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776 史上最大供股计划
  听夏天说要集资六十亿港币,梁博滔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八六年,香港股市总市值才五千亿港币左右。夏天要供股集资六十亿港币,那可是要在股市上狠狠咬一口呀。就算李家诚、李昭基、包裕刚,估计都没有这么好的胃口。

  “夏先生,下手太狠了吧。六十亿港币?!”梁博滔劝道,“不如集资小一点,十亿港币?这样还比较容易一点。”

  “不趁现在股市这么热,多捞一点,万一将来股市垮了,就算想集资都不可能了。”夏天摆摆手道。

  &nbs+小说+www+ZHUm他知道八七年股灾,但不知道具体时间。也许一开年,股市就崩盘了呢?!再者说随着自己这只小蝴蝶扇动的“风暴”越来越大,谁知道历史的时间线会不会更改?也许股灾很快就要到了呢。所以现在最好是能多捞一点,就多捞一点,免得到时候股灾一来,哀鸿遍野,无钱可捞。

  “股市会垮?”梁博滔一听,吓了一跳,“夏先生,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会知道。”夏天连忙摆摆手道,他可不想做“预言”的神棍,“我是觉得天下万事都有一定兴衰起伏。所谓‘亢龙有悔,盈不可久’,香港股市这几年一直十分火热,但我觉得已经有泡沫成分,或许有一天泡沫会破,股灾会来临,就像七三年那场股灾一样。所以不得不防!”

  “也有道理,我也觉得香港股市有点过于火爆。”梁博滔点点头道,“不过不一定会发生股灾呀。”

  听夏天说要集资六十亿港币,梁博滔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八六年,香港股市总市值才五千亿港币左右。夏天要供股集资六十亿港币,那可是要在股市上狠狠咬一口呀。就算李家诚、李昭基、包裕刚,估计都没有这么好的胃口。

  “夏先生,下手太狠了吧。六十亿港币?!”梁博滔劝道,“不如集资小一点,十亿港币?这样还比较容易一点。”

  “不趁现在股市这么热,多捞一点,万一将来股市垮了,就算想集资都不可能了。”夏天摆摆手道。

  他知道八七年股灾,但不知道具体时间。也许一开年,股市就崩盘了呢?!再者说随着自己这只小蝴蝶扇动的“风暴”越来越大,谁知道历史的时间线会不会更改?也许股灾很快就要到了呢。所以现在最好是能多捞一点,就多捞一点,免得到时候股灾一来,哀鸿遍野,无钱可捞。

  “股市会垮?”梁博滔一听,吓了一跳,“夏先生,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会知道。”夏天连忙摆摆手道,他可不想做“预言”的神棍,“我是觉得天下万事都有一定兴衰起伏。所谓‘亢龙有悔,盈不可久’,香港股市这几年一直十分火热,但我觉得已经有泡沫成分,或许有一天泡沫会破,股灾会来临,就像七三年那场股灾一样。所以不得不防!”

  “也有道理,我也觉得香港股市有点过于火爆。”梁博滔点点头道,“不过不一定会发生股灾呀。”

  听夏天说要集资六十亿港币,梁博滔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八六年,香港股市总市值才五千亿港币左右。夏天要供股集资六十亿港币,那可是要在股市上狠狠咬一口呀。就算李家诚、李昭基、包裕刚,估计都没有这么好的胃口。

  “夏先生,下手太狠了吧。六十亿港币?!”梁博滔劝道,“不如集资小一点,十亿港币?这样还比较容易一点。”

  “不趁现在股市这么热,多捞一点,万一将来股市垮了,就算想集资都不可能了。”夏天摆摆手道。

  他知道八七年股灾,但不知道具体时间。也许一开年,股市就崩盘了呢?!再者说随着自己这只小蝴蝶扇动的“风暴”越来越大,谁知道历史的时间线会不会更改?也许股灾很快就要到了呢。所以现在最好是能多捞一点,就多捞一点,免得到时候股灾一来,哀鸿遍野,无钱可捞。

  “股市会垮?”梁博滔一听,吓了一跳,“夏先生,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会知道。”夏天连忙摆摆手道,他可不想做“预言”的神棍,“我是觉得天下万事都有一定兴衰起伏。所谓‘亢龙有悔,盈不可久’,香港股市这几年一直十分火热,但我觉得已经有泡沫成分,或许有一天泡沫会破,股灾会来临,就像七三年那场股灾一样。所以不得不防!”

  “也有道理,我也觉得香港股市有点过于火爆。”梁博滔点点头道,“不过不一定会发生股灾呀。”

  听夏天说要集资六十亿港币,梁博滔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八六年,香港股市总市值才五千亿港币左右。夏天要供股集资六十亿港币,那可是要在股市上狠狠咬一口呀。就算李家诚、李昭基、包裕刚,估计都没有这么好的胃口。

  “夏先生,下手太狠了吧。六十亿港币?!”梁博滔劝道,“不如集资小一点,十亿港币?这样还比较容易一点。”

  “不趁现在股市这么热,多捞一点,万一将来股市垮了,就算想集资都不可能了。”夏天摆摆手道。

  他知道八七年股灾,但不知道具体时间。也许一开年,股市就崩盘了呢?!再者说随着自己这只小蝴蝶扇动的“风暴”越来越大,谁知道历史的时间线会不会更改?也许股灾很快就要到了呢。所以现在最好是能多捞一点,就多捞一点,免得到时候股灾一来,哀鸿遍野,无钱可捞。

  “股市会垮?”梁博滔一听,吓了一跳,“夏先生,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会知道。”夏天连忙摆摆手道,他可不想做“预言”的神棍,“我是觉得天下万事都有一定兴衰起伏。所谓‘亢龙有悔,盈不可久’,香港股市这几年一直十分火热,但我觉得已经有泡沫成分,或许有一天泡沫会破,股灾会来临,就像七三年那场股灾一样。所以不得不防!”

  “也有道理,我也觉得香港股市有点过于火爆。”梁博滔点点头道,“不过不一定会发生股灾呀。”

  听夏天说要集资六十亿港币,梁博滔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八六年,香港股市总市值才五千亿港币左右。夏天要供股集资六十亿港币,那可是要在股市上狠狠咬一口呀。就算李家诚、李昭基、包裕刚,估计都没有这么好的胃口。

  “夏先生,下手太狠了吧。六十亿港币?!”梁博滔劝道,“不如集资小一点,十亿港币?这样还比较容易一点。”

  “不趁现在股市这么热,多捞一点,万一将来股市垮了,就算想集资都不可能了。”夏天摆摆手道。

  他知道八七年股灾,但不知道具体时间。也许一开年,股市就崩盘了呢?!再者说随着自己这只小蝴蝶扇动的“风暴”越来越大,谁知道历史的时间线会不会更改?也许股灾很快就要到了呢。所以现在最好是能多捞一点,就多捞一点,免得到时候股灾一来,哀鸿遍野,无钱可捞。

  “股市会垮?”梁博滔一听,吓了一跳,“夏先生,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会知道。”夏天连忙摆摆手道,他可不想做“预言”的神棍,“我是觉得天下万事都有一定兴衰起伏。所谓‘亢龙有悔,盈不可久’,香港股市这几年一直十分火热,但我觉得已经有泡沫成分,或许有一天泡沫会破,股灾会来临,就像七三年那场股灾一样。所以不得不防!”

  “也有道理,我也觉得香港股市有点过于火爆。”梁博滔点点头道,“不过不一定会发生股灾呀。”

  听夏天说要集资六十亿港币,梁博滔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八六年,香港股市总市值才五千亿港币左右。夏天要供股集资六十亿港币,那可是要在股市上狠狠咬一口呀。就算李家诚、李昭基、包裕刚,估计都没有这么好的胃口。

  “夏先生,下手太狠了吧。六十亿港币?!”梁博滔劝道,“不如集资小一点,十亿港币?这样还比较容易一点。”

  “不趁现在股市这么热,多捞一点,万一将来股市垮了,就算想集资都不可能了。”夏天摆摆手道。

  他知道八七年股灾,但不知道具体时间。也许一开年,股市就崩盘了呢?!再者说随着自己这只小蝴蝶扇动的“风暴”越来越大,谁知道历史的时间线会不会更改?也许股灾很快就要到了呢。所以现在最好是能多捞一点,就多捞一点,免得到时候股灾一来,哀鸿遍野,无钱可捞。

  “股市会垮?”梁博滔一听,吓了一跳,“夏先生,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会知道。”夏天连忙摆摆手道,他可不想做“预言”的神棍,“我是觉得天下万事都有一定兴衰起伏。所谓‘亢龙有悔,盈不可久’,香港股市这几年一直十分火热,但我觉得已经有泡沫成分,或许有一天泡沫会破,股灾会来临,就像七三年那场股灾一样。所以不得不防!”(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纪墨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