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441 报应到了
  readx();

  “天哥,好消息呀!”

  夏天接了近百通电话,接得手都酸了。这时候,陈义信兴高采烈地跑了进来。

  “什么好消息,值得你这么手舞足蹈的?”夏天一愣,好奇地问道。

  “你听我说,最新消息!文天和疯了,文人和爆血管了,李超谨也进了医院,生死不知……”陈义信开心的笑道,“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到了!!”

  夏天一愣,没想到这结果这么惨烈。

  文天和竟然疯了,文人和竟然爆了血管,李超谨竟然也进了医院,生死不知。

  两病一傻,听到这样惨烈的结果,让他顿时起了恻隐之心。

  “天哥你怎么了,干嘛不高兴啊?”陈义信见他郁郁寡欢的样子,忍不住疑惑的问道。

  “义信、博滔,你们说咱们这次是不是下手太狠了啊?”他意兴萧索的问道,完全开心不起来。

  “天哥,你怎么又心软了呢!你忘了中午时候,文佩玉、李国涛两人有多么嚣张,有多么可恶了!要是咱们兄弟这次败了,保证会比他们惨一万倍的。所以说他们现在沦落到这地步,完全就是咎由自取,根本不值得同情的。”陈义信大大咧咧的说道。

  在他看来,李国涛和文佩玉两个混蛋敢打阿雪的主意,就已经是罪该万死了。

  “博滔,你看呢?”夏天问梁博滔道。

  “老板,我知道你心善,听到这个结果有些不忍心,但其实他们的遭遇根本算不了什么。前几年闹股灾的时候,股票交易所的大楼那儿天天下饺子似的有人跳楼自杀,摔得脑浆子糊一地,命都没了。”梁博滔摇摇头道,“做生意就是这样,成王败寇,容不下妇人之仁的。”

  “天哥,好消息呀!”

  夏天接了近百通电话,接得手都酸了。这时候,陈义信兴高采烈地跑了进来。

  “什么好消息,值得你这么手舞足蹈的?”夏天一愣,好奇地问道。

  “你听我说,最新消息!文天和疯了,文人和爆血管了,李超谨也进了医院,生死不知……”陈义信开心的笑道,“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到了!!”

  夏天一愣,没想到这结果这么惨烈。

  文天和竟然疯了,文人和竟然爆了血管,李超谨竟然也进了医院,生死不知。

  两病一傻,听到这样惨烈的结果,让他顿时起了恻隐之心。

  “天哥你怎么了,干嘛不高兴啊?”陈义信见他郁郁寡欢的样子,忍不住疑惑的问道。

  “义信、博滔,你们说咱们这次是不是下手太狠了啊?”他意兴萧索的问道,完全开心不起来。

  “天哥,你怎么又心软了呢!你忘了中午时候,文佩玉、李国涛两人有多么嚣张,有多么可恶了!要是咱们兄弟这次败了,保证会比他们惨一万倍的。所以说他们现在沦落到这地步,完全就是咎由自取,根本不值得同情的。”陈义信大大咧咧的说道。

  在他看来,李国涛和文佩玉两个混蛋敢打阿雪的主意,就已经是罪该万死了。

  “博滔,你看呢?”夏天问梁博滔道。

  “老板,我知道你心善,听到这个结果有些不忍心,但其实他们的遭遇根本算不了什么。前几年闹股灾的时候,股票交易所的大楼那儿天天下饺子似的有人跳楼自杀,摔得脑浆子糊一地,命都没了。”梁博滔摇摇头道,“做生意就是这样,成王败寇,容不下妇人之仁的。”

  “天哥,好消息呀!”

  夏天接了近百通电话,接得手都酸了。这时候,陈义信兴高采烈地跑了进来。

  “什么好消息,值得你这么手舞足蹈的?”夏天一愣,好奇地问道。

  “你听我说,最新消息!文天和疯了,文人和爆血管了,李超谨也进了医院,生死不知……”陈义信开心的笑道,“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到了!!”

  夏天一愣,没想到这结果这么惨烈。

  文天和竟然疯了,文人和竟然爆了血管,李超谨竟然也进了医院,生死不知。

  两病一傻,听到这样惨烈的结果,让他顿时起了恻隐之心。

  “天哥你怎么了,干嘛不高兴啊?”陈义信见他郁郁寡欢的样子,忍不住疑惑的问道。

  “义信、博滔,你们说咱们这次是不是下手太狠了啊?”他意兴萧索的问道,完全开心不起来。

  “天哥,你怎么又心软了呢!你忘了中午时候,文佩玉、李国涛两人有多么嚣张,有多么可恶了!要是咱们兄弟这次败了,保证会比他们惨一万倍的。所以说他们现在沦落到这地步,完全就是咎由自取,根本不值得同情的。”陈义信大大咧咧的说道。

  在他看来,李国涛和文佩玉两个混蛋敢打阿雪的主意,就已经是罪该万死了。

  “博滔,你看呢?”夏天问梁博滔道。

  “老板,我知道你心善,听到这个结果有些不忍心,但其实他们的遭遇根本算不了什么。前几年闹股灾的时候,股票交易所的大楼那儿天天下饺子似的有人跳楼自杀,摔得脑浆子糊一地,命都没了。”梁博滔摇摇头道,“做生意就是这样,成王败寇,容不下妇人之仁的。”

  “天哥,好消息呀!”

  夏天接了近百通电话,接得手都酸了。这时候,陈义信兴高采烈地跑了进来。

  “什么好消息,值得你这么手舞足蹈的?”夏天一愣,好奇地问道。

  “你听我说,最新消息!文天和疯了,文人和爆血管了,李超谨也进了医院,生死不知……”陈义信开心的笑道,“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到了!!”

  夏天一愣,没想到这结果这么惨烈。

  文天和竟然疯了,文人和竟然爆了血管,李超谨竟然也进了医院,生死不知。

  两病一傻,听到这样惨烈的结果,让他顿时起了恻隐之心。

  “天哥你怎么了,干嘛不高兴啊?”陈义信见他郁郁寡欢的样子,忍不住疑惑的问道。

  “义信、博滔,你们说咱们这次是不是下手太狠了啊?”他意兴萧索的问道,完全开心不起来。

  “天哥,你怎么又心软了呢!你忘了中午时候,文佩玉、李国涛两人有多么嚣张,有多么可恶了!要是咱们兄弟这次败了,保证会比他们惨一万倍的。所以说他们现在沦落到这地步,完全就是咎由自取,根本不值得同情的。”陈义信大大咧咧的说道。

  在他看来,李国涛和文佩玉两个混蛋敢打阿雪的主意,就已经是罪该万死了。

  “博滔,你看呢?”夏天问梁博滔道。

  “老板,我知道你心善,听到这个结果有些不忍心,但其实他们的遭遇根本算不了什么。前几年闹股灾的时候,股票交易所的大楼那儿天天下饺子似的有人跳楼自杀,摔得脑浆子糊一地,命都没了。”梁博滔摇摇头道,“做生意就是这样,成王败寇,容不下妇人之仁的。”

  “天哥,好消息呀!”

  夏天接了近百通电话,接得手都酸了。这时候,陈义信兴高采烈地跑了进来。

  “什么好消息,值得你这么手舞足蹈的?”夏天一愣,好奇地问道。

  “你听我说,最新消息!文天和疯了,文人和爆血管了,李超谨也进了医院,生死不知……”陈义信开心的笑道,“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到了!!”

  夏天一愣,没想到这结果这么惨烈。

  文天和竟然疯了,文人和竟然爆了血管,李超谨竟然也进了医院,生死不知。

  两病一傻,听到这样惨烈的结果,让他顿时起了恻隐之心。

  “天哥你怎么了,干嘛不高兴啊?”陈义信见他郁郁寡欢的样子,忍不住疑惑的问道。

  “义信、博滔,你们说咱们这次是不是下手太狠了啊?”他意兴萧索的问道,完全开心不起来。

  “天哥,你怎么又心软了呢!你忘了中午时候,文佩玉、李国涛两人有多么嚣张,有多么可恶了!要是咱们兄弟这次败了,保证会比他们惨一万倍的。所以说他们现在沦落到这地步,完全就是咎由自取,根本不值得同情的。”陈义信大大咧咧的说道。

  在他看来,李国涛和文佩玉两个混蛋敢打阿雪的主意,就已经是罪该万死了。

  “博滔,你看呢?”夏天问梁博滔道。

  “老板,我知道你心善,听到这个结果有些不忍心,但其实他们的遭遇根本算不了什么。前几年闹股灾的时候,股票交易所的大楼那儿天天下饺子似的有人跳楼自杀,摔得脑浆子糊一地,命都没了。”梁博滔摇摇头道,“做生意就是这样,成王败寇,容不下妇人之仁的。”

  “天哥,好消息呀!”

  夏天接了近百通电话,接得手都酸了。这时候,陈义信兴高采烈地跑了进来。

  “什么好消息,值得你这么手舞足蹈的?”夏天一愣,好奇地问道。

  “你听我说,最新消息!文天和疯了,文人和爆血管了,李超谨也进了医院,生死不知……”陈义信开心的笑道,“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到了!!”

  夏天一愣,没想到这结果这么惨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