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491【有命拿钱没命花】
  防盗章节,七点左右修改。>

  写书不易,请大家体谅,老白拜谢!

  片刻之后,几位长得凶型恶相的大汉走了进来。看他们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就是夏先生?!你老妈在我们财务公司借了两百万港币,没钱还。你是她儿子,母债子偿,是不是该帮她还一下?”为的一个大汉冷笑着问道。

  “玛德,我们帮她还得着么,那个女人早就已经改嫁了,跟我们天哥脱离了母子关系!”陈义信骂道,“你怎么不去找她的姘头李仲祥去还,却跑到我们公司来讨债,真是岂有此理!!”

  “这么说夏先生是不打算扛这笔债了?!那好,话是你说的,我们走!!”那个大汉冷笑一声道。

  “站住!!”夏天一招手道,“你们是哪家财务公司的?”

  “我们是鸿财务公司的,怎么,夏先生想盘我们的底?!”那位大汉乜视着夏天道。

  “这是我们下山豹豹哥,认清楚了!”一个喽啰大声叫道。

  “好。”夏天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借据拿来给我看。”

  “给,借款两百万港币,利滚利,利息三百万港币,总共五百万港币。掏钱吧!!”下山豹取出借据来道。

  “敲竹杠啊!!利率有那么高嘛!!”陈义信一听,大声吼道。

  “我们的利率就是这样,借不起就别借!”下山豹振振有词的道。

  “够了,别争了。这五百万港币我还你,不过话事先说清楚,以后她的债我不再替她还。借不借钱给她,你们自己想清楚。以后再有人上门讨债,我会报警。”夏天开了一张支票道。

  片刻之后,几位长得凶型恶相的大汉走了进来。看他们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就是夏先生?!你老妈在我们财务公司借了两百万港币,没钱还。你是她儿子,母债子偿,是不是该帮她还一下?”为的一个大汉冷笑着问道。

  “玛德,我们帮她还得着么,那个女人早就已经改嫁了,跟我们天哥脱离了母子关系!”陈义信骂道,“你怎么不去找她的姘头李仲祥去还,却跑到我们公司来讨债,真是岂有此理!!”

  “这么说夏先生是不打算扛这笔债了?!那好,话是你说的,我们走!!”那个大汉冷笑一声道。

  “站住!!”夏天一招手道,“你们是哪家财务公司的?”

  “我们是鸿财务公司的,怎么,夏先生想盘我们的底?!”那位大汉乜视着夏天道。

  “这是我们下山豹豹哥,认清楚了!”一个喽啰大声叫道。

  “好。”夏天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借据拿来给我看。”

  “给,借款两百万港币,利滚利,利息三百万港币,总共五百万港币。掏钱吧!!”下山豹取出借据来道。

  “敲竹杠啊!!利率有那么高嘛!!”陈义信一听,大声吼道。

  “我们的利率就是这样,借不起就别借!”下山豹振振有词的道。

  “够了,别争了。这五百万港币我还你,不过话事先说清楚,以后她的债我不再替她还。借不借钱给她,你们自己想清楚。以后再有人上门讨债,我会报警。”夏天开了一张支票道。

  片刻之后,几位长得凶型恶相的大汉走了进来。看他们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就是夏先生?!你老妈在我们财务公司借了两百万港币,没钱还。你是她儿子,母债子偿,是不是该帮她还一下?”为的一个大汉冷笑着问道。

  “玛德,我们帮她还得着么,那个女人早就已经改嫁了,跟我们天哥脱离了母子关系!”陈义信骂道,“你怎么不去找她的姘头李仲祥去还,却跑到我们公司来讨债,真是岂有此理!!”

  “这么说夏先生是不打算扛这笔债了?!那好,话是你说的,我们走!!”那个大汉冷笑一声道。

  “站住!!”夏天一招手道,“你们是哪家财务公司的?”

  “我们是鸿财务公司的,怎么,夏先生想盘我们的底?!”那位大汉乜视着夏天道。

  “这是我们下山豹豹哥,认清楚了!”一个喽啰大声叫道。

  “好。”夏天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借据拿来给我看。”

  “给,借款两百万港币,利滚利,利息三百万港币,总共五百万港币。掏钱吧!!”下山豹取出借据来道。

  “敲竹杠啊!!利率有那么高嘛!!”陈义信一听,大声吼道。

  “我们的利率就是这样,借不起就别借!”下山豹振振有词的道。

  “够了,别争了。这五百万港币我还你,不过话事先说清楚,以后她的债我不再替她还。借不借钱给她,你们自己想清楚。以后再有人上门讨债,我会报警。”夏天开了一张支票道。

  片刻之后,几位长得凶型恶相的大汉走了进来。看他们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就是夏先生?!你老妈在我们财务公司借了两百万港币,没钱还。你是她儿子,母债子偿,是不是该帮她还一下?”为的一个大汉冷笑着问道。

  “玛德,我们帮她还得着么,那个女人早就已经改嫁了,跟我们天哥脱离了母子关系!”陈义信骂道,“你怎么不去找她的姘头李仲祥去还,却跑到我们公司来讨债,真是岂有此理!!”

  “这么说夏先生是不打算扛这笔债了?!那好,话是你说的,我们走!!”那个大汉冷笑一声道。

  “站住!!”夏天一招手道,“你们是哪家财务公司的?”

  “我们是鸿财务公司的,怎么,夏先生想盘我们的底?!”那位大汉乜视着夏天道。

  “这是我们下山豹豹哥,认清楚了!”一个喽啰大声叫道。

  “好。”夏天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借据拿来给我看。”

  “给,借款两百万港币,利滚利,利息三百万港币,总共五百万港币。掏钱吧!!”下山豹取出借据来道。

  “敲竹杠啊!!利率有那么高嘛!!”陈义信一听,大声吼道。

  “我们的利率就是这样,借不起就别借!”下山豹振振有词的道。

  “够了,别争了。这五百万港币我还你,不过话事先说清楚,以后她的债我不再替她还。借不借钱给她,你们自己想清楚。以后再有人上门讨债,我会报警。”夏天开了一张支票道。

  片刻之后,几位长得凶型恶相的大汉走了进来。看他们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就是夏先生?!你老妈在我们财务公司借了两百万港币,没钱还。你是她儿子,母债子偿,是不是该帮她还一下?”为的一个大汉冷笑着问道。

  “玛德,我们帮她还得着么,那个女人早就已经改嫁了,跟我们天哥脱离了母子关系!”陈义信骂道,“你怎么不去找她的姘头李仲祥去还,却跑到我们公司来讨债,真是岂有此理!!”

  “这么说夏先生是不打算扛这笔债了?!那好,话是你说的,我们走!!”那个大汉冷笑一声道。

  “站住!!”夏天一招手道,“你们是哪家财务公司的?”

  “我们是鸿财务公司的,怎么,夏先生想盘我们的底?!”那位大汉乜视着夏天道。

  “这是我们下山豹豹哥,认清楚了!”一个喽啰大声叫道。

  “好。”夏天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借据拿来给我看。”

  “给,借款两百万港币,利滚利,利息三百万港币,总共五百万港币。掏钱吧!!”下山豹取出借据来道。

  “敲竹杠啊!!利率有那么高嘛!!”陈义信一听,大声吼道。

  “我们的利率就是这样,借不起就别借!”下山豹振振有词的道。

  “够了,别争了。这五百万港币我还你,不过话事先说清楚,以后她的债我不再替她还。借不借钱给她,你们自己想清楚。以后再有人上门讨债,我会报警。”夏天开了一张支票道。

  片刻之后,几位长得凶型恶相的大汉走了进来。看他们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就是夏先生?!你老妈在我们财务公司借了两百万港币,没钱还。你是她儿子,母债子偿,是不是该帮她还一下?”为的一个大汉冷笑着问道。

  “玛德,我们帮她还得着么,那个女人早就已经改嫁了,跟我们天哥脱离了母子关系!”陈义信骂道,“你怎么不去找她的姘头李仲祥去还,却跑到我们公司来讨债,真是岂有此理!!”

  “这么说夏先生是不打算扛这笔债了?!那好,话是你说的,我们走!!”那个大汉冷笑一声道。

  “站住!!”夏天一招手道,“你们是哪家财务公司的?”

  “我们是鸿财务公司的,怎么,夏先生想盘我们的底?!”那位大汉乜视着夏天道。

  “这是我们下山豹豹哥,认清楚了!”一个喽啰大声叫道。

  “好。”夏天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借据拿来给我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