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674【我要周星弛】
  “爵士,我多余的话不多说了,你把曾丽珍和乐艺玲两人开了,咱们的恩怨也就一笔勾销了。wくw今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夏天铿锵有力的说道。别看态度谦恭,但涉及到正事,却丝毫不让步。

  “阿天,年轻人,火气别那么大。不错,阿珍和阿玲的确对不起你,但是商场如战场,这叫各为其主。”邵艺夫摆摆手道,“这两个人对我都很忠心,办事能力也很强,我离不开她们,所以你的条件我不能答应。”

  邵艺夫虽然是个薄情寡恩之人,就连狄龍、姜大衞这等忠臣也是说踢出去就踢出去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在夏天面前,他却是要死保曾丽珍和乐艺玲。不然的话,将来自己再吩咐人做事,还有谁肯帮助自己?!

  “那就是没得谈了?”夏天脸色一垮道。他没让邵艺夫亲自向自己道歉赔罪,就算是便宜他了。他现在却还要拿腔作势,真是岂有此理。

  “唉,阿天,先别生气。”向華胜笑道,“咱们一人让一步,啊,有话好好说。”

  “这样吧,我让她们两人摆一桌谢罪宴,向你赔礼道歉。今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如何?”邵艺夫提议道。

  跟夏天斗了这几个回合,没占到一丝便宜,还差点把自己的老命丢了。邵艺夫也想通了,不想再跟夏天这么鸡吵鹅斗下去了。

  “一桌谢罪宴就想把这篇揭过去,没那么容易。”夏天摆摆手,撇撇嘴道,“你三番两次派人搞我,害我损失了多少钱?一桌酒席才值几个钱,赔的过来么?”

  “爵士,我多余的话不多说了,你把曾丽珍和乐艺玲两人开了,咱们的恩怨也就一笔勾销了。今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夏天铿锵有力的说道。别看态度谦恭,但涉及到正事,却丝毫不让步。

  “阿天,年轻人,火气别那么大。不错,阿珍和阿玲的确对不起你,但是商场如战场,这叫各为其主。”邵艺夫摆摆手道,“这两个人对我都很忠心,办事能力也很强,我离不开她们,所以你的条件我不能答应。”

  邵艺夫虽然是个薄情寡恩之人,就连狄龍、姜大衞这等忠臣也是说踢出去就踢出去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在夏天面前,他却是要死保曾丽珍和乐艺玲。不然的话,将来自己再吩咐人做事,还有谁肯帮助自己?!

  “那就是没得谈了?”夏天脸色一垮道。他没让邵艺夫亲自向自己道歉赔罪,就算是便宜他了。他现在却还要拿腔作势,真是岂有此理。

  “唉,阿天,先别生气。”向華胜笑道,“咱们一人让一步,啊,有话好好说。”

  “这样吧,我让她们两人摆一桌谢罪宴,向你赔礼道歉。今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如何?”邵艺夫提议道。

  跟夏天斗了这几个回合,没占到一丝便宜,还差点把自己的老命丢了。邵艺夫也想通了,不想再跟夏天这么鸡吵鹅斗下去了。

  “一桌谢罪宴就想把这篇揭过去,没那么容易。”夏天摆摆手,撇撇嘴道,“你三番两次派人搞我,害我损失了多少钱?一桌酒席才值几个钱,赔的过来么?”

  “爵士,我多余的话不多说了,你把曾丽珍和乐艺玲两人开了,咱们的恩怨也就一笔勾销了。今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夏天铿锵有力的说道。别看态度谦恭,但涉及到正事,却丝毫不让步。

  “阿天,年轻人,火气别那么大。不错,阿珍和阿玲的确对不起你,但是商场如战场,这叫各为其主。”邵艺夫摆摆手道,“这两个人对我都很忠心,办事能力也很强,我离不开她们,所以你的条件我不能答应。”

  邵艺夫虽然是个薄情寡恩之人,就连狄龍、姜大衞这等忠臣也是说踢出去就踢出去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在夏天面前,他却是要死保曾丽珍和乐艺玲。不然的话,将来自己再吩咐人做事,还有谁肯帮助自己?!

  “那就是没得谈了?”夏天脸色一垮道。他没让邵艺夫亲自向自己道歉赔罪,就算是便宜他了。他现在却还要拿腔作势,真是岂有此理。

  “唉,阿天,先别生气。”向華胜笑道,“咱们一人让一步,啊,有话好好说。”

  “这样吧,我让她们两人摆一桌谢罪宴,向你赔礼道歉。今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如何?”邵艺夫提议道。

  跟夏天斗了这几个回合,没占到一丝便宜,还差点把自己的老命丢了。邵艺夫也想通了,不想再跟夏天这么鸡吵鹅斗下去了。

  “一桌谢罪宴就想把这篇揭过去,没那么容易。”夏天摆摆手,撇撇嘴道,“你三番两次派人搞我,害我损失了多少钱?一桌酒席才值几个钱,赔的过来么?”

  “爵士,我多余的话不多说了,你把曾丽珍和乐艺玲两人开了,咱们的恩怨也就一笔勾销了。今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夏天铿锵有力的说道。别看态度谦恭,但涉及到正事,却丝毫不让步。

  “阿天,年轻人,火气别那么大。不错,阿珍和阿玲的确对不起你,但是商场如战场,这叫各为其主。”邵艺夫摆摆手道,“这两个人对我都很忠心,办事能力也很强,我离不开她们,所以你的条件我不能答应。”

  邵艺夫虽然是个薄情寡恩之人,就连狄龍、姜大衞这等忠臣也是说踢出去就踢出去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在夏天面前,他却是要死保曾丽珍和乐艺玲。不然的话,将来自己再吩咐人做事,还有谁肯帮助自己?!

  “那就是没得谈了?”夏天脸色一垮道。他没让邵艺夫亲自向自己道歉赔罪,就算是便宜他了。他现在却还要拿腔作势,真是岂有此理。

  “唉,阿天,先别生气。”向華胜笑道,“咱们一人让一步,啊,有话好好说。”

  “这样吧,我让她们两人摆一桌谢罪宴,向你赔礼道歉。今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如何?”邵艺夫提议道。

  跟夏天斗了这几个回合,没占到一丝便宜,还差点把自己的老命丢了。邵艺夫也想通了,不想再跟夏天这么鸡吵鹅斗下去了。

  “一桌谢罪宴就想把这篇揭过去,没那么容易。”夏天摆摆手,撇撇嘴道,“你三番两次派人搞我,害我损失了多少钱?一桌酒席才值几个钱,赔的过来么?”

  “爵士,我多余的话不多说了,你把曾丽珍和乐艺玲两人开了,咱们的恩怨也就一笔勾销了。今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夏天铿锵有力的说道。别看态度谦恭,但涉及到正事,却丝毫不让步。

  “阿天,年轻人,火气别那么大。不错,阿珍和阿玲的确对不起你,但是商场如战场,这叫各为其主。”邵艺夫摆摆手道,“这两个人对我都很忠心,办事能力也很强,我离不开她们,所以你的条件我不能答应。”

  邵艺夫虽然是个薄情寡恩之人,就连狄龍、姜大衞这等忠臣也是说踢出去就踢出去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在夏天面前,他却是要死保曾丽珍和乐艺玲。不然的话,将来自己再吩咐人做事,还有谁肯帮助自己?!

  “那就是没得谈了?”夏天脸色一垮道。他没让邵艺夫亲自向自己道歉赔罪,就算是便宜他了。他现在却还要拿腔作势,真是岂有此理。

  “唉,阿天,先别生气。”向華胜笑道,“咱们一人让一步,啊,有话好好说。”

  “这样吧,我让她们两人摆一桌谢罪宴,向你赔礼道歉。今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如何?”邵艺夫提议道。

  跟夏天斗了这几个回合,没占到一丝便宜,还差点把自己的老命丢了。邵艺夫也想通了,不想再跟夏天这么鸡吵鹅斗下去了。

  “一桌谢罪宴就想把这篇揭过去,没那么容易。”夏天摆摆手,撇撇嘴道,“你三番两次派人搞我,害我损失了多少钱?一桌酒席才值几个钱,赔的过来么?”

  “爵士,我多余的话不多说了,你把曾丽珍和乐艺玲两人开了,咱们的恩怨也就一笔勾销了。今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夏天铿锵有力的说道。别看态度谦恭,但涉及到正事,却丝毫不让步。

  “阿天,年轻人,火气别那么大。不错,阿珍和阿玲的确对不起你,但是商场如战场,这叫各为其主。”邵艺夫摆摆手道,“这两个人对我都很忠心,办事能力也很强,我离不开她们,所以你的条件我不能答应。”

  邵艺夫虽然是个薄情寡恩之人,就连狄龍、姜大衞这等忠臣也是说踢出去就踢出去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在夏天面前,他却是要死保曾丽珍和乐艺玲。不然的话,将来自己再吩咐人做事,还有谁肯帮助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