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327【贱人自有恶人磨】
  现在港产电视剧,一般三小时一集。

  十二小时的节目,可以顶的上二十四集的电视剧。

  出价四百万港币的话,相当于每集制作费才十六万港币,这个价格实在算不上贵。

  再说娱乐节目打广告可比电视剧要容易得多了。你杵几块广告招牌摆在那边,不会有观众认为不对。但如果在电视剧中,总挂一些广告招牌出来,那电视台真的要被骂娘了。

  再者娱乐节目还能卖出冠名权,同样也是一笔巨大的收入。加多宝凉茶为冠名《中国好声音》,可是付出了二点五亿人民币的天价。就算香港经济不比大陆,亚视收视率也不算高,但要卖两三百万也是可以的。

  “夏先生,你对你的节目就这么有信心?万一要是达不到你说的效果怎么办,那我不是亏大发了嘛。”邱德艮见夏天把自己的节目夸得这么好,不禁摇头道。

  “这样吧,我和邱先生对赌一下。我们先放映两期,如果邱先生对收视率满意,那我们再往下谈。如果邱先生不满意的话,那就什么也别说了。如何?”夏天笑着问道。

  邱德艮眨了眨眼睛,“好,就这么办。”

  “那就一言为定了,谢谢邱先生。”夏天笑了笑道。

  ……

  离开亚视之后,夏天回到公司,开始筹划“第一届原创歌曲大赛”。

  因为他也是第一次组织这样大的赛事,所以同样面临很多很多的问题,比如如何宣传,如何报名,如何登记,如何安排比赛时间,比赛场地,如何拍摄,如何录影,如何避免违法等等。千头万绪,让夏天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不过幸好有前世的记忆做蓝本,再加上香港这几年选秀活动频出,也涌现出了一些策划方面的人才。在大家的群策群力之下,进展也是非常的快。

  “夏先生,我已经和香港几位音乐人联系过来。黄霑先生、顾家辉先生、黎晓田先生、蔡国铨先生、卢國沾先生、泰迪罗宾先生等都很支持我们这项比赛,愿意来为我们的节目做评委。”罗达佑笑着向夏天汇报道。

  “太好了。”夏天拍手笑道。

  因为怕报名的人多,挤在一个赛场分不开,所以这次安排了三个赛场。港岛一个,九龙两个。这样的话,就至少需要九名评委。有这些音乐人的支持,那评委的事就解决了,不必再发愁了。

  再者黄霑、黎晓田、顾家辉等都是香港知名的音乐人,也是乐坛最有名望,辈分最高的音乐人,有这些德高望重的人担任评委,那比赛结果就更权威,更值得大家关注了。

  “替我谢谢他们。对了,安排个时间,我想请他们吃顿饭,大家一起坐下来聊聊。”夏天笑着说道。

  “好。”罗达佑点了点头。

  ……

  第一届原创歌曲大赛的筹划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夏天也正忙着和大家一起做着筹备工作。

  这时,陈义信走了进来,“天哥,我查清楚了,追求阿雪的就是那个倪镇。”

  “噢,确定?!”夏天一愣,连忙问道。

  陈义信点了点头,“我也怕伤及无辜,所以请私家侦探拍了照片,然后拿去给花店的员工辨认。他们认出就是他付了钱,让他们每天去给小妹送一束花。”

  “干得不错。”夏天赞许的道。

  看到陈义信没被愤怒冲昏头脑,还能想到找花店员工确定倪镇的身份,夏天感到非常满意。

  “那他现在干嘛呢?”他又好奇地问道。

  “他现在当自由撰稿人呢,主要翻译一些欧美的时尚流行文章给香港几大报纸杂志。”陈义信汇报道,“不过多数时间都是吃喝玩乐,几乎每天晚上都去兰桂坊夜蒲。”

  夏天听完,不屑的嗤笑一声,“他倒是挺风流快活啊。”

  他早就知道倪镇屁本事没有,只知道顶着“才子”的大名吃喝玩乐。其实论才华,别说和他老爸相比了,任何一个三流文人都能秒杀他。

  出道那么久,除了泡妞有本事,惹出一身绯闻之外,几乎都让人记不得他还有什么功绩。噢,对了,还有借助自己的杂志,疯狂抹黑攻击“情敌”,害人家身败名裂,远遁台湾。说起来,真是丑闻一箩筐,堪称“世纪大贱男”。

  “谁让他老爸有钱呢。他不需要努力,就有大把的钞票。”陈义信撇撇嘴道,“我听私家侦探说,倪镇在兰桂坊一晚的花销多达好几万,好多马子争着抢着要跟他呢。”

  “哼!上梁不正下梁歪!倪眶不也号称是‘花花公子’,每晚都要去大富豪嘛。他们爷儿俩简直一个德行。”夏天鄙夷的道。

  “天哥,那你说,咱们该怎么整治他?”陈义信又迫不及待的问道。

  “别急,收拾他何必咱们动手?!所谓贱人自有恶人磨!倪眶欠下的债,就让他儿子来付好了!”夏天微微一笑道。

  陈义信眨了眨眼睛,不是很懂夏天的话。

  “笨啊,忘了向氏兄弟和他的恩怨了。”夏天微微一笑道。

  “噢!”陈义信登时恍然大悟了。

  由他们出马的话,那倪镇还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因为那帮人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

  晚上时候,夏天约了向華胜在镛记酒家吃饭。

  一见面,就见向華胜黑着脸,长吁短叹,让夏天不禁一愣。

  “怎么了,胜哥,出什么事了么?”他好奇地问道。

  “嗨,别提了,倒霉透了!”向華胜郁闷的叹了口气道。

  “讲讲,怎么回事儿?”夏天见状,越发好奇了。

  “唉,倒霉嘛。”向華胜又长叹了一声,把事情原委讲了一遍。

  原来前些日子,他跟夏天在股市上纵横厮杀,赚了好几亿港币之后。尝到甜头的向華胜并没有学夏天一样罢手,而是又投了一亿港币进去。以为可以像之前那样赚大钱呢,结果一亿港币套牢了不说,为了解套又多出了五千万。结果依然被套的死死地,把赚的钱又给赔进去了,所以让他郁闷不已,天天上火,喝王老吉都不管用。

  夏天听他说完,心里暗笑向華胜贪婪,赚了两亿多还不够,还想多赚钱。这下好了,赚得钱都输进去了,贪字变成贫。

  “胜哥,股市是不那么好闯的。那里面大鳄云集,不只有香港的富豪,还有来自台湾的资金,新加坡的资金,大马的资金,英国的资金,日本的资金,美国的资金……这么多大鳄在里面厮杀,你我都只是小泥鳅而已,一不小心就被人生吞活剥了。”

  “前些日子,咱们赚钱,不过是打了那些大鳄一个冷不防而已。再想故技重施就难了,人家一个反制就能让咱们吃不了兜着走。所以我劝你还是先别动了,再等些日子吧。往后赚钱的机会多着呢。”夏天劝道。

  “唉,我早听你的话就好了。”向華胜悔不当初道。

  其实当时夏天也有劝过他,不过他当时赚了大钱,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怎么听得进去这逆耳忠言。结果弄到现在这般田地。

  “好了,别郁闷了,我有件事告诉你,听完之后你一定开心。”夏天笑着道。

  “噢,讲讲!”向華胜一听,顿时眼睛一亮道,他现在就缺开心事了。

  “倪镇回来了。”夏天随后道。

  向華胜一愣,“倪镇是谁?!他回来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他大惑不解的问道。

  “他就是倪眶的儿子啊。”夏天微微一笑道。

  向華胜一听,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怒气,随后哈哈一笑,“好啊,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啊。玛德,父债子还,老子饶不了他!!”

  当初向氏兄弟投资《卫斯理传奇》,本来想赚一笔大钱的。奈何倪眶暗中捣鬼,令那部电影通不过审核,迟迟不能上映,也让他们损失了不少钱。

  为了让倪眶高抬贵手,他们兄弟俩当初也是好话说尽,丢尽了脸面,但最终倪眶也没答应他们的事情。这让向氏兄弟气得牙根疼,只可惜倪眶见势头不对,跑到美国避难去了,令向氏兄弟鞭长莫及,只能“望洋兴叹”。

  现在好了,他儿子回来了!

  江湖上有句话,叫做“父债子还”。既然他老爸龟缩在北美不敢回来,那就让他儿子来还债吧!

  “玛德,你知道他住在哪儿么,我现在就叫兄弟去打他一顿!”向華胜兴奋地红了眼睛道。

  夏天见状,就知道他在股市上真是输得很惨,连以往的翩翩君子风度都维持不住了。竟然说出要叫兄弟打架的话,还真不符合他一贯斯文儒雅的作风。

  “胜哥,你先坐。我知道他现在在哪儿,我也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我也可以把这些都告诉你。只是打他一顿,除了出气之外,还有什么用么?”夏天微微一笑道。

  向華胜听他这么说,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夏天笑了笑,将自己的计划讲了一遍,“这样一来,虽然不能弥补你所有的损失,但也聊胜于无吧。而且没准还能将他老爸引回来呢。”

  “阿天,你还真行!”向華胜哈哈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