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126章 血祭之术
  离水宗上空的大战,在持续了一天一夜之后,以离水宗五长老身上多了两个透明窟窿宣告结束。

  当然,这两个透明窟窿并没有要了离水宗五长老的命,要不然,真正的死战就会开始,但是也让离水宗五长老重伤。

  这两个透明窟窿是廖飞白扎的。

  除了掌门郭奇经保持着一定的优势之外,其它人,大多都是势均力敌。离水宗这些年来能渐渐与齐云宗抗衡,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大战结束之时,离水宗的山门被郭奇经一掌给抹平了,虽然没什么伤亡,但也狠狠的扫了离水宗的脸面。

  这也算是齐云宗对越来越张狂的离水宗的一个警告。

  说了几句不疼不痒的场面话之后,双方各自收兵,但是,战斗依旧没有结束。

  廖飞白仿佛闲极无聊一般,直接在离水宗山门前练起了剑法。

  一道道玄冰剑光时不时的划破虚空,骇得离水宗弟子无一人敢出门,更让离水宗掌门楚太平无法派一人离开,离水宗内,更是群情激愤!

  “掌门,你下令吧,让我们几个出去杀这廖罗刹一个措手不及,堵住宗门,她这也太嚣张了?”离水宗七长老离石怒道。

  楚太平却是神色黯然的挥了挥手:“都去修炼吧,且忍她三天。”

  虽然宗门外只有妖面罗刹廖飞白一人嚣张,但是齐云宗掌门郭奇经的气息却隐隐的从虚空中传来。

  “掌门......”

  “技不如人,奈何!等吧,等本座铸脉成功之时,就是我离水宗全面崛起之时。”楚太平缓缓说道。

  离水宗因为被廖飞白堵门的时刻,叶真已经步履轻快的踏出了阴山山脉。

  此时的叶真,背着一个小竹蒌,一身粗布衣服,一副樵夫的打扮。

  叶真可不知道离水宗全宗人马被堵在宗门内出不来,不得不分外的小心。

  碰上真元境引灵境初中期的。叶真还能对付,但若是碰上引灵境后期甚至是巅峰的存在,叶真只有逃的命了。

  无他,还是修为太低。

  若是叶真的修为能够跨入引灵境,凭着叶真的武技,就是引灵境后期的,也能拼上一拼。

  至于在阴山血峡中获得的什么铸脉神通。一个人的情况下,打死叶真也不敢用,用了,也就跟死人差不多了。

  “喵......”

  一声颇显霸气的猫叫声从叶真背后的竹蒌里传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顶开了竹盖,不满的叫了起来。

  “时间又到了吗?”

  闪到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叶真抱出了已经安静许多的云翼幼虎,目光死死的盯着云翼幼虎的眸子,噌地咬破中指,就着鲜血,叶真的食指疾的挥舞起来。

  三息,一道极其诡异的血符,印到了叶真的手腕处。指尖划破手腕,鲜血涌出,云翼幼虎就就伸长舌头脖子舔起叶真的鲜血来。

  涌血涌动间,叶真手腕处的符光一闪一闪的。

  十息之后,手腕处的血符随着鲜血被云翼幼虎给吸噬干净的时候,叶真收起了手腕,云翼幼虎则是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盯着云翼幼虎宝石般的眸子,一种奇异的感觉骤地泛上心头。那种感觉,就像是心连心一般。

  似乎不用说话,仅仅动念,就能与云翼幼虎交流一般。

  这种交流的感觉,与叶真能听懂兽语不同,叶真能够听懂兽语,是单方面的。这一次血祭完产生的那种交流感,却是双向的。

  不过,这种交流感觉只持续了一瞬,就中断了。

  “看来。还得三十三天......”随手将一大块妖兽血肉扔进竹蒌,云翼幼虎欢呼一声,就扑了过去。

  也许是刚刚出生的妖兽智力还很低下的缘故吧,仅仅过了一天,这只云翼幼虎就忘却了离开妈妈的悲伤,一有好吃的,就很兴奋。

  叶真方才用的是百兽通灵术中最古老的血祭之术。

  百兽通灵术中,若是得到妖兽幼仔之后,有三种秘术驯服幼兽。

  第一种秘术是神魂烙印,最强的控制之法,可以与妖兽神念相通,如同奴仆一般指哪打哪,无比的顺从听话,不过缺少自主。

  但若想施展这种秘术,需要魂海境的修为、最不济也得化灵境巅峰的修为,叶真自然施展不了。

  第二种秘术是灵力符印,比神魂烙印略差,指挥起来勉强算是得心应手,可以等修为强大后,用神魂烙印代替,不过,需要有灵力才能施展。

  如此下来,叶真只能施展第三种血祭之术,用自身的鲜血铸就血符,以血符喂养六六三十六天,以血符之力让幼兽认主,之后可以完美的沟通。

  但只是沟通,无法做到像神魂烙印一般奴仆般的控制,而且血祭之后,妖兽会保持最大程度上的野性。

  这是叶真唯一的选择,也是叶真喜欢的选择。

  一个傀儡般的妖仆,叶真还真不太喜欢。

  两天后,叶真通过绿萝留下的标记,在离齐云宗只有千余里路的一座小城里,找到了等候的绿萝。

  与绿萝在一起的,还有廖飞白。

  让叶真担心的是,蒙小月还没有醒转过来,一直在昏迷。

  绿萝见到叶真的时候,一对月牙般的眼睛立时绽放开来。

  “廖姐姐说得没错,叶真你果然命大,在几十人追踪之下,还能逃出来!”

  “嘿,我说过,我是半个山林之王的!”

  “你就吹吧!山林之王,谁信?”绿萝与叶真开起了玩笑。

  一旁的廖飞白闻言,突地若有深意的说道:“也许,叶真真的是山林之王!”

  “廖姐姐.......”

  “据情报,追杀你们的四十六位离水宗武者,修为最低的引灵初期,最高的引灵后期,这些人,已经全部战死在了阴山山脉中!”

  “啊.......”

  “同时追杀的还有离水宗掌门之子楚钧,也吃了大亏重伤!”

  廖飞白缓缓说着。绿萝却是越来越吃惊。

  “这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

  “嘿,玩了一把惊险的。”

  叶真挑重点的说了一下,当云翼幼虎拿出来的时候,那呆萌的模样,立时将绿萝惊呆了。

  “天,好可爱的小猫咪。我来抱抱.......”

  “吼!”

  一声虎啸,云翼幼虎冲着绿萝吡出了两颗尖尖的奶牙!

  “前些日子你才弄到百兽通灵术,这会就得到了一只幼兽,你这运气......”

  叶真笑笑,没有多说。

  运气,很虚无飘渺的东西。也许叶真碰到云翼虎是运气,但若是不敢去冒险拼命的话,再多的运气也是白搭。

  “绿萝,这次辛苦你了,要不跟我回齐云宗玩几天?”廖飞白邀请道。

  “不了!”

  绿萝摇了摇头,“这几天的生死之战,让我颇有所悟。瓶颈有所松动,我准备回宗闭关,一举突破到化灵境。”

  “噢,那就先恭喜妹妹了。”

  简单的聊了几句,绿萝就准备离开了,上马离开之前,绿萝突地掏出三本秘籍,递给了叶真。

  “你不是一直想学符阵吗?这个就送给你了。还有我隐藏修为的法门,也一并给你了!”

  啪!

  一抽马鞭,绿萝一骑绝尘而去,远远的,绿萝的声音传了过来,“叶真,若是有机会到幻神帝国。一定要来青罗宗找我.......”

  看着这一幕,廖飞白一楞,冲着叶真说道:“吆,没看出来。你小子真是能耐啊。这才几天,就将绿萝勾搭得有情有意啊。

  又是邀请又是送秘籍的,那隐藏修为的法门,我这个好姐妹要了好几次都没给我,没想到先给了你!”

  “拿来,让我先看看!等我学了这法门,就隐藏了修为暴揍那些看不顺眼的家伙,还能顺道打击一下他们的信心。”

  也不问叶真同意不同意,直接就抢过了绿萝给叶真的隐真诀,翻看起来。

  “简单,不过很实用啊。”

  说话间,廖飞白又将秘籍扔还给了叶真,周身的气息变幻起来。

  叶真感觉到,廖飞白散出来的气息,猛地变弱了,似乎跟楚钧散出来的气息有些相近。

  感觉到廖飞白身上气息的强弱变化,叶真立时涌出了一脑袋的汗。

  坑啊!

  以前的廖飞白,就是一个大坑,谁惹谁倒霉。

  如今隐藏了修为,就变成了一个巨坑,尤其是配上这副巅倒众生的娇颜,行走江湖间,若是哪个想打个主意,哪怕是接近搭讪一下,都会栽到这个巨坑里!

  没多久,廖飞白一手一个,带着昏迷的蒙小月与叶真冲天而起,直返齐云宗。

  一路闲聊,叶真也知道了两宗大战的事情,不过,叶真最关心的,却是蒙小月和自身的变化。

  “廖教习,小月什么时候能醒?”

  “神魂透支得厉害,回去向彩衣讨几碗宁神液,再睡个十天八天的,就差不多了。哎,也是我没想到,蒙川留下的竟然是一项能够传承的铸脉神通。

  也幸亏你跟过去了,要不然,小月压根没经过修炼的神魂承受不了传承下来的铸脉神通,那小脑袋一爆,就玩完了。”

  “不过,也算是让你小子捡了大便宜,竟然白捡了一项铸脉神通。”

  “铸脉神通是怎么回事?”

  “修为踏入铸脉境后,一脉一神通!铸脉,就是以天赋血脉为载体,铸就血脉神通!宗门里的那些长老,如今全卡在这一步上,无法铸脉成就神通。

  像离水宗的掌门楚太平,也卡在这一步上,就是因为没有铸脉成就神通,前几天两宗大战才被我们齐云宗欺负得死死的。”

  “哈,那我岂不是大了?那些长老甚至是楚太平都没有的铸脉神通,我却先有了!”叶真颇有些得意的大笑起来。

  廖飞白却是给叶真兜头泼了一盆凉水。

  “哼,你小子可别得意过头了,你如今早早的铸就半脉神通,是福是祸还说不定呢!”

  “呃......为什么?”叶真的表情陡地僵住!

  ps:ps:为了把媳妇调到城里工作方便带闺女,猪三很苦逼的找人送礼办事去了,传晚了,兄弟们见谅!

  话说,月票被爆到底,猪三三更的时候也没月票。

  少年们,咱激a情一点如何?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