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657 先发制人
  readx();

  防盗章节,七点左右修改。

  写书不易,收入微薄。

  给您带来阅读上的困扰,实属逼不得已,希望各位书友体谅作者的不易。老白拜谢!

  ……

  马王文是个大老千,专骗女人皮肉钱。因为撒的谎比较多,自己说过什么话,经常转回头就忘了,所以随身带着录音机,把自己的话给录下来。回头再听一听,免得把自己搞混了。

  他上次录曾丽珍的话,其实并不是故意的,只是习惯使然。他根本没胆子勒索曾丽珍,但后来知道事情大条,惹到不该惹的人之后,为了凑足跑路钱,他也只能跟曾丽珍翻脸。

  后来曾丽珍拿二十万港币赎回录音带时,马王文又使“狡兔三窟”之计,偷偷藏起一盘录音带来。因为他担心万一交出录音带,曾丽珍翻脸不认人,把钱要回去,自己一点招儿都没有。

  现在夏天问他有没有证据,他担心挨揍,马上就把录音带的事说了出来。

  “现在你那盘录音带在哪儿呢?”夏天问道。

  马王文又忙不迭的将藏录音带的地点讲了一遍,原来是藏在他家厨房的顶棚上。

  夏天点点头,“事不宜迟,胜哥,你马上派人去把录音带拿回来。再让他把知道的事都写下来,让他签字画押。”

  “恩。”向華胜点了点头,随后派人去了。

  “各位大哥,我把知道的都说了,你们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马王文又求饶道。

  “放了你?没那么容易。”夏天冷笑道。

  他还想将马王文送给警方,借警方之口洗清陈静儿的冤屈呢。要是现在把他放了,那陈静儿不是要一辈子背黑锅。虽然那个女人有点笨,但夏天也不愿意看着她受这样的委屈。

  马王文是个大老千,专骗女人皮肉钱。因为撒的谎比较多,自己说过什么话,经常转回头就忘了,所以随身带着录音机,把自己的话给录下来。回头再听一听,免得把自己搞混了。

  他上次录曾丽珍的话,其实并不是故意的,只是习惯使然。他根本没胆子勒索曾丽珍,但后来知道事情大条,惹到不该惹的人之后,为了凑足跑路钱,他也只能跟曾丽珍翻脸。

  后来曾丽珍拿二十万港币赎回录音带时,马王文又使“狡兔三窟”之计,偷偷藏起一盘录音带来。因为他担心万一交出录音带,曾丽珍翻脸不认人,把钱要回去,自己一点招儿都没有。

  现在夏天问他有没有证据,他担心挨揍,马上就把录音带的事说了出来。

  “现在你那盘录音带在哪儿呢?”夏天问道。

  马王文又忙不迭的将藏录音带的地点讲了一遍,原来是藏在他家厨房的顶棚上。

  夏天点点头,“事不宜迟,胜哥,你马上派人去把录音带拿回来。再让他把知道的事都写下来,让他签字画押。”

  “恩。”向華胜点了点头,随后派人去了。

  “各位大哥,我把知道的都说了,你们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马王文又求饶道。

  “放了你?没那么容易。”夏天冷笑道。

  他还想将马王文送给警方,借警方之口洗清陈静儿的冤屈呢。要是现在把他放了,那陈静儿不是要一辈子背黑锅。虽然那个女人有点笨,但夏天也不愿意看着她受这样的委屈。

  马王文是个大老千,专骗女人皮肉钱。因为撒的谎比较多,自己说过什么话,经常转回头就忘了,所以随身带着录音机,把自己的话给录下来。回头再听一听,免得把自己搞混了。

  他上次录曾丽珍的话,其实并不是故意的,只是习惯使然。他根本没胆子勒索曾丽珍,但后来知道事情大条,惹到不该惹的人之后,为了凑足跑路钱,他也只能跟曾丽珍翻脸。

  后来曾丽珍拿二十万港币赎回录音带时,马王文又使“狡兔三窟”之计,偷偷藏起一盘录音带来。因为他担心万一交出录音带,曾丽珍翻脸不认人,把钱要回去,自己一点招儿都没有。

  现在夏天问他有没有证据,他担心挨揍,马上就把录音带的事说了出来。

  “现在你那盘录音带在哪儿呢?”夏天问道。

  马王文又忙不迭的将藏录音带的地点讲了一遍,原来是藏在他家厨房的顶棚上。

  夏天点点头,“事不宜迟,胜哥,你马上派人去把录音带拿回来。再让他把知道的事都写下来,让他签字画押。”

  “恩。”向華胜点了点头,随后派人去了。

  “各位大哥,我把知道的都说了,你们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马王文又求饶道。

  “放了你?没那么容易。”夏天冷笑道。

  他还想将马王文送给警方,借警方之口洗清陈静儿的冤屈呢。要是现在把他放了,那陈静儿不是要一辈子背黑锅。虽然那个女人有点笨,但夏天也不愿意看着她受这样的委屈。

  马王文是个大老千,专骗女人皮肉钱。因为撒的谎比较多,自己说过什么话,经常转回头就忘了,所以随身带着录音机,把自己的话给录下来。回头再听一听,免得把自己搞混了。

  他上次录曾丽珍的话,其实并不是故意的,只是习惯使然。他根本没胆子勒索曾丽珍,但后来知道事情大条,惹到不该惹的人之后,为了凑足跑路钱,他也只能跟曾丽珍翻脸。

  后来曾丽珍拿二十万港币赎回录音带时,马王文又使“狡兔三窟”之计,偷偷藏起一盘录音带来。因为他担心万一交出录音带,曾丽珍翻脸不认人,把钱要回去,自己一点招儿都没有。

  现在夏天问他有没有证据,他担心挨揍,马上就把录音带的事说了出来。

  “现在你那盘录音带在哪儿呢?”夏天问道。

  马王文又忙不迭的将藏录音带的地点讲了一遍,原来是藏在他家厨房的顶棚上。

  夏天点点头,“事不宜迟,胜哥,你马上派人去把录音带拿回来。再让他把知道的事都写下来,让他签字画押。”

  “恩。”向華胜点了点头,随后派人去了。

  “各位大哥,我把知道的都说了,你们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马王文又求饶道。

  “放了你?没那么容易。”夏天冷笑道。

  他还想将马王文送给警方,借警方之口洗清陈静儿的冤屈呢。要是现在把他放了,那陈静儿不是要一辈子背黑锅。虽然那个女人有点笨,但夏天也不愿意看着她受这样的委屈。

  马王文是个大老千,专骗女人皮肉钱。因为撒的谎比较多,自己说过什么话,经常转回头就忘了,所以随身带着录音机,把自己的话给录下来。回头再听一听,免得把自己搞混了。

  他上次录曾丽珍的话,其实并不是故意的,只是习惯使然。他根本没胆子勒索曾丽珍,但后来知道事情大条,惹到不该惹的人之后,为了凑足跑路钱,他也只能跟曾丽珍翻脸。

  后来曾丽珍拿二十万港币赎回录音带时,马王文又使“狡兔三窟”之计,偷偷藏起一盘录音带来。因为他担心万一交出录音带,曾丽珍翻脸不认人,把钱要回去,自己一点招儿都没有。

  现在夏天问他有没有证据,他担心挨揍,马上就把录音带的事说了出来。

  “现在你那盘录音带在哪儿呢?”夏天问道。

  马王文又忙不迭的将藏录音带的地点讲了一遍,原来是藏在他家厨房的顶棚上。

  夏天点点头,“事不宜迟,胜哥,你马上派人去把录音带拿回来。再让他把知道的事都写下来,让他签字画押。”

  “恩。”向華胜点了点头,随后派人去了。

  “各位大哥,我把知道的都说了,你们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马王文又求饶道。

  “放了你?没那么容易。”夏天冷笑道。

  他还想将马王文送给警方,借警方之口洗清陈静儿的冤屈呢。要是现在把他放了,那陈静儿不是要一辈子背黑锅。虽然那个女人有点笨,但夏天也不愿意看着她受这样的委屈。

  马王文是个大老千,专骗女人皮肉钱。因为撒的谎比较多,自己说过什么话,经常转回头就忘了,所以随身带着录音机,把自己的话给录下来。回头再听一听,免得把自己搞混了。

  他上次录曾丽珍的话,其实并不是故意的,只是习惯使然。他根本没胆子勒索曾丽珍,但后来知道事情大条,惹到不该惹的人之后,为了凑足跑路钱,他也只能跟曾丽珍翻脸。

  后来曾丽珍拿二十万港币赎回录音带时,马王文又使“狡兔三窟”之计,偷偷藏起一盘录音带来。因为他担心万一交出录音带,曾丽珍翻脸不认人,把钱要回去,自己一点招儿都没有。

  现在夏天问他有没有证据,他担心挨揍,马上就把录音带的事说了出来。

  “现在你那盘录音带在哪儿呢?”夏天问道。

  马王文又忙不迭的将藏录音带的地点讲了一遍,原来是藏在他家厨房的顶棚上。

  夏天点点头,“事不宜迟,胜哥,你马上派人去把录音带拿回来。再让他把知道的事都写下来,让他签字画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