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429 散财童子
  readx();

  “岳父~”文天和恭敬的向李超谨道。

  之前文家和李家资产差不多,所以他不必向李超谨卑躬屈膝,站得直,坐得稳。

  但现在不同了。失去文和集团之后,他手上的资本顿时一落千丈,现在已经没有和李家平起平坐的资格。

  再者,他还希望借助李家的资金东山再起,所以必须弯下腰来,对李超谨恭恭敬敬,请求人家的施舍。

  这让文天和感觉很委屈,但也没有办法。谁让形势比人强呢!

  “坐。”李超谨点点头,让文天和坐了下来。

  “岳父,我这次来,是向您求救来了。”文天和一坐下来,就苦着脸向李超谨道,“夏天那小畜生要把我们文家赶尽杀绝,弄了一个庞大的配股计划……”

  “行了,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李超谨摆摆手,没让他再说下去。

  文天和的心思,他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一定是想向李家借钱,跟夏天玩这个“配股”的賭搏游戏。

  但对于参不参与这个游戏,李超谨现在还没做出判断,因为他不清楚夏天手上有多少筹码。

  万一他手上的钱足够多的话,就足以拖垮文家,甚至把李家也拖下水。到时候,不只文和集团大部分归他所有,而且连文家配股的资金,以及李家借给文家的资金,也统统都会归他所有。

  那时,夏天不仅毫无损失,反而还将实力大增。而李家则就更危险了。

  李超谨为人保守,做事谨慎,轻易不敢冒险。这也是为何大华银行能历经劫难,依旧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所以在没有把握稳赢夏天之前,他还不想出手。

  “岳父~”文天和恭敬的向李超谨道。

  之前文家和李家资产差不多,所以他不必向李超谨卑躬屈膝,站得直,坐得稳。

  但现在不同了。失去文和集团之后,他手上的资本顿时一落千丈,现在已经没有和李家平起平坐的资格。

  再者,他还希望借助李家的资金东山再起,所以必须弯下腰来,对李超谨恭恭敬敬,请求人家的施舍。

  这让文天和感觉很委屈,但也没有办法。谁让形势比人强呢!

  “坐。”李超谨点点头,让文天和坐了下来。

  “岳父,我这次来,是向您求救来了。”文天和一坐下来,就苦着脸向李超谨道,“夏天那小畜生要把我们文家赶尽杀绝,弄了一个庞大的配股计划……”

  “行了,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李超谨摆摆手,没让他再说下去。

  文天和的心思,他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一定是想向李家借钱,跟夏天玩这个“配股”的賭搏游戏。

  但对于参不参与这个游戏,李超谨现在还没做出判断,因为他不清楚夏天手上有多少筹码。

  万一他手上的钱足够多的话,就足以拖垮文家,甚至把李家也拖下水。到时候,不只文和集团大部分归他所有,而且连文家配股的资金,以及李家借给文家的资金,也统统都会归他所有。

  那时,夏天不仅毫无损失,反而还将实力大增。而李家则就更危险了。

  李超谨为人保守,做事谨慎,轻易不敢冒险。这也是为何大华银行能历经劫难,依旧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所以在没有把握稳赢夏天之前,他还不想出手。

  “岳父~”文天和恭敬的向李超谨道。

  之前文家和李家资产差不多,所以他不必向李超谨卑躬屈膝,站得直,坐得稳。

  但现在不同了。失去文和集团之后,他手上的资本顿时一落千丈,现在已经没有和李家平起平坐的资格。

  再者,他还希望借助李家的资金东山再起,所以必须弯下腰来,对李超谨恭恭敬敬,请求人家的施舍。

  这让文天和感觉很委屈,但也没有办法。谁让形势比人强呢!

  “坐。”李超谨点点头,让文天和坐了下来。

  “岳父,我这次来,是向您求救来了。”文天和一坐下来,就苦着脸向李超谨道,“夏天那小畜生要把我们文家赶尽杀绝,弄了一个庞大的配股计划……”

  “行了,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李超谨摆摆手,没让他再说下去。

  文天和的心思,他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一定是想向李家借钱,跟夏天玩这个“配股”的賭搏游戏。

  但对于参不参与这个游戏,李超谨现在还没做出判断,因为他不清楚夏天手上有多少筹码。

  万一他手上的钱足够多的话,就足以拖垮文家,甚至把李家也拖下水。到时候,不只文和集团大部分归他所有,而且连文家配股的资金,以及李家借给文家的资金,也统统都会归他所有。

  那时,夏天不仅毫无损失,反而还将实力大增。而李家则就更危险了。

  李超谨为人保守,做事谨慎,轻易不敢冒险。这也是为何大华银行能历经劫难,依旧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所以在没有把握稳赢夏天之前,他还不想出手。

  “岳父~”文天和恭敬的向李超谨道。

  之前文家和李家资产差不多,所以他不必向李超谨卑躬屈膝,站得直,坐得稳。

  但现在不同了。失去文和集团之后,他手上的资本顿时一落千丈,现在已经没有和李家平起平坐的资格。

  再者,他还希望借助李家的资金东山再起,所以必须弯下腰来,对李超谨恭恭敬敬,请求人家的施舍。

  这让文天和感觉很委屈,但也没有办法。谁让形势比人强呢!

  “坐。”李超谨点点头,让文天和坐了下来。

  “岳父,我这次来,是向您求救来了。”文天和一坐下来,就苦着脸向李超谨道,“夏天那小畜生要把我们文家赶尽杀绝,弄了一个庞大的配股计划……”

  “行了,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李超谨摆摆手,没让他再说下去。

  文天和的心思,他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一定是想向李家借钱,跟夏天玩这个“配股”的賭搏游戏。

  但对于参不参与这个游戏,李超谨现在还没做出判断,因为他不清楚夏天手上有多少筹码。

  万一他手上的钱足够多的话,就足以拖垮文家,甚至把李家也拖下水。到时候,不只文和集团大部分归他所有,而且连文家配股的资金,以及李家借给文家的资金,也统统都会归他所有。

  那时,夏天不仅毫无损失,反而还将实力大增。而李家则就更危险了。

  李超谨为人保守,做事谨慎,轻易不敢冒险。这也是为何大华银行能历经劫难,依旧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所以在没有把握稳赢夏天之前,他还不想出手。

  “岳父~”文天和恭敬的向李超谨道。

  之前文家和李家资产差不多,所以他不必向李超谨卑躬屈膝,站得直,坐得稳。

  但现在不同了。失去文和集团之后,他手上的资本顿时一落千丈,现在已经没有和李家平起平坐的资格。

  再者,他还希望借助李家的资金东山再起,所以必须弯下腰来,对李超谨恭恭敬敬,请求人家的施舍。

  这让文天和感觉很委屈,但也没有办法。谁让形势比人强呢!

  “坐。”李超谨点点头,让文天和坐了下来。

  “岳父,我这次来,是向您求救来了。”文天和一坐下来,就苦着脸向李超谨道,“夏天那小畜生要把我们文家赶尽杀绝,弄了一个庞大的配股计划……”

  “行了,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李超谨摆摆手,没让他再说下去。

  文天和的心思,他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一定是想向李家借钱,跟夏天玩这个“配股”的賭搏游戏。

  但对于参不参与这个游戏,李超谨现在还没做出判断,因为他不清楚夏天手上有多少筹码。

  万一他手上的钱足够多的话,就足以拖垮文家,甚至把李家也拖下水。到时候,不只文和集团大部分归他所有,而且连文家配股的资金,以及李家借给文家的资金,也统统都会归他所有。

  那时,夏天不仅毫无损失,反而还将实力大增。而李家则就更危险了。

  李超谨为人保守,做事谨慎,轻易不敢冒险。这也是为何大华银行能历经劫难,依旧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所以在没有把握稳赢夏天之前,他还不想出手。

  “岳父~”文天和恭敬的向李超谨道。

  之前文家和李家资产差不多,所以他不必向李超谨卑躬屈膝,站得直,坐得稳。

  但现在不同了。失去文和集团之后,他手上的资本顿时一落千丈,现在已经没有和李家平起平坐的资格。

  再者,他还希望借助李家的资金东山再起,所以必须弯下腰来,对李超谨恭恭敬敬,请求人家的施舍。

  这让文天和感觉很委屈,但也没有办法。谁让形势比人强呢!

  “坐。”李超谨点点头,让文天和坐了下来。

  “岳父,我这次来,是向您求救来了。”文天和一坐下来,就苦着脸向李超谨道,“夏天那小畜生要把我们文家赶尽杀绝,弄了一个庞大的配股计划……”

  “行了,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李超谨摆摆手,没让他再说下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