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535【新艺城分裂】
  夏天听陈义信说黄佰鸣将新艺城大部分人都挖走了,并不意外。([(网〔因为黄佰鸣性子柔和,非常善于做人。

  像他曾经举办过不少庆功宴、电影映式等,每次都向嘉禾、邵氏、新艺城送去请柬。但每次都是黄佰鸣代表新艺城前来,而麦佳、石田向来没有露过面。

  无论是他们性格缺陷,不擅于交际也好,还是自忖身份崇高,不愿意屈尊降贵也好,总之这对他们而言并不算是一件好事。因为外面应酬全由黄佰鸣代理了,他自然也就接收了新艺城的所有人脉。

  现在黄佰鸣成立一家新公司,所有关系也都带到了新公司。麦佳、石田想要再建立起人脉,都不知道还得要多长时间呢。

  “新艺城那边的反应如何?”夏天又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反应。我想麦佳应该早知道黄佰鸣要走了,可是他舍不得把他留下来,那就只有放手让他走了。”陈义信分析道。

  黄佰鸣之所以要走,主要还是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而在新艺城,麦佳占公司多数股份。如果想留下黄佰鸣的话,就得多分些股份来补偿他,势必就要损害自己的利益。所以他宁愿放走黄佰鸣,也不想自己的利益受损。既然如此,那黄佰鸣离开,麦佳自然也不能够说什么。

  夏天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唉,要是麦佳知道黄佰鸣会挖走公司大部分人,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初的做法呢。”

  夏天听陈义信说黄佰鸣将新艺城大部分人都挖走了,并不意外。因为黄佰鸣性子柔和,非常善于做人。

  像他曾经举办过不少庆功宴、电影映式等,每次都向嘉禾、邵氏、新艺城送去请柬。但每次都是黄佰鸣代表新艺城前来,而麦佳、石田向来没有露过面。

  无论是他们性格缺陷,不擅于交际也好,还是自忖身份崇高,不愿意屈尊降贵也好,总之这对他们而言并不算是一件好事。因为外面应酬全由黄佰鸣代理了,他自然也就接收了新艺城的所有人脉。

  现在黄佰鸣成立一家新公司,所有关系也都带到了新公司。麦佳、石田想要再建立起人脉,都不知道还得要多长时间呢。

  “新艺城那边的反应如何?”夏天又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反应。我想麦佳应该早知道黄佰鸣要走了,可是他舍不得把他留下来,那就只有放手让他走了。”陈义信分析道。

  黄佰鸣之所以要走,主要还是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而在新艺城,麦佳占公司多数股份。如果想留下黄佰鸣的话,就得多分些股份来补偿他,势必就要损害自己的利益。所以他宁愿放走黄佰鸣,也不想自己的利益受损。既然如此,那黄佰鸣离开,麦佳自然也不能够说什么。

  夏天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唉,要是麦佳知道黄佰鸣会挖走公司大部分人,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初的做法呢。”

  夏天听陈义信说黄佰鸣将新艺城大部分人都挖走了,并不意外。因为黄佰鸣性子柔和,非常善于做人。

  像他曾经举办过不少庆功宴、电影映式等,每次都向嘉禾、邵氏、新艺城送去请柬。但每次都是黄佰鸣代表新艺城前来,而麦佳、石田向来没有露过面。

  无论是他们性格缺陷,不擅于交际也好,还是自忖身份崇高,不愿意屈尊降贵也好,总之这对他们而言并不算是一件好事。因为外面应酬全由黄佰鸣代理了,他自然也就接收了新艺城的所有人脉。

  现在黄佰鸣成立一家新公司,所有关系也都带到了新公司。麦佳、石田想要再建立起人脉,都不知道还得要多长时间呢。

  “新艺城那边的反应如何?”夏天又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反应。我想麦佳应该早知道黄佰鸣要走了,可是他舍不得把他留下来,那就只有放手让他走了。”陈义信分析道。

  黄佰鸣之所以要走,主要还是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而在新艺城,麦佳占公司多数股份。如果想留下黄佰鸣的话,就得多分些股份来补偿他,势必就要损害自己的利益。所以他宁愿放走黄佰鸣,也不想自己的利益受损。既然如此,那黄佰鸣离开,麦佳自然也不能够说什么。

  夏天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唉,要是麦佳知道黄佰鸣会挖走公司大部分人,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初的做法呢。”

  夏天听陈义信说黄佰鸣将新艺城大部分人都挖走了,并不意外。因为黄佰鸣性子柔和,非常善于做人。

  像他曾经举办过不少庆功宴、电影映式等,每次都向嘉禾、邵氏、新艺城送去请柬。但每次都是黄佰鸣代表新艺城前来,而麦佳、石田向来没有露过面。

  无论是他们性格缺陷,不擅于交际也好,还是自忖身份崇高,不愿意屈尊降贵也好,总之这对他们而言并不算是一件好事。因为外面应酬全由黄佰鸣代理了,他自然也就接收了新艺城的所有人脉。

  现在黄佰鸣成立一家新公司,所有关系也都带到了新公司。麦佳、石田想要再建立起人脉,都不知道还得要多长时间呢。

  “新艺城那边的反应如何?”夏天又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反应。我想麦佳应该早知道黄佰鸣要走了,可是他舍不得把他留下来,那就只有放手让他走了。”陈义信分析道。

  黄佰鸣之所以要走,主要还是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而在新艺城,麦佳占公司多数股份。如果想留下黄佰鸣的话,就得多分些股份来补偿他,势必就要损害自己的利益。所以他宁愿放走黄佰鸣,也不想自己的利益受损。既然如此,那黄佰鸣离开,麦佳自然也不能够说什么。

  夏天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唉,要是麦佳知道黄佰鸣会挖走公司大部分人,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初的做法呢。”

  夏天听陈义信说黄佰鸣将新艺城大部分人都挖走了,并不意外。因为黄佰鸣性子柔和,非常善于做人。

  像他曾经举办过不少庆功宴、电影映式等,每次都向嘉禾、邵氏、新艺城送去请柬。但每次都是黄佰鸣代表新艺城前来,而麦佳、石田向来没有露过面。

  无论是他们性格缺陷,不擅于交际也好,还是自忖身份崇高,不愿意屈尊降贵也好,总之这对他们而言并不算是一件好事。因为外面应酬全由黄佰鸣代理了,他自然也就接收了新艺城的所有人脉。

  现在黄佰鸣成立一家新公司,所有关系也都带到了新公司。麦佳、石田想要再建立起人脉,都不知道还得要多长时间呢。

  “新艺城那边的反应如何?”夏天又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反应。我想麦佳应该早知道黄佰鸣要走了,可是他舍不得把他留下来,那就只有放手让他走了。”陈义信分析道。

  黄佰鸣之所以要走,主要还是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而在新艺城,麦佳占公司多数股份。如果想留下黄佰鸣的话,就得多分些股份来补偿他,势必就要损害自己的利益。所以他宁愿放走黄佰鸣,也不想自己的利益受损。既然如此,那黄佰鸣离开,麦佳自然也不能够说什么。

  夏天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唉,要是麦佳知道黄佰鸣会挖走公司大部分人,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初的做法呢。”

  夏天听陈义信说黄佰鸣将新艺城大部分人都挖走了,并不意外。因为黄佰鸣性子柔和,非常善于做人。

  像他曾经举办过不少庆功宴、电影映式等,每次都向嘉禾、邵氏、新艺城送去请柬。但每次都是黄佰鸣代表新艺城前来,而麦佳、石田向来没有露过面。

  无论是他们性格缺陷,不擅于交际也好,还是自忖身份崇高,不愿意屈尊降贵也好,总之这对他们而言并不算是一件好事。因为外面应酬全由黄佰鸣代理了,他自然也就接收了新艺城的所有人脉。

  现在黄佰鸣成立一家新公司,所有关系也都带到了新公司。麦佳、石田想要再建立起人脉,都不知道还得要多长时间呢。

  “新艺城那边的反应如何?”夏天又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反应。我想麦佳应该早知道黄佰鸣要走了,可是他舍不得把他留下来,那就只有放手让他走了。”陈义信分析道。

  黄佰鸣之所以要走,主要还是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而在新艺城,麦佳占公司多数股份。如果想留下黄佰鸣的话,就得多分些股份来补偿他,势必就要损害自己的利益。所以他宁愿放走黄佰鸣,也不想自己的利益受损。既然如此,那黄佰鸣离开,麦佳自然也不能够说什么。

  夏天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唉,要是麦佳知道黄佰鸣会挖走公司大部分人,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初的做法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