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418【休了你老婆】
  香港,圣玛丽医院,特护病房。

  文天和躺在病床上,面如金纸,气息微弱。

  自从那天被夏天逐出公司之后,他就因为突发脑溢血而送院治疗。虽然因为抢救及时,没有生命危险,但精神已经大不如前,看上去好像老了十岁一样。

  在他病床旁,坐着三个人,其中两个妇人,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其中一位五十多岁,打扮雍容华贵的妇人,正是他的大老婆,出身大华银行李家的李淑芬。另一位四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妇人则是他的小老婆,杜丽贞。而那个年轻人,正是他的小儿子文佩珏,至于大儿子文佩玉确实不见踪影。

  “老爷,你感觉怎么样了?”李淑芬一脸担心的问道。

  “老爷,您要不要喝点汤水呀?我刚煮的人参养元汤。”杜丽贞则娇声问道。

  “我没事了,不喝了……”文天和微微摇摇头道,“公司怎么样了?老二找到没有?朱律师有没有把握帮我们打赢官司?”

  “老爷,你现在都病成这样了,还是不要操那么多心了,好好养病吧。”妇人劝道。

  “糊涂!”文天和一听,顿时生气的道。

  他现在的病就是因为公司的事闹得。如果公司的事能解决,他去了一块心病,这病没准就会好了。要不然,就算病好了又怎样?公司丢了,祖宗基业丢了,他还有脸活下去么?

  “老爷,您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好了。”杜丽贞轻轻帮他捏着胳膊腿儿道,“佩珏,把公司的事跟你爸说说。”

  “哎。”文佩珏一听,当即开口就要说话。

  “老爷,二叔还是没有找到,不过他的助理找到了。助理说,前些天他帮二叔定了四张去夏威夷的机票。”李淑芬怕他提自己儿子坏话,连忙抢着说道,“朱律师说,二叔签的股票买卖合约是有效的,他没有把握帮咱们打赢官司。”

  “哼~”杜丽贞见她抢先把话说了,不禁不满的哼唧了一声。

  听李淑芬这么一说,文天和顿时觉得一阵头痛。

  他知道,文地和一定把股票卖了之后,担心留在香港会被文家找麻烦,所以干脆带老婆、孩子移民去夏威夷了。他现在有几亿身家,申请美国绿卡应该不难。

  而官司没把握打赢,自己就不能夺回那些股票,也就不能将夏天赶出去,想想真是气恼的很!!

  “佩玉呢,那个不孝子跑到哪里去了?!”一想到夏天,文天和又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儿子文佩玉,顿时又生气的喊道。

  要不是那个小兔崽子做错事,夏天怎么会针对文家的。都是这个不孝子,正经事不干,就知道耍威风。这回好了,踢到铁板上了吧,还因此连累了整个家族。要不是自己现在生着病,现在就想下床把他活活打死,也算是给祖宗一个交代了。

  “老爷,你不要生气了。佩玉也是无心之失,他怎么知道那个夏天为人那么阴险狠毒呢!”李淑芬连忙劝道。

  “唷,姐姐,话可不能这么说。佩玉也不是小孩子了,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自己不知道么?那个夏天怎么说都是亿万富豪啊,佩玉好端端的干嘛去招惹他啊,给咱们家惹来这么大的麻烦!”杜丽贞见她为自己儿子开脱,忍不住冷嘲热讽道,“我们佩珏怎么就没做这种错事呢?”

  “你……”李淑芬见她诋毁自己的儿子,顿时生气的看向她道。

  杜丽贞却丝毫不害怕,而是同样毫不示弱的瞪向她。

  两人你瞪我,我瞪你,就跟斗鸡似的!

  “够了,你们当我死了啊!!”文天和见这时候了,俩人还有心思内斗,忍不住呵斥道。

  要不是因为文家内斗,夏天怎么可能从二弟手中买走股票。现在她们还不吸取教训,还在鸡吵鹅斗,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老爷,佩玉真的不是有心的。”李淑芬委屈的替儿子申辩道。

  “行了,你不用替他说好话了,那个不孝子,自己做了错事,自己不敢当,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真不是个男子汉!”文天和喘着粗气道,“你去给我把他叫来,我现在就把他打死,也算是为文家清理门户,扫除一个祸害,免得他再害人了。”

  “老爷……”李淑芬听他这么说,顿时吓了一跳。

  文佩玉可是她的儿子,就算做了再大的错事,当妈的都能够原谅他。毕竟孩子哪有不犯错的呢。要怪就怪那个夏天不好,真是个小人,竟然靠阴谋诡计篡了文家的祖业,实在是坏透了。

  听文天和这么说,杜丽贞母子脸上则都露出会心的笑容。

  “快去!”文天和催促道。

  “老爷……”他越催的急,李淑芬越不敢去。

  就在这时候,就听脚步声响,跟着门一开,一队人马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位须发皆白,八十多岁的老人家。身后跟着四五个人,其中之三正是文佩玉、李国涛和李国麟。

  “爸,您怎么来了?”李淑芬一见,顿时起身迎接道。

  杜丽贞母子一看,顿时脸色一暗。因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淑芬的娘家人,大华银行的董事长李超谨和他的两个儿子李伯祥和李仲祥。

  “岳父,您怎么来了!”文天和一见,挣扎着要起身。

  “行了,行了,你身体不便,还是先躺着吧。”李超谨忙摆摆手道。

  “哎。”文天和郁闷的点点头,重新躺回了床上。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不怪佩玉。”李超谨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杜丽贞母子脸色一变。

  李超谨德高望重,在商界很有人脉,是大名鼎鼎的银行家。文天和对这位岳父也是一向十分尊重。

  他现在为文佩玉开脱,只怕老爷也要听他的话。这样一来,她们母子想要挤走文佩玉,独占老爷的财产,就变得不可能了。

  “岳父,你不必为这臭小子开脱,他这次铸成大错,惹到不该惹的人,实在是我们文家的罪人!”文天和指着文佩玉,咬牙切齿的道,恨不能把这个孽障活活打死。

  “听我说,这件事的确不怪佩玉。因为就算没有他,那个夏天也不会放过咱们。”李超谨叹了一口气道。

  “这是为什么?”文天和有些不理解。

  “国麟,你跟你姑父说一说。”李超谨招招手说道。

  李国麟马上走上前来,将上次自己在游艇聚会上和夏天偶遇的事说了一遍。

  “姑父,夏天早就将我们李家视为生死仇人了,就算没有佩玉这件事,他也不会放过我们李家的。”李国麟最后道。

  “……”文天和无语的看了他们一眼,心想,“夏天恨得是你们李家,恨的是娶了他妈妈的李仲祥,跟我们文家又有什么关系?!要不是文佩玉这个臭小子主动撩拨他,他很可能就不会对文家动手。说起来,文家都是被李家连累了,受了池鱼之殃!!”

  不过现在再说什么都晚了。文家失去了文和集团,就失去了根基,已经开始衰落。自己就算生气,也无可奈何,反而日后还要仰仗李家伸出援手。所以就算心中再生气,也不能跟李家翻脸,甚至连这种怨恨的情绪也不能够带出来。

  “原来是这样!看来他早就对我们虎视眈眈了,可恨我们一直没有提高警惕。”文天和一副悔不当初的样子道。

  “是啊,我们之前对他太轻视了,才会坐视他壮大到而今的地步。”李超谨也是非常后悔。

  早知道夏天对李家如此憎恨,自己就该早点防备才是。搞到现在,人家比李家都还要壮大了。别说对付人家,自己能不能顶得住人家的攻击就成问题。

  “岳父,那现在怎么办呢?”文天和问道。

  “现在你先好好休养吧,等养好病,再说。”李超谨说道,“现在夏天财雄势大,气势正盛,我们不能直撄其锋,只能暂且退避三舍,固好根本,然后才能考虑反攻。等他犯错,才能徐徐图之。”

  夏天而今身家过二十亿港币,而大华银行不过才十亿港币,怎么斗都斗不赢。只能暂时退让,不让他有机可乘。然后再等他犯错,才能徐徐图之,集小胜为大胜,最终胜过他。

  历来史书上,小国胜大国,都是这么做的。幻想以一敌百,以弱胜强,只能够死得更惨。 △△

  听岳父这么说,文天和叹了一口气。

  他本来也没有办法对付夏天,只有退避三舍,徐徐图之一条途径。原本还寄希望于岳父大人,希望他能有更好的方法。但是现在听了他的主意,跟自己完全一样,让他顿时失望之极,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现实。

  夏天实在太强了,而且发展一向顺利,他们现在已经斗不过他了。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们先走了。”李超谨又道,随后带人离开。

  “爸,我们真对那个小畜生没办法?”李仲祥不甘心的问道。

  “啪!”话刚说完,脸上就挨了一记嘴巴。

  “混账东西,都是你招的祸!”李超谨骂道,“明天就把你那个小老婆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