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443 未雨绸缪
  一听夏天让自己做两件事就放过自己,刘峦雄想都不想,一口就答应了WwW..lā

  现在别说是两件事,就算是两百件事,两千件事,为了保住公司,他都愿意答应下来。

  “好,电话里谈不方便,咱们回头吃饭再聊。”夏天随即说道。

  “是,是,谢谢夏先生!您真是好人!!”刘峦雄见夏天还肯跟自己吃饭,顿时喜出望外道。

  夏天随即挂了电话。

  “天哥,是不是刘峦雄那混蛋打来的电话?那混蛋,他还有脸打电话来?”陈义信一听,顿时大怒道。

  “不就是他么!前两天还凶狠的像狼一样,这会儿又牠玛像狗一样,摇尾乞怜了。”夏天冷笑道。

  “真是无耻!!”陈义信骂道,“那天哥你真打算饶过他啊?”

  “先让他帮忙办两件事再说。”夏天笑道。

  “什么事呀?”陈义信一听好奇地问道。

  “我考考你,知道刘峦雄是什么地方人么?”夏天笑着问道。

  “香港人呀。”陈义信想都没想,立刻回答道。

  夏天白了他一眼,“再想想。”

  “噢,港岛东区人。”陈义信又把刘峦雄的住址点了出来。

  “被你气死了!再想想!”夏天无语的道。

  “天哥,我真不知道他家在哪里住呀!”陈义信也哭丧着脸道。

  “笨啊,他祖籍是哪儿的。”夏天提示道。

  “啊,潮汕的。”陈义信立刻明白了。

  “知道李家是哪儿的么?”夏天又问道。

  “潮汕的呀!”陈义信也马上回答道。李家的资料,还是他调查之后,交给夏天的呢。

  一听夏天让自己做两件事就放过自己,刘峦雄想都不想,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现在别说是两件事,就算是两百件事,两千件事,为了保住公司,他都愿意答应下来。

  “好,电话里谈不方便,咱们回头吃饭再聊。”夏天随即说道。

  “是,是,谢谢夏先生!您真是好人!!”刘峦雄见夏天还肯跟自己吃饭,顿时喜出望外道。

  夏天随即挂了电话。

  “天哥,是不是刘峦雄那混蛋打来的电话?那混蛋,他还有脸打电话来?”陈义信一听,顿时大怒道。

  “不就是他么!前两天还凶狠的像狼一样,这会儿又牠玛像狗一样,摇尾乞怜了。”夏天冷笑道。

  “真是无耻!!”陈义信骂道,“那天哥你真打算饶过他啊?”

  “先让他帮忙办两件事再说。”夏天笑道。

  “什么事呀?”陈义信一听好奇地问道。

  “我考考你,知道刘峦雄是什么地方人么?”夏天笑着问道。

  “香港人呀。”陈义信想都没想,立刻回答道。

  夏天白了他一眼,“再想想。”

  “噢,港岛东区人。”陈义信又把刘峦雄的住址点了出来。

  “被你气死了!再想想!”夏天无语的道。

  “天哥,我真不知道他家在哪里住呀!”陈义信也哭丧着脸道。

  “笨啊,他祖籍是哪儿的。”夏天提示道。

  “啊,潮汕的。”陈义信立刻明白了。

  “知道李家是哪儿的么?”夏天又问道。

  “潮汕的呀!”陈义信也马上回答道。李家的资料,还是他调查之后,交给夏天的呢。

  一听夏天让自己做两件事就放过自己,刘峦雄想都不想,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现在别说是两件事,就算是两百件事,两千件事,为了保住公司,他都愿意答应下来。

  “好,电话里谈不方便,咱们回头吃饭再聊。”夏天随即说道。

  “是,是,谢谢夏先生!您真是好人!!”刘峦雄见夏天还肯跟自己吃饭,顿时喜出望外道。

  夏天随即挂了电话。

  “天哥,是不是刘峦雄那混蛋打来的电话?那混蛋,他还有脸打电话来?”陈义信一听,顿时大怒道。

  “不就是他么!前两天还凶狠的像狼一样,这会儿又牠玛像狗一样,摇尾乞怜了。”夏天冷笑道。

  “真是无耻!!”陈义信骂道,“那天哥你真打算饶过他啊?”

  “先让他帮忙办两件事再说。”夏天笑道。

  “什么事呀?”陈义信一听好奇地问道。

  “我考考你,知道刘峦雄是什么地方人么?”夏天笑着问道。

  “香港人呀。”陈义信想都没想,立刻回答道。

  夏天白了他一眼,“再想想。”

  “噢,港岛东区人。”陈义信又把刘峦雄的住址点了出来。

  “被你气死了!再想想!”夏天无语的道。

  “天哥,我真不知道他家在哪里住呀!”陈义信也哭丧着脸道。

  “笨啊,他祖籍是哪儿的。”夏天提示道。

  “啊,潮汕的。”陈义信立刻明白了。

  “知道李家是哪儿的么?”夏天又问道。

  “潮汕的呀!”陈义信也马上回答道。李家的资料,还是他调查之后,交给夏天的呢。

  一听夏天让自己做两件事就放过自己,刘峦雄想都不想,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现在别说是两件事,就算是两百件事,两千件事,为了保住公司,他都愿意答应下来。

  “好,电话里谈不方便,咱们回头吃饭再聊。”夏天随即说道。

  “是,是,谢谢夏先生!您真是好人!!”刘峦雄见夏天还肯跟自己吃饭,顿时喜出望外道。

  夏天随即挂了电话。

  “天哥,是不是刘峦雄那混蛋打来的电话?那混蛋,他还有脸打电话来?”陈义信一听,顿时大怒道。

  “不就是他么!前两天还凶狠的像狼一样,这会儿又牠玛像狗一样,摇尾乞怜了。”夏天冷笑道。

  “真是无耻!!”陈义信骂道,“那天哥你真打算饶过他啊?”

  “先让他帮忙办两件事再说。”夏天笑道。

  “什么事呀?”陈义信一听好奇地问道。

  “我考考你,知道刘峦雄是什么地方人么?”夏天笑着问道。

  “香港人呀。”陈义信想都没想,立刻回答道。

  夏天白了他一眼,“再想想。”

  “噢,港岛东区人。”陈义信又把刘峦雄的住址点了出来。

  “被你气死了!再想想!”夏天无语的道。

  “天哥,我真不知道他家在哪里住呀!”陈义信也哭丧着脸道。

  “笨啊,他祖籍是哪儿的。”夏天提示道。

  “啊,潮汕的。”陈义信立刻明白了。

  “知道李家是哪儿的么?”夏天又问道。

  “潮汕的呀!”陈义信也马上回答道。李家的资料,还是他调查之后,交给夏天的呢。

  一听夏天让自己做两件事就放过自己,刘峦雄想都不想,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现在别说是两件事,就算是两百件事,两千件事,为了保住公司,他都愿意答应下来。

  “好,电话里谈不方便,咱们回头吃饭再聊。”夏天随即说道。

  “是,是,谢谢夏先生!您真是好人!!”刘峦雄见夏天还肯跟自己吃饭,顿时喜出望外道。

  夏天随即挂了电话。

  “天哥,是不是刘峦雄那混蛋打来的电话?那混蛋,他还有脸打电话来?”陈义信一听,顿时大怒道。

  “不就是他么!前两天还凶狠的像狼一样,这会儿又牠玛像狗一样,摇尾乞怜了。”夏天冷笑道。

  “真是无耻!!”陈义信骂道,“那天哥你真打算饶过他啊?”

  “先让他帮忙办两件事再说。”夏天笑道。

  “什么事呀?”陈义信一听好奇地问道。

  “我考考你,知道刘峦雄是什么地方人么?”夏天笑着问道。

  “香港人呀。”陈义信想都没想,立刻回答道。

  夏天白了他一眼,“再想想。”

  “噢,港岛东区人。”陈义信又把刘峦雄的住址点了出来。

  “被你气死了!再想想!”夏天无语的道。

  “天哥,我真不知道他家在哪里住呀!”陈义信也哭丧着脸道。

  “笨啊,他祖籍是哪儿的。”夏天提示道。

  “啊,潮汕的。”陈义信立刻明白了。

  “知道李家是哪儿的么?”夏天又问道。

  “潮汕的呀!”陈义信也马上回答道。李家的资料,还是他调查之后,交给夏天的呢。

  一听夏天让自己做两件事就放过自己,刘峦雄想都不想,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现在别说是两件事,就算是两百件事,两千件事,为了保住公司,他都愿意答应下来。

  “好,电话里谈不方便,咱们回头吃饭再聊。”夏天随即说道。

  “是,是,谢谢夏先生!您真是好人!!”刘峦雄见夏天还肯跟自己吃饭,顿时喜出望外道。

  夏天随即挂了电话。

  “天哥,是不是刘峦雄那混蛋打来的电话?那混蛋,他还有脸打电话来?”陈义信一听,顿时大怒道。

  “不就是他么!前两天还凶狠的像狼一样,这会儿又牠玛像狗一样,摇尾乞怜了。”夏天冷笑道。

  “真是无耻!!”陈义信骂道,“那天哥你真打算饶过他啊?”

  “先让他帮忙办两件事再说。”夏天笑道。

  “什么事呀?”陈义信一听好奇地问道。

  “我考考你,知道刘峦雄是什么地方人么?”夏天笑着问道。

  “香港人呀。”陈义信想都没想,立刻回答道。

  夏天白了他一眼,“再想想。”

  “噢,港岛东区人。”陈义信又把刘峦雄的住址点了出来。

  “被你气死了!再想想!”夏天无语的道。

  “天哥,我真不知道他家在哪里住呀!”陈义信也哭丧着脸道。(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纪墨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