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159章 彩衣出手(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咚!咚!咚!

  清晨,雄浑的钟声响遍了齐云宗内外三百峰,也惊醒了沉浸在修炼中的叶真。

  “这是宗门召集所有弟子的钟声,宗门大比的时间到了?”

  讶异中,叶真轻笑了起来:“这么快,三天时间就到了!”

  不过,三天的苦修,也让叶真修炼的五转养元功成功的玄功四转!

  但是,玄功如此快的四转,并不仅仅是这三天的功劳,这可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

  只不过是叶真借着修为突破灵力雄浑的契机,顺势完成了玄功四转罢了。

  “六成,我的丹田比以前扩大了六成,真元灵力也雄浑了六成,这下,施展风云剑法的后顾之忧彻底的没了!”

  一跃而起,感受着体内澎湃荡漾的雄厚灵力,叶真更加的确定,他的功法选对了。

  修炼一途,还得得根据自身的情况——走自己的路!

  “彩衣,一年一度的宗门大比要开了,我们一起去看吧!”

  叶真走到正在照顾花狸一家的彩衣身旁说道。

  “人太多了,我不想去,你快去吧,别晚了!”

  “我陪你.......”

  “我不去了,一会还得给廖姐姐调制宁神液呢。”彩衣拒绝的很彻底。

  叶真有些纳闷的离开了仙女峰,平素,他只要说‘我陪你’,彩衣是绝对不会拒绝他的。不过,彩衣的性子就是这样。不喜欢热闹。

  很快的,叶真就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有些兴奋的赶向了外门弟子所在的东来峰。

  算起来,叶真进入齐云宗已经三年,但是参加宗门大比,这还是第一次。

  还是杂役弟子时一年一度的考核,那叫宗门大考,过关就留在宗门内,不过关就回家,那个跟宗门大比扯不上关系。

  齐云宗的宗门大比。分为两部分举行。第一部分进行的,是外门弟子大考。

  由于外门弟子人数众多,外门弟子的大考,其实是最热闹的。

  数千外门弟子每百人一组。随机分成几十组之后。一个百人组就会被要求全部站上长百米宽五十米的武斗台。

  随着武斗台执事一声令下。武斗台上的百名弟子开始大乱斗,若是在打斗中被赶下武斗台,即告淘汰。

  最后能够站在武斗台上的十名外门弟子。就算是过关,进入大比的下一轮。

  一百人在一个并不是宽敞的地方乱斗,还是很有些意思的,偶有运气特别背的,哪怕是修为达到了真元一重,也会被数十名练血境的弟子围攻着揍下武斗台。

  至于高喝不公平,没人理你!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你没运气,实力又没强到足以影响运气的程度,那就是该!

  转眼间,八千外门弟子,就被淘汰掉了九成,剩下的八百余人,开始抽签捉对厮杀,几十号武斗台同时战斗,速度还是非常快的。

  晋级的八百余外门弟子中,叶真看到了沙飞的身影。

  去年沙飞成功的进身为外门弟子之后,修为也是飞速进步,这当中,叶真帮过很多。

  不过,自从沙飞的修为突飞猛进到练血五重之后,叶真就再没有给过沙飞任何东西。

  武者这条道,优胜劣汰,一味的靠别人的扶持,是绝对走不远的。

  叶真能帮沙飞的,就只能到这里了,剩下的路,需要靠沙飞自己走。叶真若是继续帮下去,那就不是在帮沙飞,而是在害沙飞。

  那种情况不是好兄弟,是害人的溺爱。

  兄弟,其实在兄弟需要的时候,义无反顾的出现,就够了。

  可惜的是,沙飞在杀进外门弟子两百强的时候,被淘汰了,不过,这份成绩,也不错了。叶真估计,再苦修一到两年,沙飞还是能够突破到真元境,进身为内门弟子的。

  随着人数渐少,外门弟子之间的大战也变得精彩起来。

  这时候,叶真才发现,齐云宗的地榜第一,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跟叶真同期的冯昊然。

  至于同样跟叶真同期的石天甲,排名地榜十三,比起冯昊然,却是差远了。

  大半天过后,如今的地榜第一冯昊然以真元一重巅峰的修为,拿到了外门第一。

  也许是某种感觉,也许是叶真目光的原因,当春风得意的冯昊然接过宗门长老赐下的奖励之后,突地心有所感的看向了叶真方向,与叶真的目光四目相对。

  看着向自己微笑点头的叶真,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升上了外门第一冯昊然的心头。

  同期成为外门弟子两年了,自己还在为成为内门弟子而奋斗,而叶真的名字,已经高挂在天榜第十的位置了.......

  外门弟子的大比就这样结束了,不过,热血已经被点燃的内外门弟子,却并没有散开,而是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议论起明天的内门弟子的大比。

  那才是最精彩的。

  “要我说啊,明天的内门第一,毫无悬念啊,肯定是天榜第一屈大师兄无疑!”

  “那倒不一定啊,屈大师兄的左臂,据说是被叶师兄做掉的,叶师兄很有可能......”

  “你懂个屁!”

  这时,一名被围住的内门弟子不屑的骂了起来,“知道不,就在几天前,屈大师兄已经成功突破到化灵境!”

  “化灵境明白?”

  “真传才有的修为啊!”

  “叶师兄是强,可再强,不过引灵境中期的修为。”

  “其实,天榜第三长孙师兄,也是很强的。长孙师兄的修为,据说已经突破到了引灵境巅峰!”

  “哼,我还是看好叶师兄,修为不代表战力啊!”

  “对啊,上次在宗门大殿,屈大师兄可是亲口承认他的胳膊是被叶师兄砍掉的.......”

  “切,叶师兄什么修为?说不定是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呢......”

  “操,你说什么呢,有种你再给我说一遍,叶师兄是那样的.......”

  说话间。两伙人竟然因为争论这个问题差点没打起来。看得叶真好笑不已。

  “明天,就是我的战斗......”

  轰!

  叶真起身欲走的刹那,剧烈的轰响声,猛地从远方的山峰处传来。

  一道彩光与一道剑光交缠在了一起。声势惊人!

  “贱人。焉敢欺我徒儿!”

  几乎是同时。怒喝声从定光峰响起,传遍整个齐云宗,一道沛然莫名的剑光。陡地从定光峰轰出,与先前那道剑光,同时围攻那道彩光!

  “定光峰?彩光?彩衣?”

  楞了一下,叶真的身形几乎是闪电般的升空,疯也似的向着仙女峰冲去。

  也就在这一刹那,两道剑光围攻之下,那道长虹般的彩光骤地一缩,变得黯淡不已!

  彩光消失,一条彩绫飘飘然的从空中坠落。

  “姓洪的,两个大老爷们欺负彩衣一个,还要不要脸!来,老娘陪你们玩!”

  廖飞白的娇叱声响起的时候,一道寒冰剑光就从东来峰轰然而出。

  被这一幕惊到的外门弟子陡地感觉头顶一凉,浑身已经落上了一层寒霜。

  不得不说,廖飞白的实力,确实极为恐怖。

  硬接五长老洪半江与真传樊楚玉的围攻,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这佑大的动静,立时惊动了整个齐云宗上下。

  一只硕大的大手印,从齐天峰冲天而起,瞬地落下。

  无论是廖飞白的剑光还是洪半江、樊楚玉的剑光,在这大手印之下,立时消散。

  “都干什么,想毁了齐云宗吗?”

  “五长老,你还是长辈吗?为何对彩衣下此狠手?还师徒俩围攻,真是给你们定光峰一脉长脸啊!”

  掌门郭奇经怒不可遏的当众叱喝起来。

  “彩衣,你......你怎么样......”

  这时,叶真才冲到了仙女峰下,扶住了脸色发白,嘴角沁出鲜血的彩衣。不远处,樊楚玉与屈战乾正持剑而立。

  只是屈战乾,则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叶真一切都明了了。

  心疼的扶住彩衣,揩去彩衣嘴角的鲜血,心疼的说道:“彩衣,你真傻!”

  刚刚缓过一口气来的彩衣,反而歉然的对叶真说道:“对不起,是我.....没用,没想到樊楚玉竟然也来找屈战乾.......”

  这时候,叶真才明白今天早上彩衣为什么不随他一起去了,原来是找机会重伤屈战乾。

  一切,都为了前天那个随口说出的戏言。

  一切,都是为了叶真!

  叶真与彩衣的交谈,却让一旁的樊楚玉与屈战乾俩人听出了名堂。

  惊魂未定的屈战乾立时指着叶真大骂起来:“我操,原来是你小子在搞鬼,我说呢,这娘们一见我就施辣手,

  我还以为失心疯呢,没想到,是为了你!”

  “叶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卑鄙小人,怕死之下,竟然唆使彩衣出手,想要重伤屈师弟,以便你夺到内门第一,卑鄙!”

  樊楚玉这句话,却是刻意的动用了灵力传出,几乎全宗上下的弟子都听到了。

  一时间,齐云宗数万弟子大哗,喝骂叶真的声音不绝于耳!

  对于骂声,甚至是樊楚玉刻意阴损的扣屎盆子声音,叶真恍若未闻。

  轻轻抱起脸色惨白的彩衣,叶真转头,一字一顿的冲樊楚玉与屈战乾喝道:“若是彩衣有事,我必取你们项上人头!”

  ‘人头’二字出口的刹那,叶真体内的剑脉神通猛地跳了一下,一种无可匹敌的剑势猛地透体而出。

  正欲说什么的樊楚玉,神情突地一惊,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浮上心头,护体灵气潮水般的涌出,一瞬间,就炽亮到了极致!

  “怎么回事?”

  看着抱着彩衣回转仙女峰的叶真,樊楚玉一脸的纳闷。

  纳闷了数息之后,樊楚玉的脸色突地一阴,压低声音道:“屈师弟,明天,只要一有交手的机会,就给我杀了叶真!”

  屈战乾抚摸着空荡荡的袖管,脸上也满是狞狰:“师兄,他不死,我还不答应呢!”(未完待续。。)

  ps: ps:三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