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719【美丽俏佳人】
  “‘城市追击’?!这个名字还真是不错。wく”周梁淑怡和谢忆尘都点头称赞道。

  “追踪城市热点,直击社会乱象,关爱百姓生活。”谢忆尘出口成章道,“我觉得这正可以做我们栏目的宗旨。”

  夏天笑着点了点头,“总结的不错。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

  “那这档节目是每天一期呢,还是每周一期呢?”周梁淑怡又问道。

  “既然是深度报道,那至少也需要一周时间来挖掘内幕。如果每天一期的话,凭我们现在新闻部的人手,怕是办不到。我看暂且定为每周一期比较好。如果将来这档节目较受欢迎,我们还可以考虑再增加人手,提高播出频率。”谢忆尘给出专业意见道。

  “恩,好。”夏天点了点头,“这就由你这位专业人士来安排吧,我们就不操心了。”

  谢忆尘笑了笑,“放心吧,夏董,交给我了。”

  出了新闻部,周梁淑怡又向夏天道,“夏先生,那档美妆类的节目,综艺部给出了两个策划。您听下哪个比较好。”

  夏天点点头,“好,说吧。”

  “恩。一种是谈话类节目。由台里出一位主持人,每期邀请一位女星,上节目介绍自己的美丽心得。”周梁淑怡介绍道,“一种是真人秀节目。每期请一位热心观众上节目,然后由女星帮她改造,最终脱胎换骨,麻雀变凤凰。”

  “第二种比较好。”夏天一听便有了决断道。

  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综艺节目也好,本质都是为观众造梦的。让观众在观看时,可以代入其中,与其中的角色同呼吸,共命运,获得现实生活中无法感受的新鲜体验。

  “‘城市追击’?!这个名字还真是不错。”周梁淑怡和谢忆尘都点头称赞道。

  “追踪城市热点,直击社会乱象,关爱百姓生活。”谢忆尘出口成章道,“我觉得这正可以做我们栏目的宗旨。”

  夏天笑着点了点头,“总结的不错。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

  “那这档节目是每天一期呢,还是每周一期呢?”周梁淑怡又问道。

  “既然是深度报道,那至少也需要一周时间来挖掘内幕。如果每天一期的话,凭我们现在新闻部的人手,怕是办不到。我看暂且定为每周一期比较好。如果将来这档节目较受欢迎,我们还可以考虑再增加人手,提高播出频率。”谢忆尘给出专业意见道。

  “恩,好。”夏天点了点头,“这就由你这位专业人士来安排吧,我们就不操心了。”

  谢忆尘笑了笑,“放心吧,夏董,交给我了。”

  出了新闻部,周梁淑怡又向夏天道,“夏先生,那档美妆类的节目,综艺部给出了两个策划。您听下哪个比较好。”

  夏天点点头,“好,说吧。”

  “恩。一种是谈话类节目。由台里出一位主持人,每期邀请一位女星,上节目介绍自己的美丽心得。”周梁淑怡介绍道,“一种是真人秀节目。每期请一位热心观众上节目,然后由女星帮她改造,最终脱胎换骨,麻雀变凤凰。”

  “第二种比较好。”夏天一听便有了决断道。

  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综艺节目也好,本质都是为观众造梦的。让观众在观看时,可以代入其中,与其中的角色同呼吸,共命运,获得现实生活中无法感受的新鲜体验。

  “‘城市追击’?!这个名字还真是不错。”周梁淑怡和谢忆尘都点头称赞道。

  “追踪城市热点,直击社会乱象,关爱百姓生活。”谢忆尘出口成章道,“我觉得这正可以做我们栏目的宗旨。”

  夏天笑着点了点头,“总结的不错。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

  “那这档节目是每天一期呢,还是每周一期呢?”周梁淑怡又问道。

  “既然是深度报道,那至少也需要一周时间来挖掘内幕。如果每天一期的话,凭我们现在新闻部的人手,怕是办不到。我看暂且定为每周一期比较好。如果将来这档节目较受欢迎,我们还可以考虑再增加人手,提高播出频率。”谢忆尘给出专业意见道。

  “恩,好。”夏天点了点头,“这就由你这位专业人士来安排吧,我们就不操心了。”

  谢忆尘笑了笑,“放心吧,夏董,交给我了。”

  出了新闻部,周梁淑怡又向夏天道,“夏先生,那档美妆类的节目,综艺部给出了两个策划。您听下哪个比较好。”

  夏天点点头,“好,说吧。”

  “恩。一种是谈话类节目。由台里出一位主持人,每期邀请一位女星,上节目介绍自己的美丽心得。”周梁淑怡介绍道,“一种是真人秀节目。每期请一位热心观众上节目,然后由女星帮她改造,最终脱胎换骨,麻雀变凤凰。”

  “第二种比较好。”夏天一听便有了决断道。

  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综艺节目也好,本质都是为观众造梦的。让观众在观看时,可以代入其中,与其中的角色同呼吸,共命运,获得现实生活中无法感受的新鲜体验。

  “‘城市追击’?!这个名字还真是不错。”周梁淑怡和谢忆尘都点头称赞道。

  “追踪城市热点,直击社会乱象,关爱百姓生活。”谢忆尘出口成章道,“我觉得这正可以做我们栏目的宗旨。”

  夏天笑着点了点头,“总结的不错。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

  “那这档节目是每天一期呢,还是每周一期呢?”周梁淑怡又问道。

  “既然是深度报道,那至少也需要一周时间来挖掘内幕。如果每天一期的话,凭我们现在新闻部的人手,怕是办不到。我看暂且定为每周一期比较好。如果将来这档节目较受欢迎,我们还可以考虑再增加人手,提高播出频率。”谢忆尘给出专业意见道。

  “恩,好。”夏天点了点头,“这就由你这位专业人士来安排吧,我们就不操心了。”

  谢忆尘笑了笑,“放心吧,夏董,交给我了。”

  出了新闻部,周梁淑怡又向夏天道,“夏先生,那档美妆类的节目,综艺部给出了两个策划。您听下哪个比较好。”

  夏天点点头,“好,说吧。”

  “恩。一种是谈话类节目。由台里出一位主持人,每期邀请一位女星,上节目介绍自己的美丽心得。”周梁淑怡介绍道,“一种是真人秀节目。每期请一位热心观众上节目,然后由女星帮她改造,最终脱胎换骨,麻雀变凤凰。”

  “第二种比较好。”夏天一听便有了决断道。

  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综艺节目也好,本质都是为观众造梦的。让观众在观看时,可以代入其中,与其中的角色同呼吸,共命运,获得现实生活中无法感受的新鲜体验。

  “‘城市追击’?!这个名字还真是不错。”周梁淑怡和谢忆尘都点头称赞道。

  “追踪城市热点,直击社会乱象,关爱百姓生活。”谢忆尘出口成章道,“我觉得这正可以做我们栏目的宗旨。”

  夏天笑着点了点头,“总结的不错。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

  “那这档节目是每天一期呢,还是每周一期呢?”周梁淑怡又问道。

  “既然是深度报道,那至少也需要一周时间来挖掘内幕。如果每天一期的话,凭我们现在新闻部的人手,怕是办不到。我看暂且定为每周一期比较好。如果将来这档节目较受欢迎,我们还可以考虑再增加人手,提高播出频率。”谢忆尘给出专业意见道。

  “恩,好。”夏天点了点头,“这就由你这位专业人士来安排吧,我们就不操心了。”

  谢忆尘笑了笑,“放心吧,夏董,交给我了。”

  出了新闻部,周梁淑怡又向夏天道,“夏先生,那档美妆类的节目,综艺部给出了两个策划。您听下哪个比较好。”

  夏天点点头,“好,说吧。”

  “恩。一种是谈话类节目。由台里出一位主持人,每期邀请一位女星,上节目介绍自己的美丽心得。”周梁淑怡介绍道,“一种是真人秀节目。每期请一位热心观众上节目,然后由女星帮她改造,最终脱胎换骨,麻雀变凤凰。”

  “第二种比较好。”夏天一听便有了决断道。

  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综艺节目也好,本质都是为观众造梦的。让观众在观看时,可以代入其中,与其中的角色同呼吸,共命运,获得现实生活中无法感受的新鲜体验。

  “‘城市追击’?!这个名字还真是不错。”周梁淑怡和谢忆尘都点头称赞道。

  “追踪城市热点,直击社会乱象,关爱百姓生活。”谢忆尘出口成章道,“我觉得这正可以做我们栏目的宗旨。”

  夏天笑着点了点头,“总结的不错。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

  “那这档节目是每天一期呢,还是每周一期呢?”周梁淑怡又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