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2160【全懵了】
  “怎么样,周太,我的钱今天能拿得回来么?”、“刘先生,利息有没有都不要紧,我只要本金能回来就行!”、“到底有没有钱,给个痛快话嘛,简直要急死人了!”

  跟着周梁淑怡、刘峦雄、洪京宝等人一起去银行查验的,还有他们的那些“债主”。他们已经焦急的等了好些天,头发都掉了好几撮,现在终于到了最后揭晓答案的时刻,他们实在忍不住了。

  “有钱,有钱,我马上帮你们开支票转账!”周梁淑怡立刻说道。

  “周生、李生、赵生……凡跟我投资的都这边来,我马上给你们开支票。”刘峦雄也挥舞着支票本道。

  “大家不要慌,钱绝对够的,一个个来领钱,把你们的借条都拿好。”洪京宝也招呼道。

  他们在银行大厅就现场办公了。不过这银行就是夏天旗下的東亚银行,因此经理不仅没有阻拦,反而还帮忙布置好桌椅纸笔,并派了好几位柜员上前帮忙,很快就把摊子给支了起来。

  周梁淑怡、刘峦雄、洪京宝、向華胜等人,也都开始给他们那些“债主”还债。

  一听有钱,这些债主们也不禁又惊又喜。

  “真的有钱么,别是骗我们的吧?”、“听说我们这些人加起来超过三千亿港币,他怎么可能凑起那么多钱啊?”、“别多想了,赶紧排队吧,先到先得!”

  这些债主们都排好队,心情激动又忐忑。

  ……

  与此同时,银行大厅还有一拨人是来打探消息的。

  他们见此情况后,纷纷掏出大哥大,把所见所闻都汇报回去。

  “什么?!夏天真拿出了三千多亿港币?!这怎么可能呢!”李昭基听完探子的汇报后,惊讶万分道。

  三千亿港币,就连汇丰都没有这么多现金,夏天是如何能够拿得出来呢?!难道他是财神爷转世,会五鬼运财术不成?!

  “该不会是开得空头支票吧?”郑宇彤也惊讶的问道,不然实在无法解释夏天是如何凑到三千亿港币的。

  “不会。天下基金垮掉,夏天大不了申请破产,还能在美国做他的富家翁。可是开空头支票,那可就是犯罪呢,他不会那么傻的。”李家诚皱着眉头摆摆手道,他也想不通夏天的钱从哪来的。

  “这可真是奇哉怪也!难道他真有大神通,能够凭空造出钱来不成?”包裕刚也百思不得其解道。

  就在众人都纳闷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蒲伟士喊道。

  门一开,汇丰旗下投资公司获多利的经理斯凯·文森大步走了进来,郑重的汇报道,“蒲伟士先生,今天一开盘,天下集团股票的成交量就非常诡异,好像有大庄家入场扫货。一开盘就完成了两百多亿港币的交易,几乎把抛售的股票都给买了。”

  “什么?!”一听他这么说,众人也不禁大吃一惊。

  天下集团股票跌得如此之狠,跟他们汇丰系是有密切关系的。他们得知夏天要抛售天下集团股票套现的消息之后,就一直恶意做空,疯狂打压天下集团的股价。

  而且还不断造谣抹黑,恐吓天下集团的股民,让他们把手中的股票抛出来。他们之所以如此做,一是为了阻挠夏天抛售套现,让他的股票卖不出去,让他的天下基金真的垮掉;二是为了将来收购天下集团时可以大占便宜,以廉价的价格获得丰厚的资产。

  他们本来计划的是,当天下基金开放日时,夏天实在拿不出钱来,破产在即。天下集团的股价受此利空影响,势必会再跌一成。到时候,股市上满都是卖都卖不出去的廉价股票。

  那时,他们就可以大肆扫货,把这些股票都买回来。用区区两三百亿港币,就能吞掉天下集团上千亿港币资产。那样的话,他们的贷款也都够还了,汇丰银行的坏账也抹平了。

  不过如今,他们这个如意算盘却是彻底被打破了。一是夏天竟然拿出了三千多亿港币,根本不会破产;二是有人早于他们大肆扫货,破坏了他们的发财大计。

  “知不知道是哪家机构在扫货?”李家诚连忙问道。

  “查清楚了,是百富勤。”斯凯·文森点头说道。

  “百富勤?!”众人一愣,“那不正是夏天旗下的投行么?”

  百富勤当年成立时,正是夏天和梁博滔的主意,他们几位富豪也都入了股。不过这两年来,因为他们闹翻的缘故,夏天和梁博滔已经联手,将他们几位富豪都排挤了出去。

  如今百富勤已经并入天下金融,成为了夏天的铁打江山。因此现在听说百富勤扫货,所有人都明白,这是夏天出手了。

  “怪事!他哪来的那么多钱啊?”李昭基皱紧眉头,万分疑惑的道。

  天下基金那三千亿港币还没弄清楚来历,现在夏天竟然又花了两百多亿港币回购股票,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给人的感觉,好像对夏天而言,几千亿港币根本不算事儿一样。

  “我也想不通,他哪来的那么多钱!”郑宇彤同样纳闷道。

  他现在的感觉就好像堕入五里雾中,稀里糊涂,懵懵懂懂,感觉真是糟糕透顶了。本来他们喝着红酒唱着歌,准备看着夏天倒霉的。没想到,他不知耍了个什么鬼花招,竟然平安无事,反倒是把他们坑进了陷阱里。

  要知道,他们之前为了打压天下集团的股价,采用了“恶意做空”的手段。做空股票,一般是从券商手中借得股票,然后抛售套现,在交割日前,在股市上回购同等数量的股票还给券商。如果股价跌得话,做空者自然赚钱;如果股价涨得话,做空者自然赔钱。

  而恶意做空又称为“裸卖空”,指的是投资者并未从券商手中借得股票,但依旧在股市上大笔抛售。只要在交割日前回购同等数量的股票,交易即获成功。

  因为投资者卖出的股票事实上并不存在,量也可能非常之大,极有可能对股价造成剧烈冲击,因此“裸卖空”在很多国家都是非法的。香港在九七年股灾之后,也正式立法禁止裸卖空。

  如今是九零年,裸卖空并不犯法。但是夏天把市面上所有天下集团股票一扫而空,就令他们无法回购足够数量的股票。他们无法完成交易,那就成了非法交易,就触犯珐律了。轻则罚款,禁止入场交易,重则甚至要判刑的。总之他们这次完蛋了。

  “我感觉我们好像又上当了。”李家诚黑着脸道,“但我就是不知道夏天是怎么破局的。”

  他实在想不明白夏天那三千多亿港币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要知道那不是三千块,可以揣进兜里随身携带的。那是三千亿港币啊,就算汇丰都没有那么多现金,夏天又是从哪里筹集到的呢,真是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