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713【献贡求和】
  《皇帝的新衣》第一期节目播出之后,立刻在社会上引起巨大的反响。www.81zw.くcom

  原本有心想买奢侈品的人,都开始质疑它那高到离谱的价钱。

  其实奢侈品价格之所以贵,并不是因为原材料值钱,也不是因为人工值钱,而是因为品牌的附加值值钱。

  奢侈品的价值在于,能让穿上这身衣服的人,感觉自己与众不同,鹤立鸡群。这种“优越感”是穿一般地摊货所感受不到的,因此它才会那么的值钱。

  但《皇帝的新衣》节目组在拍摄时,却刻意忽视了这一块。并通过画面、解说、字幕、对话等电视语言,让民众也忽视了这一块儿,只让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差距巨大的成本和售价上。

  果然民众全都被节目组误导了,全都认为成本只有几百元的服装,却要卖几千元,上万元就是在坑人。

  节目播出的第二天,香港的奢侈品销售就有了一个大滑坡。

  以往设立在中环、旺角、尖沙咀的名牌店,永远都少不了进去购物的顾客。

  但是今天一整天,去里面购物的人却是少之又少,比之前足足减了七八成之多。

  “夏先生,你这个节目做得太过分了。竟然公然让人仿制名牌,我可以随时告你侵权的。”潘笛声气急败坏的打电话给夏天道。

  今天一天,他旗下的名牌店都没进几个客人,损失了上百万港币之多,让他怎么能不生气。

  “你告我什么呀,那些名牌我是仿制了不假,可我那是为了录制节目呀。”夏天笑道,“在电视节目里,就算我印假钞都无所谓,只要不花出去就行。你有种就去告,我奉陪到底呀!”

  《皇帝的新衣》第一期节目播出之后,立刻在社会上引起巨大的反响。

  原本有心想买奢侈品的人,都开始质疑它那高到离谱的价钱。

  其实奢侈品价格之所以贵,并不是因为原材料值钱,也不是因为人工值钱,而是因为品牌的附加值值钱。

  奢侈品的价值在于,能让穿上这身衣服的人,感觉自己与众不同,鹤立鸡群。这种“优越感”是穿一般地摊货所感受不到的,因此它才会那么的值钱。

  但《皇帝的新衣》节目组在拍摄时,却刻意忽视了这一块。并通过画面、解说、字幕、对话等电视语言,让民众也忽视了这一块儿,只让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差距巨大的成本和售价上。

  果然民众全都被节目组误导了,全都认为成本只有几百元的服装,却要卖几千元,上万元就是在坑人。

  节目播出的第二天,香港的奢侈品销售就有了一个大滑坡。

  以往设立在中环、旺角、尖沙咀的名牌店,永远都少不了进去购物的顾客。

  但是今天一整天,去里面购物的人却是少之又少,比之前足足减了七八成之多。

  “夏先生,你这个节目做得太过分了。竟然公然让人仿制名牌,我可以随时告你侵权的。”潘笛声气急败坏的打电话给夏天道。

  今天一天,他旗下的名牌店都没进几个客人,损失了上百万港币之多,让他怎么能不生气。

  “你告我什么呀,那些名牌我是仿制了不假,可我那是为了录制节目呀。”夏天笑道,“在电视节目里,就算我印假钞都无所谓,只要不花出去就行。你有种就去告,我奉陪到底呀!”

  《皇帝的新衣》第一期节目播出之后,立刻在社会上引起巨大的反响。

  原本有心想买奢侈品的人,都开始质疑它那高到离谱的价钱。

  其实奢侈品价格之所以贵,并不是因为原材料值钱,也不是因为人工值钱,而是因为品牌的附加值值钱。

  奢侈品的价值在于,能让穿上这身衣服的人,感觉自己与众不同,鹤立鸡群。这种“优越感”是穿一般地摊货所感受不到的,因此它才会那么的值钱。

  但《皇帝的新衣》节目组在拍摄时,却刻意忽视了这一块。并通过画面、解说、字幕、对话等电视语言,让民众也忽视了这一块儿,只让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差距巨大的成本和售价上。

  果然民众全都被节目组误导了,全都认为成本只有几百元的服装,却要卖几千元,上万元就是在坑人。

  节目播出的第二天,香港的奢侈品销售就有了一个大滑坡。

  以往设立在中环、旺角、尖沙咀的名牌店,永远都少不了进去购物的顾客。

  但是今天一整天,去里面购物的人却是少之又少,比之前足足减了七八成之多。

  “夏先生,你这个节目做得太过分了。竟然公然让人仿制名牌,我可以随时告你侵权的。”潘笛声气急败坏的打电话给夏天道。

  今天一天,他旗下的名牌店都没进几个客人,损失了上百万港币之多,让他怎么能不生气。

  “你告我什么呀,那些名牌我是仿制了不假,可我那是为了录制节目呀。”夏天笑道,“在电视节目里,就算我印假钞都无所谓,只要不花出去就行。你有种就去告,我奉陪到底呀!”

  《皇帝的新衣》第一期节目播出之后,立刻在社会上引起巨大的反响。

  原本有心想买奢侈品的人,都开始质疑它那高到离谱的价钱。

  其实奢侈品价格之所以贵,并不是因为原材料值钱,也不是因为人工值钱,而是因为品牌的附加值值钱。

  奢侈品的价值在于,能让穿上这身衣服的人,感觉自己与众不同,鹤立鸡群。这种“优越感”是穿一般地摊货所感受不到的,因此它才会那么的值钱。

  但《皇帝的新衣》节目组在拍摄时,却刻意忽视了这一块。并通过画面、解说、字幕、对话等电视语言,让民众也忽视了这一块儿,只让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差距巨大的成本和售价上。

  果然民众全都被节目组误导了,全都认为成本只有几百元的服装,却要卖几千元,上万元就是在坑人。

  节目播出的第二天,香港的奢侈品销售就有了一个大滑坡。

  以往设立在中环、旺角、尖沙咀的名牌店,永远都少不了进去购物的顾客。

  但是今天一整天,去里面购物的人却是少之又少,比之前足足减了七八成之多。

  “夏先生,你这个节目做得太过分了。竟然公然让人仿制名牌,我可以随时告你侵权的。”潘笛声气急败坏的打电话给夏天道。

  今天一天,他旗下的名牌店都没进几个客人,损失了上百万港币之多,让他怎么能不生气。

  “你告我什么呀,那些名牌我是仿制了不假,可我那是为了录制节目呀。”夏天笑道,“在电视节目里,就算我印假钞都无所谓,只要不花出去就行。你有种就去告,我奉陪到底呀!”

  《皇帝的新衣》第一期节目播出之后,立刻在社会上引起巨大的反响。

  原本有心想买奢侈品的人,都开始质疑它那高到离谱的价钱。

  其实奢侈品价格之所以贵,并不是因为原材料值钱,也不是因为人工值钱,而是因为品牌的附加值值钱。

  奢侈品的价值在于,能让穿上这身衣服的人,感觉自己与众不同,鹤立鸡群。这种“优越感”是穿一般地摊货所感受不到的,因此它才会那么的值钱。

  但《皇帝的新衣》节目组在拍摄时,却刻意忽视了这一块。并通过画面、解说、字幕、对话等电视语言,让民众也忽视了这一块儿,只让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差距巨大的成本和售价上。

  果然民众全都被节目组误导了,全都认为成本只有几百元的服装,却要卖几千元,上万元就是在坑人。

  节目播出的第二天,香港的奢侈品销售就有了一个大滑坡。

  以往设立在中环、旺角、尖沙咀的名牌店,永远都少不了进去购物的顾客。

  但是今天一整天,去里面购物的人却是少之又少,比之前足足减了七八成之多。

  “夏先生,你这个节目做得太过分了。竟然公然让人仿制名牌,我可以随时告你侵权的。”潘笛声气急败坏的打电话给夏天道。

  今天一天,他旗下的名牌店都没进几个客人,损失了上百万港币之多,让他怎么能不生气。

  “你告我什么呀,那些名牌我是仿制了不假,可我那是为了录制节目呀。”夏天笑道,“在电视节目里,就算我印假钞都无所谓,只要不花出去就行。你有种就去告,我奉陪到底呀!”

  《皇帝的新衣》第一期节目播出之后,立刻在社会上引起巨大的反响。

  原本有心想买奢侈品的人,都开始质疑它那高到离谱的价钱。

  其实奢侈品价格之所以贵,并不是因为原材料值钱,也不是因为人工值钱,而是因为品牌的附加值值钱。

  奢侈品的价值在于,能让穿上这身衣服的人,感觉自己与众不同,鹤立鸡群。这种“优越感”是穿一般地摊货所感受不到的,因此它才会那么的值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