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447 返回剧组
  readx();

  《午夜凶铃》这部电影上个月就已经杀青,如今后期制作也已经完成了。

  刚好圣诞档期,角川映画没有影片上映,所以就干脆安排这部电影上映了。

  宁静祥和的圣诞档期,竟然上映《午夜凶铃》这部恐怖片,夏天也很佩服日本人的口味,实在是太重口了。

  “你不觉得带女孩子看鬼片,当她吓得吱哇乱叫,惊恐的躲到你怀里寻求保护时,就是占便宜的最佳时机嘛!”角川春树婬荡的笑道,让夏天顿时敬佩不已。

  ……

  在东京陪了赵雅芷一晚,第二天,夏天搭乘列车赶往小樽市。

  “哼!说好只去一星期的,怎么去了十几天才回来呀!!”胡惠中生气的看向夏天道,“是不是忙着在香港陪别的女人,乐不思蜀了?!”

  “当然不是了。你难道没看报纸,没看新闻,不知道我在香港的事呀?”夏天一听她这孩子气的话,哭笑不得的道。

  “没有呀,天天忙着拍戏,哪有时间看报纸,看新闻呀。再说都是日文,我也看不懂啊。”胡惠中摇摇头道,“怎么了,你出了什么事了?”

  “我前两天差点破产呀!”夏天叹了口气道。

  “怎么可能?!你不是很有钱的么!”胡惠中一听,大吃一惊道。

  “一言难尽了。”夏天摇摇头道,“给,这份周刊上都有介绍了,你自己看一下吧。”

  《午夜凶铃》这部电影上个月就已经杀青,如今后期制作也已经完成了。

  刚好圣诞档期,角川映画没有影片上映,所以就干脆安排这部电影上映了。

  宁静祥和的圣诞档期,竟然上映《午夜凶铃》这部恐怖片,夏天也很佩服日本人的口味,实在是太重口了。

  “你不觉得带女孩子看鬼片,当她吓得吱哇乱叫,惊恐的躲到你怀里寻求保护时,就是占便宜的最佳时机嘛!”角川春树婬荡的笑道,让夏天顿时敬佩不已。

  ……

  在东京陪了赵雅芷一晚,第二天,夏天搭乘列车赶往小樽市。

  “哼!说好只去一星期的,怎么去了十几天才回来呀!!”胡惠中生气的看向夏天道,“是不是忙着在香港陪别的女人,乐不思蜀了?!”

  “当然不是了。你难道没看报纸,没看新闻,不知道我在香港的事呀?”夏天一听她这孩子气的话,哭笑不得的道。

  “没有呀,天天忙着拍戏,哪有时间看报纸,看新闻呀。再说都是日文,我也看不懂啊。”胡惠中摇摇头道,“怎么了,你出了什么事了?”

  “我前两天差点破产呀!”夏天叹了口气道。

  “怎么可能?!你不是很有钱的么!”胡惠中一听,大吃一惊道。

  “一言难尽了。”夏天摇摇头道,“给,这份周刊上都有介绍了,你自己看一下吧。”

  《午夜凶铃》这部电影上个月就已经杀青,如今后期制作也已经完成了。

  刚好圣诞档期,角川映画没有影片上映,所以就干脆安排这部电影上映了。

  宁静祥和的圣诞档期,竟然上映《午夜凶铃》这部恐怖片,夏天也很佩服日本人的口味,实在是太重口了。

  “你不觉得带女孩子看鬼片,当她吓得吱哇乱叫,惊恐的躲到你怀里寻求保护时,就是占便宜的最佳时机嘛!”角川春树婬荡的笑道,让夏天顿时敬佩不已。

  ……

  在东京陪了赵雅芷一晚,第二天,夏天搭乘列车赶往小樽市。

  “哼!说好只去一星期的,怎么去了十几天才回来呀!!”胡惠中生气的看向夏天道,“是不是忙着在香港陪别的女人,乐不思蜀了?!”

  “当然不是了。你难道没看报纸,没看新闻,不知道我在香港的事呀?”夏天一听她这孩子气的话,哭笑不得的道。

  “没有呀,天天忙着拍戏,哪有时间看报纸,看新闻呀。再说都是日文,我也看不懂啊。”胡惠中摇摇头道,“怎么了,你出了什么事了?”

  “我前两天差点破产呀!”夏天叹了口气道。

  “怎么可能?!你不是很有钱的么!”胡惠中一听,大吃一惊道。

  “一言难尽了。”夏天摇摇头道,“给,这份周刊上都有介绍了,你自己看一下吧。”

  《午夜凶铃》这部电影上个月就已经杀青,如今后期制作也已经完成了。

  刚好圣诞档期,角川映画没有影片上映,所以就干脆安排这部电影上映了。

  宁静祥和的圣诞档期,竟然上映《午夜凶铃》这部恐怖片,夏天也很佩服日本人的口味,实在是太重口了。

  “你不觉得带女孩子看鬼片,当她吓得吱哇乱叫,惊恐的躲到你怀里寻求保护时,就是占便宜的最佳时机嘛!”角川春树婬荡的笑道,让夏天顿时敬佩不已。

  ……

  在东京陪了赵雅芷一晚,第二天,夏天搭乘列车赶往小樽市。

  “哼!说好只去一星期的,怎么去了十几天才回来呀!!”胡惠中生气的看向夏天道,“是不是忙着在香港陪别的女人,乐不思蜀了?!”

  “当然不是了。你难道没看报纸,没看新闻,不知道我在香港的事呀?”夏天一听她这孩子气的话,哭笑不得的道。

  “没有呀,天天忙着拍戏,哪有时间看报纸,看新闻呀。再说都是日文,我也看不懂啊。”胡惠中摇摇头道,“怎么了,你出了什么事了?”

  “我前两天差点破产呀!”夏天叹了口气道。

  “怎么可能?!你不是很有钱的么!”胡惠中一听,大吃一惊道。

  “一言难尽了。”夏天摇摇头道,“给,这份周刊上都有介绍了,你自己看一下吧。”

  《午夜凶铃》这部电影上个月就已经杀青,如今后期制作也已经完成了。

  刚好圣诞档期,角川映画没有影片上映,所以就干脆安排这部电影上映了。

  宁静祥和的圣诞档期,竟然上映《午夜凶铃》这部恐怖片,夏天也很佩服日本人的口味,实在是太重口了。

  “你不觉得带女孩子看鬼片,当她吓得吱哇乱叫,惊恐的躲到你怀里寻求保护时,就是占便宜的最佳时机嘛!”角川春树婬荡的笑道,让夏天顿时敬佩不已。

  ……

  在东京陪了赵雅芷一晚,第二天,夏天搭乘列车赶往小樽市。

  “哼!说好只去一星期的,怎么去了十几天才回来呀!!”胡惠中生气的看向夏天道,“是不是忙着在香港陪别的女人,乐不思蜀了?!”

  “当然不是了。你难道没看报纸,没看新闻,不知道我在香港的事呀?”夏天一听她这孩子气的话,哭笑不得的道。

  “没有呀,天天忙着拍戏,哪有时间看报纸,看新闻呀。再说都是日文,我也看不懂啊。”胡惠中摇摇头道,“怎么了,你出了什么事了?”

  “我前两天差点破产呀!”夏天叹了口气道。

  “怎么可能?!你不是很有钱的么!”胡惠中一听,大吃一惊道。

  “一言难尽了。”夏天摇摇头道,“给,这份周刊上都有介绍了,你自己看一下吧。”

  《午夜凶铃》这部电影上个月就已经杀青,如今后期制作也已经完成了。

  刚好圣诞档期,角川映画没有影片上映,所以就干脆安排这部电影上映了。

  宁静祥和的圣诞档期,竟然上映《午夜凶铃》这部恐怖片,夏天也很佩服日本人的口味,实在是太重口了。

  “你不觉得带女孩子看鬼片,当她吓得吱哇乱叫,惊恐的躲到你怀里寻求保护时,就是占便宜的最佳时机嘛!”角川春树婬荡的笑道,让夏天顿时敬佩不已。

  ……

  在东京陪了赵雅芷一晚,第二天,夏天搭乘列车赶往小樽市。

  “哼!说好只去一星期的,怎么去了十几天才回来呀!!”胡惠中生气的看向夏天道,“是不是忙着在香港陪别的女人,乐不思蜀了?!”

  “当然不是了。你难道没看报纸,没看新闻,不知道我在香港的事呀?”夏天一听她这孩子气的话,哭笑不得的道。

  “没有呀,天天忙着拍戏,哪有时间看报纸,看新闻呀。再说都是日文,我也看不懂啊。”胡惠中摇摇头道,“怎么了,你出了什么事了?”

  “我前两天差点破产呀!”夏天叹了口气道。

  “怎么可能?!你不是很有钱的么!”胡惠中一听,大吃一惊道。

  “一言难尽了。”夏天摇摇头道,“给,这份周刊上都有介绍了,你自己看一下吧。”

  《午夜凶铃》这部电影上个月就已经杀青,如今后期制作也已经完成了。

  刚好圣诞档期,角川映画没有影片上映,所以就干脆安排这部电影上映了。

  宁静祥和的圣诞档期,竟然上映《午夜凶铃》这部恐怖片,夏天也很佩服日本人的口味,实在是太重口了。

  “你不觉得带女孩子看鬼片,当她吓得吱哇乱叫,惊恐的躲到你怀里寻求保护时,就是占便宜的最佳时机嘛!”角川春树婬荡的笑道,让夏天顿时敬佩不已。

  ……

  在东京陪了赵雅芷一晚,第二天,夏天搭乘列车赶往小樽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