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366【龙兄虎弟】
  “喂,余允扛先生么,你好,我是夏天。”夏天笑着自我介绍道。

  余允扛一愣,对这个年轻人的大名,他可是早就如雷贯耳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打电话给自己,一时间让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啊,你好,夏先生!”他愣了一下,随后干巴巴的应声道。

  “余先生,我中午想请你吃顿便饭,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呢?”夏天笑着问道。

  “啊,有,有!”余允扛连忙道。

  “那就好,中午十一点半,镛记酒家。”夏天笑道。

  “好。”余允扛一口答应下来。

  ……

  十一点十五分,余允扛就先赶到了镛记酒家。

  “余先生是么,请跟我来,夏先生已经在包厢等您了。”侍应生向他说道。

  余允扛一愣,没想到自己来得早,夏天来得更早,还真是让他吃惊不小。

  进到包厢之中,迎面就见一位年轻人微笑着迎了上来,“余先生,你好,我是夏天!”

  “你好,夏先生,久仰大名了。”余允扛有些受宠若惊的道。

  “余先生客气,请坐!”夏天笑道,“吃点什么?”

  “啊?哦,什么都行。”余允扛拘谨的道。

  夏天笑了笑,“那就来份乳鸽皇,一份礼云子配白玉芙蓉,一份蜜汁吊烧鹅掌扎,两份隐世云吞面。余先生,够了吧?”

  “啊,够了,够了!”余允扛连忙道。

  “好,就点这些吧。”夏天笑道。

  “夏先生,不要酒么?”侍应生好奇地问道。

  “我下午还要做事,就不喝酒了。余先生,你呢?”夏天摆摆手道。

  “喂,余允扛先生么,你好,我是夏天。”夏天笑着自我介绍道。

  余允扛一愣,对这个年轻人的大名,他可是早就如雷贯耳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打电话给自己,一时间让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啊,你好,夏先生!”他愣了一下,随后干巴巴的应声道。

  “余先生,我中午想请你吃顿便饭,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呢?”夏天笑着问道。

  “啊,有,有!”余允扛连忙道。

  “那就好,中午十一点半,镛记酒家。”夏天笑道。

  “好。”余允扛一口答应下来。

  ……

  十一点十五分,余允扛就先赶到了镛记酒家。

  “余先生是么,请跟我来,夏先生已经在包厢等您了。”侍应生向他说道。

  余允扛一愣,没想到自己来得早,夏天来得更早,还真是让他吃惊不小。

  进到包厢之中,迎面就见一位年轻人微笑着迎了上来,“余先生,你好,我是夏天!”

  “你好,夏先生,久仰大名了。”余允扛有些受宠若惊的道。

  “余先生客气,请坐!”夏天笑道,“吃点什么?”

  “啊?哦,什么都行。”余允扛拘谨的道。

  夏天笑了笑,“那就来份乳鸽皇,一份礼云子配白玉芙蓉,一份蜜汁吊烧鹅掌扎,两份隐世云吞面。余先生,够了吧?”

  “啊,够了,够了!”余允扛连忙道。

  “好,就点这些吧。”夏天笑道。

  “夏先生,不要酒么?”侍应生好奇地问道。

  “我下午还要做事,就不喝酒了。余先生,你呢?”夏天摆摆手道。

  “喂,余允扛先生么,你好,我是夏天。”夏天笑着自我介绍道。

  余允扛一愣,对这个年轻人的大名,他可是早就如雷贯耳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打电话给自己,一时间让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啊,你好,夏先生!”他愣了一下,随后干巴巴的应声道。

  “余先生,我中午想请你吃顿便饭,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呢?”夏天笑着问道。

  “啊,有,有!”余允扛连忙道。

  “那就好,中午十一点半,镛记酒家。”夏天笑道。

  “好。”余允扛一口答应下来。

  ……

  十一点十五分,余允扛就先赶到了镛记酒家。

  “余先生是么,请跟我来,夏先生已经在包厢等您了。”侍应生向他说道。

  余允扛一愣,没想到自己来得早,夏天来得更早,还真是让他吃惊不小。

  进到包厢之中,迎面就见一位年轻人微笑着迎了上来,“余先生,你好,我是夏天!”

  “你好,夏先生,久仰大名了。”余允扛有些受宠若惊的道。

  “余先生客气,请坐!”夏天笑道,“吃点什么?”

  “啊?哦,什么都行。”余允扛拘谨的道。

  夏天笑了笑,“那就来份乳鸽皇,一份礼云子配白玉芙蓉,一份蜜汁吊烧鹅掌扎,两份隐世云吞面。余先生,够了吧?”

  “啊,够了,够了!”余允扛连忙道。

  “好,就点这些吧。”夏天笑道。

  “夏先生,不要酒么?”侍应生好奇地问道。

  “我下午还要做事,就不喝酒了。余先生,你呢?”夏天摆摆手道。

  “喂,余允扛先生么,你好,我是夏天。”夏天笑着自我介绍道。

  余允扛一愣,对这个年轻人的大名,他可是早就如雷贯耳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打电话给自己,一时间让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啊,你好,夏先生!”他愣了一下,随后干巴巴的应声道。

  “余先生,我中午想请你吃顿便饭,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呢?”夏天笑着问道。

  “啊,有,有!”余允扛连忙道。

  “那就好,中午十一点半,镛记酒家。”夏天笑道。

  “好。”余允扛一口答应下来。

  ……

  十一点十五分,余允扛就先赶到了镛记酒家。

  “余先生是么,请跟我来,夏先生已经在包厢等您了。”侍应生向他说道。

  余允扛一愣,没想到自己来得早,夏天来得更早,还真是让他吃惊不小。

  进到包厢之中,迎面就见一位年轻人微笑着迎了上来,“余先生,你好,我是夏天!”

  “你好,夏先生,久仰大名了。”余允扛有些受宠若惊的道。

  “余先生客气,请坐!”夏天笑道,“吃点什么?”

  “啊?哦,什么都行。”余允扛拘谨的道。

  夏天笑了笑,“那就来份乳鸽皇,一份礼云子配白玉芙蓉,一份蜜汁吊烧鹅掌扎,两份隐世云吞面。余先生,够了吧?”

  “啊,够了,够了!”余允扛连忙道。

  “好,就点这些吧。”夏天笑道。

  “夏先生,不要酒么?”侍应生好奇地问道。

  “我下午还要做事,就不喝酒了。余先生,你呢?”夏天摆摆手道。

  “喂,余允扛先生么,你好,我是夏天。”夏天笑着自我介绍道。

  余允扛一愣,对这个年轻人的大名,他可是早就如雷贯耳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打电话给自己,一时间让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啊,你好,夏先生!”他愣了一下,随后干巴巴的应声道。

  “余先生,我中午想请你吃顿便饭,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呢?”夏天笑着问道。

  “啊,有,有!”余允扛连忙道。

  “那就好,中午十一点半,镛记酒家。”夏天笑道。

  “好。”余允扛一口答应下来。

  ……

  十一点十五分,余允扛就先赶到了镛记酒家。

  “余先生是么,请跟我来,夏先生已经在包厢等您了。”侍应生向他说道。

  余允扛一愣,没想到自己来得早,夏天来得更早,还真是让他吃惊不小。

  进到包厢之中,迎面就见一位年轻人微笑着迎了上来,“余先生,你好,我是夏天!”

  “你好,夏先生,久仰大名了。”余允扛有些受宠若惊的道。

  “余先生客气,请坐!”夏天笑道,“吃点什么?”

  “啊?哦,什么都行。”余允扛拘谨的道。

  夏天笑了笑,“那就来份乳鸽皇,一份礼云子配白玉芙蓉,一份蜜汁吊烧鹅掌扎,两份隐世云吞面。余先生,够了吧?”

  “啊,够了,够了!”余允扛连忙道。

  “好,就点这些吧。”夏天笑道。

  “夏先生,不要酒么?”侍应生好奇地问道。

  “我下午还要做事,就不喝酒了。余先生,你呢?”夏天摆摆手道。

  “喂,余允扛先生么,你好,我是夏天。”夏天笑着自我介绍道。

  余允扛一愣,对这个年轻人的大名,他可是早就如雷贯耳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打电话给自己,一时间让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啊,你好,夏先生!”他愣了一下,随后干巴巴的应声道。

  “余先生,我中午想请你吃顿便饭,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呢?”夏天笑着问道。

  “啊,有,有!”余允扛连忙道。

  “那就好,中午十一点半,镛记酒家。”夏天笑道。

  “好。”余允扛一口答应下来。

  ……

  十一点十五分,余允扛就先赶到了镛记酒家。

  “余先生是么,请跟我来,夏先生已经在包厢等您了。”侍应生向他说道。

  余允扛一愣,没想到自己来得早,夏天来得更早,还真是让他吃惊不小。

  进到包厢之中,迎面就见一位年轻人微笑着迎了上来,“余先生,你好,我是夏天!”

  “你好,夏先生,久仰大名了。”余允扛有些受宠若惊的道。

  “余先生客气,请坐!”夏天笑道,“吃点什么?”

  “啊?哦,什么都行。”余允扛拘谨的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