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2575章 过节与对赌
  吕老爷子这众目睽睽之下送来的玉简内容,让叶真当场愕然。

  吕老爷子自个却跟没事人一样,遥遥的跟叶真点头示意,叫叶真放心。

  叶真再次愕然了,凰灵禁卫的军演,还能这样玩?

  不过看看周边,一众参战的凰灵禁卫们,与自家长辈或者朋友,往来符讯不绝,并不是叶真这样独一家。

  按军演规矩,进入军演战场之前,怎么都行,但进入军演战场之后,不管是谁,只要擅启符讯,立时就会被战场军法官淘汰出场。

  担任军演战场军法官的不是某个人,而是凰灵一族的镇族之宝七彩珠分身中的一缕七彩珠灵。

  由器灵做战场军法官,完全按照军演订下的各种规矩来,去除了任何人为干预的可能,这才是凰灵禁卫军演如此热门,能够让无数凰灵贵族们大手笔下注的根本原因。

  “我说老吕,怎么着,你家那两个新兵蛋子刚入禁卫,你就如此交待重注的,是想让他们干什么吗?”跟吕老爷子隔着三四个位置的一位阔口鹰目老者,忽地对着吕老爷子开口。

  吕老爷子定定的瞅了一眼那老者,“就是新兵蛋子,才要交待一二,免得他们行差踏错。

  不过,新兵入营,这士兵士气还得鼓一鼓,老夫就押他们所在的第二大队胜!

  怎么,你老陈有想法?”

  “嘿,我能有什么想法!”阔口鹰目的老者陈响嘿嘿笑了起来,“不过今天第七卫的对手,可是我那不成气的儿子训练出来的第五卫。

  嘿,你这不知从哪里捡来的便宜女婿,这士气恐怕鼓不起来。不过,他们就一小兵,输了,也就一两千块上品灵石而已,不多!”

  “他们是不多,但我押了五万块上品灵石!”吕老爷子笑道。

  “才五万啊!”

  陈响大笑起来,“你老吕是越来越抠了,两个便宜孙女婿上阵,才押五万!来呀,给我押十万,买第七卫第二大队.......”陈响突然停住话头,待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这才缓缓道出了一个‘输’字!

  “嗨,你们两个也忒没意思,这样买输赢有啥意思!”一个头上戴着紫玉冠的老者突然间就掺合了起来。

  紫玉冠,乃是凰灵族内紫姓的标志。

  眼前开口老者,乃是凰灵八姓中紫姓一支大户的族长。

  “你个姓紫的,一看就憋着坏呢。”陈响指着紫文宣大笑起来,“说吧,你憋着什么坏?”

  紫姓老者紫文宣嘿嘿一笑,“买胜负没啥意思,赢了没多少,输了就是在给神殿送灵石。

  还不如我们自己对赌!”

  “对赌?”陈响面露疑惑之色。

  “没错,老吕,要不咱俩对赌一把,正好也清一清前天的过节?”紫文宣看向了吕老爷子。

  “过节?”

  陈响先是故作一楞,随后就恍然道,“前些天搜查令的事啊,你那孙子紫都头骨都碎了一两块吧?

  噢,最后还给你这个老东西赔了上千青壮奴隶是吧?”陈响指着吕老爷子笑道,“对,这事,我陈家也给老吕赔了青壮奴隶呢,谁让老吕发火威胁我们呢。”

  脸上笑容一整,陈响再次笑道,“要不我也参加对赌,我们赌一把,将前几天那桩过节,彻底给了结了。”

  “对,彻底了了结了,一赌泯恩仇!免得因为小辈们不愉快而影响了我们哥仨的关系。”

  紫文宣也笑着看向了吕老爷子,“老吕,咋样,赌不赌。”

  吕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这两位合伙给他挖坑,并不急着答应。

  “老紫、老陈,你们这个不地道啊。”

  “怎么个不地道了?”陈响与紫文宣同时疑惑道。

  “你看,老陈你儿子陈家卫,乃是第五卫的卫将,他一言就可以决定整个第五卫的战略。

  再看看老紫你孙子紫都,那可是第五卫第四大队的千夫长,整个第四大队都是由他指挥,可以说胜负就掌握在你孙子手中。

  再看看我那俩孙女婿,都是入营的新兵,除了听命令,还能干什么?

  战场上一切都不受他们的影响,这样跟你们对赌,我很吃亏啊。”吕老爷子说道。

  “瞧你这话说得,好像第七卫与你们吕家无关是的。第七卫的卫将,不是你们吕氏的姻亲吗?第七卫第二大队的千夫长还不是你们吕氏族人?”陈响笑骂起来。

  “嘿,吕氏族人多了去,也不见得每个人都听我这个糟老头子的意见啊。”吕老爷子姜是老的辣,这会是油盐不进。

  陈响眼珠子一转,就道,“老紫,既然老吕怕了,那对赌就算了,毕竟他那俩孙婿是刚入伍的新兵呢。”

  这种双簧,吕老爷子不为所动,眼看着这对赌一事就要吹了,紫文宣却是急了。

  “嗨,我们这些老兄弟,哪能有隔夜的过节呢!要不这样,这次咱俩二合一,跟老吕对赌,就算老吕那边输定了,也输的少一点。”这紫文宣是处处不忘激吕老爷子一把,只是吕老爷子拿的极稳,只是笑,不开口。

  “我跟老紫,各出十万上品灵石,你老吕也出十万!赢了,我们的二十万全部归你,输了,你的十万归我们俩,如何?”陈响提出了办法。

  “我俩孙女婿呢。”一直没有表态的吕老爷子突然说道。

  陈响跟紫文宣楞了,“老吕你啥意思。”

  “我说,我俩孙女婿呢,押十万是不是有点少啊。”

  “咱们老兄弟要消过节,要玩就要玩大一点,我一个孙女婿押十万,两个二十万块上品灵石,你们俩也每人押二十万块上品灵石,我赢了,你俩的四十万上品灵石归我!我输了,我这二十万上品灵石你们拿去分?”吕老爷子突地说道。

  “老吕,这么大的赌注,这样搞有点不公平啊。”陈响慢悠悠的说道。

  “你就说吧,你们两个老鬼敢不敢?不敢,我就去神殿那里下注了!”

  “哎,服你了,赌就赌,有什么不敢的!”紫文宣第一个跳出来的同意。

  陈响见状就笑道,“你俩都下场了,我要是不陪着,岂不是没义气?那就赌喽!”

  当下,三人就当场立下了字据,立下字据之后,紫文宣就裂嘴大笑起来。

  “二十万块上品灵石,这可是我紫家一个月的收入呢,不行,我得给我那败家孙子交待一声。”

  当着众人的面,紫文宣就给已经到场的紫都发了一封符讯。

  军演校场上,头骨早已经长好的紫都收到自家爷爷的符讯,神情顿时一颤。

  向着第七卫的方向找去,立时就找到了如鹤立鸡群一样的狄阔海,眼眸中立时就迸射出了仇恨的光芒。

  几个月前的吕府事件,让他成为了整个凰城贵族圈子中的笑料和笑柄。

  让家族破财不说,满府上下,先是被兄长训斥,接着又父亲扇耳光行了家法,最后在晚饭时被爷爷训,据说那丢人事,还传到了老祖宗耳朵里。

  这让紫都将这件事引为奇耻大辱,想找回来,可是一直没机会。

  此时看着叶真,紫都恨不得现在就杀入战场,将这个叶真彻底的踩在脚下。

  第七卫阵营当中的叶真,自然老早就感应到了紫都那满是恨意的目光,笑着,叶真遥遥的冲着紫都拱了拱手,气的紫都脸色铁青,手都快抖了起来。

  此时聚在紫都身边几位小队长,立时就看到了异常。

  “大人,那家伙就是阴了你的那个外来杂种?”

  “这样手段卑鄙的家伙,这一次竟然是我们的对手,这是上天给大人复仇的机会。”

  “大人放心,我们现在就交待下去,只要在待会的军演中,看到这外来杂种,全部不遗余力的出手,将他揍个鼻青脸肿。”

  “仅仅是鼻青脸肿吗?”一位第五卫第四大队名叫紫奇的小队长一脸的阴险。

  “仅仅鼻青脸肿能够为大人泄火吗?”

  “那还能怎么样?”

  “别忘了,我们的小军演,可是有战死名额的!”那紫奇此刻一脸的阴狠,“规则之内,让他战死,谁也找不出来我们的不是来!

  再说了,里边的情形,除了主管军法的七彩珠灵外,我们做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只要你们把握得当,弄死他不成问题。”

  “没错,这小军演规则虽然严密,但我们老于军演,钻个空子弄死这小子,给大人泄愤,应该没问题。”

  闻言,紫都眼眸中精光爆闪,思忖几息之后,就重重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兄弟们的恩情,我就先行谢过了。”

  “没事,我们与大人同生死共进退,这是应该的!”

  “对了,如果碰到他,不要急着马上动手,马上通知我,如果有机会,我要亲自虐杀了这两个混蛋,一雪前耻!”紫都一脸的杀意。

  “大人放心吧!”

  也就在此时,凰灵山方向,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脆无比的玉钟声响。

  众人目光看过去的刹那,就见一位浑身气息内敛的人影,从凰灵山七彩凰神殿内飞起,一步跨出,就仿佛横渡一样,直接出现在了军演校场上空。

  叶真瞳孔骤地微缩,强者,绝对的道境强者。

  “大祭司到!”通传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