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550 一石三鸟
  夏天收到消息之后,恼怒不已。

  因为他赴日行程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全被打乱了。

  退机票还是小事,关键是影响到电影的宣传,造成的损失可就太大了。

  夏天连忙派冯喜乐律师去跟法官说明情况,请求驳回林家的申请,取消出境限制。

  “该死,竟然耍阴招害我,玛德!”夏天生气的一拍桌子道。

  “天哥,别生气,我打听到林柏欣已经与陈景辉谈好价格,以五十八港元每股的价格收购了他手上持有的三成八鳄鱼恤股票,同时还准备以五十元港币价格发布强制收购要约。”陈义信向夏天汇报道。

  夏天眨了眨眼睛,转头看向梁博滔,“我忽然有了个一石二鸟的主意,你帮我参详参详,看看可不可行。”

  梁博滔笑着点了点头。

  夏天随即将自己的主意讲了一遍。

  梁博滔听完之后,笑着拍了拍手,“老板,这主意绝了,我觉得非常棒,很有操作性。”

  “好,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办吧。”夏天笑道。

  “天哥,你这主意真是绝了。你怎么想到的呀?”陈义信也好奇地问道。

  夏天笑了笑,“多看看书嘛。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又说这些我不懂得话。”陈义信挠了挠头道。

  “不懂更要学了。等我这次从日本回来,我就跟你一起去报名,好好学学知识才好。”夏天说道。

  他去年就有这个想法了,但可惜一直没时间做。现在他觉得有些刻不容缓了,因为陈义信再不学习,就真的落后了。

  夏天收到消息之后,恼怒不已。

  因为他赴日行程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全被打乱了。

  退机票还是小事,关键是影响到电影的宣传,造成的损失可就太大了。

  夏天连忙派冯喜乐律师去跟法官说明情况,请求驳回林家的申请,取消出境限制。

  “该死,竟然耍阴招害我,玛德!”夏天生气的一拍桌子道。

  “天哥,别生气,我打听到林柏欣已经与陈景辉谈好价格,以五十八港元每股的价格收购了他手上持有的三成八鳄鱼恤股票,同时还准备以五十元港币价格发布强制收购要约。”陈义信向夏天汇报道。

  夏天眨了眨眼睛,转头看向梁博滔,“我忽然有了个一石二鸟的主意,你帮我参详参详,看看可不可行。”

  梁博滔笑着点了点头。

  夏天随即将自己的主意讲了一遍。

  梁博滔听完之后,笑着拍了拍手,“老板,这主意绝了,我觉得非常棒,很有操作性。”

  “好,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办吧。”夏天笑道。

  “天哥,你这主意真是绝了。你怎么想到的呀?”陈义信也好奇地问道。

  夏天笑了笑,“多看看书嘛。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又说这些我不懂得话。”陈义信挠了挠头道。

  “不懂更要学了。等我这次从日本回来,我就跟你一起去报名,好好学学知识才好。”夏天说道。

  他去年就有这个想法了,但可惜一直没时间做。现在他觉得有些刻不容缓了,因为陈义信再不学习,就真的落后了。

  夏天收到消息之后,恼怒不已。

  因为他赴日行程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全被打乱了。

  退机票还是小事,关键是影响到电影的宣传,造成的损失可就太大了。

  夏天连忙派冯喜乐律师去跟法官说明情况,请求驳回林家的申请,取消出境限制。

  “该死,竟然耍阴招害我,玛德!”夏天生气的一拍桌子道。

  “天哥,别生气,我打听到林柏欣已经与陈景辉谈好价格,以五十八港元每股的价格收购了他手上持有的三成八鳄鱼恤股票,同时还准备以五十元港币价格发布强制收购要约。”陈义信向夏天汇报道。

  夏天眨了眨眼睛,转头看向梁博滔,“我忽然有了个一石二鸟的主意,你帮我参详参详,看看可不可行。”

  梁博滔笑着点了点头。

  夏天随即将自己的主意讲了一遍。

  梁博滔听完之后,笑着拍了拍手,“老板,这主意绝了,我觉得非常棒,很有操作性。”

  “好,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办吧。”夏天笑道。

  “天哥,你这主意真是绝了。你怎么想到的呀?”陈义信也好奇地问道。

  夏天笑了笑,“多看看书嘛。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又说这些我不懂得话。”陈义信挠了挠头道。

  “不懂更要学了。等我这次从日本回来,我就跟你一起去报名,好好学学知识才好。”夏天说道。

  他去年就有这个想法了,但可惜一直没时间做。现在他觉得有些刻不容缓了,因为陈义信再不学习,就真的落后了。

  夏天收到消息之后,恼怒不已。

  因为他赴日行程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全被打乱了。

  退机票还是小事,关键是影响到电影的宣传,造成的损失可就太大了。

  夏天连忙派冯喜乐律师去跟法官说明情况,请求驳回林家的申请,取消出境限制。

  “该死,竟然耍阴招害我,玛德!”夏天生气的一拍桌子道。

  “天哥,别生气,我打听到林柏欣已经与陈景辉谈好价格,以五十八港元每股的价格收购了他手上持有的三成八鳄鱼恤股票,同时还准备以五十元港币价格发布强制收购要约。”陈义信向夏天汇报道。

  夏天眨了眨眼睛,转头看向梁博滔,“我忽然有了个一石二鸟的主意,你帮我参详参详,看看可不可行。”

  梁博滔笑着点了点头。

  夏天随即将自己的主意讲了一遍。

  梁博滔听完之后,笑着拍了拍手,“老板,这主意绝了,我觉得非常棒,很有操作性。”

  “好,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办吧。”夏天笑道。

  “天哥,你这主意真是绝了。你怎么想到的呀?”陈义信也好奇地问道。

  夏天笑了笑,“多看看书嘛。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又说这些我不懂得话。”陈义信挠了挠头道。

  “不懂更要学了。等我这次从日本回来,我就跟你一起去报名,好好学学知识才好。”夏天说道。

  他去年就有这个想法了,但可惜一直没时间做。现在他觉得有些刻不容缓了,因为陈义信再不学习,就真的落后了。

  夏天收到消息之后,恼怒不已。

  因为他赴日行程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全被打乱了。

  退机票还是小事,关键是影响到电影的宣传,造成的损失可就太大了。

  夏天连忙派冯喜乐律师去跟法官说明情况,请求驳回林家的申请,取消出境限制。

  “该死,竟然耍阴招害我,玛德!”夏天生气的一拍桌子道。

  “天哥,别生气,我打听到林柏欣已经与陈景辉谈好价格,以五十八港元每股的价格收购了他手上持有的三成八鳄鱼恤股票,同时还准备以五十元港币价格发布强制收购要约。”陈义信向夏天汇报道。

  夏天眨了眨眼睛,转头看向梁博滔,“我忽然有了个一石二鸟的主意,你帮我参详参详,看看可不可行。”

  梁博滔笑着点了点头。

  夏天随即将自己的主意讲了一遍。

  梁博滔听完之后,笑着拍了拍手,“老板,这主意绝了,我觉得非常棒,很有操作性。”

  “好,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办吧。”夏天笑道。

  “天哥,你这主意真是绝了。你怎么想到的呀?”陈义信也好奇地问道。

  夏天笑了笑,“多看看书嘛。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又说这些我不懂得话。”陈义信挠了挠头道。

  “不懂更要学了。等我这次从日本回来,我就跟你一起去报名,好好学学知识才好。”夏天说道。

  他去年就有这个想法了,但可惜一直没时间做。现在他觉得有些刻不容缓了,因为陈义信再不学习,就真的落后了。

  夏天收到消息之后,恼怒不已。

  因为他赴日行程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全被打乱了。

  退机票还是小事,关键是影响到电影的宣传,造成的损失可就太大了。

  夏天连忙派冯喜乐律师去跟法官说明情况,请求驳回林家的申请,取消出境限制。

  “该死,竟然耍阴招害我,玛德!”夏天生气的一拍桌子道。

  “天哥,别生气,我打听到林柏欣已经与陈景辉谈好价格,以五十八港元每股的价格收购了他手上持有的三成八鳄鱼恤股票,同时还准备以五十元港币价格发布强制收购要约。”陈义信向夏天汇报道。

  夏天眨了眨眼睛,转头看向梁博滔,“我忽然有了个一石二鸟的主意,你帮我参详参详,看看可不可行。”

  梁博滔笑着点了点头。

  夏天随即将自己的主意讲了一遍。

  梁博滔听完之后,笑着拍了拍手,“老板,这主意绝了,我觉得非常棒,很有操作性。”

  “好,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办吧。”夏天笑道。

  “天哥,你这主意真是绝了。你怎么想到的呀?”陈义信也好奇地问道。

  夏天笑了笑,“多看看书嘛。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又说这些我不懂得话。”陈义信挠了挠头道。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纪墨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