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433 做戏做全套
  readx();

  防盗章节,七点左右修改。

  写书不易,请大家体谅!多谢支持!

  文和集团。

  夏天吸了一口烟,向梁博滔问道,“怎么样,文家和李家有行动了没有?”

  “还没有。”梁博滔摇了摇头,“不过文天和今天去见了几家银行,据说是要典当文家的股票、房产,还有一些会员证及珠宝首饰。”

  香港一些高端會所如马会、高尔夫球会、皇家游艇会等,会员资格是限量的,所以拥有一定的投资价值。比如位于新界粉岭的香港皇家高尔夫球会,会费竟高达五百万港币,其中的可转让会籍,在一九九四年曾炒到一千两百万港币。

  “哇,把家当都给押上了呀。”陈义信一听,笑着说道,“天哥,看来文家是要上当了。”

  夏天笑了笑,“文天和为人愚蠢贪婪,上当不奇怪。关键是能不能让李家也上当,毕竟他们才是我的最终目标。”

  他收拾文家,不过是为收拾李家热热身而已,属于是搂草打兔子——捎带手。最终还是希望整垮李家,报一箭之仇。

  “李家暂时没什么行动,应该还是在观风向。”梁博滔汇报道。

  “看来咱们的戏做得还不够呀,还得再加把火才行。”夏天微微一笑道。

  “天哥,你已经把天下漫画社,天下杂志社抵押出去了,下一步还打算抵押什么呀?”陈义信好奇地问道。

  “把能抵押的都给抵押了,做戏做全套嘛。”夏天笑道,“文家都开始典当家产了,我们当然也不能够闲着了。”

  “真的要做得这么绝啊?”陈义信一听,咧了咧嘴道。

  文和集团。

  夏天吸了一口烟,向梁博滔问道,“怎么样,文家和李家有行动了没有?”

  “还没有。”梁博滔摇了摇头,“不过文天和今天去见了几家银行,据说是要典当文家的股票、房产,还有一些会员证及珠宝首饰。”

  香港一些高端會所如马会、高尔夫球会、皇家游艇会等,会员资格是限量的,所以拥有一定的投资价值。比如位于新界粉岭的香港皇家高尔夫球会,会费竟高达五百万港币,其中的可转让会籍,在一九九四年曾炒到一千两百万港币。

  “哇,把家当都给押上了呀。”陈义信一听,笑着说道,“天哥,看来文家是要上当了。”

  夏天笑了笑,“文天和为人愚蠢贪婪,上当不奇怪。关键是能不能让李家也上当,毕竟他们才是我的最终目标。”

  他收拾文家,不过是为收拾李家热热身而已,属于是搂草打兔子——捎带手。最终还是希望整垮李家,报一箭之仇。

  “李家暂时没什么行动,应该还是在观风向。”梁博滔汇报道。

  “看来咱们的戏做得还不够呀,还得再加把火才行。”夏天微微一笑道。

  “天哥,你已经把天下漫画社,天下杂志社抵押出去了,下一步还打算抵押什么呀?”陈义信好奇地问道。

  “把能抵押的都给抵押了,做戏做全套嘛。”夏天笑道,“文家都开始典当家产了,我们当然也不能够闲着了。”

  “真的要做得这么绝啊?”陈义信一听,咧了咧嘴道。

  文和集团。

  夏天吸了一口烟,向梁博滔问道,“怎么样,文家和李家有行动了没有?”

  “还没有。”梁博滔摇了摇头,“不过文天和今天去见了几家银行,据说是要典当文家的股票、房产,还有一些会员证及珠宝首饰。”

  香港一些高端會所如马会、高尔夫球会、皇家游艇会等,会员资格是限量的,所以拥有一定的投资价值。比如位于新界粉岭的香港皇家高尔夫球会,会费竟高达五百万港币,其中的可转让会籍,在一九九四年曾炒到一千两百万港币。

  “哇,把家当都给押上了呀。”陈义信一听,笑着说道,“天哥,看来文家是要上当了。”

  夏天笑了笑,“文天和为人愚蠢贪婪,上当不奇怪。关键是能不能让李家也上当,毕竟他们才是我的最终目标。”

  他收拾文家,不过是为收拾李家热热身而已,属于是搂草打兔子——捎带手。最终还是希望整垮李家,报一箭之仇。

  “李家暂时没什么行动,应该还是在观风向。”梁博滔汇报道。

  “看来咱们的戏做得还不够呀,还得再加把火才行。”夏天微微一笑道。

  “天哥,你已经把天下漫画社,天下杂志社抵押出去了,下一步还打算抵押什么呀?”陈义信好奇地问道。

  “把能抵押的都给抵押了,做戏做全套嘛。”夏天笑道,“文家都开始典当家产了,我们当然也不能够闲着了。”

  “真的要做得这么绝啊?”陈义信一听,咧了咧嘴道。

  文和集团。

  夏天吸了一口烟,向梁博滔问道,“怎么样,文家和李家有行动了没有?”

  “还没有。”梁博滔摇了摇头,“不过文天和今天去见了几家银行,据说是要典当文家的股票、房产,还有一些会员证及珠宝首饰。”

  香港一些高端會所如马会、高尔夫球会、皇家游艇会等,会员资格是限量的,所以拥有一定的投资价值。比如位于新界粉岭的香港皇家高尔夫球会,会费竟高达五百万港币,其中的可转让会籍,在一九九四年曾炒到一千两百万港币。

  “哇,把家当都给押上了呀。”陈义信一听,笑着说道,“天哥,看来文家是要上当了。”

  夏天笑了笑,“文天和为人愚蠢贪婪,上当不奇怪。关键是能不能让李家也上当,毕竟他们才是我的最终目标。”

  他收拾文家,不过是为收拾李家热热身而已,属于是搂草打兔子——捎带手。最终还是希望整垮李家,报一箭之仇。

  “李家暂时没什么行动,应该还是在观风向。”梁博滔汇报道。

  “看来咱们的戏做得还不够呀,还得再加把火才行。”夏天微微一笑道。

  “天哥,你已经把天下漫画社,天下杂志社抵押出去了,下一步还打算抵押什么呀?”陈义信好奇地问道。

  “把能抵押的都给抵押了,做戏做全套嘛。”夏天笑道,“文家都开始典当家产了,我们当然也不能够闲着了。”

  “真的要做得这么绝啊?”陈义信一听,咧了咧嘴道。

  文和集团。

  夏天吸了一口烟,向梁博滔问道,“怎么样,文家和李家有行动了没有?”

  “还没有。”梁博滔摇了摇头,“不过文天和今天去见了几家银行,据说是要典当文家的股票、房产,还有一些会员证及珠宝首饰。”

  香港一些高端會所如马会、高尔夫球会、皇家游艇会等,会员资格是限量的,所以拥有一定的投资价值。比如位于新界粉岭的香港皇家高尔夫球会,会费竟高达五百万港币,其中的可转让会籍,在一九九四年曾炒到一千两百万港币。

  “哇,把家当都给押上了呀。”陈义信一听,笑着说道,“天哥,看来文家是要上当了。”

  夏天笑了笑,“文天和为人愚蠢贪婪,上当不奇怪。关键是能不能让李家也上当,毕竟他们才是我的最终目标。”

  他收拾文家,不过是为收拾李家热热身而已,属于是搂草打兔子——捎带手。最终还是希望整垮李家,报一箭之仇。

  “李家暂时没什么行动,应该还是在观风向。”梁博滔汇报道。

  “看来咱们的戏做得还不够呀,还得再加把火才行。”夏天微微一笑道。

  “天哥,你已经把天下漫画社,天下杂志社抵押出去了,下一步还打算抵押什么呀?”陈义信好奇地问道。

  “把能抵押的都给抵押了,做戏做全套嘛。”夏天笑道,“文家都开始典当家产了,我们当然也不能够闲着了。”

  “真的要做得这么绝啊?”陈义信一听,咧了咧嘴道。

  文和集团。

  夏天吸了一口烟,向梁博滔问道,“怎么样,文家和李家有行动了没有?”

  “还没有。”梁博滔摇了摇头,“不过文天和今天去见了几家银行,据说是要典当文家的股票、房产,还有一些会员证及珠宝首饰。”

  香港一些高端會所如马会、高尔夫球会、皇家游艇会等,会员资格是限量的,所以拥有一定的投资价值。比如位于新界粉岭的香港皇家高尔夫球会,会费竟高达五百万港币,其中的可转让会籍,在一九九四年曾炒到一千两百万港币。

  “哇,把家当都给押上了呀。”陈义信一听,笑着说道,“天哥,看来文家是要上当了。”

  夏天笑了笑,“文天和为人愚蠢贪婪,上当不奇怪。关键是能不能让李家也上当,毕竟他们才是我的最终目标。”

  他收拾文家,不过是为收拾李家热热身而已,属于是搂草打兔子——捎带手。最终还是希望整垮李家,报一箭之仇。

  “李家暂时没什么行动,应该还是在观风向。”梁博滔汇报道。

  “看来咱们的戏做得还不够呀,还得再加把火才行。”夏天微微一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