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2586章 多堂会审
  说实话,叶真还是低估了凰灵族高层的反应。

  叶真本以为全是在军演规则之内杀的,没问题。

  没想到,凰灵一族高层的反应比叶真想像中还要大的多。

  竟然是真的彻查。

  将参加军演的凰灵禁卫,尤其是可能看到叶真杀人的凰灵禁卫,一个不落的全部叫去问话调查。

  所幸的是,在杀人这件事上,叶真基本上没露出多少破绽。

  而且,第七卫第二大队的凰灵禁卫的兄弟们,一个个可全是向着叶真说话。

  添油加醋的将紫奇和紫都侮辱吕紫桐、吕清竹姐妹俩的事,说的人神共愤。

  尤其是那两名跟随叶真的队长,更是直言,他们看到紫奇时,紫奇确实要诱杀丁驰。

  杀人动机这方面,叶真是顺利过关。

  最后,事件的重点,包括对叶真的调查全部都集中在了一件事——实力!

  所有人都很疑惑,也很不解,以叶真目前玄宫境五重的修为,怎么可能轻易斩杀了界王境七重的紫都呢?

  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太大了。

  这么大的修为差距,不至于紫都连‘我认输’三个字都没机会喊?

  原本,最好的解释这件事的对像,应该是主持军演的心源大祭司。

  可是,心源大祭司对此也一无所知,言她只是催动七彩灵珠而已。

  心源大祭司尝试着询问了一下七彩珠灵,也没有得到答案。

  七彩珠灵的回答很简单,这军演所在的世界,一直是按军演规则办事,它不可能时时关注每一个战场细节。

  最终,在这件事,变成了多堂会审。

  对叶真的多堂会审!

  因为紫文宣在关键时刻,复用叶真的身份,狠咬了叶真一口。

  紫文宣言他高度怀疑叶真是大周借灵子混入凰灵界的奸细,要不然,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战力。

  “狄阔海,如果你不能对你斩杀紫都的实力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本座就有理由认定,你可能是大周混进我凰灵界的奸细!”主持会审的心源大祭司,脸庞罩在七彩面纱之下,定定的看着叶真。

  这一刹那,叶真感觉,最少有三道极度强大的元灵神念罩在他身上,只要他心神稍有波动,恐怕立时就会认定他说谎。

  “狄阔海,虽然你这次军演立了功,但如果你不能解释你的实力,那么本统领只能将按奸细论,军法从事了。”副统领姜千邑亦开口了。

  一旁,紫文宣虎视眈眈的盯着叶真,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叶真。

  陈响一脸冷漠,但眼神中却在精光闪烁,强大的元灵神念波动从他身上浮现,显然,关注着叶真状态的那些极度强大的元灵神念,至少就有陈响的一份。

  吕老爷子此刻也在座,但却被姜心源大祭司勒令不得开口,更不得与叶真进行任何神念交流,姜心源大祭司分出了一缕神念,监视着吕老爷子。

  此刻,吕老爷子一脸的淡然,但淡然的表情下,却满是着急。

  狄阔海有没有问题?

  现在看来,有!

  但是,那不是吕老爷子所关心的问题,现在重要的是,狄阔海是他的孙婿,更是给他长了大脸的孙婿,吕老爷子关心的是如何让狄阔海顺利过关。

  “心源大祭司,你见过我这么高调的奸细吗?

  有哪一个奸细,会像我这样,引得万人瞩目?”叶真突然开口反问心源大祭司。

  “他们先辱我妻子,更要杀我和丁驰,我不能坐以待毙,事情就这么简单。”叶真解释道。

  姜心源大祭司默然,显然,叶真的这个解释是比较有说服力的,一旁的陈家卫却是怒了,“狄阔海,不要转移话题。

  现在的问题是,你的实力!你哪来的实力斩杀界王境七重的紫都?”

  对于叶真,第五卫卫将陈家卫此刻也是恨的要死,杀了他麾下的将领和禁卫,若不是有姜千邑与第七卫将黄天火护着,他都有将狄阔海搜魂的冲动了。

  “其实解释这个问题,很简单!”叶真突地答道。

  “很简单,那你解释给我们看看!”陈家卫冷笑道。

  “因为......我有一件后天灵宝!”

  在众人脸色剧变的刹那,锵的一声,清越的剑鸣声响起,紫金色的剑光,陡地从叶真脑后飞出。

  下一刹那,姜心源大祭司立时就惊呼起来,“中品后天灵宝,还是主攻主杀伐的灵剑!”

  叶真的道宫中,紫灵发出了一声不满的冷哼声,她堂堂一个上品后天灵宝,如今极力的收敛气息,伪装成中品后天灵宝,实在是不爽。

  “若是有一件主攻的中品后天灵宝,那么这狄阔海斩杀紫都之事,就可以解释得通了。”姜千邑说道。

  一旁,陈家卫却是急了,“等等,不对啊!狄阔海一个玄宫境的武者,哪来的后天灵宝?

  他怎么可能有后天灵宝?

  我这个道境都没有后天灵宝,他怎么可能有?”

  “对,后天灵宝珍贵无比,哪怕是在洪荒大陆,也无比的珍贵,他狄阔海一个无名小卒,怎么可能拥有后天灵宝?”紫文宣也是急了。

  “对,狄阔海,你这后天灵宝,是哪来的?”心源大祭司再次开口。

  闻言,叶真微微一笑,目光看向了吕老爷子,“这个,你们得问我爷爷,吕老公爷,这玩意,是他给我的!”

  众人的目光看向了吕老爷子,吕老爷子脸色不变,微微转头,看向了心源大祭司,用目光请示,他能否开口头说话,在获得心源大祭司的允许之后,这才清咳一声,先清清了嗓子。

  “老夫给他的,你个紫老匹夫有意见?”吕老爷子说道。

  紫文宣豁地站了起来,“不可能!吕老匹夫,你吕家的那点家底,我还能不清楚,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一件后天灵宝?”

  吕老爷子却是长噢一声,“原来你对我吕家的家底很清楚,怪不得前些日子你孙子来搜我的府邸,还言我藏了禁物?

  但结果如何?

  搜到了吗?

  没搜到!

  看来,你个紫老匹夫对我吕家的家底,还是不够清楚啊!”

  吕老爷子几句话,就将紫文宣气的吹胡子瞪眼,末了,吕老爷子却是向着心源大祭司一揖道,“心源大祭司,此宝乃是我家祖上祖传的,只是我吕家人丁单薄,一直没有机会现世。

  因为之前在搜府案中,阔海得罪了陈将军,又得罪了紫都,老夫担心他被的安全,就将此宝给他护身,没想到,真派上了用场!”

  吕老爷子不愧是老姜,几句话,就将叶真扔过来的包袱圆的天衣无缝,令陈家卫与紫文宣气的张口结舌,半天都想不出来如此反驳。

  “既然如此,那此事就了,就此散了吧!”姜心源大祭司一言定鼎,彻底的了结了此事,看着叶真与吕老爷子大摇大摆的离开,紫文宣气的胸口剧烈起伏不已,差点没被再次气的晕倒!

  半晌之后,整个议事大殿内,只剩下陈响、紫文宣,陈家卫三人。

  突然间,紫文宣那怨毒无比的声音猛地响起,“老陈,给我弄死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弄死他,才能泄了我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