为了感动观众,让他们对选手付出感情,赢得他们的支持。

  当然为了避免被媒体算后账,这些人所说的故事都是真实的。见他摇头苦笑,台下的观众也都感同身受,毕竟在场大部分人都是平民,自然知道平民生活的难处了。

  “很少,有些时候,甚至唱一晚,连十元钱都挣不到。”蒋至光随后哀伤的说道,“但是我虽然是街头艺人,但我也是有自尊的,所以我都没有去求观众打赏,我只是更用心,更用力的唱。”

  “好!!”听他这么说,黄霑带头鼓起掌来。台下观众也为他送上鼓励的掌声。

  “我们都知道庙街龙蛇混杂,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你在那边卖唱,有没有遇到过有人闹事?”黄霑随后又问道。

  “几乎每晚都有人闹事,”蒋至光点了点头,随后讲了一个古惑仔因为嫌自己唱歌难听,而用酒瓶敲破自己头的事情。

  “现在这边头上还有一块伤疤呢。”他又指着自己的头皮道。

  听他的经历这么惨,受了这么多苦,而收入又如此微薄,现场的观众都忍不住流下同情的眼泪。

  而夏天身旁,王妈妈同样揩了揩眼泪,感慨的道,“没想到他这么不容易呢,还真是让人掬一把辛酸泪啊。”

  夏天见她如此动情,心中不禁暗暗得意,知道自己的策略成功了。

  黄霑之所以这么八卦,蒋至光之所以讲述这个故事,其实事先都是经过排练的。目的就是为了感动观众,让他们对选手付出感情,赢得他们的支持。

  当然为了避免被媒体算后账,这些人所说的故事都是真实的。见他摇头苦笑,台下的观众也都感同身受,毕竟在场大部分人都是平民,自然知道平民生活的难处了。

  “很少,有些时候,甚至唱一晚,连十元钱都挣不到。”蒋至光随后哀伤的说道,“但是我虽然是街头艺人,但我也是有自尊的,所以我都没有去求观众打赏,我只是更用心,更用力的唱。”

  “好!!”听他这么说,黄霑带头鼓起掌来。台下观众也为他送上鼓励的掌声。

  “我们都知道庙街龙蛇混杂,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你在那边卖唱,有没有遇到过有人闹事?”黄霑随后又问道。

  “几乎每晚都有人闹事,”蒋至光点了点头,随后讲了一个古惑仔因为嫌自己唱歌难听,而用酒瓶敲破自己头的事情。

  “现在这边头上还有一块伤疤呢。”他又指着自己的头皮道。

  听他的经历这么惨,受了这么多苦,而收入又如此微薄,现场的观众都忍不住流下同情的眼泪。

  而夏天身旁,王妈妈同样揩了揩眼泪,感慨的道,“没想到他这么不容易呢,还真是让人掬一把辛酸泪啊。”

  夏天见她如此动情,心中不禁暗暗得意,知道自己的策略成功了。

  黄霑之所以这么八卦,蒋至光之所以讲述这个故事,其实事先都是经过排练的。目的就是为了感动观众,让他们对选手付出感情,赢得他们的支持。

  当然为了避免被媒体算后账,这些人所说的故事都是真实的。(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纪墨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