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584 抱粗腿
  readx();

  防盗章节,七点左右修改。

  写书不易,收入微薄。

  给您带来阅读上的困扰,实属逼不得已,希望各位书友体谅作者的不易。老白拜谢!

  叶志明这话也并不是虚言。这一年来,他听过最多的名字就是夏天了,商业奇才,天才编剧,大慈善家……时不时上个报纸头条,让他想不知道都不行呢。

  “夏先生,请坐。”叶志明又笑着招呼道。

  叶欲卿笑吟吟的将夏天拉到首座坐了下来。

  夏天也没有推辞。叶志明一个就要破产的过气富翁,叶欲卿一个演艺圈三线小明星,这俩人还真没资格让自己客气。

  他直接坐了下来,而叶欲卿则挪动座位,就挨着他坐了下来。看那样子,恨不能都想坐在夏天的大腿上。

  叶志明一见,愣了一下,随后不为人知的叹了一口气。

  他这小妹从小娇生惯养,好逸恶劳,过惯了富贵生活,就像个寄生虫一样。而今自己一旦没钱供给,就马上要傍个大款,继续她的寄生生活。想来都是自己惯坏了她,让她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唉!!

  叶志明虽然看不惯小妹这幅做派,但也知道她性子倔强,主意正,一旦决定要做的事情,三头牛都拉不回来。何况他这大哥现在都自身难保,又有什么好说她的呢。所以只得咽下这口气,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夏先生,这是桥咀洲度假村的资料,您过过目。”叶志明说道,将一沓资料递了过来。

  夏天接过来,随手交给了两位助理。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看资料能看出什么来,他还是想亲自去桥咀洲看一看。

  叶志明这话也并不是虚言。这一年来,他听过最多的名字就是夏天了,商业奇才,天才编剧,大慈善家……时不时上个报纸头条,让他想不知道都不行呢。

  “夏先生,请坐。”叶志明又笑着招呼道。

  叶欲卿笑吟吟的将夏天拉到首座坐了下来。

  夏天也没有推辞。叶志明一个就要破产的过气富翁,叶欲卿一个演艺圈三线小明星,这俩人还真没资格让自己客气。

  他直接坐了下来,而叶欲卿则挪动座位,就挨着他坐了下来。看那样子,恨不能都想坐在夏天的大腿上。

  叶志明一见,愣了一下,随后不为人知的叹了一口气。

  他这小妹从小娇生惯养,好逸恶劳,过惯了富贵生活,就像个寄生虫一样。而今自己一旦没钱供给,就马上要傍个大款,继续她的寄生生活。想来都是自己惯坏了她,让她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唉!!

  叶志明虽然看不惯小妹这幅做派,但也知道她性子倔强,主意正,一旦决定要做的事情,三头牛都拉不回来。何况他这大哥现在都自身难保,又有什么好说她的呢。所以只得咽下这口气,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夏先生,这是桥咀洲度假村的资料,您过过目。”叶志明说道,将一沓资料递了过来。

  夏天接过来,随手交给了两位助理。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看资料能看出什么来,他还是想亲自去桥咀洲看一看。

  叶志明这话也并不是虚言。这一年来,他听过最多的名字就是夏天了,商业奇才,天才编剧,大慈善家……时不时上个报纸头条,让他想不知道都不行呢。

  “夏先生,请坐。”叶志明又笑着招呼道。

  叶欲卿笑吟吟的将夏天拉到首座坐了下来。

  夏天也没有推辞。叶志明一个就要破产的过气富翁,叶欲卿一个演艺圈三线小明星,这俩人还真没资格让自己客气。

  他直接坐了下来,而叶欲卿则挪动座位,就挨着他坐了下来。看那样子,恨不能都想坐在夏天的大腿上。

  叶志明一见,愣了一下,随后不为人知的叹了一口气。

  他这小妹从小娇生惯养,好逸恶劳,过惯了富贵生活,就像个寄生虫一样。而今自己一旦没钱供给,就马上要傍个大款,继续她的寄生生活。想来都是自己惯坏了她,让她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唉!!

  叶志明虽然看不惯小妹这幅做派,但也知道她性子倔强,主意正,一旦决定要做的事情,三头牛都拉不回来。何况他这大哥现在都自身难保,又有什么好说她的呢。所以只得咽下这口气,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夏先生,这是桥咀洲度假村的资料,您过过目。”叶志明说道,将一沓资料递了过来。

  夏天接过来,随手交给了两位助理。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看资料能看出什么来,他还是想亲自去桥咀洲看一看。

  叶志明这话也并不是虚言。这一年来,他听过最多的名字就是夏天了,商业奇才,天才编剧,大慈善家……时不时上个报纸头条,让他想不知道都不行呢。

  “夏先生,请坐。”叶志明又笑着招呼道。

  叶欲卿笑吟吟的将夏天拉到首座坐了下来。

  夏天也没有推辞。叶志明一个就要破产的过气富翁,叶欲卿一个演艺圈三线小明星,这俩人还真没资格让自己客气。

  他直接坐了下来,而叶欲卿则挪动座位,就挨着他坐了下来。看那样子,恨不能都想坐在夏天的大腿上。

  叶志明一见,愣了一下,随后不为人知的叹了一口气。

  他这小妹从小娇生惯养,好逸恶劳,过惯了富贵生活,就像个寄生虫一样。而今自己一旦没钱供给,就马上要傍个大款,继续她的寄生生活。想来都是自己惯坏了她,让她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唉!!

  叶志明虽然看不惯小妹这幅做派,但也知道她性子倔强,主意正,一旦决定要做的事情,三头牛都拉不回来。何况他这大哥现在都自身难保,又有什么好说她的呢。所以只得咽下这口气,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夏先生,这是桥咀洲度假村的资料,您过过目。”叶志明说道,将一沓资料递了过来。

  夏天接过来,随手交给了两位助理。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看资料能看出什么来,他还是想亲自去桥咀洲看一看。

  叶志明这话也并不是虚言。这一年来,他听过最多的名字就是夏天了,商业奇才,天才编剧,大慈善家……时不时上个报纸头条,让他想不知道都不行呢。

  “夏先生,请坐。”叶志明又笑着招呼道。

  叶欲卿笑吟吟的将夏天拉到首座坐了下来。

  夏天也没有推辞。叶志明一个就要破产的过气富翁,叶欲卿一个演艺圈三线小明星,这俩人还真没资格让自己客气。

  他直接坐了下来,而叶欲卿则挪动座位,就挨着他坐了下来。看那样子,恨不能都想坐在夏天的大腿上。

  叶志明一见,愣了一下,随后不为人知的叹了一口气。

  他这小妹从小娇生惯养,好逸恶劳,过惯了富贵生活,就像个寄生虫一样。而今自己一旦没钱供给,就马上要傍个大款,继续她的寄生生活。想来都是自己惯坏了她,让她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唉!!

  叶志明虽然看不惯小妹这幅做派,但也知道她性子倔强,主意正,一旦决定要做的事情,三头牛都拉不回来。何况他这大哥现在都自身难保,又有什么好说她的呢。所以只得咽下这口气,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夏先生,这是桥咀洲度假村的资料,您过过目。”叶志明说道,将一沓资料递了过来。

  夏天接过来,随手交给了两位助理。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看资料能看出什么来,他还是想亲自去桥咀洲看一看。

  叶志明这话也并不是虚言。这一年来,他听过最多的名字就是夏天了,商业奇才,天才编剧,大慈善家……时不时上个报纸头条,让他想不知道都不行呢。

  “夏先生,请坐。”叶志明又笑着招呼道。

  叶欲卿笑吟吟的将夏天拉到首座坐了下来。

  夏天也没有推辞。叶志明一个就要破产的过气富翁,叶欲卿一个演艺圈三线小明星,这俩人还真没资格让自己客气。

  他直接坐了下来,而叶欲卿则挪动座位,就挨着他坐了下来。看那样子,恨不能都想坐在夏天的大腿上。

  叶志明一见,愣了一下,随后不为人知的叹了一口气。

  他这小妹从小娇生惯养,好逸恶劳,过惯了富贵生活,就像个寄生虫一样。而今自己一旦没钱供给,就马上要傍个大款,继续她的寄生生活。想来都是自己惯坏了她,让她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唉!!

  叶志明虽然看不惯小妹这幅做派,但也知道她性子倔强,主意正,一旦决定要做的事情,三头牛都拉不回来。何况他这大哥现在都自身难保,又有什么好说她的呢。所以只得咽下这口气,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夏先生,这是桥咀洲度假村的资料,您过过目。”叶志明说道,将一沓资料递了过来。

  夏天接过来,随手交给了两位助理。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看资料能看出什么来,他还是想亲自去桥咀洲看一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