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476 周海湄探班
  推荐阅读:  防盗章节,七点左右修改。

  写书不易,请多体谅,老白敬谢!

  夏天现在手中已经有两成爱美高的股票,再拿三成的话,就是五成爱美高的股票。相当于这家公司已经是他的了,不过交给刘峦雄打理而已。

  只要他敢再有异动的话,他就可以直接将刘峦雄赶出公司。到时候,公司所有资产都属于是他的。刘峦雄白操心一场,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为他人作嫁衣裳。

  “我明白了。”陈义信笑着点了点头道。

  “那王八旦敢趁我‘不顺’的时候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不给他点教训,他还把老虎当成病猫呢。”夏天冷笑一声道。

  梁博滔听他这么说,深深为刘峦雄感到悲哀。当初恒大金控周家母子不过是跟老板有小小口角而已,就被他折腾的人仰马翻。如今香港金融界已经没有恒大金控这一号人马;文家也不过是跟老板小小冲突而已,就被他夺去了祖宗基业。现在香港豪门中早没有了文家这一系。

  刘峦雄竟然敢趁人之危,落井下石,罪过比周家和文家还恶劣,将来的下场自然可以预期了。

  “对了,博滔,帮我收购一个上市公司的壳儿。”夏天又吩咐梁博滔道。

  “老板,你要借壳上市呀?咱们这文和集团不就是现成的嘛。”梁博滔疑惑的问道。

  夏天摇了摇头,“我不是打算让天下影业上市,我是有家服装厂要上市。”

  电影公司集资上市,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这样一来使得集资更容易,令公司可以募集更多现金,投资制作更多的电影。同时可以降低投资风险,即便亏损,也是亏股东的钱,不必老板自己一个人扛。

  夏天现在手中已经有两成爱美高的股票,再拿三成的话,就是五成爱美高的股票。

  相当于这家公司已经是他的了,不过交给刘峦雄打理而已。

  只要他敢再有异动的话,他就可以直接将刘峦雄赶出公司。到时候,公司所有资产都属于是他的。刘峦雄白操心一场,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为他人作嫁衣裳。

  “我明白了。”陈义信笑着点了点头道。

  “那王八旦敢趁我‘不顺’的时候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不给他点教训,他还把老虎当成病猫呢。”夏天冷笑一声道。

  梁博滔听他这么说,深深为刘峦雄感到悲哀。当初恒大金控周家母子不过是跟老板有小小口角而已,就被他折腾的人仰马翻。如今香港金融界已经没有恒大金控这一号人马;文家也不过是跟老板小小冲突而已,就被他夺去了祖宗基业。现在香港豪门中早没有了文家这一系。

  刘峦雄竟然敢趁人之危,落井下石,罪过比周家和文家还恶劣,将来的下场自然可以预期了。

  “对了,博滔,帮我收购一个上市公司的壳儿。”夏天又吩咐梁博滔道。

  “老板,你要借壳上市呀?咱们这文和集团不就是现成的嘛。”梁博滔疑惑的问道。

  夏天摇了摇头,“我不是打算让天下影业上市,我是有家服装厂要上市。”

  电影公司集资上市,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这样一来使得集资更容易,令公司可以募集更多现金,投资制作更多的电影。同时可以降低投资风险,即便亏损,也是亏股东的钱,不必老板自己一个人扛。

  夏天现在手中已经有两成爱美高的股票,再拿三成的话,就是五成爱美高的股票。相当于这家公司已经是他的了,不过交给刘峦雄打理而已。

  只要他敢再有异动的话,他就可以直接将刘峦雄赶出公司。

  到时候,公司所有资产都属于是他的。刘峦雄白操心一场,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为他人作嫁衣裳。

  “我明白了。”陈义信笑着点了点头道。

  “那王八旦敢趁我‘不顺’的时候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不给他点教训,他还把老虎当成病猫呢。”夏天冷笑一声道。

  梁博滔听他这么说,深深为刘峦雄感到悲哀。当初恒大金控周家母子不过是跟老板有小小口角而已,就被他折腾的人仰马翻。如今香港金融界已经没有恒大金控这一号人马;文家也不过是跟老板小小冲突而已,就被他夺去了祖宗基业。现在香港豪门中早没有了文家这一系。

  刘峦雄竟然敢趁人之危,落井下石,罪过比周家和文家还恶劣,将来的下场自然可以预期了。

  “对了,博滔,帮我收购一个上市公司的壳儿。”夏天又吩咐梁博滔道。

  “老板,你要借壳上市呀?咱们这文和集团不就是现成的嘛。”梁博滔疑惑的问道。

  夏天摇了摇头,“我不是打算让天下影业上市,我是有家服装厂要上市。”

  电影公司集资上市,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这样一来使得集资更容易,令公司可以募集更多现金,投资制作更多的电影。同时可以降低投资风险,即便亏损,也是亏股东的钱,不必老板自己一个人扛。

  夏天现在手中已经有两成爱美高的股票,再拿三成的话,就是五成爱美高的股票。相当于这家公司已经是他的了,不过交给刘峦雄打理而已。

  只要他敢再有异动的话,他就可以直接将刘峦雄赶出公司。到时候,公司所有资产都属于是他的。刘峦雄白操心一场,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为他人作嫁衣裳。

  “我明白了。

  ”陈义信笑着点了点头道。

  “那王八旦敢趁我‘不顺’的时候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不给他点教训,他还把老虎当成病猫呢。”夏天冷笑一声道。

  梁博滔听他这么说,深深为刘峦雄感到悲哀。当初恒大金控周家母子不过是跟老板有小小口角而已,就被他折腾的人仰马翻。如今香港金融界已经没有恒大金控这一号人马;文家也不过是跟老板小小冲突而已,就被他夺去了祖宗基业。现在香港豪门中早没有了文家这一系。

  刘峦雄竟然敢趁人之危,落井下石,罪过比周家和文家还恶劣,将来的下场自然可以预期了。

  “对了,博滔,帮我收购一个上市公司的壳儿。”夏天又吩咐梁博滔道。

  “老板,你要借壳上市呀?咱们这文和集团不就是现成的嘛。”梁博滔疑惑的问道。

  夏天摇了摇头,“我不是打算让天下影业上市,我是有家服装厂要上市。”

  电影公司集资上市,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这样一来使得集资更容易,令公司可以募集更多现金,投资制作更多的电影。同时可以降低投资风险,即便亏损,也是亏股东的钱,不必老板自己一个人扛。

  夏天现在手中已经有两成爱美高的股票,再拿三成的话,就是五成爱美高的股票。相当于这家公司已经是他的了,不过交给刘峦雄打理而已。

  只要他敢再有异动的话,他就可以直接将刘峦雄赶出公司。到时候,公司所有资产都属于是他的。刘峦雄白操心一场,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为他人作嫁衣裳。

  “我明白了。”陈义信笑着点了点头道。

  “那王八旦敢趁我‘不顺’的时候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不给他点教训,他还把老虎当成病猫呢。”夏天冷笑一声道。

  梁博滔听他这么说,深深为刘峦雄感到悲哀。当初恒大金控周家母子不过是跟老板有小小口角而已,就被他折腾的人仰马翻。如今香港金融界已经没有恒大金控这一号人马;文家也不过是跟老板小小冲突而已,就被他夺去了祖宗基业。现在香港豪门中早没有了文家这一系。

  刘峦雄竟然敢趁人之危,落井下石,罪过比周家和文家还恶劣,将来的下场自然可以预期了。

  “对了,博滔,帮我收购一个上市公司的壳儿。”夏天又吩咐梁博滔道。

  “老板,你要借壳上市呀?咱们这文和集团不就是现成的嘛。”梁博滔疑惑的问道。

  夏天摇了摇头,“我不是打算让天下影业上市,我是有家服装厂要上市。”

  电影公司集资上市,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这样一来使得集资更容易,令公司可以募集更多现金,投资制作更多的电影。同时可以降低投资风险,即便亏损,也是亏股东的钱,不必老板自己一个人扛。

  夏天现在手中已经有两成爱美高的股票,再拿三成的话,就是五成爱美高的股票。相当于这家公司已经是他的了,不过交给刘峦雄打理而已。

  只要他敢再有异动的话,他就可以直接将刘峦雄赶出公司。到时候,公司所有资产都属于是他的。刘峦雄白操心一场,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为他人作嫁衣裳。

  “我明白了。”陈义信笑着点了点头道。

  “那王八旦敢趁我‘不顺’的时候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不给他点教训,他还把老虎当成病猫呢。”夏天冷笑一声道。

  梁博滔听他这么说,深深为刘峦雄感到悲哀。当初恒大金控周家母子不过是跟老板有小(未完待续。)<;">

  看过《穿越之娱乐香江》的书友还喜欢

  

  

  Ps:书友们,我是纪墨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