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429【散财童子】
  “岳父~”文天和恭敬的向李超谨道。

  之前文家和李家资产差不多,所以他不必向李超谨卑躬屈膝,站得直,坐得稳。

  但现在不同了。失去文和集团之后,他手上的资本顿时一落千丈,现在已经没有和李家平起平坐的资格。

  再者,他还希望借助李家的资金东山再起,所以必须弯下腰来,对李超谨恭恭敬敬,请求人家的施舍。

  这让文天和感觉很委屈,但也没有办法。谁让形势比人强呢!

  “坐。”李超谨点点头,让文天和坐了下来。

  “岳父,我这次来,是向您求救来了。”文天和一坐下来,就苦着脸向李超谨道,“夏天那小畜生要把我们文家赶尽杀绝,弄了一个庞大的配股计划……”

  “行了,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李超谨摆摆手,没让他再说下去。

  文天和的心思,他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一定是想向李家借钱,跟夏天玩这个“配股”的賭搏游戏。

  但对于参不参与这个游戏,李超谨现在还没做出判断,因为他不清楚夏天手上有多少筹码。

  万一他手上的钱足够多的话,就足以拖垮文家,甚至把李家也拖下水。到时候,不只文和集团大部分归他所有,而且连文家配股的资金,以及李家借给文家的资金,也统统都会归他所有。

  那时,夏天不仅毫无损失,反而还将实力大增。而李家则就更危险了。

  李超谨为人保守,做事谨慎,轻易不敢冒险。这也是为何大华银行能历经劫难,依旧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所以在没有把握稳赢夏天之前,他还不想出手。

  “岳父,您知道就好了!您可一定要帮帮我呀!”文天和马上说道,“祖宗的基业,不能毁在我手里呀。”

  “你先别着急,等我仔细看看再说。”李超谨摆摆手道。

  文家垮了没事儿,就算输得倾家荡产,只要有李家在,照样能保他们衣食无忧,刺激东山再起。

  但是要是连李家都垮了,到时候可就麻烦了,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

  “还看?!”文天和听他这么说,心情很是不悦。

  现在都已经火烧眉毛了,还看?!看个屁啊!!

  但是他绝不敢以这样的语气跟李超谨说话,只能忍下这口气,继续软语相求道,“岳父,等不及了。再不行动,文和集团就被那小畜生整个吞了。”

  “不要急。两军对垒,身为大将一定要稳重。否则自己就先慌了,那这仗还打得赢么?”李超谨教训道。

  “是,是,您说的是。”文天和唯唯诺诺的道。

  心中却暗骂,敢情不是你的大华银行出事,你当然稳得住了。可是我怎么稳,我再稳下去,祖宗基业都归人家了。

  “两军对垒,讲究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现在人家手上有多少筹码,咱们都不知道,这场仗怎么打?”李超谨又教训道,“所以不能急。我已经派人搜集资料去了,迟些时间就会有回复。反正配股有效期十天呢,就算最后一天咱们登记付钱,也是赶得及的。”

  文天和听他这么说,只得点了点头。

  ……

  夏天入主文和集团,一个月后便推出庞大的“供股”计划,一下子震惊了香港传媒。

  如果供股成功的话,那夏天掌控的资产就将超过三十亿港币,这也就意味着他将一举超过邵艺夫,成为香港最富有的娱乐大亨。

  但邵艺夫是从二零年代就开始奋斗,一直到现在,六十多年的财富累积,才达到三十亿港币身家。而夏天从开始奋斗到现在,才刚刚一年而已,就已经能与邵大亨不分伯仲。这种崛起的速度,委实是太过惊人了。

  经传媒一报道,香港民众都惊叹不已,感慨夏天比李超人还要超人。

  “他该不会是财神爷转世吧?不然怎么那么会赚钱呢!”

  “那么年轻,怎么会是财神爷转世。”

  “那你说是什么?”

  “分明是财神爷座下的散财童子转世嘛。”

  “有道理!”

  经过一番编排之后,夏天又多了一个新美称,“散财童子”。这一称号既是赞扬夏天生财有道,广聚财源也是称赞夏天慷慨大方,乐善好施。

  被媒体这么一报道,全港市民这么一传颂,“散财童子”的美称迅速传遍港九,为夏天又增添了一道光环。

  俗话说得好,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就在夏天最风光的时候,国际青年商会香港总会又宣布他成功入选了“香港十大杰出青年奖”。

  消息传出,再度轰动香港。

  因为夏天是香港十大杰出青年评选以来,获得该奖的最年轻的青年,今年才刚刚二十岁。相比其他“青年”都四五十岁的年纪,夏天实在是青春年少啊!!

  “香港十大杰出青年”是非常重要的奖项,含金量非常之高。获得这个奖项,不亚于多了一道“护体光环”。

  知名度高,名声佳,在香港这个商业社会,是能够得到不少好处的。因为商业社会,其实就是信用社会。你的信用高,声誉好,你在这个社会就畅行无阻。相反,你的信用低,声誉坏,你在这个社会就是寸步难行。

  很多上市公司都愿意聘请信用高、声誉好的人士担任董事,为公司增光添彩;很多股民也喜欢购买由信用高,声誉好的人所开的上市公司的股票。除此之外,信誉好的人设立的基金,也会更容易获得更多捐款……

  总之,“香港十大杰出青年”这个奖,对夏天而言,真的非常重要,所以他得回香港,亲自去领这个奖。

  除此之外,美国学校放圣诞假期,小妹就要回香港了。几个月不见了,夏天也很想她,所以要回去跟她见见面。

  另外还有件事,“配股计划”刚刚展开,他也需要回去督战。所以《情书》的拍摄,只能暂时交给关锦朋全权负责了,而他则需要回香港一趟。

  ……

  “阿天,你什么时候回来呀?”胡惠中不舍得搂住他道。

  “最多也就一星期。”夏天微微一笑道,“怎么,舍不得我呀?”

  “恩。”胡惠中点点头。

  在日本,她可以独自拥有夏天。吃饭在一起吃,睡觉在一起睡,就像夫妻一般,也没有人打扰,实在是太幸福了。

  可是他现在要回香港了,让胡惠中真是感觉很不舍。

  “我也舍不得你呀。”夏天微笑着道,“不过没办法呀,有些事,必须我亲自去办。”

  “我知道。”胡惠中点点头。

  她也知道“香港十大杰出青年奖”对夏天意味着什么。这个奖项如此重要,他是必须亲自去领不可的。她也为夏天能获得这个奖而高兴,但是尽管如此,心里还是舍不得他离开。

  “恩,乖了,我去去就回来了。”夏天也能体会胡惠中的心情,笑着劝道,“有什么想吃的香港美食么,我回来的时候帮你捎来呀。”

  “我什么都不想吃,我就想‘吃’你。”胡惠中搂着夏天的脖子亲昵的道。

  “想吃我?!好呀,来吧!在回香港之前,先把你喂饱再说!”夏天嘿嘿一笑道。

  “那你可要小心,我可能会把你榨干咯。”胡惠中咬着嘴唇,媚声说道。

  “你有本事就来吧~”夏天笑道,将胡惠中抱上了床。

  片刻之后,房间里便响起了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

  日本旅店房间多是木质结构,隔音效果比较差。

  虽然夏天和胡惠中已经比较注意,并没有闹出太大动静,但其实住在隔壁,还是能听得比较清楚。

  晚上时候,林清霞正在翻看《刀马旦》剧本。这个剧本她已经前前后后看了近百遍,几乎台词都要被她背熟了。除此之外,她为了更好的理解人物,还为“曹云”这个角色写了一个两万字的小传。将她如何出身军阀,却又为何投身革命,甘愿赴死的心路历程写了一遍。

  所以她现在对“曹云”这个人物,已经有了非常详细的了解,甚至比夏天这个编剧还要熟悉。

  这会儿,她又趁着夜深人静,在琢磨这个角色了。

  但是就在她想得入迷的时候,却隐隐听到隔壁传来一些声音。

  那种声音,她当然不陌生。

  开始时候,林清霞还没有在意。

  但是再听下去,她就觉得浑身燥热起来,脸蛋发烫,心跳加快,脑子里乱得很!

  “哎呀,该死,怎么做这种事也不检点一下,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林清霞红着脸腹诽道,随后揪了两个纸球,塞进了自己的耳朵里。

  本来以为这下清净了,但是刚清净不一会儿,她就觉得自己的床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天哪,他们是办事还是拆房呀?”林清霞无语的道,干脆从床上下来,坐到了椅子上。终于这下感受不到颤动了,不过她却注意到,茶几上盛满水的茶杯,却是泛出了一圈圈的涟漪。

  “哇,太夸张了吧!”林清霞忍不住惊讶的道。

  不知过去多久,水杯里的水终于不再“平地生波”了。

  林清霞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抬头看了看表,“哇!一个小时,太厉害了吧!!”她红着脸赞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