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413 钝刀子割肉
  readx();

  两天之后,夏天同文地和完成交易,用两亿港币将文和集团两成三的股票收入囊中。

  “夏先生,我想问下,你买我手上的股票,是不是为了入主文和集团?”文地和签约之时,突然问夏天道。

  “当然。”夏天点了点头,“不然我何必要折腾呢?”

  “那你入主之后,将会怎么对待我们文家人呢?”文地和又问道。

  “我会把他们统统赶出公司去,一个都不留。”夏天冷冷的一笑道。

  文地和一愣。

  “怎么,你不愿意?”夏天乜视着他道。

  “你可一定要说到做到。”却听文地和狂喜道,“一定要把他们全都逐出公司,全都赶得远远地。我得不到的东西,他们也不要想得到。”

  夏天一愣,随即微微一笑,“你可真是个混蛋,一点都不念亲情啊。”

  “亲情?!看看他们把我逼成什么样子了?”文地和苦笑一声,向夏天说道。

  他现在五劳七伤,百病缠身,走路都需要别人搀扶,没有几天好活了。之所以如此,还不是被大房、三房逼得。让他为了生儿子,只得努力播种,结果就累成了这样。

  夏天听他这么说,也不禁有几分感慨。

  为了这点家产,兄弟相残,骨肉同胞变成仇敌,一点亲情都没有了,究竟值不值得呢?!

  看文地和现在这状态,再活两年都算他捡到了。他的命都快没有了,还放不下这些钱,还放不下这些恩怨,唉!!

  ……

  拿到文地和手上的两成三股票之后,另一边,梁博滔也正在联络小股东,以高出市场价两成的价格收购他们手上的股票。

  两天之后,夏天同文地和完成交易,用两亿港币将文和集团两成三的股票收入囊中。

  “夏先生,我想问下,你买我手上的股票,是不是为了入主文和集团?”文地和签约之时,突然问夏天道。

  “当然。”夏天点了点头,“不然我何必要折腾呢?”

  “那你入主之后,将会怎么对待我们文家人呢?”文地和又问道。

  “我会把他们统统赶出公司去,一个都不留。”夏天冷冷的一笑道。

  文地和一愣。

  “怎么,你不愿意?”夏天乜视着他道。

  “你可一定要说到做到。”却听文地和狂喜道,“一定要把他们全都逐出公司,全都赶得远远地。我得不到的东西,他们也不要想得到。”

  夏天一愣,随即微微一笑,“你可真是个混蛋,一点都不念亲情啊。”

  “亲情?!看看他们把我逼成什么样子了?”文地和苦笑一声,向夏天说道。

  他现在五劳七伤,百病缠身,走路都需要别人搀扶,没有几天好活了。之所以如此,还不是被大房、三房逼得。让他为了生儿子,只得努力播种,结果就累成了这样。

  夏天听他这么说,也不禁有几分感慨。

  为了这点家产,兄弟相残,骨肉同胞变成仇敌,一点亲情都没有了,究竟值不值得呢?!

  看文地和现在这状态,再活两年都算他捡到了。他的命都快没有了,还放不下这些钱,还放不下这些恩怨,唉!!

  ……

  拿到文地和手上的两成三股票之后,另一边,梁博滔也正在联络小股东,以高出市场价两成的价格收购他们手上的股票。

  两天之后,夏天同文地和完成交易,用两亿港币将文和集团两成三的股票收入囊中。

  “夏先生,我想问下,你买我手上的股票,是不是为了入主文和集团?”文地和签约之时,突然问夏天道。

  “当然。”夏天点了点头,“不然我何必要折腾呢?”

  “那你入主之后,将会怎么对待我们文家人呢?”文地和又问道。

  “我会把他们统统赶出公司去,一个都不留。”夏天冷冷的一笑道。

  文地和一愣。

  “怎么,你不愿意?”夏天乜视着他道。

  “你可一定要说到做到。”却听文地和狂喜道,“一定要把他们全都逐出公司,全都赶得远远地。我得不到的东西,他们也不要想得到。”

  夏天一愣,随即微微一笑,“你可真是个混蛋,一点都不念亲情啊。”

  “亲情?!看看他们把我逼成什么样子了?”文地和苦笑一声,向夏天说道。

  他现在五劳七伤,百病缠身,走路都需要别人搀扶,没有几天好活了。之所以如此,还不是被大房、三房逼得。让他为了生儿子,只得努力播种,结果就累成了这样。

  夏天听他这么说,也不禁有几分感慨。

  为了这点家产,兄弟相残,骨肉同胞变成仇敌,一点亲情都没有了,究竟值不值得呢?!

  看文地和现在这状态,再活两年都算他捡到了。他的命都快没有了,还放不下这些钱,还放不下这些恩怨,唉!!

  ……

  拿到文地和手上的两成三股票之后,另一边,梁博滔也正在联络小股东,以高出市场价两成的价格收购他们手上的股票。

  两天之后,夏天同文地和完成交易,用两亿港币将文和集团两成三的股票收入囊中。

  “夏先生,我想问下,你买我手上的股票,是不是为了入主文和集团?”文地和签约之时,突然问夏天道。

  “当然。”夏天点了点头,“不然我何必要折腾呢?”

  “那你入主之后,将会怎么对待我们文家人呢?”文地和又问道。

  “我会把他们统统赶出公司去,一个都不留。”夏天冷冷的一笑道。

  文地和一愣。

  “怎么,你不愿意?”夏天乜视着他道。

  “你可一定要说到做到。”却听文地和狂喜道,“一定要把他们全都逐出公司,全都赶得远远地。我得不到的东西,他们也不要想得到。”

  夏天一愣,随即微微一笑,“你可真是个混蛋,一点都不念亲情啊。”

  “亲情?!看看他们把我逼成什么样子了?”文地和苦笑一声,向夏天说道。

  他现在五劳七伤,百病缠身,走路都需要别人搀扶,没有几天好活了。之所以如此,还不是被大房、三房逼得。让他为了生儿子,只得努力播种,结果就累成了这样。

  夏天听他这么说,也不禁有几分感慨。

  为了这点家产,兄弟相残,骨肉同胞变成仇敌,一点亲情都没有了,究竟值不值得呢?!

  看文地和现在这状态,再活两年都算他捡到了。他的命都快没有了,还放不下这些钱,还放不下这些恩怨,唉!!

  ……

  拿到文地和手上的两成三股票之后,另一边,梁博滔也正在联络小股东,以高出市场价两成的价格收购他们手上的股票。

  两天之后,夏天同文地和完成交易,用两亿港币将文和集团两成三的股票收入囊中。

  “夏先生,我想问下,你买我手上的股票,是不是为了入主文和集团?”文地和签约之时,突然问夏天道。

  “当然。”夏天点了点头,“不然我何必要折腾呢?”

  “那你入主之后,将会怎么对待我们文家人呢?”文地和又问道。

  “我会把他们统统赶出公司去,一个都不留。”夏天冷冷的一笑道。

  文地和一愣。

  “怎么,你不愿意?”夏天乜视着他道。

  “你可一定要说到做到。”却听文地和狂喜道,“一定要把他们全都逐出公司,全都赶得远远地。我得不到的东西,他们也不要想得到。”

  夏天一愣,随即微微一笑,“你可真是个混蛋,一点都不念亲情啊。”

  “亲情?!看看他们把我逼成什么样子了?”文地和苦笑一声,向夏天说道。

  他现在五劳七伤,百病缠身,走路都需要别人搀扶,没有几天好活了。之所以如此,还不是被大房、三房逼得。让他为了生儿子,只得努力播种,结果就累成了这样。

  夏天听他这么说,也不禁有几分感慨。

  为了这点家产,兄弟相残,骨肉同胞变成仇敌,一点亲情都没有了,究竟值不值得呢?!

  看文地和现在这状态,再活两年都算他捡到了。他的命都快没有了,还放不下这些钱,还放不下这些恩怨,唉!!

  ……

  拿到文地和手上的两成三股票之后,另一边,梁博滔也正在联络小股东,以高出市场价两成的价格收购他们手上的股票。

  两天之后,夏天同文地和完成交易,用两亿港币将文和集团两成三的股票收入囊中。

  “夏先生,我想问下,你买我手上的股票,是不是为了入主文和集团?”文地和签约之时,突然问夏天道。

  “当然。”夏天点了点头,“不然我何必要折腾呢?”

  “那你入主之后,将会怎么对待我们文家人呢?”文地和又问道。

  “我会把他们统统赶出公司去,一个都不留。”夏天冷冷的一笑道。

  文地和一愣。

  “怎么,你不愿意?”夏天乜视着他道。

  “你可一定要说到做到。”却听文地和狂喜道,“一定要把他们全都逐出公司,全都赶得远远地。我得不到的东西,他们也不要想得到。”

  夏天一愣,随即微微一笑,“你可真是个混蛋,一点都不念亲情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