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287【做空石油】
  夏天看完这酸诗,酸得牙都倒了,但还是不明所以,不知道这花到底是谁送的,送给谁的。

  他郁闷的敲了敲门,很快小妹就走来将门打开。

  “哇,哥,好浪漫呀你,买这么大捧玫瑰花。是送给我的么?”夏雪一开门,见夏天抱着一大捧玫瑰花,不禁眉开眼笑的道。

  “送你个头!”夏天敲了她头一下道,“我刚下班,就见到咱家门口摆放着这么大捧鲜花了。你老实告诉我,这些天到底干嘛了,是不是偷偷交男朋友了?”

  “没有啊,大哥。”夏雪听他这么说,也是一脑门子浆糊,“我这些天都在家里练习电脑呀,都没有时间出去玩,怎么会交男朋友呢?”

  “那是怎么回事呀?”夏天见夏雪的表情不像撒谎,顿时更加疑惑了。

  “会不会是有人送给贤姐姐,却摆错了门口呀?”夏雪眼珠子转了转道,“哥,那你可要小心咯。”

  “去,胡说八道!”夏天翻了个白眼道,将那张卡片拿出来,“你看下,认不认识上面的字迹?会不会是暗恋你的中学同学呀?”

  夏雪接过卡片来,仔细的看了一遍,随后摇了摇头,“不是我同学的字迹。而且我同学也没那么高的才华啊,能把诗写得这么好。”

  “这诗写得也叫好?”夏天不屑的道。像这种酸诗,后世那些段子手一分钟写七段。

  “当然跟大哥你没法比了。”夏雪嘻嘻笑道。

  “算了,既然不知道是谁送的,那就别留在家里面了。否则,万一是某个登徒浪子送的,那多恶心人呢。”夏天想了一下道。

  “这么漂亮的玫瑰花,丢了太可惜了吧?还是留下来摆着吧,正好晚上我用来泡澡。”夏雪忙摆摆手道。

  “好吧。”夏天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道,“对了,电脑学得怎么样了,那个dos系统会用了没?”

  “我现在还在背命令呢。真难记呀,大哥。”夏雪苦着一张脸道。

  中五会考之后,在成绩公布之前,有一段长长的假期。

  夏天怕小妹一个人待在家里无所事事,再凭空生出点什么事来,所以就帮她搞了一部电脑,正是他旗下的百脑汇牌电脑。又帮她买了几本电脑书籍,让她留在家里学习操作电脑。

  因为夏天知道,电脑是未来发展的大趋势。小妹现在就接触电脑,正是领先一步,步步领先。

  “难记也要背呀。学会电脑之后,做很多事情就方便了。比如打字,比如运算,比如查资料等等等等。”夏天循循善诱道,“而且你看硅谷多少公司都在研究电脑呀,那可是大势所趋啊,所以你不懂电脑是不行的。”

  “我知道了,大哥。”夏雪懂事的点了点头。

  ……

  第二天,夏天并没有回公司上班,而是直接来到了香港期货交易所,盯紧今天的石油期货。因为这不仅考验着梁博滔的能力,也关系着他未来上百亿港币的利益,所以不容轻忽。

  夏天赶到的时候,就见梁博滔已经到了,见到他连忙挥了挥手,“夏先生,这边。”

  夏天走了过去,就见梁博滔正站在交易席里,旁边还有位老实巴交的交易员。

  “这位是陈自励陈哥,负责帮咱们做交易的。”梁博滔介绍道,“咱们的会员资格还没申请下来,所以只能暂时拜托陈哥帮咱们交易,不过我会在旁边帮他下指导棋的。”

  “你就是夏天夏先生吧,真高兴能见到你。”陈自励见到夏天,眼睛顿时一亮,笑着伸出手来道。

  “你好,陈先生,谢谢你帮忙。”夏天也笑着道。

  “陈哥,你怎么认识我老板的?”梁博滔见陈自励竟然能叫出夏天的名字,顿时大为惊讶的道。

  “夏先生是你老板,你竟然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全香港不认识他的人,怕是没有了吧。”陈自励笑着说道。

  “过奖了,眼前不就有一位不认识我的嘛。”夏天笑道。

  “夏先生,你到底什么身份呀?”梁博滔见状,越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你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发大财。夏先生可是香港最年轻的富豪。他白手起家,用出道不到一年时间,就已经赚了亿万身家。”陈自励笑着道,“比你我都要厉害的多了。”

  梁博滔听陈自励这么说,顿时瞪大了眼睛。

  一年不到的时间,赚了亿万身家,这也太夸张了吧!难道他买什么股票都涨,卖什么股票都跌,从不失手?!否则怎么可能赚钱这么快!

  “夏先生,原来你是‘股神’么?”他惊讶的问道,“我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我对股票一窍不通。”夏天摆摆手道,“我是拍电影的。”

  “拍电影?!”梁博滔眨了眨眼睛,一时间还真没反应过来,“拍电影这么赚钱么?”

  夏天笑了笑,“术业有专攻嘛。你看我赚钱不可思议,我看你赚钱也是云里雾里呀。”

  梁博滔也笑了笑,觉得夏天这位老板比之前的皮特冯说话可要顺耳多了。

  “博滔,夏先生是真有钱呀,你为他做投资顾问,真是太幸运了。”陈自励又笑道,“对了,你要我帮你买什么?”

  “你帮我卖空石油,四十倍杠杆。”梁博滔道。

  “四十倍杠杆,很冒险的。”陈自励一听,皱着眉头道,“你就这么肯定石油会跌?要知道opec减产会议还没开完呢,也许人家达成了减产协议呢。到时候石油价格上涨,那你可就要输死了。”

  “总之我有信心,你就帮我买好了。”梁博滔摆手说道。

  “好吧。”陈自励见他如此笃定,而夏天身为老板也不反对,便也只好点了点头。

  ……

  九点四十五分,一开盘,陈自励就帮梁博滔以十倍杠杆沽空了石油期货。

  “现在石油价格每桶三十美元,我帮你沽了四百手,每跌零点一美元,你就可以赚四万美元。”陈自励介绍道,“但是如果涨零点一美元,你就要亏四万美元。”

  夏天点了点头,四万美元就是三十一万港币。以自己现在的资金量,只要油价上涨一美元,自己就输得清洁溜溜了。

  刚说完,就见眼前的电脑上,石油价格往上跳了零点一美元。

  “哇!四万美元,就这么没了?连个响声都没有听到呢。”夏天吃了一惊道。

  “夏先生,别担心,升升跌跌是正常现象。”梁博滔向夏天笑道,“放心,我有把握它一定会跌。”

  夏天点了点头,他也有把握一定跌,但就是不知道今天跌不跌。要是不跌反涨的话,那他可就要倒霉了。

  刚说完,又见油价往上跳了零点一美元。

  “擦,又没了三十多万。”夏天惊讶的道,“这可比赌博还要猛啊。”

  “一样的。赌博有发财的,也有破产的。炒期货也有发财的,也有破产的。”陈自励笑道,“我在这行干了十几年了,见过不少人一朝富贵,也见过不少人破产跳楼啊。”

  夏天点了点头。炒股这一升一跌,就是一生一死,蕴藏着不知多少人血泪情仇,也难怪后世那么多以此为题材的影视剧了。

  “老板,我觉得你不妨出去走走,散散心。炒期货也好,炒股也好,都属于是投资。所谓‘财不入急门’,越心急越容易出错。倒不如平常心对待。”梁博滔见夏天发呆,好心劝道。

  “啊,没关系,我受得住。”夏天笑了笑道。

  几百万港币,他还亏得起。就是没想到亏得这么快,一眨眼的功夫,六十多万就蒸发了,所以难免有些感慨。

  “那好吧。”梁博滔点了点头。

  ……

  十二点半,上午交易结束。

  一上午的时间,石油的价格总共上涨了零点六美元,也就是说夏天已经亏了近两百万港币。

  这才是一上午的损失而已,让夏天都觉得有些吃不消,连陈自励也是脸色灰败,“夏先生,估计下午油价还得上涨。不行的话,下午一开市,我就帮你抛了吧。”

  夏天摆了摆手,“算了,继续看着吧,我相信博滔的眼光。”

  梁博滔见夏天这么说,也不禁很是感动,“谢谢夏先生的信任。”

  夏天笑了笑,“走吧,我请客,喝茶怎么样?”

  “好啊。”陈自励笑道,有老板请喝茶,不用吃便当,何乐而不为呢。

  梁博滔也笑着点了点头。

  大家一起来到附近的茶餐厅,点了茶点之后,一边吃一边闲聊。

  夏天忽然问道,“博滔,证券公司有倒闭的么?”

  “当然有了。”梁博滔点了点头道,“如果投资失利,资不抵债,证券公司一样会破产清盘的。”

  “那怎么能让证券公司投资失利呢?”夏天随即问道。

  梁博滔和陈自励互视一眼,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夏先生,你问这个做什么呀?”梁博滔疑惑的问道。

  一般来说,股民都会希望自己开户的证券公司经营的越红火越好,怎么还会期望着它有朝一日要破产倒闭呢?!

  <a href="m../?pc" target="_blan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