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451【游戏完成】
  《情书》剧组,夏天正在八岳山,拍渡边博子的最后一场戏。

  “导演,电话。”这时,一位工作人员上前道。

  夏天一愣,将电话接了过来,“喂?!”

  “夏桑,你好,我是坂口博信。”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夏天虽然在日本呆了几个月,学了一些日语常用语,但基本对话还是有困难,大多数时候都要靠翻译。

  现在听那人说话,他只听出了前面几个字,那人的名字还是没有听清。

  “等下,你能不能说英语?”夏天问道,他英语虽然也麻麻地,但比起日语来还是要强不少,起码日常对话已经没有问题了。

  坂口博信随即又用英文自我介绍了一下,这下夏天更糊涂了。

  日本人的英文名就是日语读音的罗马字注音,夏天连日语读音都听不明白,就更甭说再用罗马拼音了。

  “等下,我去找人翻译一下。”夏天郁闷的道。

  坂口博信同样郁闷,没想到打个电话这么费劲。

  片刻之后,翻译赶到。

  经他一翻译,夏天才知道对面是坂口博信。记得之前自己曾经将《僵尸家族》的游戏改编权卖给他的,现在也有差不多半年时间了。

  “原来是坂口先生,你好。”夏天笑道,“怎么会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呀?”

  “我跟您打电话,是想告诉您,我们的《僵尸家族》已经开完成,不日就将正式售。我希望夏桑能够参与我们游戏的式,帮我们做下宣传,好么?”坂口博信请求道。

  《情书》剧组,夏天正在八岳山,拍渡边博子的最后一场戏。

  “导演,电话。”这时,一位工作人员上前道。

  夏天一愣,将电话接了过来,“喂?!”

  “夏桑,你好,我是坂口博信。”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夏天虽然在日本呆了几个月,学了一些日语常用语,但基本对话还是有困难,大多数时候都要靠翻译。

  现在听那人说话,他只听出了前面几个字,那人的名字还是没有听清。

  “等下,你能不能说英语?”夏天问道,他英语虽然也麻麻地,但比起日语来还是要强不少,起码日常对话已经没有问题了。

  坂口博信随即又用英文自我介绍了一下,这下夏天更糊涂了。

  日本人的英文名就是日语读音的罗马字注音,夏天连日语读音都听不明白,就更甭说再用罗马拼音了。

  “等下,我去找人翻译一下。”夏天郁闷的道。

  坂口博信同样郁闷,没想到打个电话这么费劲。

  片刻之后,翻译赶到。

  经他一翻译,夏天才知道对面是坂口博信。记得之前自己曾经将《僵尸家族》的游戏改编权卖给他的,现在也有差不多半年时间了。

  “原来是坂口先生,你好。”夏天笑道,“怎么会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呀?”

  “我跟您打电话,是想告诉您,我们的《僵尸家族》已经开完成,不日就将正式售。我希望夏桑能够参与我们游戏的式,帮我们做下宣传,好么?”坂口博信请求道。

  《情书》剧组,夏天正在八岳山,拍渡边博子的最后一场戏。

  “导演,电话。”这时,一位工作人员上前道。

  夏天一愣,将电话接了过来,“喂?!”

  “夏桑,你好,我是坂口博信。”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夏天虽然在日本呆了几个月,学了一些日语常用语,但基本对话还是有困难,大多数时候都要靠翻译。

  现在听那人说话,他只听出了前面几个字,那人的名字还是没有听清。

  “等下,你能不能说英语?”夏天问道,他英语虽然也麻麻地,但比起日语来还是要强不少,起码日常对话已经没有问题了。

  坂口博信随即又用英文自我介绍了一下,这下夏天更糊涂了。

  日本人的英文名就是日语读音的罗马字注音,夏天连日语读音都听不明白,就更甭说再用罗马拼音了。

  “等下,我去找人翻译一下。”夏天郁闷的道。

  坂口博信同样郁闷,没想到打个电话这么费劲。

  片刻之后,翻译赶到。

  经他一翻译,夏天才知道对面是坂口博信。记得之前自己曾经将《僵尸家族》的游戏改编权卖给他的,现在也有差不多半年时间了。

  “原来是坂口先生,你好。”夏天笑道,“怎么会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呀?”

  “我跟您打电话,是想告诉您,我们的《僵尸家族》已经开完成,不日就将正式售。我希望夏桑能够参与我们游戏的式,帮我们做下宣传,好么?”坂口博信请求道。

  《情书》剧组,夏天正在八岳山,拍渡边博子的最后一场戏。

  “导演,电话。”这时,一位工作人员上前道。

  夏天一愣,将电话接了过来,“喂?!”

  “夏桑,你好,我是坂口博信。”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夏天虽然在日本呆了几个月,学了一些日语常用语,但基本对话还是有困难,大多数时候都要靠翻译。

  现在听那人说话,他只听出了前面几个字,那人的名字还是没有听清。

  “等下,你能不能说英语?”夏天问道,他英语虽然也麻麻地,但比起日语来还是要强不少,起码日常对话已经没有问题了。

  坂口博信随即又用英文自我介绍了一下,这下夏天更糊涂了。

  日本人的英文名就是日语读音的罗马字注音,夏天连日语读音都听不明白,就更甭说再用罗马拼音了。

  “等下,我去找人翻译一下。”夏天郁闷的道。

  坂口博信同样郁闷,没想到打个电话这么费劲。

  片刻之后,翻译赶到。

  经他一翻译,夏天才知道对面是坂口博信。记得之前自己曾经将《僵尸家族》的游戏改编权卖给他的,现在也有差不多半年时间了。

  “原来是坂口先生,你好。”夏天笑道,“怎么会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呀?”

  “我跟您打电话,是想告诉您,我们的《僵尸家族》已经开完成,不日就将正式售。我希望夏桑能够参与我们游戏的式,帮我们做下宣传,好么?”坂口博信请求道。

  《情书》剧组,夏天正在八岳山,拍渡边博子的最后一场戏。

  “导演,电话。”这时,一位工作人员上前道。

  夏天一愣,将电话接了过来,“喂?!”

  “夏桑,你好,我是坂口博信。”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夏天虽然在日本呆了几个月,学了一些日语常用语,但基本对话还是有困难,大多数时候都要靠翻译。

  现在听那人说话,他只听出了前面几个字,那人的名字还是没有听清。

  “等下,你能不能说英语?”夏天问道,他英语虽然也麻麻地,但比起日语来还是要强不少,起码日常对话已经没有问题了。

  坂口博信随即又用英文自我介绍了一下,这下夏天更糊涂了。

  日本人的英文名就是日语读音的罗马字注音,夏天连日语读音都听不明白,就更甭说再用罗马拼音了。

  “等下,我去找人翻译一下。”夏天郁闷的道。

  坂口博信同样郁闷,没想到打个电话这么费劲。

  片刻之后,翻译赶到。

  经他一翻译,夏天才知道对面是坂口博信。记得之前自己曾经将《僵尸家族》的游戏改编权卖给他的,现在也有差不多半年时间了。

  “原来是坂口先生,你好。”夏天笑道,“怎么会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呀?”

  “我跟您打电话,是想告诉您,我们的《僵尸家族》已经开完成,不日就将正式售。我希望夏桑能够参与我们游戏的式,帮我们做下宣传,好么?”坂口博信请求道。

  《情书》剧组,夏天正在八岳山,拍渡边博子的最后一场戏。

  “导演,电话。”这时,一位工作人员上前道。

  夏天一愣,将电话接了过来,“喂?!”

  “夏桑,你好,我是坂口博信。”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夏天虽然在日本呆了几个月,学了一些日语常用语,但基本对话还是有困难,大多数时候都要靠翻译。

  现在听那人说话,他只听出了前面几个字,那人的名字还是没有听清。

  “等下,你能不能说英语?”夏天问道,他英语虽然也麻麻地,但比起日语来还是要强不少,起码日常对话已经没有问题了。

  坂口博信随即又用英文自我介绍了一下,这下夏天更糊涂了。

  日本人的英文名就是日语读音的罗马字注音,夏天连日语读音都听不明白,就更甭说再用罗马拼音了。

  “等下,我去找人翻译一下。”夏天郁闷的道。

  坂口博信同样郁闷,没想到打个电话这么费劲。

  片刻之后,翻译赶到。

  经他一翻译,夏天才知道对面是坂口博信。记得之前自己曾经将《僵尸家族》的游戏改编权卖给他的,现在也有差不多半年时间了。

  “原来是坂口先生,你好。”夏天笑道,“怎么会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呀?”

  “我跟您打电话,是想告诉您,我们的《僵尸家族》已经开完成,不日就将正式售。我希望夏桑能够参与我们游戏的式,帮我们做下宣传,好么?”坂口博信请求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