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164章 争夺第一(求保底月票)
  砰!

  恐怖的力量波动中,高行烈的兽体真元手臂直接被炸得粉碎,一丝丝鲜血,从高行烈右臂上的鳞甲缝隙中渗出。

  台上台下,倒吸冷气的声音响成了一片,连叶真,都惊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拳!

  屈战乾只出了一拳,就将直接动用最强兽体秘术的高行烈轻易击败!

  叶真本以为,凭高行烈的修为,怎么样也能够让屈战乾显露出几分实力,但是叶真怎以也想不到,以高行烈引灵巅峰的修为,竟然连屈战乾一拳也接不住。

  “突破到化灵境,竟然变得如此之强?”

  “化灵境与引灵境的差别,就跟真元境与练血境的差别一样,一旦突破,战力就会生质的变化。

  武者修为突破到化灵境,除了凝聚一颗灵力种子之外,最大的变化,就是化灵。”听到叶真的惊叹,彩衣给叶真解释了起来。

  “化灵?”

  “是的,化灵!化灵,并不是像有些武者理解的,将真元完全化成灵力。而是用灵力冲刷炼化体内的所有杂质,将自己的肉身,炼化成后天灵体,称之为化灵!”彩衣说道。

  “后天灵体?”

  “是的,地阶往上尤其是天阶的武技,对肉身的要求极高,也只有后天灵体,才能承载那高强度的灵力。

  而且,只有修为成后天灵体,才有可能练成大威力神通秘术。才能让肉身承受更强大的力量波动,例如掌门的铸脉神通虚空大手印。”

  “像化灵境第一重。称之为化脉,就是将体内所有的经脉用灵力温养淬炼,最后化成肉体灵脉。

  未化脉之前,你的经脉可能一次性通过你体内一成的灵力,就要刺痛得受不了,但若是化脉,这个承受量可能是两成甚至更多,而且。经脉的抗损能力也更强!”

  说到这里,彩衣突地一顿,声音改为传音入秘,“我感觉得出来,屈战乾对你有杀心!要不,你直接认输,以后再战回来?”

  闻言。叶真苦笑起来,彩衣还真是单纯啊。

  直接认输这种建议,恐怕也只有性子极为单纯的彩衣才能这样一本正经的建议出来。

  “放心吧,我有分寸,我不会有事的!”

  “嗯,我知道。若是屈战乾敢冲你下毒手,我会冲上去一掌杀了他!”

  没有热血,没有激动,就仿佛是聊天一般,彩衣随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种最纯粹的想法,却又让叶真感动不已。

  一掌击败高行烈。这唯一的一次出手,让屈战乾出尽了风头,先前还在坚持叶真会胜的弟子,立时陷入了绝望之中。

  在他们看来,屈战乾的这种实力下,叶真压根没有任何赢面。

  排名赛在继续,但是在许多人看来,今天的宗门大比第一,已经没有了任何悬念,屈战乾一定会是大比第一。

  虽然很多人觉得屈战乾修为都突破到化灵境了,还来参加宗门大比有些不地道,但是,一俊遮百丑。

  有实力,压倒性的实力,就能压下去一切声音。

  接下来的比赛中,长孙然以半招之差输给了负伤的高行烈,再一次证明了高行烈的实力不俗之外,也更加证明了一拳击败高行烈的屈战乾,到底有多么强大。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韩石不仅击败了任西华,更以微弱的优势击败了名列天榜第三的的长孙然,爆出了一个大冷门。

  韩石能以微弱的优势击败长孙然,那柄从黑水遗府得来的下品宝器功不可没,长孙然新换的一柄长剑,就是被韩石用下品宝器给斩断的。

  任西华却是连战皆败,先是遭遇屈战乾直接认输,后是输给韩石,接下来又输给了长孙然,暂时名列第五。

  不过,借着下品宝器利与精湛的修为,此后,任西华连战皆胜。这份成绩,已经足以让任西华自傲的。

  从天榜第十一,径自冲杀到宗门大比第五名,如果不是他有着宗门当代第一天才的美誉,怕也会被称为本次宗门大比的黑马。

  杀入宗门大比前十、闯出小罗刹之称的蒙小月,好运却是就此结束。

  九战九败!

  蒙小月的剑术极为惊人,这一次遭遇,他们都学精了,不再给蒙小月挥出那精妙剑术的机会,直接用修为,硬生生的碾压过去,击败蒙小月。

  毕竟蒙小月只有真元五重巅峰的修为,虽然剑术功法惊人,但是他的对手们,修为最差的,都是引灵中期。

  蒙小月又不像是曾经的叶真一般,早早的拥有了下品宝器,而且真元灵力无比的精纯,很多时候,连护体罡气都破不开。

  不过,叶真相信,只要给蒙小月一段时间成长,也许一年,也许两年,蒙小月一定会大放异彩,夺到宗门第一。

  毕竟,蒙小月的师尊廖飞白与剑脉神通,还有那七品的天脉,都不是盖的。

  由于前十弟子当中好多人先前已经战斗过的原因,所以这个排名赛非常快,基本上,每个人只需要打个四五场,就能完成所有的挑战了。

  “曹罗对战岳慧,岳慧胜!”

  随着钟长老的一声高喝,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叶真与屈战乾的身上。

  到目前为止,只有叶真与屈战乾保持着八战全胜的纪录,也只有他们两人的这一场,还没有打。

  他们两人的这一场,将决出此次宗门大比的魁。

  也不知刻意的还是怎地,竟然将叶真与屈战乾之战,压到了最后一战。

  “最后一场,屈战乾对战......叶真!”

  随着钟长老的喝声。一直在观礼台上半闭着双眼的掌门郭奇经,猛地睁开了眼睛。眼中,露出了一丝慎重之色。

  不知何时,连蒙小月与敌对战时都没有出现的廖飞白,竟然从东来峰教习所一步虚渡,遥悬在天空中,负手而立,神情漠然的看向了武斗台。

  在人前,廖飞白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像调笑叶真与彩衣**这种嬉笑模样,等闲人是看不到的。

  “屈战乾,叶真,你二人可有负伤,需不需静坐恢复修为?”钟长老罕见的询问起了两人的状态。

  “不用!”

  “不用!”

  叶真与屈战乾同时摇头,踏上武斗台四目相对的刹那,两人目光中有若实质的煞气冲撞在一起。竟然平地起了一个小旋风。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大概就是这个模样吧。

  屈战乾要报断臂之仇。

  叶真则是新仇旧恨一起算,对于想要致自己于死地的人,叶真绝对不会留手!

  也许是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肃杀的气氛,七长老钟离景并没有像往常一般。马上离开武斗台。

  “屈战乾,叶真,此次宗门大比,乃是同门较技,应以点到即止。分出胜负.......”钟长老再次强调起规则来。

  台上台下的弟子们,却是议论成了一片。

  “此战。叶真怕是要输!”

  观礼台上大长老路长川的话,令五长老洪半江神情颇为自得。

  “不过,两年前,叶真还只是杂役弟子,两年的时间,叶真就从杂役弟子成为齐云宗内门第二,这修炼度,怕是已经称得上我齐云宗的第一天才了!”另一位长老说道。

  “第一天才,是啊.......”

  洪半江嘿嘿应了一声,眼中煞光闪现,“不过,这第一天才,马上就要变成死人了......”当然,这句话,也就洪半江暗自想想而已。

  “樊师兄,这一战,叶真必输啊,我要是叶真,我一定主动认输!”台下,真传吕信说道。

  “叶真必输?这可不一定啊,我感觉,叶真的剑术之精妙,不在蒙小月之下,我觉得,叶真还是有赢得可能!”真传邬明达突地开口说道。

  “你说叶真有可能赢?邬师兄,你莫不是认为,叶真凭着引灵境后期的修为,就能够战胜我们这些真传弟子了?”吕信嗤笑起来了。

  “确实,屈战乾已经拥有真传的实力了,叶真,绝对不可能赢!”梅见驹说道。

  樊楚玉却是不理几位师弟的争论,在他看来,结果已经固定,他唯一期待的,就是结果出来之后,众人的表情,尤其是彩衣的表情。

  樊楚玉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看向了远处的彩衣,只是,彩及的目光或者说是全部心神,此时此刻都全部牵挂在叶真的身上,竟然没有感应到樊楚玉的目光注视。

  “贱人,一会你哭都来不及!”想想叶真被杀之后的情景,樊楚玉有些恶意的想到。

  因为钟离长老的交待两人不可同门相残的这个小插曲,台下的内门弟子聚集区,却是吵成了一片。

  “我说过,叶真绝对会赢!”

  胖子金元宝紧攥着拳头,吐沫横飞,一张嘴几乎是在与上百张嘴战斗着。

  “切,叶真会赢?金元宝,你脑子进水了吧?”

  “金元宝,你傻比了吧?”

  ......

  瞬地,上百人的口水,直接将金元宝淹没了,也淹没了金元宝的声音,瞬地,金元宝爆了。

  “操,敢不敢跟老子赌!”

  “老子的全部家当,一百万两白银,八万两黄金,十瓶凝真丹,还有三个储物戒指,全赌了,谁跟跟老子对赌!”

  瞬地,金元宝周边的内门弟子的声音全消失了,颇有些吃惊的看着金元宝摆出来的身家。

  见众人没了声音,金元宝立时大笑起来:“没胆鬼,一个个全是怂货,不敢了吧?

  你们不是说屈战乾铁定赢吗?怎么不敢押自个的身家了?

  我说叶真赢,我就敢押!”金元宝将自个的胸脯拍得震天响!

  下一刹那,人潮再次淹没了金元宝!

  “我赌,金元宝,我跟你对赌,我的全部身家,押了!”

  啪!

  一个储物戒落到了金元宝面前。

  下一刹那,啪啪声不绝于耳!

  “我押!”

  “我赌,我跟你对赌!娘的,这一次我要是看走眼了,金元宝,我跟你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