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444章 一个时辰之约
  “竖子狂妄!”

  大长老雪刀猛地拍桌而起,指着叶真怒叱,“寂灭剑典乃是我万寂峰立宗重典,非掌门不能修习,别说是你一个外人,竟敢如此猖狂,莫非是欺我万寂峰无人乎!”

  雪刀怒目圆嗔,这一刻,叶真甚至有一种感觉,若是他再次激怒雪刀,雪刀可能就会顺势突袭于他。

  若是叶真不知道雪刀是被血魔护法血灵附身,可能真会发生这种情况,而且很有可能被雪刀突袭成功。

  但是现在吗,面对雪刀的喝叱,叶真微微一笑,目光看向了万寂峰的掌门易寒霜。

  说实话,对于叶真提出的这个请求,易寒霜也是颇为生气,正常情况下,谁敢提出这种无理的请求?

  不过,想了想,易寒霜还是压下了怒气。

  身为上位者,最重要的就是克制,要为宗门利益考虑。

  没必要因为这件事而彻底的得罪了叶真,毕竟叶真如今的身份在整个黑龙域内,已经非同一般了。

  “叶少侠,抱歉!正如雪刀大长老所言,寂灭剑典乃是我们万寂峰的立宗重典,别说外传,就是宗门内,非掌门不得修习。”易寒霜说道。

  “易掌门,难道就没有例外吗?而且,仅仅是寂灭剑典的心法。”

  看到叶真还不死心,万寂峰掌门易寒霜的脸色陡地一沉,但是掌门的涵养让她还是压下了怒气,但已经面沉如水。任谁都能看出她已经为极为不愉。

  “例外吗?确实有,只不过”

  “姓叶的,本长老可以理解为你在诅咒我们万寂峰的宗门气运吗?”雪刀大长老突地冲着叶真嗤笑起来,“例外嘛,确实有!”

  “若是有弟子能够立下足以影响万寂峰生死存亡的大功,或可以将寂灭剑典赐下。叶真,你一定要问这个例外,难道认为我们万寂峰的有着生死存亡之祸让你可以解决?”

  “我尝闻在民间若咒人生死,乃是大怨,若有咒国运者。乃是死罪!你叶真就算少年得意。也不至于诅咒我们万寂峰的气运吧?”

  万寂峰大长老雪刀三言两语一出,不仅是大殿内的万寂峰的宗门长老,就是万寂峰的掌门易寒霜,也是对叶真怒目相向。

  不知不觉间。都受到了雪刀的挑拨。一向与雪刀针锋相对的宗门长老冷月见大长老雪刀大出风头。也忍不住跳了出来戟指怒骂叶真,意欲扳回一局。

  “叶真,枉我们万寂峰还将你待为座上贵宾。没想到竟然对我们万寂峰生出这般龌龊心思,简直是人面兽心!”

  其它宗门长老也是不甘落后,个个跳起来怒叱叶真,最轻的,都是在骂叶真贪心太过。

  见状,大长老雪刀微微一笑,眼眸中闪过一丝得意,但更多的,却是毒辣。

  就在方才听叶真索要寂灭剑典之时,一条毒计已经在雪刀心中生成,如今这条毒计的第一步,彻底的挑起整个宗门对叶真的仇视,已经彻底成功。

  晚上稍作安排,说不定今天夜里,就能够顺利的干掉叶真。

  看着宗门内众多长老纷纷指责叶真,看不明白这一切的白芯,却是有些急了。因为连她也想不明白叶真为何会提出这种极其无理的要求。

  “人面兽心?”

  突地,被冷月指着鼻子骂的叶真晒笑一声,冲着冷月微微拱手道:“希望一个时辰之后,冷月长老还能保持这种想法!”

  叶真的这句话,意外之极,不仅冷月有些愕然,就连掌门易寒霜也是为之一楞,叶真的这句话,似乎话里有话?

  一个时辰之后,什么意思。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叶真就将目光看向了颇为得意的大长老雪刀。

  “雪刀大长老,其实说起来我应该要感谢你!”叶真突地说道。

  “感谢我?为什么?难道是我骂你骂得你爽了,还想让老夫再骂你一通?”

  血魔大多数都是生性刻薄阴毒之辈,被血魔护法血灵附身的雪刀一开口,就对着叶真极尽嘲讽之能,这言词,让掌门易寒霜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做为万寂峰顶梁之柱的大长老雪刀,今天似乎有些失态啊!

  一些颇为浅薄的万寂峰宗门长老,听着雪刀的嘲讽,也顺势冲着叶真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的大笑声中,叶真却是一本正经的冲雪刀说道:“为什么要感谢你?原因很简单!”

  “因为雪刀大长老给了叶某一观寂灭剑典的机会!”

  “因为雪刀大长老给了让叶某为万寂峰立下生死存亡之功的机会!若不是雪刀大长老,我参悟寂灭剑典的夙愿,怕是就要落空了!”

  霎时,所有的声音,都安静了下去,整个宴会大殿内落针可闻!

  万寂峰的掌门易寒霜的脸色已经铁青一片,包括在场的宗门长老们,也是个个脸色剧变。

  如果说先前叶真索要寂灭剑典,还可以当作误会一笑而过,那么叶真这几句话,就是在向万寂峰赤果果的挑衅了。

  这已经不是在诅咒万寂峰了,而是在明目张胆的直说,万寂峰马上就要完蛋了,还要靠他叶真来拯救了。

  掌门易寒霜就算涵养再好,此时也忍不住了,一拍桌子,就要发火。

  就在此时,叶真突地开口冲白芯说道:“白师妹,你查探得到的消息,此时还不向易掌门秘密禀报,更待何时?难道真要等到万寂峰大祸临头吗?”

  白芯一楞,身上骤地升起一道神魂波动,竟然当场用神魂波动向着万寂峰掌门易寒霜汇报起叶真所谓的情报来。

  万寂峰的长老们,却被叶真的话骇得一楞一楞的。连身旁的冷月也楞住了。

  当然,让他们楞住的原因,不是因为叶真的话,是因为掌门易寒霜的神情变化。

  前一刹那,万寂峰的掌门易寒霜还是怒容满面,就要当场重叱叶真,甚至是驱逐叶真,但是随着白芯周身的神魂波动升起,易寒霜的神情,就变得惊愕异常。甚至忍不住的失声惊呼。

  “芯儿。事关重大,此言当真!”

  “师尊,弟子怎敢在这种事上胡言乱语!方才比武时弟子正是因为苦等消息不到,才分心走神的。此时。离弟子发出的符讯已经近一个时辰。可是”白芯的俏脸上陡地浮现了一丝悲色。

  易掌门意外的盯了一眼大长老雪刀。目光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叶真,“叶少侠,你到底发现了什么。还请明示?”

  易寒霜这一眼,盯得雪刀有些心惊肉跳,一种不好的预感陡地浮上了心头,也看得一旁的冷月与众从万寂峰长老莫名其妙。

  怎么突然间,掌门就对叶真换了态度?

  叶真并没有回答易寒霜的问题,而是转身看向了万寂峰在长老雪刀。

  “雪刀大长老,或者说是血神教的余孽血灵护法,事到如今,还你要装下去吗?”

  轻叹间,一层赤玉色的光华陡地涌遍叶真的全身,双掌微微一圈,隐有雷光闪现,既将鱼死网破了。

  “什么?血神教余孽血魔护法血灵?”易寒霜的神情陡地变得惊愕异常,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雪刀与华德、孙子温三人的神情,陡地变得错愕异常。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叶真竟然会在这里当场揭穿他们。

  让叶真意外的是,第一个跳出来反驳的,竟然不是雪刀、华德、孙子温三人中的任何一人,而是一个名为常觉深的万寂峰宗门长老。

  “笑话!叶真,你就算是为了得到寂灭剑典,也不用诬陷雪刀大长老为血魔吧?雪刀大长老与我们朝夕相处近百年,他是不是血魔,我们岂会不知?”

  此时,雪刀或者说是血灵才反应了过来。

  “哼,姓叶的,我是应该笑话你智商不够呢,还是猪头驴脑袋?想中伤老夫,也不用想出如此无脑的招数!”

  雪刀虽然振振有词,但是雪刀身侧的华德与孙子温,神情却是变得紧张不已,竟然开始不动声色的向后退却。

  “诸位长老,你们难道不知道,血魔有附身之说吗?”

  “笑话,我雪刀何等修为,岂能被血魔附身?”血灵在继续狡辩。

  这也是血灵如今的最大的倚仗,因为魂海境五重巅峰的强者,神魂力量极其强大,即便是护法级的血魔,也难以附身。

  “可是,如果你们不是,那华长老与孙长老,为何要后退?”

  说话间,叶真将目光看向了万寂峰掌门易寒霜,“易掌门,如果你再不开口,雪刀号令之下,我恐怕就要被你们万寂峰的长老们群起而围攻了!”

  也就在叶真开口换刹那,雪刀脸色陡地一寒,振臂怒吼道:“给我擒下叶真这个血口喷人的大胆狂徒!”

  “住手!谁都不许动手!”

  万寂峰掌门易寒霜炸雷一般的声音,陡地响彻整个宴会大殿。

  “掌门,你!”雪刀大怒。

  易寒霜却是脸若冰霜的冲雪刀质问道:“有两个问题,还希望你能据实回答于我!”

  “为什么这一个月内被你派出宗门办事的五名真传弟子,一十八名外事长老,还有九长老卫国堂,个个都渺无言讯,符讯不回,仿佛人间消失了一般?”

  此言一出,大殿内的所有宗门长老都楞住了,先前在狡辩的雪刀也楞住了。

  “还有,你今天回宗之后被你紧急召见的三名修为高达化灵境五重巅峰的外事长老为什么会凭空消失,他们到底去哪里了?”

  “说,你到底是谁?”万寂峰掌门易寒霜陡地拍桌而起。(未完待续……)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