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393章 怒发冲冠
  听到海洛霜的声音出现在身后,叶真就知道今天这件事,怕是要让这阎少奇逃过一劫了。

  倒不是叶真担心海洛霜会包庇副楼主阎琨的儿子阎少奇,相反,海洛霜百分百会站在叶真这边。

  但是,这件事若是仅从事件本身,对阎少奇顶天了也就是小惩大戒而已。毕竟阎少奇并没有干下什么真正的人神共愤的事情。

  而且,就算真的追问起来,阎少奇也可以一推三二五,全部推到恶仆身上,推得干干净净的。

  “海楼主,你来得正好,这叶真竟敢对侮辱我这个副楼主,他是你特招进来的,你说说看,应该怎么办?”

  见阎琨竟然来了个恶人先告状,叶真大怒,正欲开口之际,海洛霜却示意叶真不要开口。

  “阎副楼主,叶真侮辱了你,应该怎么办,你还不知道吗?”

  闻言,阎琨有些发楞,一时间,有些搞不明白海洛霜到底是什么意思,让他随意处置,还是故意拿言语塞他?

  下一刹那,海洛霜继续开口了。

  “按照我们万星楼内的规矩,谁若是觉得被谁侮辱了,可以以武血耻,你要是愿意,可以挑战叶真吗?”

  “阎副楼主,你不是会让我惩罚叶真吗?”

  “我们万星楼内人人平等,既便是我这个楼主,也不能随意的处置楼内成员。”

  刚刚还在猜测海洛霜心思的阎琨,瞬间气结。

  挑战叶真。就算叶真接受,他也豁不下那个老脸来。他魂海境五重巅峰的武者,叶真不过是化灵境二重。

  况且,他若是真敢这么做,若是叶真稍有闪失,哪怕是负气离开,此时星罗城内城的万星楼的所有武者,怕是都要跟他拼命。

  几百号人,都呆在这里争先恐后的多沾染一点叶真的气运之力呢,哪能看着叶真会意外?

  “这.......”

  一时间。阎琨不由得有些骑虎难下。

  但就在这会的功夫。海洛霜已经将事情的经过了解清楚了,尤其是在海洛霜也身为女人的情况下,更是勃然大怒。

  “来人,将阎少奇这等淫邪之徒给我赶出星罗城。若再敢踏足星罗城半步。就.......”

  “海楼主。且慢!”

  瞬息间,副楼主阎琨脸色剧变,一张老脸变幻了几变。突地跨到了他儿子阎少奇面前,手一扬,一个大嘴巴子就狂扇了过去。

  啪!

  阎少奇应声飞起,嘴中鲜血狂喷。

  “爹!”

  阎少奇看着自个的老爹,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

  “孽障,还不给叶少侠赔礼道歉!”

  阎少奇还欲说什么,阎琨的大嘴巴子再次扇了上去,直接将阎少奇给扇蒙了,半边俊脸肿起了老高。

  “快给叶公子道歉,不给叶公子道歉,老子今天就揍死你!”阎琨怒喝。

  “这.......”

  “叶......叶公子.......对.......对不起!”阎少奇嘴上说着对不起,但是看向叶真的目光里,只有恨意,哪有半分悔恨的意思。

  “你又没对我做什么,给我道什么歉?用不着!”

  叶真冷冷的闹了这么一句,差点让豁出脸来道歉的阎少奇哭出来,不由的求助的看向了阎琨。

  “给这位.......姑娘道歉!”阎琨死绷着一张脸,眸子中闪烁着阴险的光芒。

  一见阎少奇要给自己道歉,那个半夏姑娘吓得躲在了叶真的身后,在他老爹目光的逼迫下,阎少奇还是极其无奈的给半夏道了歉。

  “海楼主,你看也是犬子少不更事,这一次,老夫也教训了他,他也道歉了,你就饶过他这一遭吧!”阎琨竟然意外的服软了。

  阎琨好歹也是万星楼的副楼主,这点面子,海洛霜还是要给的,当场将阎少奇厉声训斥了一番,却再没有提将阎少奇赶出星罗城的话。

  这个结果,叶真虽然早就预料了,但听着,还是有些郁闷。

  今天要不是自己凑巧看到,一个好姑娘,怕就要被阎少奇给糟蹋了。

  一场冲突,最后以阎家父子的服软结束,海洛霜本欲要安排别人送半夏回家,不过叶真有些不放心,主动请缨送半夏回家。

  半夏的父亲,也是一名行走在星罗城的药材商人,每年有超过半年的时间,都居住在星罗城内,在星罗中有一家药材铺,而且地势还不错。

  据半夏说,她这个名字,也是她父亲根据药名取的。

  叶真到达这家名为奇药堂的小药铺的时候,鼻青脸肿的半夏的老爹,正失魂落魄的坐在那里,半夏的母亲,正在那里嚎啕大哭,两名护卫则是一脸的愧色。

  此前半夏被此强抢时,两名护卫却被恶仆报出的名号给吓住了,压根就没敢出手,半夏就被抢走了。

  见到自己的女儿竟然被人安全送回,半夏的父母亲喜出望外,一家三口抱在一起痛哭流涕,看上去好生凄惨。

  未几,得知原委的半夏父母又拉着半夏来给叶真磕头谢恩。

  “你们最好还是立刻收拾行装离开这里,越快越好!那阎少奇是阎琨的儿子,乃是星罗城的地头蛇,若是他们再生歹意,你们绝对逃不掉的。”

  这句话,其实才是叶真来送这半夏的真正来意。

  今天他们运气好,碰到了叶真,但是下一次,可不一定有这样的运气,那时候,可就是全家人的悲剧了。

  “赶紧走吧,越快越好!”

  留下这句话,叶真飘然远去。留下的,还有一千两黄金。

  这药材铺应该是这一家的生计,让他们就此抛弃很难,所以叶真留下了千两黄金。

  ......

  “爹,你今天,你今天怎么不为我出气,反而打我!”星罗城内城的阎琨居所内,阎少奇一脸的不满。

  “蠢货,还不是为了你!若不是你天赋不行,修为久久不曾突破到化灵境。我今天还用得着忍气吞声吗?”

  “气运之力。非常的玄妙!若是你沾染些叶真的气运,说不定机缘一来,你的修为,就能突破到化灵境了。”

  “你今天若是被海洛霜那女人给赶出去。就休想再沾染到任何气运之力了。”

  “爹打你。可是为你好。明白吗?”

  阎少奇露出若有所悟的神情。

  “还有,这些天,你最好安份点。这段时间可和以前不一样,海洛霜这个荡妇回来了,你要是闹出什么大事来,你爹我可不一定能够压住,记住没!”

  “记住了!”

  阎少奇嘴上在乖巧的回答着,眼眸中,却全是压抑的怒火。

  .......

  因为这件事的耽搁,叶真从半夏家的奇药堂出来,天色已经擦黑了,许多商铺都已经关门了,叶真给父母购置礼物的事情,只能明天再来彩购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上午修炼完毕,叶真就匆匆离开内城,准备在星罗城内采购些礼物。

  叶真父母的性情,叶真很清楚。

  要是叶真衣锦回乡,肯定要给前来探视的亲族散发礼物,叶真索性就准备在这里多准备一些,让爹娘更有面子一些。

  这些普通人之间来往的礼物,对于叶真这个级别的武者而言,价格非常的便宜。哪怕是对于普通人而言成百上千两黄金的贵重物品,对叶真而言,也就是几块下品灵晶而已。

  一时间,叶真一通狂扫,储物戒指内的礼物,堆成了小山一般。

  一路扫货,叶真就走到了半夏家的奇药堂附近,不是巧合,叶真本就想顺道来看看 ,半夏一家走了没有。

  走到近前,叶真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奇药堂的店门,竟然虚掩着。

  “难道没走?”

  “这也太不知轻重了吧?”

  突地,叶真怀里的云翼虎王小猫轻喵了一声,那喵声的意思,却让叶真的脸色剧变。

  因为云翼虎王小猫那喵声的意思是——有血腥味!

  三步并做两步,叶真几乎是闪进了奇药堂内。

  入目的情景,却让叶真的神情变得愤怒无比。

  奇药堂的内堂门口,并排倒伏着两具尸体,那两具尸体并排爬在一起,嘴里被塞着破布,地面石块上,一道一道血痕密布。

  叶真看得出来,那应该是用手指生生的从地面上抠出来的,这两具尸体最后是被割喉而死,死前,却经达了极大的恐惧与愤怒,眼珠子都怒凸着。

  那具女尸甚至因为挣扎抠磨,十指指尖血肉磨光,都生生的磨出了白骨。

  这两人,正是叶真昨日见过的半夏的父母。

  看着两具尸体挣扎向内堂的方向,叶真突地心生恐惧,有一种不敢踏足的感觉。

  内堂内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惨绝人寰的事情,竟然让一位母亲生生的将十指抠磨出了白骨,这得是多大的愤怒与恐惧.......

  纵然不敢踏足,但是,心底燃烧的怒火,还是促使着叶真缓慢的踏进了内堂。

  一步踏入,叶真的双目瞬息间怒凸如鼓。

  内堂内的一间四方桌上,半夏那一丝不挂的尸体的惨样,让叶真这位化灵境的武者,都忍不住发出了轻微的颤栗。

  难以压制的怒火,瞬息间就从叶真的胸腹间直烧而上,血气直冲脑门。

  额头的青筋直欲爆烈般的狂跳起来,令叶真的额头瞬息间变得通红一片。

  嗤!

  脑后束发的青带骤地断裂,一头长发如剑一般张扬起来。

  怒发冲冠!

  “畜生!”

  嘴角里迸出了两个字,随手招来一件床单,包裹住半夏**的尸体,下一刹那,叶真挟着三具尸体,旋风般的闪出!(未完待续。。)

  ps: 有些晚了,实在有些忙,父母都六十岁了,医院还得我跑。

  第二更会晚一些。

  嗯,双倍月票,有票的兄弟还请砸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