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786 全面收购
  readx();

  为了防止中煤被人抢走,李昭基召开股东大会,要求中煤向他定向增发一亿股股票,每股作价十元。

  这个价格虽然比中煤当前的市值要低,但因为大小股东都信任他的经营能力,所以也都宁肯吃点亏让他增持。总比中煤将来落到一个不知道的人手里,被他搞垮要好吧。

  正当大家都举手同意之际,这时却听到有人大喝一声道。

  众人闻听,立刻循声望去,就见一个年轻人站了起来,“我反对中煤向李昭基先生定向增发一亿股股票!”他理直气壮地大声说道。

  “这人是谁呀?”

  “好大的胆子!”

  “看着好眼熟!”

  大小股东们仔细打量着这位年轻人,议论纷纷道。

  场馆二楼,李昭基带人在上面观察着股东大会的动静。

  定向增发,关联方不得出席股东大会,没有投票权,所以他只能在二楼等消息。

  见到大家都举手同意向自己发行新股,李昭基心中也感觉很是欣慰。起码自己在商海这么多年,算是积累了很好的信誉,才让大家如此相信自己。

  不过他的心里并未掉以轻心,因为只要股东大会没结束,事情就还会有变化。而且那位隐藏幕后的狙击者尚未现身,一切都还是未定之数。

  果然,在最关键的时候,那个人终于忍不住跳出来了。

  李昭基顿时眼睛一亮,一指那个年轻人,“知道他是谁么?”

  “咦,好像是夏天的私人财务顾问,叫梁博滔!”一位属下惊讶的失声说道。

  为了防止中煤被人抢走,李昭基召开股东大会,要求中煤向他定向增发一亿股股票,每股作价十元。

  这个价格虽然比中煤当前的市值要低,但因为大小股东都信任他的经营能力,所以也都宁肯吃点亏让他增持。总比中煤将来落到一个不知道的人手里,被他搞垮要好吧。

  正当大家都举手同意之际,这时却听到有人大喝一声道。

  众人闻听,立刻循声望去,就见一个年轻人站了起来,“我反对中煤向李昭基先生定向增发一亿股股票!”他理直气壮地大声说道。

  “这人是谁呀?”

  “好大的胆子!”

  “看着好眼熟!”

  大小股东们仔细打量着这位年轻人,议论纷纷道。

  场馆二楼,李昭基带人在上面观察着股东大会的动静。

  定向增发,关联方不得出席股东大会,没有投票权,所以他只能在二楼等消息。

  见到大家都举手同意向自己发行新股,李昭基心中也感觉很是欣慰。起码自己在商海这么多年,算是积累了很好的信誉,才让大家如此相信自己。

  不过他的心里并未掉以轻心,因为只要股东大会没结束,事情就还会有变化。而且那位隐藏幕后的狙击者尚未现身,一切都还是未定之数。

  果然,在最关键的时候,那个人终于忍不住跳出来了。

  李昭基顿时眼睛一亮,一指那个年轻人,“知道他是谁么?”

  “咦,好像是夏天的私人财务顾问,叫梁博滔!”一位属下惊讶的失声说道。

  为了防止中煤被人抢走,李昭基召开股东大会,要求中煤向他定向增发一亿股股票,每股作价十元。

  这个价格虽然比中煤当前的市值要低,但因为大小股东都信任他的经营能力,所以也都宁肯吃点亏让他增持。总比中煤将来落到一个不知道的人手里,被他搞垮要好吧。

  正当大家都举手同意之际,这时却听到有人大喝一声道。

  众人闻听,立刻循声望去,就见一个年轻人站了起来,“我反对中煤向李昭基先生定向增发一亿股股票!”他理直气壮地大声说道。

  “这人是谁呀?”

  “好大的胆子!”

  “看着好眼熟!”

  大小股东们仔细打量着这位年轻人,议论纷纷道。

  场馆二楼,李昭基带人在上面观察着股东大会的动静。

  定向增发,关联方不得出席股东大会,没有投票权,所以他只能在二楼等消息。

  见到大家都举手同意向自己发行新股,李昭基心中也感觉很是欣慰。起码自己在商海这么多年,算是积累了很好的信誉,才让大家如此相信自己。

  不过他的心里并未掉以轻心,因为只要股东大会没结束,事情就还会有变化。而且那位隐藏幕后的狙击者尚未现身,一切都还是未定之数。

  果然,在最关键的时候,那个人终于忍不住跳出来了。

  李昭基顿时眼睛一亮,一指那个年轻人,“知道他是谁么?”

  “咦,好像是夏天的私人财务顾问,叫梁博滔!”一位属下惊讶的失声说道。

  为了防止中煤被人抢走,李昭基召开股东大会,要求中煤向他定向增发一亿股股票,每股作价十元。

  这个价格虽然比中煤当前的市值要低,但因为大小股东都信任他的经营能力,所以也都宁肯吃点亏让他增持。总比中煤将来落到一个不知道的人手里,被他搞垮要好吧。

  正当大家都举手同意之际,这时却听到有人大喝一声道。

  众人闻听,立刻循声望去,就见一个年轻人站了起来,“我反对中煤向李昭基先生定向增发一亿股股票!”他理直气壮地大声说道。

  “这人是谁呀?”

  “好大的胆子!”

  “看着好眼熟!”

  大小股东们仔细打量着这位年轻人,议论纷纷道。

  场馆二楼,李昭基带人在上面观察着股东大会的动静。

  定向增发,关联方不得出席股东大会,没有投票权,所以他只能在二楼等消息。

  见到大家都举手同意向自己发行新股,李昭基心中也感觉很是欣慰。起码自己在商海这么多年,算是积累了很好的信誉,才让大家如此相信自己。

  不过他的心里并未掉以轻心,因为只要股东大会没结束,事情就还会有变化。而且那位隐藏幕后的狙击者尚未现身,一切都还是未定之数。

  果然,在最关键的时候,那个人终于忍不住跳出来了。

  李昭基顿时眼睛一亮,一指那个年轻人,“知道他是谁么?”

  “咦,好像是夏天的私人财务顾问,叫梁博滔!”一位属下惊讶的失声说道。

  为了防止中煤被人抢走,李昭基召开股东大会,要求中煤向他定向增发一亿股股票,每股作价十元。

  这个价格虽然比中煤当前的市值要低,但因为大小股东都信任他的经营能力,所以也都宁肯吃点亏让他增持。总比中煤将来落到一个不知道的人手里,被他搞垮要好吧。

  正当大家都举手同意之际,这时却听到有人大喝一声道。

  众人闻听,立刻循声望去,就见一个年轻人站了起来,“我反对中煤向李昭基先生定向增发一亿股股票!”他理直气壮地大声说道。

  “这人是谁呀?”

  “好大的胆子!”

  “看着好眼熟!”

  大小股东们仔细打量着这位年轻人,议论纷纷道。

  场馆二楼,李昭基带人在上面观察着股东大会的动静。

  定向增发,关联方不得出席股东大会,没有投票权,所以他只能在二楼等消息。

  见到大家都举手同意向自己发行新股,李昭基心中也感觉很是欣慰。起码自己在商海这么多年,算是积累了很好的信誉,才让大家如此相信自己。

  不过他的心里并未掉以轻心,因为只要股东大会没结束,事情就还会有变化。而且那位隐藏幕后的狙击者尚未现身,一切都还是未定之数。

  果然,在最关键的时候,那个人终于忍不住跳出来了。

  李昭基顿时眼睛一亮,一指那个年轻人,“知道他是谁么?”

  “咦,好像是夏天的私人财务顾问,叫梁博滔!”一位属下惊讶的失声说道。

  为了防止中煤被人抢走,李昭基召开股东大会,要求中煤向他定向增发一亿股股票,每股作价十元。

  这个价格虽然比中煤当前的市值要低,但因为大小股东都信任他的经营能力,所以也都宁肯吃点亏让他增持。总比中煤将来落到一个不知道的人手里,被他搞垮要好吧。

  正当大家都举手同意之际,这时却听到有人大喝一声道。

  众人闻听,立刻循声望去,就见一个年轻人站了起来,“我反对中煤向李昭基先生定向增发一亿股股票!”他理直气壮地大声说道。

  “这人是谁呀?”

  “好大的胆子!”

  “看着好眼熟!”

  大小股东们仔细打量着这位年轻人,议论纷纷道。

  场馆二楼,李昭基带人在上面观察着股东大会的动静。

  定向增发,关联方不得出席股东大会,没有投票权,所以他只能在二楼等消息。

  见到大家都举手同意向自己发行新股,李昭基心中也感觉很是欣慰。起码自己在商海这么多年,算是积累了很好的信誉,才让大家如此相信自己。

  不过他的心里并未掉以轻心,因为只要股东大会没结束,事情就还会有变化。而且那位隐藏幕后的狙击者尚未现身,一切都还是未定之数。

  果然,在最关键的时候,那个人终于忍不住跳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