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721 怂了
  readx();

  防盗章节,七点左右修改。

  写书不易,收入微薄。

  给您带来阅读上的困扰,实属逼不得已,希望各位书友体谅作者的不易。老白拜谢!

  ……

  “是他?!”冯长喜乍听向華胜之名,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向華胜他当然知道,新义安的大佬之一。一直都想踩进果栏,独霸香港水果市场。但是他的号码帮也不是吃干饭的,双方斗了好几年都未分胜负。

  没想到这次他竟然玩了这么一手阴的,真是够狠!

  “你们大佬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坏了江湖规矩?!”冯长喜怒道。

  江湖事有江湖人的解决办法,要么谈判要么开打。跟条子勾结,通风报信,是江湖三大忌之一。没想到向華胜身为大佬这么不地道,竟然带头违反规矩,实在是可恶之极!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混江湖这么久了,怎么还跟个菜鸟似的?”那人冷笑道,“再说谁让你好惹不惹,惹到我们新义安的财神爷。你惹我们的财神爷,就是断我们新义安的财路。断我们的财路,我们就要弄死你!”

  “谁是你们新义安的财神爷?”冯长喜疑惑的问道。自己并没有跟新义安抢生意,也没有断他们的财路,不知为何他会有此一说呢。

  “就是天下影业的老板夏天啊!你家那个败家老娘们儿干过什么,你可别告诉我你一点不知情。”那人冷笑道。

  冯长喜一听,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没想到自己大老婆随声附和的几句话,竟然给自己家招来了灭顶之灾,还真不愧是“败家娘们儿”。

  “这位兄弟,这一切都是误会,我没想过跟夏先生做对呀。”冯长喜连忙说道。

  “是他?!”冯长喜乍听向華胜之名,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向華胜他当然知道,新义安的大佬之一。一直都想踩进果栏,独霸香港水果市场。但是他的号码帮也不是吃干饭的,双方斗了好几年都未分胜负。

  没想到这次他竟然玩了这么一手阴的,真是够狠!

  “你们大佬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坏了江湖规矩?!”冯长喜怒道。

  江湖事有江湖人的解决办法,要么谈判要么开打。跟条子勾结,通风报信,是江湖三大忌之一。没想到向華胜身为大佬这么不地道,竟然带头违反规矩,实在是可恶之极!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混江湖这么久了,怎么还跟个菜鸟似的?”那人冷笑道,“再说谁让你好惹不惹,惹到我们新义安的财神爷。你惹我们的财神爷,就是断我们新义安的财路。断我们的财路,我们就要弄死你!”

  “谁是你们新义安的财神爷?”冯长喜疑惑的问道。自己并没有跟新义安抢生意,也没有断他们的财路,不知为何他会有此一说呢。

  “就是天下影业的老板夏天啊!你家那个败家老娘们儿干过什么,你可别告诉我你一点不知情。”那人冷笑道。

  冯长喜一听,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没想到自己大老婆随声附和的几句话,竟然给自己家招来了灭顶之灾,还真不愧是“败家娘们儿”。

  “这位兄弟,这一切都是误会,我没想过跟夏先生做对呀。”冯长喜连忙说道。

  “是他?!”冯长喜乍听向華胜之名,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向華胜他当然知道,新义安的大佬之一。一直都想踩进果栏,独霸香港水果市场。但是他的号码帮也不是吃干饭的,双方斗了好几年都未分胜负。

  没想到这次他竟然玩了这么一手阴的,真是够狠!

  “你们大佬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坏了江湖规矩?!”冯长喜怒道。

  江湖事有江湖人的解决办法,要么谈判要么开打。跟条子勾结,通风报信,是江湖三大忌之一。没想到向華胜身为大佬这么不地道,竟然带头违反规矩,实在是可恶之极!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混江湖这么久了,怎么还跟个菜鸟似的?”那人冷笑道,“再说谁让你好惹不惹,惹到我们新义安的财神爷。你惹我们的财神爷,就是断我们新义安的财路。断我们的财路,我们就要弄死你!”

  “谁是你们新义安的财神爷?”冯长喜疑惑的问道。自己并没有跟新义安抢生意,也没有断他们的财路,不知为何他会有此一说呢。

  “就是天下影业的老板夏天啊!你家那个败家老娘们儿干过什么,你可别告诉我你一点不知情。”那人冷笑道。

  冯长喜一听,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没想到自己大老婆随声附和的几句话,竟然给自己家招来了灭顶之灾,还真不愧是“败家娘们儿”。

  “这位兄弟,这一切都是误会,我没想过跟夏先生做对呀。”冯长喜连忙说道。

  “是他?!”冯长喜乍听向華胜之名,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向華胜他当然知道,新义安的大佬之一。一直都想踩进果栏,独霸香港水果市场。但是他的号码帮也不是吃干饭的,双方斗了好几年都未分胜负。

  没想到这次他竟然玩了这么一手阴的,真是够狠!

  “你们大佬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坏了江湖规矩?!”冯长喜怒道。

  江湖事有江湖人的解决办法,要么谈判要么开打。跟条子勾结,通风报信,是江湖三大忌之一。没想到向華胜身为大佬这么不地道,竟然带头违反规矩,实在是可恶之极!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混江湖这么久了,怎么还跟个菜鸟似的?”那人冷笑道,“再说谁让你好惹不惹,惹到我们新义安的财神爷。你惹我们的财神爷,就是断我们新义安的财路。断我们的财路,我们就要弄死你!”

  “谁是你们新义安的财神爷?”冯长喜疑惑的问道。自己并没有跟新义安抢生意,也没有断他们的财路,不知为何他会有此一说呢。

  “就是天下影业的老板夏天啊!你家那个败家老娘们儿干过什么,你可别告诉我你一点不知情。”那人冷笑道。

  冯长喜一听,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没想到自己大老婆随声附和的几句话,竟然给自己家招来了灭顶之灾,还真不愧是“败家娘们儿”。

  “这位兄弟,这一切都是误会,我没想过跟夏先生做对呀。”冯长喜连忙说道。

  “是他?!”冯长喜乍听向華胜之名,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向華胜他当然知道,新义安的大佬之一。一直都想踩进果栏,独霸香港水果市场。但是他的号码帮也不是吃干饭的,双方斗了好几年都未分胜负。

  没想到这次他竟然玩了这么一手阴的,真是够狠!

  “你们大佬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坏了江湖规矩?!”冯长喜怒道。

  江湖事有江湖人的解决办法,要么谈判要么开打。跟条子勾结,通风报信,是江湖三大忌之一。没想到向華胜身为大佬这么不地道,竟然带头违反规矩,实在是可恶之极!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混江湖这么久了,怎么还跟个菜鸟似的?”那人冷笑道,“再说谁让你好惹不惹,惹到我们新义安的财神爷。你惹我们的财神爷,就是断我们新义安的财路。断我们的财路,我们就要弄死你!”

  “谁是你们新义安的财神爷?”冯长喜疑惑的问道。自己并没有跟新义安抢生意,也没有断他们的财路,不知为何他会有此一说呢。

  “就是天下影业的老板夏天啊!你家那个败家老娘们儿干过什么,你可别告诉我你一点不知情。”那人冷笑道。

  冯长喜一听,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没想到自己大老婆随声附和的几句话,竟然给自己家招来了灭顶之灾,还真不愧是“败家娘们儿”。

  “这位兄弟,这一切都是误会,我没想过跟夏先生做对呀。”冯长喜连忙说道。

  “是他?!”冯长喜乍听向華胜之名,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向華胜他当然知道,新义安的大佬之一。一直都想踩进果栏,独霸香港水果市场。但是他的号码帮也不是吃干饭的,双方斗了好几年都未分胜负。

  没想到这次他竟然玩了这么一手阴的,真是够狠!

  “你们大佬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坏了江湖规矩?!”冯长喜怒道。

  江湖事有江湖人的解决办法,要么谈判要么开打。跟条子勾结,通风报信,是江湖三大忌之一。没想到向華胜身为大佬这么不地道,竟然带头违反规矩,实在是可恶之极!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混江湖这么久了,怎么还跟个菜鸟似的?”那人冷笑道,“再说谁让你好惹不惹,惹到我们新义安的财神爷。你惹我们的财神爷,就是断我们新义安的财路。断我们的财路,我们就要弄死你!”

  “谁是你们新义安的财神爷?”冯长喜疑惑的问道。自己并没有跟新义安抢生意,也没有断他们的财路,不知为何他会有此一说呢。

  “就是天下影业的老板夏天啊!你家那个败家老娘们儿干过什么,你可别告诉我你一点不知情。”那人冷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