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534【孔雀王子】
  “咦,你怎么来了?”夏天笑着问道。[

  “我妈说想请你去家里吃饭,算是庆贺乔迁之喜,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周海湄脸一红,害羞地问道。

  其实她这次来,是听老妈的话,过来盯着夏天的。不过这点小心思当然不能对外说,尤其不能对夏天说,所以她就只能借别的事情来掩饰。

  “回去告诉阿姨,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最近的确没时间。你也看到了,光是这部戏就够我忙活的了。拍完这部戏之后,我自己还要再拍部新戏,到时候忙得更厉害。”夏天摆摆手道。

  他能猜出周妈妈的意思,无非是想认下自己这位“未来女婿”,将来好多沾点光罢了。不过他现在的“未来丈母娘”有些太多了。王妈妈,钟妈妈,赵妈妈,目前就已经三个了,实在不想再多认一个丈母娘了。

  “我也说你没有时间呢。”周海湄见夏天这么说,点了点头道。

  “那你就帮我多美言几句吧,等有时间我再去看他们。”夏天笑着说道,随即脸色一僵,就见锺楚红、林清霞已经从不同方位向他包抄过来。一定是看到自己和周海湄谈笑风生,所以过来“查岗”来了。

  “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锺楚红笑着问道。

  周海湄一见锺楚红过来,顿时就有些慌张,到底是小孩子,经验不足。

  锺楚红本来还没觉得不对,一见她眼神飘,脸色慌张,顿时就心中一凛,知道出问题了。

  “咦,你怎么来了?”夏天笑着问道。

  “我妈说想请你去家里吃饭,算是庆贺乔迁之喜,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周海湄脸一红,害羞地问道。

  其实她这次来,是听老妈的话,过来盯着夏天的。不过这点小心思当然不能对外说,尤其不能对夏天说,所以她就只能借别的事情来掩饰。

  “回去告诉阿姨,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最近的确没时间。你也看到了,光是这部戏就够我忙活的了。拍完这部戏之后,我自己还要再拍部新戏,到时候忙得更厉害。”夏天摆摆手道。

  他能猜出周妈妈的意思,无非是想认下自己这位“未来女婿”,将来好多沾点光罢了。不过他现在的“未来丈母娘”有些太多了。王妈妈,钟妈妈,赵妈妈,目前就已经三个了,实在不想再多认一个丈母娘了。

  “我也说你没有时间呢。”周海湄见夏天这么说,点了点头道。

  “那你就帮我多美言几句吧,等有时间我再去看他们。”夏天笑着说道,随即脸色一僵,就见锺楚红、林清霞已经从不同方位向他包抄过来。一定是看到自己和周海湄谈笑风生,所以过来“查岗”来了。

  “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锺楚红笑着问道。

  周海湄一见锺楚红过来,顿时就有些慌张,到底是小孩子,经验不足。

  锺楚红本来还没觉得不对,一见她眼神飘,脸色慌张,顿时就心中一凛,知道出问题了。

  “咦,你怎么来了?”夏天笑着问道。

  “我妈说想请你去家里吃饭,算是庆贺乔迁之喜,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周海湄脸一红,害羞地问道。

  其实她这次来,是听老妈的话,过来盯着夏天的。不过这点小心思当然不能对外说,尤其不能对夏天说,所以她就只能借别的事情来掩饰。

  “回去告诉阿姨,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最近的确没时间。你也看到了,光是这部戏就够我忙活的了。拍完这部戏之后,我自己还要再拍部新戏,到时候忙得更厉害。”夏天摆摆手道。

  他能猜出周妈妈的意思,无非是想认下自己这位“未来女婿”,将来好多沾点光罢了。不过他现在的“未来丈母娘”有些太多了。王妈妈,钟妈妈,赵妈妈,目前就已经三个了,实在不想再多认一个丈母娘了。

  “我也说你没有时间呢。”周海湄见夏天这么说,点了点头道。

  “那你就帮我多美言几句吧,等有时间我再去看他们。”夏天笑着说道,随即脸色一僵,就见锺楚红、林清霞已经从不同方位向他包抄过来。一定是看到自己和周海湄谈笑风生,所以过来“查岗”来了。

  “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锺楚红笑着问道。

  周海湄一见锺楚红过来,顿时就有些慌张,到底是小孩子,经验不足。

  锺楚红本来还没觉得不对,一见她眼神飘,脸色慌张,顿时就心中一凛,知道出问题了。

  “咦,你怎么来了?”夏天笑着问道。

  “我妈说想请你去家里吃饭,算是庆贺乔迁之喜,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周海湄脸一红,害羞地问道。

  其实她这次来,是听老妈的话,过来盯着夏天的。不过这点小心思当然不能对外说,尤其不能对夏天说,所以她就只能借别的事情来掩饰。

  “回去告诉阿姨,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最近的确没时间。你也看到了,光是这部戏就够我忙活的了。拍完这部戏之后,我自己还要再拍部新戏,到时候忙得更厉害。”夏天摆摆手道。

  他能猜出周妈妈的意思,无非是想认下自己这位“未来女婿”,将来好多沾点光罢了。不过他现在的“未来丈母娘”有些太多了。王妈妈,钟妈妈,赵妈妈,目前就已经三个了,实在不想再多认一个丈母娘了。

  “我也说你没有时间呢。”周海湄见夏天这么说,点了点头道。

  “那你就帮我多美言几句吧,等有时间我再去看他们。”夏天笑着说道,随即脸色一僵,就见锺楚红、林清霞已经从不同方位向他包抄过来。一定是看到自己和周海湄谈笑风生,所以过来“查岗”来了。

  “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锺楚红笑着问道。

  周海湄一见锺楚红过来,顿时就有些慌张,到底是小孩子,经验不足。

  锺楚红本来还没觉得不对,一见她眼神飘,脸色慌张,顿时就心中一凛,知道出问题了。

  “咦,你怎么来了?”夏天笑着问道。

  “我妈说想请你去家里吃饭,算是庆贺乔迁之喜,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周海湄脸一红,害羞地问道。

  其实她这次来,是听老妈的话,过来盯着夏天的。不过这点小心思当然不能对外说,尤其不能对夏天说,所以她就只能借别的事情来掩饰。

  “回去告诉阿姨,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最近的确没时间。你也看到了,光是这部戏就够我忙活的了。拍完这部戏之后,我自己还要再拍部新戏,到时候忙得更厉害。”夏天摆摆手道。

  他能猜出周妈妈的意思,无非是想认下自己这位“未来女婿”,将来好多沾点光罢了。不过他现在的“未来丈母娘”有些太多了。王妈妈,钟妈妈,赵妈妈,目前就已经三个了,实在不想再多认一个丈母娘了。

  “我也说你没有时间呢。”周海湄见夏天这么说,点了点头道。

  “那你就帮我多美言几句吧,等有时间我再去看他们。”夏天笑着说道,随即脸色一僵,就见锺楚红、林清霞已经从不同方位向他包抄过来。一定是看到自己和周海湄谈笑风生,所以过来“查岗”来了。

  “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锺楚红笑着问道。

  周海湄一见锺楚红过来,顿时就有些慌张,到底是小孩子,经验不足。

  锺楚红本来还没觉得不对,一见她眼神飘,脸色慌张,顿时就心中一凛,知道出问题了。

  “咦,你怎么来了?”夏天笑着问道。

  “我妈说想请你去家里吃饭,算是庆贺乔迁之喜,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周海湄脸一红,害羞地问道。

  其实她这次来,是听老妈的话,过来盯着夏天的。不过这点小心思当然不能对外说,尤其不能对夏天说,所以她就只能借别的事情来掩饰。

  “回去告诉阿姨,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最近的确没时间。你也看到了,光是这部戏就够我忙活的了。拍完这部戏之后,我自己还要再拍部新戏,到时候忙得更厉害。”夏天摆摆手道。

  他能猜出周妈妈的意思,无非是想认下自己这位“未来女婿”,将来好多沾点光罢了。不过他现在的“未来丈母娘”有些太多了。王妈妈,钟妈妈,赵妈妈,目前就已经三个了,实在不想再多认一个丈母娘了。

  “我也说你没有时间呢。”周海湄见夏天这么说,点了点头道。

  “那你就帮我多美言几句吧,等有时间我再去看他们。”夏天笑着说道,随即脸色一僵,就见锺楚红、林清霞已经从不同方位向他包抄过来。一定是看到自己和周海湄谈笑风生,所以过来“查岗”来了。

  “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锺楚红笑着问道。

  周海湄一见锺楚红过来,顿时就有些慌张,到底是小孩子,经验不足。

  锺楚红本来还没觉得不对,一见她眼神飘,脸色慌张,顿时就心中一凛,知道出问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