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324 拒绝合作
  readx();

  <=""> 同罗达佑商量完后,夏天又去tvb,拜见邵艺夫。

  第一届原创歌曲大赛,要是不能再电视台播出,那影响力将会直线下滑。毕竟现在电视才是最广泛,最直观,最有效地传播媒体,比报纸、杂志、电台都要强大得多。

  全香港市民,每天听广播的,不过四五十万;每天买报纸的,不过三四十万;每天买杂志的,不过二三十万;但看电视的民众却超过了四百万……正因它如此广泛的覆盖率,所以必须要重视起来<="l">。

  来到邵艺夫的办公室,就见他正忙着批阅文件。

  “爵士好!”夏天笑着打招呼道。

  “阿天,你来了,坐!”邵艺夫抬头看到他,微微一笑道。

  “谢谢爵士。”夏天笑着坐了下来。

  邵艺夫直起身子,摘下了眼睛,微笑着打量着夏天,这个年轻人每次都带给自己新的惊喜。

  两亿五千万港币的捐款,实在是让他也不得不服气。

  邵艺夫有捐款的心思,还是从最近两年才开始的。

  七零年时,邵艺夫还因为只捐赠给养老院五百元港币,结果被养老院直接退了回来,而令“吝啬”之名传遍全港。

  直到前年他的三哥邵山客中风昏迷,只能靠药物维持生命。邵艺夫睹目思情,想到人生匆匆,钱财只是身外物,才在今年一月份,捐出了一亿港币做慈善用途。随后又捐出一千万港币给内地,用于敦煌莫高窟壁画的保护工作。

  算起来,他虽然比夏天年长的多,但在慈善捐款方面,还是远远不如这位小辈。同罗达佑商量完后,夏天又去tvb。拜见邵艺夫。

  第一届原创歌曲大赛,要是不能再电视台播出,那影响力将会直线下滑。毕竟现在电视才是最广泛。最直观,最有效地传播媒体。比报纸、杂志、电台都要强大得多。

  全香港市民,每天听广播的,不过四五十万;每天买报纸的,不过三四十万;每天买杂志的,不过二三十万;但看电视的民众却超过了四百万……正因它如此广泛的覆盖率,所以必须要重视起来。

  来到邵艺夫的办公室,就见他正忙着批阅文件。

  “爵士好!”夏天笑着打招呼道。

  “阿天,你来了。坐!”邵艺夫抬头看到他,微微一笑道。

  “谢谢爵士。”夏天笑着坐了下来。

  邵艺夫直起身子,摘下了眼睛,微笑着打量着夏天,这个年轻人每次都带给自己新的惊喜。

  两亿五千万港币的捐款,实在是让他也不得不服气。

  邵艺夫有捐款的心思,还是从最近两年才开始的。

  七零年时,邵艺夫还因为只捐赠给养老院五百元港币,结果被养老院直接退了回来,而令“吝啬”之名传遍全港。

  直到前年他的三哥邵山客中风昏迷。只能靠药物维持生命。邵艺夫睹目思情,想到人生匆匆,钱财只是身外物。才在今年一月份,捐出了一亿港币做慈善用途。随后又捐出一千万港币给内地,用于敦煌莫高窟壁画的保护工作。

  算起来,他虽然比夏天年长的多,但在慈善捐款方面,还是远远不如这位小辈。同罗达佑商量完后,夏天又去tvb,拜见邵艺夫。

  第一届原创歌曲大赛,要是不能再电视台播出<="l">。那影响力将会直线下滑。毕竟现在电视才是最广泛,最直观。最有效地传播媒体,比报纸、杂志、电台都要强大得多。

  全香港市民。每天听广播的,不过四五十万;每天买报纸的,不过三四十万;每天买杂志的,不过二三十万;但看电视的民众却超过了四百万……正因它如此广泛的覆盖率,所以必须要重视起来。

  来到邵艺夫的办公室,就见他正忙着批阅文件。

  “爵士好!”夏天笑着打招呼道。

  “阿天,你来了,坐!”邵艺夫抬头看到他,微微一笑道。

  “谢谢爵士。”夏天笑着坐了下来。

  邵艺夫直起身子,摘下了眼睛,微笑着打量着夏天,这个年轻人每次都带给自己新的惊喜。

  两亿五千万港币的捐款,实在是让他也不得不服气。

  邵艺夫有捐款的心思,还是从最近两年才开始的。

  七零年时,邵艺夫还因为只捐赠给养老院五百元港币,结果被养老院直接退了回来,而令“吝啬”之名传遍全港。

  直到前年他的三哥邵山客中风昏迷,只能靠药物维持生命。邵艺夫睹目思情,想到人生匆匆,钱财只是身外物,才在今年一月份,捐出了一亿港币做慈善用途。随后又捐出一千万港币给内地,用于敦煌莫高窟壁画的保护工作。

  算起来,他虽然比夏天年长的多,但在慈善捐款方面,还是远远不如这位小辈。同罗达佑商量完后,夏天又去tvb,拜见邵艺夫。

  第一届原创歌曲大赛,要是不能再电视台播出,那影响力将会直线下滑。毕竟现在电视才是最广泛,最直观,最有效地传播媒体,比报纸、杂志、电台都要强大得多。

  全香港市民,每天听广播的,不过四五十万;每天买报纸的,不过三四十万;每天买杂志的,不过二三十万;但看电视的民众却超过了四百万……正因它如此广泛的覆盖率,所以必须要重视起来。

  来到邵艺夫的办公室,就见他正忙着批阅文件。

  “爵士好!”夏天笑着打招呼道。

  “阿天,你来了,坐!”邵艺夫抬头看到他,微微一笑道。

  “谢谢爵士。”夏天笑着坐了下来。

  邵艺夫直起身子,摘下了眼睛,微笑着打量着夏天,这个年轻人每次都带给自己新的惊喜。

  两亿五千万港币的捐款,实在是让他也不得不服气。

  邵艺夫有捐款的心思,还是从最近两年才开始的。

  七零年时,邵艺夫还因为只捐赠给养老院五百元港币,结果被养老院直接退了回来,而令“吝啬”之名传遍全港。

  直到前年他的三哥邵山客中风昏迷,只能靠药物维持生命。邵艺夫睹目思情,想到人生匆匆,钱财只是身外物,才在今年一月份,捐出了一亿港币做慈善用途。随后又捐出一千万港币给内地,用于敦煌莫高窟壁画的保护工作<="r">。

  算起来,他虽然比夏天年长的多,但在慈善捐款方面,还是远远不如这位小辈。同罗达佑商量完后,夏天又去tvb,拜见邵艺夫。

  第一届原创歌曲大赛,要是不能再电视台播出,那影响力将会直线下滑。毕竟现在电视才是最广泛,最直观,最有效地传播媒体,比报纸、杂志、电台都要强大得多。

  全香港市民,每天听广播的,不过四五十万;每天买报纸的,不过三四十万;每天买杂志的,不过二三十万;但看电视的民众却超过了四百万……正因它如此广泛的覆盖率,所以必须要重视起来。

  来到邵艺夫的办公室,就见他正忙着批阅文件。

  “爵士好!”夏天笑着打招呼道。

  “阿天,你来了,坐!”邵艺夫抬头看到他,微微一笑道。

  “谢谢爵士。”夏天笑着坐了下来。

  邵艺夫直起身子,摘下了眼睛,微笑着打量着夏天,这个年轻人每次都带给自己新的惊喜。

  两亿五千万港币的捐款,实在是让他也不得不服气。

  邵艺夫有捐款的心思,还是从最近两年才开始的。

  七零年时,邵艺夫还因为只捐赠给养老院五百元港币,结果被养老院直接退了回来,而令“吝啬”之名传遍全港。

  直到前年他的三哥邵山客中风昏迷,只能靠药物维持生命。邵艺夫睹目思情,想到人生匆匆,钱财只是身外物,才在今年一月份,捐出了一亿港币做慈善用途。随后又捐出一千万港币给内地,用于敦煌莫高窟壁画的保护工作。

  算起来,他虽然比夏天年长的多,但在慈善捐款方面,还是远远不如这位小辈。同罗达佑商量完后,夏天又去tvb,拜见邵艺夫。

  第一届原创歌曲大赛,要是不能再电视台播出,那影响力将会直线下滑。毕竟现在电视才是最广泛,最直观,最有效地传播媒体,比报纸、杂志、电台都要强大得多。

  全香港市民,每天听广播的,不过四五十万;每天买报纸的,不过三四十万;每天买杂志的,不过二三十万;但看电视的民众却超过了四百万……正因它如此广泛的覆盖率,所以必须要重视起来。

  来到邵艺夫的办公室,就见他正忙着批阅文件。

  “爵士好!”夏天笑着打招呼道。

  “阿天,你来了,坐!”邵艺夫抬头看到他,微微一笑道。

  “谢谢爵士。”夏天笑着坐了下来。

  邵艺夫直起身子,摘下了眼睛,微笑着打量着夏天,这个年轻人每次都带给自己新的惊喜。

  两亿五千万港币的捐款,实在是让他也不得不服气。

  邵艺夫有捐款的心思,还是从最近两年才开始的。

  七零年时,邵艺夫还因为只捐赠给养老院五百元港币,结果被养老院直接退了回来,而令“吝啬”之名传遍全港。(未完待续。)<=""><=""><=""></=""></=""></=""></="r"></="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