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454章 军法如山
  当叶真当面表态抽调的第一支军队为虎贲军时,楚河就惊呆了。

  直到此刻,楚河才有些明白,叶真突然间不做什么特使参军,发出符讯搞了个华丽大变身升格成为独立统军的副元帅,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

  就是为了收拾他楚河,至于与大元帅古召戈的冲突,勉强算是一个诱因。

  无尽的懊悔浮上了楚河的心头。

  若是此前他态度好一点,口气软一点,说不定就不会惹出叶真这样的变态。

  不过,哪怕是他想像力再丰富,也想不出一个过气的武安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简直是直接向着当今陛下施压了。

  与无尽的懊悔一同在楚河心头升起的,还有恐惧!

  巨大的恐惧与不安!

  楚河的小半生都在军队中渡过,他太熟悉军队了,正因为太熟悉军队内或明或暗的规则,所以才有了此时巨大的不安与恐惧。

  军队不同于地方,若是上官有意找茬,可以有几十种方法光明正大的收拾了他,还是在规则之内、任何人都挑不出毛病的方法,尤其是在战时。

  因为他楚河也曾经这样收拾过手底下不听话的军官或者对头。

  原本,若是刘大同不送上三宝珠,楚河也会这样收拾刘虎。用很正当的手段就能让刘虎战死,或者军法处死。

  同样的,只要他调进叶真的左路大军之中,也逃脱不了同样的下场。

  换句话说。只要他调进左路大军,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了。

  几乎是本能的,楚河用哀求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这位表亲大元帅,算起来,大元帅古召戈是他的二表叔,当然,隔得很远。

  不过,由于楚河在军中的优秀表现,就被大元帅古召戈给重用了,算是大元帅的古召戈的亲信力量。

  可惜的是。楚河却失望了。

  大元帅古召戈直接无视了楚河求救的目光。或者说,已经注意到了,可是压根不敢开口求情。

  能做到大元帅,古召戈并不笨。

  叶真一开口就要去了他的亲信力量虎贲军楚河。而楚河又向他求救。这当中。绝对是有原因的。

  最重要的是,当今陛下警告的口信在前,他就在再胆大。也不敢反驳叶真的第一个要求。

  “没问题,有陛下旨意在此,叶副元帅尽管抽调便是!”

  大元帅古召戈的这句话,让楚河彻底的失去了希望,整个人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马上就蔫了。

  “那就多谢元帅配合了!嗯,我对军旅之事并不是太清楚,所以想请明国公来协助我统领大军。”

  明国公周震是前大野关边军统帅,守关十余年,数次击退来犯强敌,十几年不丢寸土,本事绝对是有的。

  这就是叶真选明国公周震来做左路大军统军副帅的原因,叶真虽然动用关系成了独立成军的左路大军统帅,但是叶真可不想被各种军务缠住,况且,军务叶真也不熟。

  对于叶真而言,找个人来替他统军最好的选择,嗯,叶真熟的人,也只有周震!

  听到叶真这句话,大元帅古召戈神情微微一松,叶真既然能够这样说,就说明还是头脑极为清醒之人,若是如此,左路大军他也能放心了,自然是无条件同意了。

  “既然元帅同意放人,那么还请周帅与我共同商议调兵之事!”说话间,叶真就拉着明国公周震,大步向外走去。

  没走几步,叶真身形突地停下,一声轻喝:“楚将军,还楞着做什么?左路大军三十万大军要集结,营地都需要马上筹备营建,你不来,莫要本帅亲为吗?”

  “呃......”

  被叶真一喝,楚河立时打了一个激灵,苦着脸紧跟而上,生怕跑慢了,暗自里已经叫苦不迭。

  叶真这是摆明了要收拾他啊!

  最要命的是,左路大军是独立统军,不受军部东征大元帅与参谋部节制,换句话,叶真就是要砍他的脑袋,只要想,随时都可以.......

  .......

  “啪!”

  响亮的巴掌声,在东征大军元帅大帐之中响起,虎贲军将军楚河捂着脸,一脸的苦色。

  好不容易趁着转运军资的时机,见了一趟大元帅古召戈,刚刚说明了原委,就被古召戈给了一巴掌。

  “早就叫你为人要低调,低调,看看,看看这一次惹出了什么样的大祸。要是其它将领,可能还会忌惮本帅,但是这叶真,你觉得他会因为本帅而留手吗?”

  “你尽早回营去吧,可别被他抓住了把柄!打铁还需自身硬,只要不犯错,他也没法随意处置你!适当的时候,本帅会为你说话的!”

  楚河嘴张了几张,最终,无奈的退出了帅帐。

  要是事情真像古召戈说得这般轻松就好了,军队中,有时候,并不是讲道理的地方。

  例如叶真给楚河下的第一道军令是,三天之内,建起可供三十万大军住宿的营地。

  这是一个极其要命的军令,建的是三十万大军训练、食宿、驻防的营地。

  注意,是营地,而不是营帐!

  营地的构成颇为复杂,最基本的就是营墙,哪怕就是木头叉出来,也是一项大工程,营门,各军营地规划,营帐搭建,校场平整等等,工程量非常的大。

  而他手下的虎贲军,满打满算连两万人不到,而且还不是专业的工事兵。

  这份军令,凭他的两万人,别说是三天,就是十天也完不成,更何况。构建营地的军资还要他一趟趟的转运。

  正因为这个军令压根不能完成,楚河才来找大元帅古召戈,但最终失望而归!

  .......

  三天后,叶真的左路大军内响起了聚将鼓!

  鼓声未息,已经调集到位的部分军队的军官就集中到了叶真的帅帐之中,包括楚河在内。

  只是,楚河的脸色分外的难看,除了劳累之外,更多的是惊惶!

  这个军令要是其它副帅发出的,以楚河的骄狂。可能理会都不会理会。大不了闹到军部打官司而已。但是叶真手握生杀大权,他这三天几乎是玩了命的在干,连三分之一的任务量也没完成!

  “楚将军,营地修建可否完成?”

  帅帐内。叶真坐在上首正中。左手是副统帅明国公周震。目前已经到位的九位将领俱林立在侧。

  被叶真询问,楚河的脸色陡地一白,营地的修建进度叶真肯定是看在眼里的。铁定是没完成的,如今刻意的点名,那就是要收拾他了。

  “回禀叶帅,工程量实在太大,末将手下的两万兄弟三天下来只睡了一夜,依旧只完成三分之一,还请叶帅再给属下十天,不八天时间,属下就能修好!”楚河硬着头皮说道。

  帅位上的叶真脸色陡地一沉,“楚将军,你这是在指责本帅的军令有误吗?”

  “不不不,属下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哼,那就对了,周副帅,未按时完成军令,殆误军机该当何罪!”叶真寒声问道!

  “回禀元帅,军中殆误军机者、未按时完成军令者,当斩!”

  不过,明国公周震的话并没有就此结束,明国公周震也是引灵境的武者,神念一动,改用神魂力量给叶真传音。

  “元帅,楚河确实误了军机!不过,若是就此处置了楚河,怕是会影响军心!楚河这三天确实是玩了命的在干.......”

  “周副帅勿忧,我自有章法!”

  从心而论,明国公周震的规劝是很合理的。

  但是叶真并不打算这么玩。

  明国公周震的那个玩法,是普通元帅的正常玩法,慢慢找机会收拾。

  但是叶真是普通的元帅吗?

  至于什么军心,叶真不在乎!

  几场大胜,可以改变一切!

  “军法如此,来人呐,把楚河给我拖下斩了!”

  随着叶真一声令下,数名身穿军服的齐云宗弟子一拥而入,立时将楚河按倒在地。这些齐云宗弟子,乃是宗门安排过来做叶真亲兵的,数目足有百人,修为最低的,都是真元五重巅峰,战力惊人!

  刷的!

  楚河的脸色就变白了!

  他想过许多,但压根就没想到叶真会这样直接简单的玩死他!

  “元帅,末将不服,不服.......这是不可能完成的军令,元帅这是故意要整末将.......”

  随着楚河的呼声,军帐内将军们也齐齐出列,向叶真求情。

  都为同僚,虽然他们都明白楚河很有可能是将元帅叶真得罪狠了,但是指不定这种事哪天就降临到他们身上,所以必须求情。

  当然,叶真也不是真要杀楚河,若是如此直接的斩杀了楚河,恐怕会真的引来无数弹劾,甚至殃及宗门利益。

  “既然众将求情,那就免你死罪!但是活罪难饶,来人呐,给我拖下去重打一百军棍!”

  说完,不等楚河分辨,齐云宗弟子就将楚河拉下去噼里啪拉的打起了军棍,瞬息间,就让楚河惨叫连天。

  虽然楚河也有着化灵境的修为,但是执棍的,可是齐云宗的引灵境弟子,楚河更不敢运起修为抵抗。

  十几棍下去,楚河就被打得皮开肉绽!

  须臾间,百棍打毕,被拖回帅帐的楚河屁股已经血肉糊弄,惨不忍睹!

  不过,以他化灵境的修为,这点伤倒也不算什么。

  只是实在丢人而已!

  “楚河,既然工程量大,那本帅就再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若是还交不了军令,定斩不饶.......”

  闻言,楚河直接懵圈了......

  .......

  当天晚上,楚河就裸着上身,以头触地跪伏到了叶真的帅帐面前,长跪不起!

  这一跪,就是一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