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328【人的名树的影】
  最新一期《明报周刊》问世,夏天是封面人物。

  同时上面还有一句话,“昔日穷酸武师,今日慈善富豪,独家揭秘夏天的发家史!”

  香港人是最实际的,也是最喜欢钱的。

  他们尊称李家诚是“李超人”,尊称何弘燊是“赌王”,尊称包玉刚是“船王”,尊称郑宇彤是“珠宝大王”。就连卖麻油的,只要上点规模,就可以被尊称为“油王”,对财富的尊崇与渴望可见一斑。

  因此看到《明报周刊》上的这则报道之后,市民们都纷纷购买传阅,都想看看夏天是如何发家致富的,尤其想知道他是哪来的那么多钱,竟然可以捐出两亿五千万善款。

  “查先生,咱们这期《明报周刊》,总共十万份,刚推出市场,就被抢购一空了。”明报周刊的负责人喜滋滋的向金镛汇报道。

  金镛微微一笑,这个结果并不出乎他的意料,“好,再加印十万册吧。”

  “是。”那位负责人点了点头,“查先生,没想到夏天先生这么吸引大家的关注。有他的新闻,真是不愁销量啊。”

  《明报周刊》之前也为夏天搞过几次专访,每次销量都非常不错,比平时都要高出两三成来。

  金镛也笑着点了点头,“因为这个孩子实在太有传奇性了,比李家诚、何弘燊、邵艺夫他们的经历都更离奇,所以自然引人关注。”

  那位负责人赞同的笑了笑。

  他也觉得,李家诚、何弘燊、邵艺夫、郑宇彤……这些香港传奇富豪的发家经历摆在一起,都不如夏天这么富有戏剧性。

  主要是他太年轻,而崛起的速度又太快了。二十岁的年纪,一年的时间,五亿港币的身家,怎么听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但又确确实实在自己眼前发生了。也难怪大家会对他如此着迷。

  ……

  这则报道刊登出去之后,夏天在股市和期货上发家的经历,一夜之间变得家喻户晓。

  人们羡慕的同时,也争相模仿,纷纷投资股市,希望可以像夏天一样大发横财。

  原本香港股市自从恒大金控出事之后,最近一段时间交易有些冷清。很多股民都成了惊弓之鸟,生怕自己遇到了不靠谱的投资公司,所以很多都采取了观望态度,更有甚者还把资金给抽出来了。

  但是这篇报道问世之后,见到夏天因为投资股市期货发了大财,这些人就再也坐不住了,纷纷打消疑虑,重新投入到了股市期货之中,

  由此也让香港股市再次兴旺。恒生指数一涨再涨,似乎永无止境,也让人们依稀看到了发家致富的希望,于是投资的更欢实了。

  ……

  夏天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原因,香港股市曾经陷入过一段低潮期。也不知道又是因为自己的原因,香港股市又再度激情燃烧。他现在还在忙着筹备“第一届原创歌曲大赛”。

  比赛场地,比赛评委,比赛制度,比赛宣传等等等等,好多好多事情都需要过问。夏天的口号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而在他的严格要求之下,一切准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

  中午时分,福临门酒家。

  夏天特地在此设宴,邀请一众香港音乐人。

  黄霑、顾家辉、黎晓田、卢國沾、蔡国铨、陈埙奇、泰迪罗宾、卢冠庭、罗汶、徐晓凤、梅妍芳等等,做了好大一桌。

  “沾叔,您来了,请,请!”

  “小凤姐,欢迎欢迎!”

  “卢先生,您好,如雷贯耳,久仰大名了。”

  “阿梅,你来了,请坐,请坐。”

  ……

  夏天热情的招待着众位音乐人,等大家都到齐坐好之后,他宣布开宴。

  鲍鱼,燕窝,鱼翅,石斑……种种珍馐美味一齐送到,让这些音乐人都吃得心满意足。

  实话说,虽然他们都是香港一等一的音乐人,但苦乐不均。

  像黄霑因为开设有广告公司,又多参与拍戏等等,所以收入颇丰,算是其中的小富豪。像卢國沾虽然作词千首,但所赚却并不多,不过聊以糊口而已,至今依然住在唐楼中。

  (唐楼是香港一种旧楼的称谓,一般盖于五零六零年代,通常是四五层楼高,没有电梯。租金比同地段有电梯的楼宇要便宜几百块。)

  所以大家都吃得非常尽兴,非常过瘾。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夏天笑了笑,“今天请大家来呢,是想感谢大家对‘原创歌曲大赛’这项活动的支持!谢谢大家!”

  “夏先生别这么说,推动原创音乐的发展,也是我们这些香港音乐人的夙愿。”卢國沾微笑着道,“只可惜我们能力微薄,不足以推动这么大的改革。幸好现在有你出面了,我们当然一定会支持了。”

  卢國沾是香港知名的填词人,在填词上的造诣颇高,与黄霑齐名,被人称为“香港二沾”。代表作品有《每当变幻时》、《小李飞刀》、《万里长城永不倒》等等。值得一提的是,罗嘉莨和郭晋鞍都是由他发掘的。

  卢國沾在八三年有感于香港乐坛情歌泛滥,发起了“非情歌运动”,号召音乐人创作更多题材的歌曲。比如励志类、哲理类、亲情类等等。他自己也创作出了《小镇》、《螳螂与我》等非情歌的经典之作。但奈何在市场品味和商业原则下,非情歌运动还是无疾而终,白费了卢國沾一番心血。

  因此当看到夏天提倡原创音乐时,卢國沾就非常激动,立刻响应。

  “谢谢卢先生的支持。”夏天笑了笑,“有大家的支持,我也有信心,将原创歌曲大赛办好,并且坚持不懈的办下去。”

  听到他这么说,在座众人都笑着鼓起掌来。

  他们之中很多都是词曲创作人,提倡原创,就等于为他们增加工作的机会。他们当然非常欢迎了。

  “大家对这项赛事,还有什么建议么?”夏天又笑着问道。

  “阿天,这件事是一件好事,我们大家都赞同这一点。”黄霑发表意见道,“有你的推动,我们也相信这项赛事能够一直举办下去。”

  在座众人都点了点头。

  两亿五千万港币,省着点用的话,够办五十年的了。

  “但是赛事即便能办下去,但原创音乐能不能兴盛,还是两说。关键一是歌迷能不能接受,二是音乐人能不能坚持。”黄霑又说道。

  “观众如果不能接受原创音乐,那么原创音乐缺乏市场,就无法生存下去。音乐人的收入也就不能保证。音乐人的收入不能保障,哪怕是挖掘出了非常优秀的音乐人,但是留不住那也没用。”

  听他这么说,在场大家都点头表示赞同。

  现阶段,香港唱片公司流行翻唱日本歌曲。谭詠麟、张国容、梅妍芳都争着抢着翻唱。谭詠麟的一张唱片中,十首歌曲有六首是翻唱日本的歌;张国容的成名曲《monica》就是翻唱;梅妍芳的成名曲《赤的诱惑》,也是翻唱的日本歌。

  日本歌版权便宜,拿过来找人填一下词,一首词不过才几千块港币。然后一首“新歌”就这样新鲜出炉了。

  实话实说,日本流行乐的确比香港发达的多,再加上当时香港人见识少,基本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所以听这些经过加工的“二手歌曲”,依然听得津津有味。

  因为像这样的唱片制作低廉,歌曲版权费就一点点而已,却能卖出几十万乃至过百万张。而且还可以炒红明星,又能得到观众的喜爱。所以各大唱片公司几乎都在出这种唱片。这也导致香港本土的音乐人价钱提不上去,作品也不如日本音乐人那般受欢迎。

  因为本地的作品不如日本的歌曲受欢迎,所以各大唱片公司更愿意买日本歌曲回来翻唱,也令香港音乐人收入再度衰减,使得人才凋零,更加缺少优秀作品。由此形成了恶性循环。

  所以黄霑才有如此一问。举办赛事没问题,但怎么扭转歌迷的口味,怎么让音乐人获得足够的报酬,才是这场运动能否成功的关键。

  夏天点了点头,觉得黄霑的意见对极了。

  “沾叔说得好。事实上,我最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他微微一笑道,“我想首先解决的应该是音乐人的酬劳问题。因为歌迷的口味是很难短期内改变的,我们也只能慢慢的改变,潜移默化。而且先解决音乐人的酬劳问题,解除大家的后顾之忧,让大家更有动力创作好的音乐,也有助于改变歌迷的口味。”

  “好,那我说下我的想法好了。”夏天随后又说道,“我当初创办天下唱片公司时,我就对罗达佑先生说,我不指望这家唱片公司赚钱。我现在依然还是这个想法,没有改变,所以我会把唱片公司所有的收益,刨除经营所需的必要开支之外,所有利润都回馈给音乐人。”

  “不知道大家觉得我的主意如何?“夏天微笑着看着大家道。

  “夏先生,你真的能这么做么?”卢冠庭讶异的问道。

  夏天微微一笑,“两亿五千万善款我都捐了,各位难道对我还有什么怀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