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480章 妖女婴姿
  从魔魂战场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血色光华瞬息间就在魔魂殿周围结成了一个巨大的血色漩涡。

  血色漩涡在以一种极其恐怖的度扩大着,仅仅十息的功夫,那血色漩涡内传来的巨大力量,就令魔魂殿剧烈的摇晃起来。

  经历过最初的慌乱与震惊后,叶真开始尝试寻找应对危机的方法。

  虽然说叶真的神魂刚刚烙印进血色水晶台,但这枢机大殿内的各种阵法的作用叶真都已经了然于心,只是手生而已。

  在叶真神魂烙印进血色水晶台时,血色水晶台反馈给了叶真极多的信息,都是有关这魔魂殿的运用方法,甚为奇妙,只是叶真连震惊都来不及,奇变已生。

  可是不等叶真一一梳理魔魂殿的阵法变化,变化再现。

  仿佛是为了对抗血色漩涡内传来的恐怖吸力,巨大的魔魂殿周边血光连闪,血色光华每闪烁一次,魔魂殿就会缩小一倍。

  魔魂殿所承受到的血色漩涡的压力就会稍小,这仿佛是魔魂殿在危机之下自然而然的一种应对。

  但是,魔魂殿缩小一倍,外边那巨大的血色漩涡失去了魔魂殿的体积压制,规模暴涨,吸力再次狂飙,漩涡中心弥漫出上百层螺旋,吸力再次暴增。

  相应的,为了应对这种危机,魔魂殿再次缩小,血色漩涡再次暴增。

  仿佛一个恶性循环一般,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近百米高的魔魂殿就暴缩到了四五米左右,一种极其恐怖的压力向着立于魔魂殿枢机大殿内的叶真挤压而来。

  这种恐怖的挤压之力,令叶真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战!

  “不好!”

  叶真惊呼了一声!

  若是他继续呆在这魔魂殿之中,论不好就会被再度缩小的魔魂殿挤成肉饼。从理论上来讲,魔魂殿应该不会有这种反伤主人的设计。

  但是,叶真不敢赌!

  这毕竟是上古魔族的战争堡垒,叶真的神魂也刚刚烙印进血色水晶台,刚刚控制了魔魂殿,许多魔魂殿的功能并不熟悉。

  一旦赌输了,叶真丢掉的。就是自己的小命。叶真输不起!

  千钧一之际,叶真神念陡地一动,催动了血色水晶台内的一个阵法,霎时。血色水晶台内光华一闪。叶真的身形陡地一闪。就移出了魔魂殿之外。

  几乎是催动血色水晶台内阵法的刹那,叶真的周身上下就密布了厚厚实实的赤玉战甲,因为叶真所催动的这个阵法。是魔魂殿内的一个内部小挪移阵法。

  可以将目标直接挪移送出魔魂殿,用来对敌时非常的爽利,只是,现在的目标是叶真自己。

  叶真只觉得眼前光华闪烁,一种难以抵御的撕扯之力就陡地传来,这难以抵御的撕扯之力让叶真的神情陡地一惊他还是低估了外边那血色漩涡的威力。

  当然,总比呆在魔魂殿内被挤成肉饼强。

  几乎是叶真身形被移出魔魂殿的刹那,叶真的身形就有若流星一般被吸进了那巨大的血色漩涡之中,一道暗色流光也如影随形一般紧随在叶真身侧被吸进血色漩涡之中,瞬间消失!

  那个血色漩涡仿佛无底深渊一般,将叶真吞噬向了不知何处,魔魂战场内所有的血色光华,也全部被吞噬了进来。

  说来也怪,那血色漩涡在吞噬了叶真之后,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当魔魂战场内的最后一道血色光华被吸纳进去的刹那,血色漩涡也凭空消失。

  佑大的魔魂战场内,陡地变得空荡荡的,原本存在于最中心占地数十里的魔魂殿也凭空消失,不仅魔魂殿凭空消失,若是仔细观察,就连魔魂殿内的血色光华,似乎也变得非常稀薄。

  从此刻开始,整个魔魂殿开始呈现出一种死一般的苍白与寂静!

  几乎是血色漩涡消失的刹那,黑龙域6地边缘继续往东,无尽死海的深处,突地波涛翻滚,海浪千丈。

  一个巨大的老鳖突然间就从死海深处浮现,硕大的有若山峰一般的龟遥遥的看向了远方,硕大的龟目中精光一闪而过,深邃如海!

  “怎么会这样这下,这件事复杂了”

  “不过,气运缘法岂是我辈能够掌控的,想当年,老主人亦无法做到”

  自言自语间,老鳖身形一沉,陡地落入无尽死海之中消失不见,海浪骤平,留下的,只有在这方圆万里海域的角落中瑟瑟的抖的死海大妖。

  有头生双角的蛟龙,亦有体长万丈的暴蟹

  也就在这一刹那,一向血气弥漫寸草不生但又坚固异常、上百次地动山摇都未损分毫的魔魂山开始成片成片的坍塌,瞬息间,灰尘万丈!

  两天后,带着国内的有限的几名可以与叶真对抗的强者的剑元宗掌教鱼入海赶到魔魂山时,瞬地楞住了!

  看着坍塌成废墟平原的魔魂山,诧异之余,剑元宗掌教鱼入海的脸色陡地变得煞白煞白!

  可以肯定,叶真既然一定要独自进入魔魂战场,那么肯定是现了魔魂战场的秘密。如今,连魔魂战场这一秘境都被毁了,那么自此以后,战魂血旗与他们剑元帝国是无缘了。

  没有了战魂血旗的帮助、剑元宗、剑元帝国想要再次崛起,难比登天

  数天后,魔魂战场这一黑龙域三大公共秘境被叶真毁去一事,传遍天下。各方惴惴!

  算起来,黑龙域内三大公共秘境之中的两处,魔魂战场与灵剑坟山,俱都毁于叶真之事。

  只是事件背后的,各方的想法俱是不同

  “朱宵,魏连川,沙从骞,你们青阳宫就是这般无耻吗?有本事,就跟我单打独斗定胜负,这么多人打我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

  幽暗的秘境中。雷剑、火刀、霜钩,风刃各色灵力轮番上演,九道身影进出有序,将最中间的一个上下翻飞的人影围得死死的。似乎是一种极其高明的阵法。

  最让人惊讶的是。这些人出手都极为高明。武技连绵不绝,每一招每一式之中,竟然蕴含有强弱不一的神魂攻击。气息更是强大。

  换句话说,在这里战斗的武者,最不济的,都是魂海境一重的武者。

  最外围,还有两名周身灵光闪闪周身散的气息极其强大的武者不停的指点着诸人围攻阵法中心的那个女子。

  边上那名手指流光闪烁的银色长枪的男子,高鼻阔目,此时听得阵中女子骂声一脸的笑意,“朱师弟,再给你半刻钟,你若是还拿不下这妖女,那就退位让贤吧!我这掌中胯下两杆银枪早就饥渴难耐了。”

  “银枪沙,放心吧,这妖女的头筹红丸定是我的,老子胯下黄龙也早已饥渴难耐了!”说话间,阵法之内一声爆吼,百丈长的雪亮刀光猛地扬起。

  “呵呵,没想到,出自自称正道青阳宫子弟也是无耻之徒,不过,奴家喜欢,就不知你们那银枪金刀中不中用?别小心成了银粉金沙!”

  “哈哈哈,骆婴姿,酒色财气,人之常情,何为无耻!沙某银枪中不中用,你试过就知道了。沙某现在只是疑惑一件事,你这妖女如今还有红丸吗?”沙从骞大笑!

  “无”

  阵中女子娇叱一声,刚要怒骂,却是闷哼一声,显然是中了招。见状,布阵弟子也是大笑,淫词滥调各种羞辱之言涌涌不绝。

  如此言语,却让手持银枪的沙从骞旁边魏连川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都莫儿戏,正事要紧!这秘境五年开启一次,更事关宫内大计,万不可在此妖女身上浪费过多的时间,探索秘境寻那物什要紧!”

  “是!”

  魏连川一声轻喝,正大战的中众人神情一凛,攻势更紧。

  顺着魏连川的目光看过去,或者说是前方混战的众人的身后不远处,有一道看上去极为凝重的光幕,光幕中带着几分血色。

  光幕背后,隐隐绰绰的似有物什存在,不过,淡血色光幕极其厚重,隔着血色光幕,却是看不清楚里边的物什。

  只法这,这青阳宫诸武者之中隐隐为头的魏连川的目光却是死死的锁定在了血色光幕之上,至于被众人围攻的绝色、战斗中身材曼妙之处若隐若现的骆婴姿,一眼也不看。

  阵法中那被称为骆婴姿的妖女也是了得,虽然左支右拙,连连中招,但是一身护体灵罡就是不碎,最为要命的是,纵然有阵法包围,但是整个阵法似乎主导在骆婴姿手中。

  所有的攻击,一旦进入骆婴姿身前三米处,就如同陷入泥潭一样,显得滞涩无比,待攻到骆婴姿身前,威力已经大减!

  至于骆婴姿,周身的神魂气息更显磅礴。

  转眼间,半刻钟的时间将到。

  不等一旁的银枪沙从骞开口,身形挺拔的魏连川先就极其不满的开口了。

  “朱宵,准备退出!你战力不够,主导阵法耐何不了这妖女,十息后兑门开时,由沙师弟入阵换你主导阵法!”

  阵中朱宵纵然万般不愿,但也只能点头!

  闻言,银枪沙从骞却是兴奋的大吼起来,“骆妖女,沙某的银枪来了!”大吼间,沙从骞掌中银枪微微一摆,度如慢,却诡异的若一条银蛟一般流动起来。

  “准备”指挥的阵法的魏连川轻喝了一声。

  也就在这一刹那,一点血色光华带着风雷之声陡地从幽暗秘境的上空出现,血色光华出现的刹那,疾剧的暴涨扩大,风雷之声陡地变成了滚雷轰隆之声,在这幽暗秘境之中更是震耳欲聋!

  瞬息间,所有人都被这动静给惊到了,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头顶上空。

  指挥阵法的魏连川也不例外,但是仅仅看了一眼,脸色就瞬地剧变!(未完待续……)

  ps:昨天牛言了。

  猪三也是醉了,枯坐六个小时未码出一个字。

  苦思一天一夜,思路已经顺畅,先送上第一更!

  ...