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606【七亿港币】
  “话先别说得那么急。〈www.〕8}1〕z]w}.)c〕om”夏天摆摆手道,随后将杂志拿了过来,翻到那几篇仔细的看了起来。

  通篇看完之后,夏天脸色并不轻松。因为这几篇文章一看就不是胡乱写得。图文并茂,言之凿凿,有“证据”有论点,不像是那些小报编辑能写出来的。

  “这几篇文章有问题。”夏天随后说道。

  “不错,太欺负人了,把我们的演员写得这么坏。”李照雄气呼呼的道。他们这么写,分明是往人家身上泼粪嘛,实在是太可恶了。

  “我指的不是那个。”夏天摇摇头道,“而是写这篇文章的人,一定不是杂志社的人。不信你们看看,这几篇文章的质量,跟其他文章的质量可是大有不同。”

  “哦?!”邱德艮听他这么说,连忙将杂志拿了过来,看了一遍之后也点点头,“不错,这几篇文章写得厉害多了。”

  他虽然不是文学家,但一篇文章的好坏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一般街边杂志的文章,通常都比较夸张,尽力渲染铯情、暴力等等。但是这篇文章却比较严谨,多用论证少感叹,因此显得文章越真实。

  打个比方来说,就像黑夜里刺来的一把黢黑冰冷的匕,当它刺中你的时候,你才有所察觉,但同时也晚了。

  “说的就是了。像这篇文章的作者文笔如此老辣,就算去大报都能够谋得编辑之职,又怎么屈就在一家街边杂志呢。”夏天点头道。“话先别说得那么急。”夏天摆摆手道,随后将杂志拿了过来,翻到那几篇仔细的看了起来。

  通篇看完之后,夏天脸色并不轻松。因为这几篇文章一看就不是胡乱写得。图文并茂,言之凿凿,有“证据”有论点,不像是那些小报编辑能写出来的。

  “这几篇文章有问题。”夏天随后说道。

  “不错,太欺负人了,把我们的演员写得这么坏。”李照雄气呼呼的道。他们这么写,分明是往人家身上泼粪嘛,实在是太可恶了。

  “我指的不是那个。”夏天摇摇头道,“而是写这篇文章的人,一定不是杂志社的人。不信你们看看,这几篇文章的质量,跟其他文章的质量可是大有不同。”

  “哦?!”邱德艮听他这么说,连忙将杂志拿了过来,看了一遍之后也点点头,“不错,这几篇文章写得厉害多了。”

  他虽然不是文学家,但一篇文章的好坏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一般街边杂志的文章,通常都比较夸张,尽力渲染铯情、暴力等等。但是这篇文章却比较严谨,多用论证少感叹,因此显得文章越真实。

  打个比方来说,就像黑夜里刺来的一把黢黑冰冷的匕,当它刺中你的时候,你才有所察觉,但同时也晚了。

  “说的就是了。像这篇文章的作者文笔如此老辣,就算去大报都能够谋得编辑之职,又怎么屈就在一家街边杂志呢。”夏天点头道。“话先别说得那么急。”夏天摆摆手道,随后将杂志拿了过来,翻到那几篇仔细的看了起来。

  通篇看完之后,夏天脸色并不轻松。因为这几篇文章一看就不是胡乱写得。图文并茂,言之凿凿,有“证据”有论点,不像是那些小报编辑能写出来的。

  “这几篇文章有问题。”夏天随后说道。

  “不错,太欺负人了,把我们的演员写得这么坏。”李照雄气呼呼的道。他们这么写,分明是往人家身上泼粪嘛,实在是太可恶了。

  “我指的不是那个。”夏天摇摇头道,“而是写这篇文章的人,一定不是杂志社的人。不信你们看看,这几篇文章的质量,跟其他文章的质量可是大有不同。”

  “哦?!”邱德艮听他这么说,连忙将杂志拿了过来,看了一遍之后也点点头,“不错,这几篇文章写得厉害多了。”

  他虽然不是文学家,但一篇文章的好坏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一般街边杂志的文章,通常都比较夸张,尽力渲染铯情、暴力等等。但是这篇文章却比较严谨,多用论证少感叹,因此显得文章越真实。

  打个比方来说,就像黑夜里刺来的一把黢黑冰冷的匕,当它刺中你的时候,你才有所察觉,但同时也晚了。

  “说的就是了。像这篇文章的作者文笔如此老辣,就算去大报都能够谋得编辑之职,又怎么屈就在一家街边杂志呢。”夏天点头道。“话先别说得那么急。”夏天摆摆手道,随后将杂志拿了过来,翻到那几篇仔细的看了起来。

  通篇看完之后,夏天脸色并不轻松。因为这几篇文章一看就不是胡乱写得。图文并茂,言之凿凿,有“证据”有论点,不像是那些小报编辑能写出来的。

  “这几篇文章有问题。”夏天随后说道。

  “不错,太欺负人了,把我们的演员写得这么坏。”李照雄气呼呼的道。他们这么写,分明是往人家身上泼粪嘛,实在是太可恶了。

  “我指的不是那个。”夏天摇摇头道,“而是写这篇文章的人,一定不是杂志社的人。不信你们看看,这几篇文章的质量,跟其他文章的质量可是大有不同。”

  “哦?!”邱德艮听他这么说,连忙将杂志拿了过来,看了一遍之后也点点头,“不错,这几篇文章写得厉害多了。”

  他虽然不是文学家,但一篇文章的好坏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一般街边杂志的文章,通常都比较夸张,尽力渲染铯情、暴力等等。但是这篇文章却比较严谨,多用论证少感叹,因此显得文章越真实。

  打个比方来说,就像黑夜里刺来的一把黢黑冰冷的匕,当它刺中你的时候,你才有所察觉,但同时也晚了。

  “说的就是了。像这篇文章的作者文笔如此老辣,就算去大报都能够谋得编辑之职,又怎么屈就在一家街边杂志呢。”夏天点头道。“话先别说得那么急。”夏天摆摆手道,随后将杂志拿了过来,翻到那几篇仔细的看了起来。

  通篇看完之后,夏天脸色并不轻松。因为这几篇文章一看就不是胡乱写得。图文并茂,言之凿凿,有“证据”有论点,不像是那些小报编辑能写出来的。

  “这几篇文章有问题。”夏天随后说道。

  “不错,太欺负人了,把我们的演员写得这么坏。”李照雄气呼呼的道。他们这么写,分明是往人家身上泼粪嘛,实在是太可恶了。

  “我指的不是那个。”夏天摇摇头道,“而是写这篇文章的人,一定不是杂志社的人。不信你们看看,这几篇文章的质量,跟其他文章的质量可是大有不同。”

  “哦?!”邱德艮听他这么说,连忙将杂志拿了过来,看了一遍之后也点点头,“不错,这几篇文章写得厉害多了。”

  他虽然不是文学家,但一篇文章的好坏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一般街边杂志的文章,通常都比较夸张,尽力渲染铯情、暴力等等。但是这篇文章却比较严谨,多用论证少感叹,因此显得文章越真实。

  打个比方来说,就像黑夜里刺来的一把黢黑冰冷的匕,当它刺中你的时候,你才有所察觉,但同时也晚了。

  “说的就是了。像这篇文章的作者文笔如此老辣,就算去大报都能够谋得编辑之职,又怎么屈就在一家街边杂志呢。”夏天点头道。“话先别说得那么急。”夏天摆摆手道,随后将杂志拿了过来,翻到那几篇仔细的看了起来。

  通篇看完之后,夏天脸色并不轻松。因为这几篇文章一看就不是胡乱写得。图文并茂,言之凿凿,有“证据”有论点,不像是那些小报编辑能写出来的。

  “这几篇文章有问题。”夏天随后说道。

  “不错,太欺负人了,把我们的演员写得这么坏。”李照雄气呼呼的道。他们这么写,分明是往人家身上泼粪嘛,实在是太可恶了。

  “我指的不是那个。”夏天摇摇头道,“而是写这篇文章的人,一定不是杂志社的人。不信你们看看,这几篇文章的质量,跟其他文章的质量可是大有不同。”

  “哦?!”邱德艮听他这么说,连忙将杂志拿了过来,看了一遍之后也点点头,“不错,这几篇文章写得厉害多了。”

  他虽然不是文学家,但一篇文章的好坏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一般街边杂志的文章,通常都比较夸张,尽力渲染铯情、暴力等等。但是这篇文章却比较严谨,多用论证少感叹,因此显得文章越真实。

  打个比方来说,就像黑夜里刺来的一把黢黑冰冷的匕,当它刺中你的时候,你才有所察觉,但同时也晚了。

  “说的就是了。像这篇文章的作者文笔如此老辣,就算去大报都能够谋得编辑之职,又怎么屈就在一家街边杂志呢。”夏天点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