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401 兰桂坊
  readx();

  夏天提及兰桂坊,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首先这个演出场所必须要开设在人流密集的地方,这样才会有观众光顾,否则就能搁着养蚊子了。

  兰桂坊一向人流汹涌,每当夜幕低垂,霓虹灯闪烁,各种肤色的人士便纷纷拥入,或开怀畅饮、或高谈阔论、或随歌劲舞,可谓是热闹之极。

  其次还要对准目标人群,并不是所有人流密集区就可以的。比如说九龙城寨,就是香港人流最密集的地区。但要把场馆安排在那里,奢望着那些瘾君子、咸湿佬会来支持原创音乐,那简直是白日做梦啊。

  追求原创音乐的人,一般都是对音乐有些品味,有些要求的人。这类人一般受教育程度比较高,财物状况也比较好,而且愿意为原创音乐买单。

  而去兰桂坊消遣的人,一般都是都市白领阶层,他们有一定的品味,也有一定的余钱,也喜欢附庸风雅,追求卓尔不群,所以他们最可能为原创音乐买单了。

  再者像摇滚歌曲,喝醉之后听更嗨,也容易炒热气氛,让演出更成功。这样一来,估计来看秀的人就更多了。

  “兰桂坊?!”罗大佑一愣,随即点了点头。他也去那边喝过酒,知道那边酒吧也有乐队驻唱表演,倒是很受顾客的欢迎。尤其喝嗨了之后,大家都伴着音乐摇摆,那种感觉真的是很不错。

  “不过兰桂坊租金很贵啊,要租一个演出场馆怕是要花不少钱呢。”罗达佑犹豫了一下道。

  夏天提及兰桂坊,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首先这个演出场所必须要开设在人流密集的地方,这样才会有观众光顾,否则就能搁着养蚊子了。

  兰桂坊一向人流汹涌,每当夜幕低垂,霓虹灯闪烁,各种肤色的人士便纷纷拥入,或开怀畅饮、或高谈阔论、或随歌劲舞,可谓是热闹之极。

  其次还要对准目标人群,并不是所有人流密集区就可以的。比如说九龙城寨,就是香港人流最密集的地区。但要把场馆安排在那里,奢望着那些瘾君子、咸湿佬会来支持原创音乐,那简直是白日做梦啊。

  追求原创音乐的人,一般都是对音乐有些品味,有些要求的人。这类人一般受教育程度比较高,财物状况也比较好,而且愿意为原创音乐买单。

  而去兰桂坊消遣的人,一般都是都市白领阶层,他们有一定的品味,也有一定的余钱,也喜欢附庸风雅,追求卓尔不群,所以他们最可能为原创音乐买单了。

  再者像摇滚歌曲,喝醉之后听更嗨,也容易炒热气氛,让演出更成功。这样一来,估计来看秀的人就更多了。

  “兰桂坊?!”罗大佑一愣,随即点了点头。他也去那边喝过酒,知道那边酒吧也有乐队驻唱表演,倒是很受顾客的欢迎。尤其喝嗨了之后,大家都伴着音乐摇摆,那种感觉真的是很不错。

  “不过兰桂坊租金很贵啊,要租一个演出场馆怕是要花不少钱呢。”罗达佑犹豫了一下道。

  夏天提及兰桂坊,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首先这个演出场所必须要开设在人流密集的地方,这样才会有观众光顾,否则就能搁着养蚊子了。

  兰桂坊一向人流汹涌,每当夜幕低垂,霓虹灯闪烁,各种肤色的人士便纷纷拥入,或开怀畅饮、或高谈阔论、或随歌劲舞,可谓是热闹之极。

  其次还要对准目标人群,并不是所有人流密集区就可以的。比如说九龙城寨,就是香港人流最密集的地区。但要把场馆安排在那里,奢望着那些瘾君子、咸湿佬会来支持原创音乐,那简直是白日做梦啊。

  追求原创音乐的人,一般都是对音乐有些品味,有些要求的人。这类人一般受教育程度比较高,财物状况也比较好,而且愿意为原创音乐买单。

  而去兰桂坊消遣的人,一般都是都市白领阶层,他们有一定的品味,也有一定的余钱,也喜欢附庸风雅,追求卓尔不群,所以他们最可能为原创音乐买单了。

  再者像摇滚歌曲,喝醉之后听更嗨,也容易炒热气氛,让演出更成功。这样一来,估计来看秀的人就更多了。

  “兰桂坊?!”罗大佑一愣,随即点了点头。他也去那边喝过酒,知道那边酒吧也有乐队驻唱表演,倒是很受顾客的欢迎。尤其喝嗨了之后,大家都伴着音乐摇摆,那种感觉真的是很不错。

  “不过兰桂坊租金很贵啊,要租一个演出场馆怕是要花不少钱呢。”罗达佑犹豫了一下道。

  夏天提及兰桂坊,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首先这个演出场所必须要开设在人流密集的地方,这样才会有观众光顾,否则就能搁着养蚊子了。

  兰桂坊一向人流汹涌,每当夜幕低垂,霓虹灯闪烁,各种肤色的人士便纷纷拥入,或开怀畅饮、或高谈阔论、或随歌劲舞,可谓是热闹之极。

  其次还要对准目标人群,并不是所有人流密集区就可以的。比如说九龙城寨,就是香港人流最密集的地区。但要把场馆安排在那里,奢望着那些瘾君子、咸湿佬会来支持原创音乐,那简直是白日做梦啊。

  追求原创音乐的人,一般都是对音乐有些品味,有些要求的人。这类人一般受教育程度比较高,财物状况也比较好,而且愿意为原创音乐买单。

  而去兰桂坊消遣的人,一般都是都市白领阶层,他们有一定的品味,也有一定的余钱,也喜欢附庸风雅,追求卓尔不群,所以他们最可能为原创音乐买单了。

  再者像摇滚歌曲,喝醉之后听更嗨,也容易炒热气氛,让演出更成功。这样一来,估计来看秀的人就更多了。

  “兰桂坊?!”罗大佑一愣,随即点了点头。他也去那边喝过酒,知道那边酒吧也有乐队驻唱表演,倒是很受顾客的欢迎。尤其喝嗨了之后,大家都伴着音乐摇摆,那种感觉真的是很不错。

  “不过兰桂坊租金很贵啊,要租一个演出场馆怕是要花不少钱呢。”罗达佑犹豫了一下道。

  夏天提及兰桂坊,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首先这个演出场所必须要开设在人流密集的地方,这样才会有观众光顾,否则就能搁着养蚊子了。

  兰桂坊一向人流汹涌,每当夜幕低垂,霓虹灯闪烁,各种肤色的人士便纷纷拥入,或开怀畅饮、或高谈阔论、或随歌劲舞,可谓是热闹之极。

  其次还要对准目标人群,并不是所有人流密集区就可以的。比如说九龙城寨,就是香港人流最密集的地区。但要把场馆安排在那里,奢望着那些瘾君子、咸湿佬会来支持原创音乐,那简直是白日做梦啊。

  追求原创音乐的人,一般都是对音乐有些品味,有些要求的人。这类人一般受教育程度比较高,财物状况也比较好,而且愿意为原创音乐买单。

  而去兰桂坊消遣的人,一般都是都市白领阶层,他们有一定的品味,也有一定的余钱,也喜欢附庸风雅,追求卓尔不群,所以他们最可能为原创音乐买单了。

  再者像摇滚歌曲,喝醉之后听更嗨,也容易炒热气氛,让演出更成功。这样一来,估计来看秀的人就更多了。

  “兰桂坊?!”罗大佑一愣,随即点了点头。他也去那边喝过酒,知道那边酒吧也有乐队驻唱表演,倒是很受顾客的欢迎。尤其喝嗨了之后,大家都伴着音乐摇摆,那种感觉真的是很不错。

  “不过兰桂坊租金很贵啊,要租一个演出场馆怕是要花不少钱呢。”罗达佑犹豫了一下道。

  夏天提及兰桂坊,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首先这个演出场所必须要开设在人流密集的地方,这样才会有观众光顾,否则就能搁着养蚊子了。

  兰桂坊一向人流汹涌,每当夜幕低垂,霓虹灯闪烁,各种肤色的人士便纷纷拥入,或开怀畅饮、或高谈阔论、或随歌劲舞,可谓是热闹之极。

  其次还要对准目标人群,并不是所有人流密集区就可以的。比如说九龙城寨,就是香港人流最密集的地区。但要把场馆安排在那里,奢望着那些瘾君子、咸湿佬会来支持原创音乐,那简直是白日做梦啊。

  追求原创音乐的人,一般都是对音乐有些品味,有些要求的人。这类人一般受教育程度比较高,财物状况也比较好,而且愿意为原创音乐买单。

  而去兰桂坊消遣的人,一般都是都市白领阶层,他们有一定的品味,也有一定的余钱,也喜欢附庸风雅,追求卓尔不群,所以他们最可能为原创音乐买单了。

  再者像摇滚歌曲,喝醉之后听更嗨,也容易炒热气氛,让演出更成功。这样一来,估计来看秀的人就更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