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825 东山再起
  夏天看着刘峦雄,微微一笑。

  这老小子这一年来沧桑了许多,想来是因为事业上的不如意。

  前世这个时候的刘峦雄已经狙击中煤成功,又成功收购了中华娱乐、华人置地两家上市公司,旗下资产多达十亿港币,是名符其实股坛狙击手,令人闻风色变。

  不过这一世,因为有他的压制,刘峦雄的日子远没有前世那么好过。别说狙击中煤了,就连中娱和华置两家上市公司,也没有他的份。他现在只是守着爱美高,替夏天做一个守财奴而已。

  “刘先生,好久不见了。”夏天微微一笑道。

  “是呀,有段时间了。”刘峦雄也笑了笑道,不过脸色有些尴尬。

  犹记得前年时,他和夏天才相遇。彼此身家差不多,他面对夏天时,甚至是居高临下。谁料两年之后,两人位置彻底调转。他现在要仰人鼻息,看夏天的脸色做事,真是郁闷不已。

  “刘先生的气色看起来不太好,眉宇间有一股郁郁之气,想来是大志不得抒的缘故?”夏天又笑着说道。

  刘峦雄一听,连忙摆摆手,“不是,不是,夏先生,您别听某些小人乱说。我现在做爱美高董事长已经很满足了,一点不委屈,也丝毫无二心。”

  他现在就剩爱美高这家公司了,一旦夏天要把他逐出公司的话,那他不死也得掉一层皮,更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性。所以他现在绝对不敢惹夏天,就算对夏天有任何不满,也不敢表现出来。

  夏天看着刘峦雄,微微一笑。

  这老小子这一年来沧桑了许多,想来是因为事业上的不如意。

  前世这个时候的刘峦雄已经狙击中煤成功,又成功收购了中华娱乐、华人置地两家上市公司,旗下资产多达十亿港币,是名符其实股坛狙击手,令人闻风色变。

  不过这一世,因为有他的压制,刘峦雄的日子远没有前世那么好过。别说狙击中煤了,就连中娱和华置两家上市公司,也没有他的份。他现在只是守着爱美高,替夏天做一个守财奴而已。

  “刘先生,好久不见了。”夏天微微一笑道。

  “是呀,有段时间了。”刘峦雄也笑了笑道,不过脸色有些尴尬。

  犹记得前年时,他和夏天才相遇。彼此身家差不多,他面对夏天时,甚至是居高临下。谁料两年之后,两人位置彻底调转。他现在要仰人鼻息,看夏天的脸色做事,真是郁闷不已。

  “刘先生的气色看起来不太好,眉宇间有一股郁郁之气,想来是大志不得抒的缘故?”夏天又笑着说道。

  刘峦雄一听,连忙摆摆手,“不是,不是,夏先生,您别听某些小人乱说。我现在做爱美高董事长已经很满足了,一点不委屈,也丝毫无二心。”

  他现在就剩爱美高这家公司了,一旦夏天要把他逐出公司的话,那他不死也得掉一层皮,更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性。所以他现在绝对不敢惹夏天,就算对夏天有任何不满,也不敢表现出来。

  夏天看着刘峦雄,微微一笑。

  这老小子这一年来沧桑了许多,想来是因为事业上的不如意。

  前世这个时候的刘峦雄已经狙击中煤成功,又成功收购了中华娱乐、华人置地两家上市公司,旗下资产多达十亿港币,是名符其实股坛狙击手,令人闻风色变。

  不过这一世,因为有他的压制,刘峦雄的日子远没有前世那么好过。别说狙击中煤了,就连中娱和华置两家上市公司,也没有他的份。他现在只是守着爱美高,替夏天做一个守财奴而已。

  “刘先生,好久不见了。”夏天微微一笑道。

  “是呀,有段时间了。”刘峦雄也笑了笑道,不过脸色有些尴尬。

  犹记得前年时,他和夏天才相遇。彼此身家差不多,他面对夏天时,甚至是居高临下。谁料两年之后,两人位置彻底调转。他现在要仰人鼻息,看夏天的脸色做事,真是郁闷不已。

  “刘先生的气色看起来不太好,眉宇间有一股郁郁之气,想来是大志不得抒的缘故?”夏天又笑着说道。

  刘峦雄一听,连忙摆摆手,“不是,不是,夏先生,您别听某些小人乱说。我现在做爱美高董事长已经很满足了,一点不委屈,也丝毫无二心。”

  他现在就剩爱美高这家公司了,一旦夏天要把他逐出公司的话,那他不死也得掉一层皮,更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性。所以他现在绝对不敢惹夏天,就算对夏天有任何不满,也不敢表现出来。

  夏天看着刘峦雄,微微一笑。

  这老小子这一年来沧桑了许多,想来是因为事业上的不如意。

  前世这个时候的刘峦雄已经狙击中煤成功,又成功收购了中华娱乐、华人置地两家上市公司,旗下资产多达十亿港币,是名符其实股坛狙击手,令人闻风色变。

  不过这一世,因为有他的压制,刘峦雄的日子远没有前世那么好过。别说狙击中煤了,就连中娱和华置两家上市公司,也没有他的份。他现在只是守着爱美高,替夏天做一个守财奴而已。

  “刘先生,好久不见了。”夏天微微一笑道。

  “是呀,有段时间了。”刘峦雄也笑了笑道,不过脸色有些尴尬。

  犹记得前年时,他和夏天才相遇。彼此身家差不多,他面对夏天时,甚至是居高临下。谁料两年之后,两人位置彻底调转。他现在要仰人鼻息,看夏天的脸色做事,真是郁闷不已。

  “刘先生的气色看起来不太好,眉宇间有一股郁郁之气,想来是大志不得抒的缘故?”夏天又笑着说道。

  刘峦雄一听,连忙摆摆手,“不是,不是,夏先生,您别听某些小人乱说。我现在做爱美高董事长已经很满足了,一点不委屈,也丝毫无二心。”

  他现在就剩爱美高这家公司了,一旦夏天要把他逐出公司的话,那他不死也得掉一层皮,更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性。所以他现在绝对不敢惹夏天,就算对夏天有任何不满,也不敢表现出来。

  夏天看着刘峦雄,微微一笑。

  这老小子这一年来沧桑了许多,想来是因为事业上的不如意。

  前世这个时候的刘峦雄已经狙击中煤成功,又成功收购了中华娱乐、华人置地两家上市公司,旗下资产多达十亿港币,是名符其实股坛狙击手,令人闻风色变。

  不过这一世,因为有他的压制,刘峦雄的日子远没有前世那么好过。别说狙击中煤了,就连中娱和华置两家上市公司,也没有他的份。他现在只是守着爱美高,替夏天做一个守财奴而已。

  “刘先生,好久不见了。”夏天微微一笑道。

  “是呀,有段时间了。”刘峦雄也笑了笑道,不过脸色有些尴尬。

  犹记得前年时,他和夏天才相遇。彼此身家差不多,他面对夏天时,甚至是居高临下。谁料两年之后,两人位置彻底调转。他现在要仰人鼻息,看夏天的脸色做事,真是郁闷不已。

  “刘先生的气色看起来不太好,眉宇间有一股郁郁之气,想来是大志不得抒的缘故?”夏天又笑着说道。

  刘峦雄一听,连忙摆摆手,“不是,不是,夏先生,您别听某些小人乱说。我现在做爱美高董事长已经很满足了,一点不委屈,也丝毫无二心。”

  他现在就剩爱美高这家公司了,一旦夏天要把他逐出公司的话,那他不死也得掉一层皮,更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性。所以他现在绝对不敢惹夏天,就算对夏天有任何不满,也不敢表现出来。

  夏天看着刘峦雄,微微一笑。

  这老小子这一年来沧桑了许多,想来是因为事业上的不如意。

  前世这个时候的刘峦雄已经狙击中煤成功,又成功收购了中华娱乐、华人置地两家上市公司,旗下资产多达十亿港币,是名符其实股坛狙击手,令人闻风色变。

  不过这一世,因为有他的压制,刘峦雄的日子远没有前世那么好过。别说狙击中煤了,就连中娱和华置两家上市公司,也没有他的份。他现在只是守着爱美高,替夏天做一个守财奴而已。

  “刘先生,好久不见了。”夏天微微一笑道。

  “是呀,有段时间了。”刘峦雄也笑了笑道,不过脸色有些尴尬。

  犹记得前年时,他和夏天才相遇。彼此身家差不多,他面对夏天时,甚至是居高临下。谁料两年之后,两人位置彻底调转。他现在要仰人鼻息,看夏天的脸色做事,真是郁闷不已。

  “刘先生的气色看起来不太好,眉宇间有一股郁郁之气,想来是大志不得抒的缘故?”夏天又笑着说道。

  刘峦雄一听,连忙摆摆手,“不是,不是,夏先生,您别听某些小人乱说。我现在做爱美高董事长已经很满足了,一点不委屈,也丝毫无二心。”

  他现在就剩爱美高这家公司了,一旦夏天要把他逐出公司的话,那他不死也得掉一层皮,更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性。所以他现在绝对不敢惹夏天,就算对夏天有任何不满,也不敢表现出来。(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纪墨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