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380【山雨欲来风满楼】
  继王柤贤打来电话之后,夏天又接到了锺楚红、胡惠中、向華胜等朋友的电话,甚至连赵雅芷、刘峦雄、关芝琳都给自己打电话,问问自己有没有事情,让他都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第二天票房成绩出来,上座率不足七成,总票房只有一百一十万港币,比前一日的票房成绩还差。

  “哈哈,我就说他这次倒霉了吧!”邹文淮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忍不住喜形于色道。

  “雷蒙,你猜得可真准,这次看他还不死。”何贯昌笑道。

  “等明天,咱们的《龙的心》一上映,他死得更惨!”邹文淮幸灾乐祸道。

  “说得对极了,让他死得更惨啊!”何贯昌也笑得很开心,“我跟李国星接触过了,他虽然还没答应下来,不过看他的样子,像是已经动心了。”

  “很好,再跟他好好谈谈。其实他要的只是电影而已,股权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要是答应的话,告诉他,我可以保证将来天下影业的电影依旧交给他来行。而且我们嘉禾的电影,也可以酌情交给他来行。”邹文淮说道。

  “雷蒙,这样的话,那南洋国泰那边,会对咱们有意见的。”何贯昌一听,连忙劝道。

  南洋国泰院线,是由南洋片商组成的电影行机构。五零、六零年代,曾与邵氏影业一较高下的电懋影业,就是受国泰机构资助创办的。

  ****年,电懋老板6云涛飞机失事之后,电懋便改名为国泰电影公司。但失去了6云涛这位天才电影人,国泰电影公司勉强维持五年,最终因亏损严重而关停。

  继王柤贤打来电话之后,夏天又接到了锺楚红、胡惠中、向華胜等朋友的电话,甚至连赵雅芷、刘峦雄、关芝琳都给自己打电话,问问自己有没有事情,让他都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第二天票房成绩出来,上座率不足七成,总票房只有一百一十万港币,比前一日的票房成绩还差。

  “哈哈,我就说他这次倒霉了吧!”邹文淮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忍不住喜形于色道。

  “雷蒙,你猜得可真准,这次看他还不死。”何贯昌笑道。

  “等明天,咱们的《龙的心》一上映,他死得更惨!”邹文淮幸灾乐祸道。

  “说得对极了,让他死得更惨啊!”何贯昌也笑得很开心,“我跟李国星接触过了,他虽然还没答应下来,不过看他的样子,像是已经动心了。”

  “很好,再跟他好好谈谈。其实他要的只是电影而已,股权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要是答应的话,告诉他,我可以保证将来天下影业的电影依旧交给他来行。而且我们嘉禾的电影,也可以酌情交给他来行。”邹文淮说道。

  “雷蒙,这样的话,那南洋国泰那边,会对咱们有意见的。”何贯昌一听,连忙劝道。

  南洋国泰院线,是由南洋片商组成的电影行机构。五零、六零年代,曾与邵氏影业一较高下的电懋影业,就是受国泰机构资助创办的。

  ****年,电懋老板6云涛飞机失事之后,电懋便改名为国泰电影公司。但失去了6云涛这位天才电影人,国泰电影公司勉强维持五年,最终因亏损严重而关停。

  继王柤贤打来电话之后,夏天又接到了锺楚红、胡惠中、向華胜等朋友的电话,甚至连赵雅芷、刘峦雄、关芝琳都给自己打电话,问问自己有没有事情,让他都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第二天票房成绩出来,上座率不足七成,总票房只有一百一十万港币,比前一日的票房成绩还差。

  “哈哈,我就说他这次倒霉了吧!”邹文淮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忍不住喜形于色道。

  “雷蒙,你猜得可真准,这次看他还不死。”何贯昌笑道。

  “等明天,咱们的《龙的心》一上映,他死得更惨!”邹文淮幸灾乐祸道。

  “说得对极了,让他死得更惨啊!”何贯昌也笑得很开心,“我跟李国星接触过了,他虽然还没答应下来,不过看他的样子,像是已经动心了。”

  “很好,再跟他好好谈谈。其实他要的只是电影而已,股权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要是答应的话,告诉他,我可以保证将来天下影业的电影依旧交给他来行。而且我们嘉禾的电影,也可以酌情交给他来行。”邹文淮说道。

  “雷蒙,这样的话,那南洋国泰那边,会对咱们有意见的。”何贯昌一听,连忙劝道。

  南洋国泰院线,是由南洋片商组成的电影行机构。五零、六零年代,曾与邵氏影业一较高下的电懋影业,就是受国泰机构资助创办的。

  ****年,电懋老板6云涛飞机失事之后,电懋便改名为国泰电影公司。但失去了6云涛这位天才电影人,国泰电影公司勉强维持五年,最终因亏损严重而关停。

  继王柤贤打来电话之后,夏天又接到了锺楚红、胡惠中、向華胜等朋友的电话,甚至连赵雅芷、刘峦雄、关芝琳都给自己打电话,问问自己有没有事情,让他都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第二天票房成绩出来,上座率不足七成,总票房只有一百一十万港币,比前一日的票房成绩还差。

  “哈哈,我就说他这次倒霉了吧!”邹文淮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忍不住喜形于色道。

  “雷蒙,你猜得可真准,这次看他还不死。”何贯昌笑道。

  “等明天,咱们的《龙的心》一上映,他死得更惨!”邹文淮幸灾乐祸道。

  “说得对极了,让他死得更惨啊!”何贯昌也笑得很开心,“我跟李国星接触过了,他虽然还没答应下来,不过看他的样子,像是已经动心了。”

  “很好,再跟他好好谈谈。其实他要的只是电影而已,股权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要是答应的话,告诉他,我可以保证将来天下影业的电影依旧交给他来行。而且我们嘉禾的电影,也可以酌情交给他来行。”邹文淮说道。

  “雷蒙,这样的话,那南洋国泰那边,会对咱们有意见的。”何贯昌一听,连忙劝道。

  南洋国泰院线,是由南洋片商组成的电影行机构。五零、六零年代,曾与邵氏影业一较高下的电懋影业,就是受国泰机构资助创办的。

  ****年,电懋老板6云涛飞机失事之后,电懋便改名为国泰电影公司。但失去了6云涛这位天才电影人,国泰电影公司勉强维持五年,最终因亏损严重而关停。

  继王柤贤打来电话之后,夏天又接到了锺楚红、胡惠中、向華胜等朋友的电话,甚至连赵雅芷、刘峦雄、关芝琳都给自己打电话,问问自己有没有事情,让他都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第二天票房成绩出来,上座率不足七成,总票房只有一百一十万港币,比前一日的票房成绩还差。

  “哈哈,我就说他这次倒霉了吧!”邹文淮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忍不住喜形于色道。

  “雷蒙,你猜得可真准,这次看他还不死。”何贯昌笑道。

  “等明天,咱们的《龙的心》一上映,他死得更惨!”邹文淮幸灾乐祸道。

  “说得对极了,让他死得更惨啊!”何贯昌也笑得很开心,“我跟李国星接触过了,他虽然还没答应下来,不过看他的样子,像是已经动心了。”

  “很好,再跟他好好谈谈。其实他要的只是电影而已,股权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要是答应的话,告诉他,我可以保证将来天下影业的电影依旧交给他来行。而且我们嘉禾的电影,也可以酌情交给他来行。”邹文淮说道。

  “雷蒙,这样的话,那南洋国泰那边,会对咱们有意见的。”何贯昌一听,连忙劝道。

  南洋国泰院线,是由南洋片商组成的电影行机构。五零、六零年代,曾与邵氏影业一较高下的电懋影业,就是受国泰机构资助创办的。

  ****年,电懋老板6云涛飞机失事之后,电懋便改名为国泰电影公司。但失去了6云涛这位天才电影人,国泰电影公司勉强维持五年,最终因亏损严重而关停。

  继王柤贤打来电话之后,夏天又接到了锺楚红、胡惠中、向華胜等朋友的电话,甚至连赵雅芷、刘峦雄、关芝琳都给自己打电话,问问自己有没有事情,让他都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第二天票房成绩出来,上座率不足七成,总票房只有一百一十万港币,比前一日的票房成绩还差。

  “哈哈,我就说他这次倒霉了吧!”邹文淮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忍不住喜形于色道。

  “雷蒙,你猜得可真准,这次看他还不死。”何贯昌笑道。

  “等明天,咱们的《龙的心》一上映,他死得更惨!”邹文淮幸灾乐祸道。

  “说得对极了,让他死得更惨啊!”何贯昌也笑得很开心,“我跟李国星接触过了,他虽然还没答应下来,不过看他的样子,像是已经动心了。”

  “很好,再跟他好好谈谈。其实他要的只是电影而已,股权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要是答应的话,告诉他,我可以保证将来天下影业的电影依旧交给他来行。而且我们嘉禾的电影,也可以酌情交给他来行。”邹文淮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