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443【未雨绸缪】
  一听夏天让自己做两件事就放过自己,刘峦雄想都不想,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现在别说是两件事,就算是两百件事,两千件事,为了保住公司,他都愿意答应下来。

  “好,电话里谈不方便,咱们回头吃饭再聊。”夏天随即说道。

  “是,是,谢谢夏先生!您真是好人!!”刘峦雄见夏天还肯跟自己吃饭,顿时喜出望外道。

  夏天随即挂了电话。

  “天哥,是不是刘峦雄那混蛋打来的电话?那混蛋,他还有脸打电话来?”陈义信一听,顿时大怒道。

  “不就是他么!前两天还凶狠的像狼一样,这会儿又牠玛像狗一样,摇尾乞怜了。”夏天冷笑道。

  “真是无耻!!”陈义信骂道,“那天哥你真打算饶过他啊?”

  “先让他帮忙办两件事再说。”夏天笑道。

  “什么事呀?”陈义信一听好奇地问道。

  “我考考你,知道刘峦雄是什么地方人么?”夏天笑着问道。

  “香港人呀。”陈义信想都没想,立刻回答道。

  夏天白了他一眼,“再想想。”

  “噢,港岛东区人。”陈义信又把刘峦雄的住址点了出来。

  “被你气死了!再想想!”夏天无语的道。

  “天哥,我真不知道他家在哪里住呀!”陈义信也哭丧着脸道。

  “笨啊,他祖籍是哪儿的。”夏天提示道。

  “啊,潮汕的。”陈义信立刻明白了。

  “知道李家是哪儿的么?”夏天又问道。

  “潮汕的呀!”陈义信也马上回答道。李家的资料,还是他调查之后,交给夏天的呢。

  这时候,梁博滔忽然一拍手笑道,“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我都糊涂了!”陈义信疑惑的道。

  “先不告诉你,要想知道的话,中午陪我一起去赴宴吧。”夏天讳莫如深道。

  ……

  福临门酒家。

  夏天带着陈义信一起赴约。

  “夏先生、陈先生,您二位都来了!”刘峦雄早早的就在包厢里候着了,一听到脚步声,就马上起身笑脸相迎道。

  夏天冲他点了点头。陈义信却是直接侧过头去,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这个王八旦,之前跟他共事的时候,还觉得他不错。等出事才知道这就是一条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刘峦雄却恍若未见,脸上依旧挂着谄媚的笑容。

  “夏先生,陈先生,请坐,请坐!”他热情的招呼道,“吃点什么?”

  “随便吃点吧,等下还要回公司呢。”夏天随意地摆摆手道。

  “是,是。”刘峦雄点点头,就跟夏天的小跟班似的,马上麻利的点了几道菜。

  “夏先生,陈先生,吃这些行不行?”他又笑着问道。

  “就这样吧。”夏天点点头道。

  “唉,是了。”刘峦雄马上点头道。

  片刻之后,饭菜送上,夏天和陈义信当即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刘峦雄还想跟夏天谈谈“那两件事”呢。现在见他们两人只顾着吃饭,完全不搭理自己,顿时有些无语了。

  不过即使如此,他脸上还是笑容不减,依旧恭恭敬敬。

  夏天和陈义信本来是想耍耍刘峦雄的,不过见他这么没脸没皮,丝毫不知羞耻,顿时也觉得没意思了。

  夏天搁下了饭碗,看了刘峦雄一眼,见他那张谄媚的笑脸,恨不能一拳打他满脸花。

  这个王八旦,竟然敢趁火打劫,可恶程度更甚过那些吃干抹净脚底抹油溜走的人。起码那些人还有愧疚感,知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的道理。

  “夏先生,吃饱了,要不要再叫一碗米饭?”刘峦雄笑着问道。

  夏天笑了笑,“刘先生,先谈谈正事吧。”

  “唉,是了。”刘峦雄立刻精神一凛,知道正戏上演了。

  陈义信也连忙放下碗筷,洗耳恭听,也想知道夏天让刘峦雄去做什么。

  “我知道你是潮汕人,和大华银行李家是同乡。现在他们大华银行面临挤提危机,极度缺钱。你是不是应该帮把手呢。”夏天笑道。

  “不,不,不,我知道夏先生您和李家的关系,我哪敢跟他们合作呀!不敢,不敢!”刘峦雄连忙否认道。他现在哪还敢跟李家扯上关系啊。

  “如果说是我让你去帮手呢?”夏天微微一笑道。

  刘峦雄一愣,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但随即他就眼睛一亮,知道了夏天的用意。

  “三亿港币,我要大华银行五成股份。”夏天随即说道。

  陈义信一听,顿时也明白了。

  如果是夏天出面收购大华银行,李家肯定不同意这笔交易。但是如果借由刘峦雄出面,那事情就好办多了。他们同属潮汕同乡,互相帮忙也并不显得突兀。

  大华银行虽然现在面临挤提危机,但只要顺利度过危机,它依然还是香港华资银行中信誉最佳的银行之一,同样具有投资价值。

  刘峦雄点了点头。大华银行现在正在四处借钱,如果这时候自己伸出援手,他们一定会非常高兴。虽然三亿港币就要人家五成股份,条件是苛刻了一些,但现在这种情况下,却也不是不能考虑。

  “好,我尽量帮你做成。”他说道。

  “不是尽量,是一定要做到。”夏天摇摇头,坚定地说道。

  刘峦雄一听,脸色顿时一暗。

  “除此之外,两亿港币,买下文家所有股票。”夏天又道。

  “两亿港币?!”刘峦雄咂了咂牙花子,本来以为自己够狠了,没想到夏天更狠!

  文家那四成七的股份,按市价来算,要值十二亿港币呢。

  夏天却只出两亿港币,就想把这家公司整个吞了,实在是够狠的!

  “两亿港币已经不少了!我只是不想再耽误时间而已。否则的话,只要我再供几次股,文家会死得更惨。到时候别说两亿港币,他们连一分钱都拿不走!!”夏天说道。

  刘峦雄听他这么说,只得点了点头。

  “夏先生,这两件事我要帮你办成了,你是不是能答应不动我的爱美高?”他又问道。

  夏天笑了笑,“我可以答应不动你的爱美高。只要你别再跟我耍心眼儿!”

  “不敢,不敢了。我向你发誓!”刘峦雄忙摆摆手道。

  “哼,光说是没有用的,我还要看行动呢。”夏天说道,“谈完之后给我电话,我等不了太久的。”

  “是。”刘峦雄连忙点了点头。

  ……

  “天哥,你可真厉害呀。五亿港币,就把大华银行和文和集团都收入囊中了。”陈义信嘻嘻哈哈道。

  “交易还没达成呢,先别开心的太早了。”夏天摆摆手道,“等收购完成之后,再开心也不迟。”

  “说得对。”陈义信笑了笑。

  “感恩会之后,我就回日本拍戏去了,到时候香港这边你继续帮我盯着。”夏天又嘱咐道。

  “啊,那么快呀?”陈义信一愣,惊讶的问道。

  “没办法,本来我想一个星期就回去的,现在已经延误了好几天了。”夏天说道。

  “其实,天哥,咱们搞上市公司已经够赚钱的了,何必还那么辛苦,拍什么电影呢?”陈义信有些不理解道。

  光是这几天,他们就已经赚了十几亿港币。这么好赚钱的买卖,何必再辛苦拍什么电影呢。

  “你不懂得,这是我的爱好,也是我的梦想。”夏天笑道,“我之所以赚那么多钱,就是为了更好的实现这个梦想。”

  “我还是不懂。”陈义信摇了摇头。

  有钱了干点什么不好,香车豪宅、美人游艇,纸醉金迷,多享受享受不好么。那么辛苦干嘛呢?!

  “义信,人要是没了理想,跟条咸鱼有什么区别!”夏天说道,“天天吃喝玩乐,醉生梦死,看似快活,其实却是空虚得很。这种廉价的快乐就像毒AA品一样,会毁掉一个人的。相反,如果是做自己想做的事,虽然辛苦一些,但日子却过得非常充实。而且这样的快乐也更持久,更有意义。”

  “天哥,我明白了。”陈义信点了点头道,“只是你走了之后,我该怎么做呢?”他问道。 ⑧☆⑧☆.$.

  夏天就是他的指路明灯,有他坐镇,自己就知道该干什么了。但是他现在要去日本,留下那么大一家公司,那么多的钱,自己该怎么处置呢?!

  “别的你先别管,先买楼吧。”夏天指点他道。

  香港楼市一直不错,未来升值空间很高。据夏天所知,也就是九七年亚洲金融危机,才导致香港楼市出现滑坡的。但随后几年香港楼市就又起来了,所以其实很有投资的价值。

  “买楼?”陈义信一愣。

  “不错,咱们和邵艺夫虽然没明着翻脸,但其实关系已经破裂了。邵氏院线咱们就租了两年,眼看第一年就要过去了。到时候邵艺夫很有可能不把院线继续租给咱们,所以咱们必须未雨绸缪,先建自己的院线再说。”夏天解释道。

  “你选豪华热闹地段买楼,要是只租不卖的话,就把把整家公司给我买下来。总之就是要建立属于自己的院线。”夏天说道。

  “是。”陈义信一听,连忙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