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694 杀鸡儆猴
  readx();

  防盗章节,七点左右修改。

  写书不易,收入微薄。

  给您带来阅读上的困扰,实属逼不得已,希望各位书友体谅作者的不易。老白拜谢!

  ……

  “夏董,真是太可恶了。我们出价十亿五千万日币,圆谷皋本来已经点头了。下午时候,他却又改口了。”马玉伟向夏天汇报道,“我猜一定是无线又抬高了价格,跟我们捣乱!”

  “他们还真是够可恶的!”夏天一听,怒道。

  “是呀!我建议再提高两千万日币的收购价。”马玉伟建议道。

  “不要一味的提高价格。如果把价格提得太高,我们还有什么利润可挖?”夏天否决道,“十亿五千万日币,已经是一个非常公道的价钱。你告诉圆谷皋,不要仗着有无线拼抢,就能肆无忌惮的抬价。他们只是搅局者而已,并不是真正的收购者。让他放聪明一点,差不多就行了。”

  “是,夏董。”马玉伟点了点头。

  ……

  “方小姐,亚视的收购又被我搅黄了。”陈庆祥得意洋洋的向方艺华汇报道。

  “干得好。”方艺华一听,脑中立刻浮现出夏天吃瘪的样子,顿时开心的笑道。

  “不过圆谷皋先生担心咱们是搅局者,希望能够看到咱们的诚意。”陈庆祥又说道。

  “诚意?!”方艺华一愣。

  “是,圆谷皋先生希望咱们能够支付两亿日币的保证金,以免咱们最后关头抽身而走,给他们留下一个难以收拾的烂摊子。”陈庆祥解释道。

  “那亚视也要交的么?”方艺华疑惑的问道。

  “亚视我不清楚。”陈庆祥摇头道,“我想应该也是要交得吧。”

  “夏董,真是太可恶了。我们出价十亿五千万日币,圆谷皋本来已经点头了。下午时候,他却又改口了。”马玉伟向夏天汇报道,“我猜一定是无线又抬高了价格,跟我们捣乱!”

  “他们还真是够可恶的!”夏天一听,怒道。

  “是呀!我建议再提高两千万日币的收购价。”马玉伟建议道。

  “不要一味的提高价格。如果把价格提得太高,我们还有什么利润可挖?”夏天否决道,“十亿五千万日币,已经是一个非常公道的价钱。你告诉圆谷皋,不要仗着有无线拼抢,就能肆无忌惮的抬价。他们只是搅局者而已,并不是真正的收购者。让他放聪明一点,差不多就行了。”

  “是,夏董。”马玉伟点了点头。

  ……

  “方小姐,亚视的收购又被我搅黄了。”陈庆祥得意洋洋的向方艺华汇报道。

  “干得好。”方艺华一听,脑中立刻浮现出夏天吃瘪的样子,顿时开心的笑道。

  “不过圆谷皋先生担心咱们是搅局者,希望能够看到咱们的诚意。”陈庆祥又说道。

  “诚意?!”方艺华一愣。

  “是,圆谷皋先生希望咱们能够支付两亿日币的保证金,以免咱们最后关头抽身而走,给他们留下一个难以收拾的烂摊子。”陈庆祥解释道。

  “那亚视也要交的么?”方艺华疑惑的问道。

  “亚视我不清楚。”陈庆祥摇头道,“我想应该也是要交得吧。”

  “夏董,真是太可恶了。我们出价十亿五千万日币,圆谷皋本来已经点头了。下午时候,他却又改口了。”马玉伟向夏天汇报道,“我猜一定是无线又抬高了价格,跟我们捣乱!”

  “他们还真是够可恶的!”夏天一听,怒道。

  “是呀!我建议再提高两千万日币的收购价。”马玉伟建议道。

  “不要一味的提高价格。如果把价格提得太高,我们还有什么利润可挖?”夏天否决道,“十亿五千万日币,已经是一个非常公道的价钱。你告诉圆谷皋,不要仗着有无线拼抢,就能肆无忌惮的抬价。他们只是搅局者而已,并不是真正的收购者。让他放聪明一点,差不多就行了。”

  “是,夏董。”马玉伟点了点头。

  ……

  “方小姐,亚视的收购又被我搅黄了。”陈庆祥得意洋洋的向方艺华汇报道。

  “干得好。”方艺华一听,脑中立刻浮现出夏天吃瘪的样子,顿时开心的笑道。

  “不过圆谷皋先生担心咱们是搅局者,希望能够看到咱们的诚意。”陈庆祥又说道。

  “诚意?!”方艺华一愣。

  “是,圆谷皋先生希望咱们能够支付两亿日币的保证金,以免咱们最后关头抽身而走,给他们留下一个难以收拾的烂摊子。”陈庆祥解释道。

  “那亚视也要交的么?”方艺华疑惑的问道。

  “亚视我不清楚。”陈庆祥摇头道,“我想应该也是要交得吧。”

  “夏董,真是太可恶了。我们出价十亿五千万日币,圆谷皋本来已经点头了。下午时候,他却又改口了。”马玉伟向夏天汇报道,“我猜一定是无线又抬高了价格,跟我们捣乱!”

  “他们还真是够可恶的!”夏天一听,怒道。

  “是呀!我建议再提高两千万日币的收购价。”马玉伟建议道。

  “不要一味的提高价格。如果把价格提得太高,我们还有什么利润可挖?”夏天否决道,“十亿五千万日币,已经是一个非常公道的价钱。你告诉圆谷皋,不要仗着有无线拼抢,就能肆无忌惮的抬价。他们只是搅局者而已,并不是真正的收购者。让他放聪明一点,差不多就行了。”

  “是,夏董。”马玉伟点了点头。

  ……

  “方小姐,亚视的收购又被我搅黄了。”陈庆祥得意洋洋的向方艺华汇报道。

  “干得好。”方艺华一听,脑中立刻浮现出夏天吃瘪的样子,顿时开心的笑道。

  “不过圆谷皋先生担心咱们是搅局者,希望能够看到咱们的诚意。”陈庆祥又说道。

  “诚意?!”方艺华一愣。

  “是,圆谷皋先生希望咱们能够支付两亿日币的保证金,以免咱们最后关头抽身而走,给他们留下一个难以收拾的烂摊子。”陈庆祥解释道。

  “那亚视也要交的么?”方艺华疑惑的问道。

  “亚视我不清楚。”陈庆祥摇头道,“我想应该也是要交得吧。”

  “夏董,真是太可恶了。我们出价十亿五千万日币,圆谷皋本来已经点头了。下午时候,他却又改口了。”马玉伟向夏天汇报道,“我猜一定是无线又抬高了价格,跟我们捣乱!”

  “他们还真是够可恶的!”夏天一听,怒道。

  “是呀!我建议再提高两千万日币的收购价。”马玉伟建议道。

  “不要一味的提高价格。如果把价格提得太高,我们还有什么利润可挖?”夏天否决道,“十亿五千万日币,已经是一个非常公道的价钱。你告诉圆谷皋,不要仗着有无线拼抢,就能肆无忌惮的抬价。他们只是搅局者而已,并不是真正的收购者。让他放聪明一点,差不多就行了。”

  “是,夏董。”马玉伟点了点头。

  ……

  “方小姐,亚视的收购又被我搅黄了。”陈庆祥得意洋洋的向方艺华汇报道。

  “干得好。”方艺华一听,脑中立刻浮现出夏天吃瘪的样子,顿时开心的笑道。

  “不过圆谷皋先生担心咱们是搅局者,希望能够看到咱们的诚意。”陈庆祥又说道。

  “诚意?!”方艺华一愣。

  “是,圆谷皋先生希望咱们能够支付两亿日币的保证金,以免咱们最后关头抽身而走,给他们留下一个难以收拾的烂摊子。”陈庆祥解释道。

  “那亚视也要交的么?”方艺华疑惑的问道。

  “亚视我不清楚。”陈庆祥摇头道,“我想应该也是要交得吧。”

  “夏董,真是太可恶了。我们出价十亿五千万日币,圆谷皋本来已经点头了。下午时候,他却又改口了。”马玉伟向夏天汇报道,“我猜一定是无线又抬高了价格,跟我们捣乱!”

  “他们还真是够可恶的!”夏天一听,怒道。

  “是呀!我建议再提高两千万日币的收购价。”马玉伟建议道。

  “不要一味的提高价格。如果把价格提得太高,我们还有什么利润可挖?”夏天否决道,“十亿五千万日币,已经是一个非常公道的价钱。你告诉圆谷皋,不要仗着有无线拼抢,就能肆无忌惮的抬价。他们只是搅局者而已,并不是真正的收购者。让他放聪明一点,差不多就行了。”

  “是,夏董。”马玉伟点了点头。

  ……

  “方小姐,亚视的收购又被我搅黄了。”陈庆祥得意洋洋的向方艺华汇报道。

  “干得好。”方艺华一听,脑中立刻浮现出夏天吃瘪的样子,顿时开心的笑道。

  “不过圆谷皋先生担心咱们是搅局者,希望能够看到咱们的诚意。”陈庆祥又说道。

  “诚意?!”方艺华一愣。

  “是,圆谷皋先生希望咱们能够支付两亿日币的保证金,以免咱们最后关头抽身而走,给他们留下一个难以收拾的烂摊子。”陈庆祥解释道。

  “那亚视也要交的么?”方艺华疑惑的问道。

  “亚视我不清楚。”陈庆祥摇头道,“我想应该也是要交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