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202 二十部片约
  readx();

  离开锺楚红的家,夏天又去了一趟艺能娱乐公司。

  “夏老板,你好,你好!怎么好意思让您亲自跑一趟,有事的话,直接让我过去就行了呀!”老板张国忠见夏天大驾光临,又是惊喜又是惶恐的道。

  如今的艺能娱乐公司还只是一家小公司,旗下的艺人像周闰发、刘德桦还不成气候,只能算是电视咖,未能在影坛立稳脚跟,因此远不能同夏天的天下影业相比。

  再加上他这经纪公司本身就依附于片商。如果片商不用他们的艺人,那他们真是连饭都没得吃。所以现在见到夏天屈尊纡贵,张国忠会表现的如此惊讶了。

  “张总不必客气,今天我过来是想向你借个人的。”夏天开门见山道。

  “好,不知打算借谁呢?”张国忠连忙问道。

  “噢,想借一下刘德桦,我有部戏请他做男主角。”夏天直接说道。

  张国忠一愣,随后一把握住夏天的手,欢喜的道,“谢谢夏先生对华仔如此厚爱,多谢多谢!”

  离开锺楚红的家,夏天又去了一趟艺能娱乐公司。

  “夏老板,你好,你好!怎么好意思让您亲自跑一趟,有事的话,直接让我过去就行了呀!”老板张国忠见夏天大驾光临,又是惊喜又是惶恐的道。

  如今的艺能娱乐公司还只是一家小公司,旗下的艺人像周闰发、刘德桦还不成气候,只能算是电视咖,未能在影坛立稳脚跟,因此远不能同夏天的天下影业相比。

  再加上他这经纪公司本身就依附于片商。如果片商不用他们的艺人,那他们真是连饭都没得吃。所以现在见到夏天屈尊纡贵,张国忠会表现的如此惊讶了。

  “张总不必客气,今天我过来是想向你借个人的。”夏天开门见山道。

  “好,不知打算借谁呢?”张国忠连忙问道。

  “噢,想借一下刘德桦,我有部戏请他做男主角。”夏天直接说道。

  张国忠一愣。随后一把握住夏天的手,欢喜的道,“谢谢夏先生对华仔如此厚爱,多谢多谢!”

  离开锺楚红的家。夏天又去了一趟艺能娱乐公司。

  “夏老板,你好,你好!怎么好意思让您亲自跑一趟,有事的话,直接让我过去就行了呀!”老板张国忠见夏天大驾光临。又是惊喜又是惶恐的道。

  如今的艺能娱乐公司还只是一家小公司,旗下的艺人像周闰发、刘德桦还不成气候,只能算是电视咖,未能在影坛立稳脚跟,因此远不能同夏天的天下影业相比。

  再加上他这经纪公司本身就依附于片商。如果片商不用他们的艺人,那他们真是连饭都没得吃。所以现在见到夏天屈尊纡贵,张国忠会表现的如此惊讶了。

  “张总不必客气,今天我过来是想向你借个人的。”夏天开门见山道。

  “好,不知打算借谁呢?”张国忠连忙问道。

  “噢,想借一下刘德桦。我有部戏请他做男主角。”夏天直接说道。

  张国忠一愣,随后一把握住夏天的手,欢喜的道,“谢谢夏先生对华仔如此厚爱,多谢多谢!”

  离开锺楚红的家,夏天又去了一趟艺能娱乐公司。

  “夏老板,你好,你好!怎么好意思让您亲自跑一趟,有事的话,直接让我过去就行了呀!”老板张国忠见夏天大驾光临。又是惊喜又是惶恐的道。

  如今的艺能娱乐公司还只是一家小公司,旗下的艺人像周闰发、刘德桦还不成气候,只能算是电视咖,未能在影坛立稳脚跟。因此远不能同夏天的天下影业相比。

  再加上他这经纪公司本身就依附于片商。如果片商不用他们的艺人,那他们真是连饭都没得吃。所以现在见到夏天屈尊纡贵,张国忠会表现的如此惊讶了。

  “张总不必客气,今天我过来是想向你借个人的。”夏天开门见山道。

  “好,不知打算借谁呢?”张国忠连忙问道。

  “噢,想借一下刘德桦。我有部戏请他做男主角。”夏天直接说道。

  张国忠一愣,随后一把握住夏天的手,欢喜的道,“谢谢夏先生对华仔如此厚爱,多谢多谢!”

  离开锺楚红的家,夏天又去了一趟艺能娱乐公司。

  “夏老板,你好,你好!怎么好意思让您亲自跑一趟,有事的话,直接让我过去就行了呀!”老板张国忠见夏天大驾光临,又是惊喜又是惶恐的道。

  如今的艺能娱乐公司还只是一家小公司,旗下的艺人像周闰发、刘德桦还不成气候,只能算是电视咖,未能在影坛立稳脚跟,因此远不能同夏天的天下影业相比。

  再加上他这经纪公司本身就依附于片商。如果片商不用他们的艺人,那他们真是连饭都没得吃。所以现在见到夏天屈尊纡贵,张国忠会表现的如此惊讶了。

  “张总不必客气,今天我过来是想向你借个人的。”夏天开门见山道。

  “好,不知打算借谁呢?”张国忠连忙问道。

  “噢,想借一下刘德桦,我有部戏请他做男主角。”夏天直接说道。

  张国忠一愣,随后一把握住夏天的手,欢喜的道,“谢谢夏先生对华仔如此厚爱,多谢多谢!”

  离开锺楚红的家,夏天又去了一趟艺能娱乐公司。

  “夏老板,你好,你好!怎么好意思让您亲自跑一趟,有事的话,直接让我过去就行了呀!”老板张国忠见夏天大驾光临,又是惊喜又是惶恐的道。

  如今的艺能娱乐公司还只是一家小公司,旗下的艺人像周闰发、刘德桦还不成气候,只能算是电视咖,未能在影坛立稳脚跟,因此远不能同夏天的天下影业相比。

  再加上他这经纪公司本身就依附于片商。如果片商不用他们的艺人,那他们真是连饭都没得吃。所以现在见到夏天屈尊纡贵,张国忠会表现的如此惊讶了。

  “张总不必客气,今天我过来是想向你借个人的。”夏天开门见山道。

  “好,不知打算借谁呢?”张国忠连忙问道。

  “噢,想借一下刘德桦,我有部戏请他做男主角。”夏天直接说道。

  张国忠一愣,随后一把握住夏天的手,欢喜的道,“谢谢夏先生对华仔如此厚爱,多谢多谢!”

  离开锺楚红的家,夏天又去了一趟艺能娱乐公司。

  “夏老板,你好,你好!怎么好意思让您亲自跑一趟,有事的话,直接让我过去就行了呀!”老板张国忠见夏天大驾光临,又是惊喜又是惶恐的道。

  如今的艺能娱乐公司还只是一家小公司,旗下的艺人像周闰发、刘德桦还不成气候,只能算是电视咖,未能在影坛立稳脚跟,因此远不能同夏天的天下影业相比。

  再加上他这经纪公司本身就依附于片商。如果片商不用他们的艺人,那他们真是连饭都没得吃。所以现在见到夏天屈尊纡贵,张国忠会表现的如此惊讶了。

  “张总不必客气,今天我过来是想向你借个人的。”夏天开门见山道。

  “好,不知打算借谁呢?”张国忠连忙问道。

  “噢,想借一下刘德桦,我有部戏请他做男主角。”夏天直接说道。

  张国忠一愣,随后一把握住夏天的手,欢喜的道,“谢谢夏先生对华仔如此厚爱,多谢多谢!”

  离开锺楚红的家,夏天又去了一趟艺能娱乐公司。

  “夏老板,你好,你好!怎么好意思让您亲自跑一趟,有事的话,直接让我过去就行了呀!”老板张国忠见夏天大驾光临,又是惊喜又是惶恐的道。

  如今的艺能娱乐公司还只是一家小公司,旗下的艺人像周闰发、刘德桦还不成气候,只能算是电视咖,未能在影坛立稳脚跟,因此远不能同夏天的天下影业相比。

  再加上他这经纪公司本身就依附于片商。如果片商不用他们的艺人,那他们真是连饭都没得吃。所以现在见到夏天屈尊纡贵,张国忠会表现的如此惊讶了。

  “张总不必客气,今天我过来是想向你借个人的。”夏天开门见山道。

  “好,不知打算借谁呢?”张国忠连忙问道。

  “噢,想借一下刘德桦,我有部戏请他做男主角。”夏天直接说道。

  张国忠一愣,随后一把握住夏天的手,欢喜的道,“谢谢夏先生对华仔如此厚爱,多谢多谢!”

  离开锺楚红的家,夏天又去了一趟艺能娱乐公司。

  “夏老板,你好,你好!怎么好意思让您亲自跑一趟,有事的话,直接让我过去就行了呀!”老板张国忠见夏天大驾光临,又是惊喜又是惶恐的道。

  如今的艺能娱乐公司还只是一家小公司,旗下的艺人像周闰发、刘德桦还不成气候,只能算是电视咖,未能在影坛立稳脚跟,因此远不能同夏天的天下影业相比。

  再加上他这经纪公司本身就依附于片商。如果片商不用他们的艺人,那他们真是连饭都没得吃。所以现在见到夏天屈尊纡贵,张国忠会表现的如此惊讶了。

  “张总不必客气,今天我过来是想向你借个人的。”夏天开门见山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