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357 狮子大开口
  readx(); 夏天打开王精所写的剧本,逐字逐句认真的看了起来。

  “四九年到五三年,内地逃港潮,有近四百万难民涌入香港这个小渔村。潮州人吉叔带着女儿惠珠、儿子阿勇前往香港投奔老友林潮生。结果赶到之后,才知道林潮生刚死,留下儿子阿国孤苦无依。”

  “吉叔收养了阿国,并以卖苦力为生,养活三个儿女。怎料儿子阿勇长大之后,不学无术,痴迷赌博。女儿惠珠为养家,卖身做舞女。义子阿国为人勤恳,有胆有谋。”

  “阿勇在剂哥赌场作弊被人捉住,要斩去一根手指,阿国挺身相救也被打成伤。两兄弟为了筹措资金,联合好兄弟沙胆英打劫大佬朱老大的走私黄金。结果不慎被朱老大查了出来,阿国被捉,惠珠也被被扎了一刀。”

  “惠珠去求有过一面之缘的剂哥。剂哥出面请警界败类陈SIR帮忙摆平,救出阿国。惠珠感激不尽,对剂哥产生爱慕之意,决定留在他身边。剂哥前往探视阿国,欣赏他的勇气,将阿国、阿勇收为小弟。沙胆英走运,也一起收为小弟,但因为办事不利又退出社团。”

  “阿勇办事鲁莽,急功近利,轻浮浅薄,为剂哥不喜。阿国办事稳重,沉稳干练,为剂哥所喜,也令阿勇产生嫉妒之心。”

  “与剂哥有恩的泰国毒枭范铁头落难,投靠剂哥。泰国毒枭乃猜出五十万花红要他的命,否则就要断了香港的白|粉生意。众社团一起向剂哥施压,希望他将范铁头交出来。剂哥出于义气,咬死不交,得罪香港所有社团。”

  夏天打开王精所写的剧本,逐字逐句认真的看了起来。

  “四九年到五三年,内地逃港潮,有近四百万难民涌入香港这个小渔村。潮州人吉叔带着女儿惠珠、儿子阿勇前往香港投奔老友林潮生。结果赶到之后,才知道林潮生刚死,留下儿子阿国孤苦无依。”

  “吉叔收养了阿国,并以卖苦力为生,养活三个儿女。怎料儿子阿勇长大之后,不学无术,痴迷赌博。女儿惠珠为养家,卖身做舞女。义子阿国为人勤恳,有胆有谋。”

  “阿勇在剂哥赌场作弊被人捉住,要斩去一根手指,阿国挺身相救也被打成伤。两兄弟为了筹措资金,联合好兄弟沙胆英打劫大佬朱老大的走私黄金。结果不慎被朱老大查了出来,阿国被捉,惠珠也被被扎了一刀。”

  “惠珠去求有过一面之缘的剂哥。剂哥出面请警界败类陈SIR帮忙摆平,救出阿国。惠珠感激不尽,对剂哥产生爱慕之意,决定留在他身边。剂哥前往探视阿国,欣赏他的勇气,将阿国、阿勇收为小弟。沙胆英走运,也一起收为小弟,但因为办事不利又退出社团。”

  “阿勇办事鲁莽,急功近利,轻浮浅薄,为剂哥不喜。阿国办事稳重,沉稳干练,为剂哥所喜,也令阿勇产生嫉妒之心。”

  “与剂哥有恩的泰国毒枭范铁头落难,投靠剂哥。泰国毒枭乃猜出五十万花红要他的命,否则就要断了香港的白|粉生意。众社团一起向剂哥施压,希望他将范铁头交出来。剂哥出于义气,咬死不交,得罪香港所有社团。”

  夏天打开王精所写的剧本,逐字逐句认真的看了起来。

  “四九年到五三年,内地逃港潮,有近四百万难民涌入香港这个小渔村。潮州人吉叔带着女儿惠珠、儿子阿勇前往香港投奔老友林潮生。结果赶到之后,才知道林潮生刚死,留下儿子阿国孤苦无依。”

  “吉叔收养了阿国,并以卖苦力为生,养活三个儿女。怎料儿子阿勇长大之后,不学无术,痴迷赌博。女儿惠珠为养家,卖身做舞女。义子阿国为人勤恳,有胆有谋。”

  “阿勇在剂哥赌场作弊被人捉住,要斩去一根手指,阿国挺身相救也被打成伤。两兄弟为了筹措资金,联合好兄弟沙胆英打劫大佬朱老大的走私黄金。结果不慎被朱老大查了出来,阿国被捉,惠珠也被被扎了一刀。”

  “惠珠去求有过一面之缘的剂哥。剂哥出面请警界败类陈SIR帮忙摆平,救出阿国。惠珠感激不尽,对剂哥产生爱慕之意,决定留在他身边。剂哥前往探视阿国,欣赏他的勇气,将阿国、阿勇收为小弟。沙胆英走运,也一起收为小弟,但因为办事不利又退出社团。”

  “阿勇办事鲁莽,急功近利,轻浮浅薄,为剂哥不喜。阿国办事稳重,沉稳干练,为剂哥所喜,也令阿勇产生嫉妒之心。”

  “与剂哥有恩的泰国毒枭范铁头落难,投靠剂哥。泰国毒枭乃猜出五十万花红要他的命,否则就要断了香港的白|粉生意。众社团一起向剂哥施压,希望他将范铁头交出来。剂哥出于义气,咬死不交,得罪香港所有社团。”

  夏天打开王精所写的剧本,逐字逐句认真的看了起来。

  “四九年到五三年,内地逃港潮,有近四百万难民涌入香港这个小渔村。潮州人吉叔带着女儿惠珠、儿子阿勇前往香港投奔老友林潮生。结果赶到之后,才知道林潮生刚死,留下儿子阿国孤苦无依。”

  “吉叔收养了阿国,并以卖苦力为生,养活三个儿女。怎料儿子阿勇长大之后,不学无术,痴迷赌博。女儿惠珠为养家,卖身做舞女。义子阿国为人勤恳,有胆有谋。”

  “阿勇在剂哥赌场作弊被人捉住,要斩去一根手指,阿国挺身相救也被打成伤。两兄弟为了筹措资金,联合好兄弟沙胆英打劫大佬朱老大的走私黄金。结果不慎被朱老大查了出来,阿国被捉,惠珠也被被扎了一刀。”

  “惠珠去求有过一面之缘的剂哥。剂哥出面请警界败类陈SIR帮忙摆平,救出阿国。惠珠感激不尽,对剂哥产生爱慕之意,决定留在他身边。剂哥前往探视阿国,欣赏他的勇气,将阿国、阿勇收为小弟。沙胆英走运,也一起收为小弟,但因为办事不利又退出社团。”

  “阿勇办事鲁莽,急功近利,轻浮浅薄,为剂哥不喜。阿国办事稳重,沉稳干练,为剂哥所喜,也令阿勇产生嫉妒之心。”

  “与剂哥有恩的泰国毒枭范铁头落难,投靠剂哥。泰国毒枭乃猜出五十万花红要他的命,否则就要断了香港的白|粉生意。众社团一起向剂哥施压,希望他将范铁头交出来。剂哥出于义气,咬死不交,得罪香港所有社团。”

  夏天打开王精所写的剧本,逐字逐句认真的看了起来。

  “四九年到五三年,内地逃港潮,有近四百万难民涌入香港这个小渔村。潮州人吉叔带着女儿惠珠、儿子阿勇前往香港投奔老友林潮生。结果赶到之后,才知道林潮生刚死,留下儿子阿国孤苦无依。”

  “吉叔收养了阿国,并以卖苦力为生,养活三个儿女。怎料儿子阿勇长大之后,不学无术,痴迷赌博。女儿惠珠为养家,卖身做舞女。义子阿国为人勤恳,有胆有谋。”

  “阿勇在剂哥赌场作弊被人捉住,要斩去一根手指,阿国挺身相救也被打成伤。两兄弟为了筹措资金,联合好兄弟沙胆英打劫大佬朱老大的走私黄金。结果不慎被朱老大查了出来,阿国被捉,惠珠也被被扎了一刀。”

  “惠珠去求有过一面之缘的剂哥。剂哥出面请警界败类陈SIR帮忙摆平,救出阿国。惠珠感激不尽,对剂哥产生爱慕之意,决定留在他身边。剂哥前往探视阿国,欣赏他的勇气,将阿国、阿勇收为小弟。沙胆英走运,也一起收为小弟,但因为办事不利又退出社团。”

  “阿勇办事鲁莽,急功近利,轻浮浅薄,为剂哥不喜。阿国办事稳重,沉稳干练,为剂哥所喜,也令阿勇产生嫉妒之心。”

  “与剂哥有恩的泰国毒枭范铁头落难,投靠剂哥。泰国毒枭乃猜出五十万花红要他的命,否则就要断了香港的白|粉生意。众社团一起向剂哥施压,希望他将范铁头交出来。剂哥出于义气,咬死不交,得罪香港所有社团。”

  夏天打开王精所写的剧本,逐字逐句认真的看了起来。

  “四九年到五三年,内地逃港潮,有近四百万难民涌入香港这个小渔村。潮州人吉叔带着女儿惠珠、儿子阿勇前往香港投奔老友林潮生。结果赶到之后,才知道林潮生刚死,留下儿子阿国孤苦无依。”

  “吉叔收养了阿国,并以卖苦力为生,养活三个儿女。怎料儿子阿勇长大之后,不学无术,痴迷赌博。女儿惠珠为养家,卖身做舞女。义子阿国为人勤恳,有胆有谋。”

  “阿勇在剂哥赌场作弊被人捉住,要斩去一根手指,阿国挺身相救也被打成伤。两兄弟为了筹措资金,联合好兄弟沙胆英打劫大佬朱老大的走私黄金。结果不慎被朱老大查了出来,阿国被捉,惠珠也被被扎了一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